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十六封情书(之七)

已有 1438 次阅读 2020-11-3 17:4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原创小说连载:十六封情书 

第七封  昆仑山下

---蓝莲花瓣---

Dear,雕刻时光刀:

格尔木,河流密集的地方,多么好听的名字。如今想起它,依然让人难忘。它人群热闹的夜市和白天寂寥宽广的大街形成了特色鲜明的对比,是因为这个城市仿佛就是专门为了察尔汗盐湖而建设的,除了历史上就在这里生活的当地人,它几乎有多半的居民是就职于盐湖集团的,他们白天都去了几十公里外的工厂上班,只有晚上才在格尔木市内活动。这使得白天的城市,显得格外宽广和空旷,就像这无垠的柴达木自己一样。

位于昆仑山脚下、柴达木盆地的格尔木,真的是一座因为盐湖而存在的城市,它像一个新媳妇,小家碧玉地美,它是一颗晶莹剔透又实用的盐的明珠。它为全国人民提供各种晶体颗粒的湖盐,也是人们进入西藏的最后一站,沿青藏公路、青新公路、敦(煌)格(尔木)公路来到这里进藏的人们,无论是自驾游的、骑行的,或者是背包客,格尔木都是物产最丰富的补给站。红景天、西洋参、最重要的是氧气包或者便携式氧气瓶,这些抵抗高原反应的应急药品和物品都是必须要准备的。我们的自驾汽车需要一次检修,尤其是给车胎减压。可这也让我们有机会徜徉在格尔木的大街小巷,虽然格尔木的海拔也不低,但在这里人几乎没有啥反应,感觉好像还没到高原。

盐湖就是格尔木的,格尔木与盐湖不可分割。说到盐湖那美景,那天空之镜的动人心魄,我又不经意联想了,我觉得生活更是一面长久的高深的镜子,它表面上一直默不作声,让你觉得自己好像总是对的,你觉得自己一直都做着对的事情。然而,某一天,当你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的时候,你才在哽咽中发现,它其实一直都用惨白存在着的现实照着你的内心,照着你内心深埋着的、自己都不敢承认的缺憾。

而这个缺憾,这永不消失的镜子照着的像,它是从时光的深处走来的,像是梦境,像是幻觉,又像是一种存在。只有当濒临绝境,濒临痛苦的抉择,人们才会真正回首,去反思自己的问题。

那时候我还很小吧,小得我自己觉得很遥远,但我有了模糊的记忆。我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与男孩有区别的女孩的,我好像是自动知道的,而我从我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开始,我仿佛就从根本上发生了错误。我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呢?真的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从我的成长经历上看,给我灌输某种思想的人们是一群前中国老大妈,她们的脚早就得到了解放,但她们的思想意识,她们在生活碎屑之中对爱的纠结和追求本身并没有从男尊女卑的桎楛之中解放出来。她们甚至都没有明确的对我进行过正式的性别教育。她们自己则在辛苦勤劳的付出和隐秘压抑的喜悦之中体会着她们的幸福。她们珍爱家庭,顺从男人,能干,贤惠,忍辱负重。我祖母,我母亲,她们全都是这样的女子。

在我的记忆里,父母并没有单独的卧室。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除了家务之外亲昵的接触,最明显的时候也只是在眼神中发现一点亲密和爱恋。我们村庄里全部的女人们,通过家长里短比较谁家女孩做饭做得好,绣花绣得好,脾气乖巧不顶嘴,听话都是好孩子,让我知道了并深刻领悟到做好女人的标准。

我们村里的老太婆,大姑娘小媳妇,中年的女人们,还通过叽叽喳喳笑话谁谁不守妇道,丢人现眼云云,来给小孩子营造一种氛围,这种氛围在神秘之中隐藏着一种胁迫。妇女们一旦讨论这种话题,立时亲近得交头接耳,压低嗓门,鄙薄着眼神,面红耳赤,肯定会说自己都感到害臊,总有个别人用词也足够狂野,狂野地特别粗俗。这时候要是有非当事人的男人在场,也便立刻讳莫如深起来,表现出来一种对方的确要不得的态度。更为奇怪的是,这时候被批驳、被笑话、被咒骂的总是女主角,而男主角是仿佛是默认被豁免了似的。

从那些奇异又狂野的语言和表情中,你会觉得被人这样议论那是很可怕和很耻辱的事。所有这些,让旁观者的我觉得男女关系实在是可怕的和肮脏的。后来,我在初三那一年有生理卫生课,可是涉及到第二性征,男女特色之类的,就连老师都不讲。我偷偷摸摸的、做贼一样的自己阅读了一回。但在那时,懂得的实在太有限。想起我看过的一篇小说,说是在要结婚时男青年发现女青年处女膜破裂,因此导致该女青年被退婚,还被村里人孤立、瞧不起。我咋也想不通男人是凭啥知道女方的处女膜破裂了没有的。

有一天我偷偷问我妈,我妈用充满惊恐的眼神看着我,无比慌张地对我说:“那是只有坏男人知道的事,咱们咋能知道呢。”她的紧张也吓到了我,以为与这有关的都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我后来学了医,对着人体解剖,拿着手术刀,那什么膜都不具有一点神秘感了。可古老村庄用神秘营造的表面上的道德感却真实伤害了我,对于男女关系的罪恶感和厌弃感一直都埋藏在我心里。

再后来,我慢慢就知道了,那些村庄的人们,她们火热的生命力从来都没有消逝。就算她们的言论还严格恪守着道德,也有少部分人遵循着古老的道德感而生活。但更多数人,当道德与她们自身的生命激情发生了冲突的时候,她们一般都会很快地忘记了道德。虽然,公开地、在言论上挑战这种集体认可的道德感的人还几乎没有,但这道德的控制能力已经只是浮于表面了。

可惜镜子照进历史之中,存在过的早期的、朦胧的那种感觉,却总是折射在我细小的生活里,挥之不去。而当今天我终于清醒时,我也知道我搞明白它却太迟了。看看过去好多的文字,听听老奶奶的话,她们一直说的是:“守住一个家,守住男人。”这一个“守”字何其厉害,我就算上了大学,学了科学,也没有从这个古老的魔咒之中走出来。我骨子里总觉得自己像是哪个祭坛上的一个牺牲,在我命定的上一辈,再上一辈,再上上一辈都确定了我必须接受和顺应。

就像这镜子照着盐湖,照着昆仑山,照见远古在这里的一片汪洋,照见《山海经》里居住在昆仑山上的西王母。无边的海水波澜不停,西王母在《穆天子传》里遇见高大的周穆王,却是温柔贤惠的美好形象。镜子可以美颜,镜子可以产生像差,但镜子照进了历史,有一些历史的核心。或许,那曾经貌似偶然的遇见,不只是吴德的花心,还有我的消极,我的不确定,我的盲目的自信。我只是一个半独立半封建残余的职业女性。我在繁华的都市里,怀恋着恬淡清新的村庄,又在红尘滚滚的变化里,固守着曾经的枝叶,这枝叶有一半腐朽有一半灿烂,可我一直都没有把它们分开来。

是的,我好像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虽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会远离过去的自我,它毕竟能够帮助我平静和理性地面对现实。格尔木,这苍凉阔大的格尔木,清淡的街道上人少车少,它依然是我热爱的城市,是我喜欢的那一份感觉。如果我是一阵清风,格尔木就是这清风中的一缕,它和我是自洽的,和谐的。

Yours,

见过月光的鱼

2016年10月29日 (今日小诗:梦见镜子 )


梦见镜子
那一天,在格尔木

我梦见了圆圆的镜子

月亮一样的镜子


那一天,在格尔木

我看见了飞翔的镜子

太阳一样有着光芒的镜子


瑶池的水波呀

映照着昆仑山

挺拔的雄浑在微澜里融化


天空的镜子

掉进了柴达木

沉静得盐晶一粒一粒


我像是九天的仙女

乘着镜子飞翔

在茫茫夜色里


镜子它照见了

我的故乡


一颗大树独自

开满了白色的鲜花

树下的小姑娘

离开妈妈去远方


那一天,在格尔木

我梦见了我自己的镜子

 

镜子它带着我飞呀

飞回了我的故乡


故乡的河水流啊

就像清清白白的镜子

 

故乡的我走啊

走着镜子里的路


那一天,在格尔木

我遇见了我的镜子


那一天,在格尔木

我找见了故乡的镜子


连载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3166.html 第一封 今日霜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3432.html 第二封 塔尔寺的白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3980.html 第三封 鲁沙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4231.html 第四封 思念日月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4410.html 第五封 小镇的夜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4792.html 第六封 天空之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6931.html

上一篇:秋天,落进现实的童话
下一篇:十六封情书(之八)

4 杨正瓴 郑永军 王安良 李学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6 03: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