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梦里一树蓝花楹 精选

已有 2455 次阅读 2021-5-9 21:0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梦里一树蓝花楹

文/蓝莲花瓣

我还可以做梦吗?可我为什么不能做梦呢?在今天的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难道做梦不只是我个人的事情吗?


的确,做梦真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我的梦里总有是会有很多人,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们,还有我见过和没有见过的人。我的梦里也会有健壮的白马,有从远处来的枣红色的马儿,有默默无语的黄牛,有一大群小狗,有山坡和高峰,有悬崖,有河流。我最喜欢的梦里有鲜花开放,红的花儿,白的花儿,紫的丁香,它们都会进入我的梦乡。在我的梦乡里开放,让我梦的心儿愉悦,让梦里的我就像是一个仙子一样。


可是,蓝花楹,它是一棵树啊,是一棵高大的树。度娘上说,蓝花楹属于紫葳科落叶乔木,可以长到十五米高,是中科院植物所从南美洲巴西引进国内的品种,在广东、昆明等南方气候较热的地区种植。我是一个并不怎么出门的人,所以,我至今都没有见过它。


但我有它的消息。牛年的春节,人们都还在寒假休息期间。正月里的一天下午,我收到博友的微信图片,他在广东过春节。他是一个很有心的人,拍照水平也高,那些图片是他拍的各种花儿,在北方寒冷的冬天里,那些花儿正在广东缤纷地开放着。那一张满树蓝色的花,我不认识,他告诉我说,是蓝花楹。隔着遥远的屏幕,我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一篇微信文章,是个年轻的朋友写的,很抒情,楼前的一树蓝花楹在他们年轻的光阴里开放着,而他们自己的光阴呢,起起落落,一寸一寸,像是静,像是动,像是怀旧,像是别离。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和蓝花楹的缘分,但这些消息我已经默默地留在了心里。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度娘上一再地看过蓝花楹了。然而呢,我关掉了那个网页。继续在我自己光阴的表面里,阅读我自己,阅读我岁月,过我自己的生活。我不能不说,这些年来,我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年开始,我发现自己在读了很多书之后才意识到应该读读自己这个人了。可是,蓝花楹是谁呢?它是我遗失的一点梦吗?一个梦吗?


我遇到它是心动的,心动得好像我脸上的表情是无动于衷,我后来知道有些人表现的无动于衷其实是担心自己心爱的东西不能把握。


五月四号,高中同学微信转发了一个公众号图文,拍摄了昆明的蓝花楹大道。我并不是为了它精美壮丽的风景,我只是因为蓝花楹。那是什么呢?汹涌在我内心深处的蓝色的、缤纷的梦想,就像是我已经藏不住的表情。


我喜欢蓝色,喜欢紫色,喜欢高大的树,喜欢繁花满树的盛开,不留白,不后退,一往无前地走向凋落,把花朵铺满地面。光阴隆隆地碾过去,没有关系,这棵树已经烂漫得不成样子,疯狂地开放了,如同它疯狂地生长,也如同它沉默地行走在生命的历程。


我喜欢蓝色,没有任何的来由。在我的童年,我能够并且最先看到的是蓝蓝的天空,尤其是晴朗的天空,那样瓦蓝瓦蓝纯净干净的美好的感觉就像水一样渗透在我的感觉和情绪里,我喜欢它。没事儿的时候躺在地上,看着蓝天瞎想,那是真正的天马行空,多么惬意。


我喜欢紫色的花朵,那是因为童年里我家院子里有一树紫桐花,每年夏天五月里,紫桐花就开了,开得满树满树的花,淡紫蓝紫深深浅浅,花香飘荡着,在那早已不再寒冷的风里,有时候是清淡的芬芳,有时候就有点甜腻,可是,我都喜欢。我觉得它就像土地的力量,有质朴有浓郁。我常常想,我的童年还有什么呢?我的少年和我的青春,还能有什么呢?或者那一树总也开不败的紫桐花,就是妈妈能给我的最好的、最厚重的礼物,也是永远的礼物。紫桐花,它也是一棵非常高大的树,树干挺直。我家的紫铜花共有四颗,都是妈妈栽的。妈妈说,给你们姊妹四个一人一棵,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打柜子。



看《阿甘正传》,妈妈去世的时候,告诉阿甘说,她是去了蓝天那里。我妈妈没有告诉我们任何人,她就匆匆地走了。她没有等到小弟结婚就走了,就算我们每个人结婚时都已经不再需要用妈妈栽的桐树打衣柜了,妈妈栽的那一棵桐树还是一直一直长在我们的记忆里,在心里。就像是一个装载心灵的柜子,方方正正,包容又温暖,像一个小小的家。


我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地喜欢和思念着蓝花楹呢?我不知道。我或者就是要把所有蓝色的紫色的花草和树木都喜欢了吧。它们深深浅浅地,它们开开败败,它们生生不息,就像是我的所有的爱恋,没有中断。我把它们全都放在心里,不弃不离。


当蓝花楹就在我的梦里,我为什么要悲伤呢?我还可以做梦,我的梦里有很多人,有繁花满枝,有高大的树。我也要像妈妈一样,长啊长啊,把自己长成高大的树,开满花之后,结了满树的果。


遥远遥远的蓝花楹

高大高大的蓝花楹

捎一个口信给天堂

妈妈啊,我在尘世爱着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85754.html

上一篇:我有花开 不舍入眠
下一篇:我的职业强迫症

13 杨正瓴 李学宽 王汉森 黄永义 孙颉 康建 武夷山 郑永军 鲍海飞 苏德辰 陆仲绩 尤明庆 舒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0 19: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