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十六封情书(之九)

已有 1056 次阅读 2020-11-3 20:1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第九封  唐古拉呀,寒衣节

---蓝莲花瓣---


Dear,雕刻时光刀:当你告诉我你的父亲已经离开时,我觉得心里很难过,一种同病相怜的难过。你知道吗?今天是农历丙申年十月初一,寒衣节。我原来以为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日子,当我查阅了寒衣节的起源,我就觉得不只是悲伤了。它不但充满了人情味,而且充满了中华民族看待生与死的智慧。人生本来,向死而生,死亡使得活着弥足珍贵,也使得死者无法再继续生活下去,使他的亲人和朋友悲伤不已。但寒衣节的意义在于,它让死亡不是终结,不是生者与死者的隔绝。那已经逝去的亲爱的人们,他们活过,和人们相爱过,珍视过,当人们再也无法与他们的肉体对话和拥抱的时候,人们却可以通过农历四月的清明节、农历七月十五的中元节,和农历十月初一的寒衣节,这些平实的、简朴的、充满了爱的节日和它的仪式,与逝者对话,告诉自己爱的人,春天来了,希望来了;夏天正浓,秋节将至;寒冬来临。清明扫墓,春草正生;中元宰羊,祭奠祖先,也告诉他们,农牲兴旺;冬天来临,送寒衣至。人们在尘世,热烈积极地生活着,让自己逝去的亲人在阴间也好好地,好好地渡过着他们的时空。如果灵魂可以想通,阳世和阴间都充满着爱意,就算灵魂不可以想通,时间和空间中也布满着善良和爱的虔诚,就让每一个平凡个体的醇厚也来滋养这方天,这方地。因为我们爱的人们和我们自己,如果逝去了,托体同山阿,终将与天地一体。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内心依然是悲伤的,虽然这悲伤的底色绝不是黑灰消极的。父亲是一座山,母亲是一座山,山在的时候,我们生活在平原地带,舒适温暖,没心没肺。所以,这个时候没有人在意山有多高,山有多重。我们其实是放肆着自己的依赖和贪婪的,总是尽情享受着他们的爱护,有时候还会抱怨,还要更好更高的要求着,却很少,舍不得,去体谅他们,体谅他们为了这些大山一样的对我们的默默守护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和隐忍。

有一天,突然之间,这座山,那座山,给我们提供厚厚的基础的温暖的大山,走了。我们才蓦然发现,那价值连城的,那不可替代的为我们脆弱心灵提供温度的热源,我们去倾诉和唠叨的出口,没有了。而当此时,我们终于发现,要把自己长成高山,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大的底气,需要多大的坚强和决心。

在唐古拉山口,空气寒冷,白云无言,几乎近在眼前的雪峰,那么从容,那么妩媚,那么美丽。美丽得无与伦比!这里是5231米的高度,这里是阔大的青藏高原的厚度,不可以跑不可以跳,不可以狂喊乱叫,纷扰了神圣的高山。只是内心的震撼,这震撼像是无垠的原野,向着我们自己人生的纵深传播。

人是生而孤独的,人是生而依附的,从一出生就依附于父母。父母给了我们爱的底色,在我们接受他们爱护的时候,我们就开始需要学会爱,学会和善良和美好共处。可这种孤独和依附也会给人留下一些后遗症,或者叫做毛病。其实,在现实的生活中,总会发现这样的“小”朋友。她享受着你的友谊,要挑你的毛病,她失去你的友谊,又会觉得你背弃了她。但至始至终,她都不会感谢你,不会感恩你的付出,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委屈。至于她自己委屈些什么,她原本不打算想清楚,她认为想清楚对她也没好处,她既没有能力也绝不愿意面对自己的任性和自私,她只要给自己的诸事找个责任人,然后加以怨恨,她的生活就平衡了,祥和了。这就是被宠爱和娇惯培养出来的“小人”心态。

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这种小人心态,只是存在症状和程度的不同。我不能确定有多少次,在多大程度上忘记了独立的界限,用不冷静的情绪和错怪的误解来对待我和吴德的矛盾。但他也是一样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相互的纠缠,甚至坐在一起讨论。我和他都有足够的理由和背景,我们能轻易找到对方的错误、缺陷和过失,说出来和不说出来其实对方都能感觉得到一种怨气。我找他的问题,他嫌弃我的毛病,我没有改变我,他也不打算改变他。我们都等着对方旧貌换新颜,自己维持美好的本来。而接下来,把这些和谈升级成为相互攻击,不欢而散。后来,我决心做好人,不惹事生非,克制自己,希望他能按照我的心意有所转变。他是转变了,但不是按我的心意。他离开了我的世界。   

人都很委屈,尤其是我,委屈却只是徒然。如果这个婚姻是一次大洪水,我和吴德都是一同落水的人,我们都没有自救,没有能力自救。任这不受控制的水流把我和他吹到了不同的堤岸,缘分该是终结。于是,我就义无反顾提出了离婚,我已经没有办法、忍无可忍再去误解和委屈我自己了。就是这个失败只是我自己的,我也认了。就算这些错误都是我自己的,我今天也已经能够面对了。

这是高山,这是冰川,这是唐古拉山口,巍峨不怕低矮,坚强不惧风吹。

 

Yours,

见过月光的鱼

2016年10月31日 (今日小诗:怀念 )

 

怀 念


妈妈,你还记得吗

你年轻时的笑容

那春花一样的明媚


妈妈,你还记得吗

你美丽的模样

就是那海洋温柔的蔚蓝


像坦露着的土地

苦难与生机一并蕴藏

你的精神长成了巍巍高山
妈妈呀,在唐古拉山口

我看见了那些寒冷

那些希望

那些倔强

高高的雪峰多么妩媚


写你的爱恋在我的眼里

看你的微笑在雪的颜里

我要一个人,一个人走

在唐古拉山口


想你的坚强在我的心里

像你的抚慰在云的手里

我要独自地,独自地走出

内心的深渊


在唐古拉山口,不哭泣

在唐古拉山口,不徘徊

在唐古拉山口,爱上你

土地,高山和藏羚羊


妈妈,我在

高高高的唐古拉山口

妈妈,我在

高高高的唐古拉山口



连载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3166.html 第一封 今日霜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3432.html 第二封 塔尔寺的白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3980.html 第三封 鲁沙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4231.html 第四封 思念日月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4410.html 第五封 小镇的夜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4792.html 第六封 天空之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6931.html 第七封 昆仑山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6941.html 第八封 可可西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6943.html

上一篇:十六封情书(之八)
下一篇:十六封情书(之十)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6 03: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