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十一):那年高考

已有 1161 次阅读 2020-10-25 11:5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驿中往事(十一):那年高考

文 / 蓝莲花瓣


你曾问过我喜欢哪一道题

你曾说过的那一句话

纯洁的不一定都是白的

你曾为明天做的每一件事情啊

都在岁月里发出了它的光彩

或者前面,或者现在,或者后来

我们曾嗅过的每一片树叶

我们曾歌唱的每一颗小草

它们在我们的生命里爱上了生活

              ---蓝莲花瓣


No.1 那些花儿


在初二二班的时候,夏志蓝打算抄一本书,她开始抄了,但并没有完成,蓝老师给她找了一本,她就没有再抄了。但是,在夏志蓝升到高三那一年,驿马中学的高一理科班考进来一个姑娘,她来自太白梁,相比于驿马镇所在的地方,那里相当于山区。因此,这个名叫黎慧芳的姑娘,也有着像大山一样的坚韧和顽强。她抄了一本书,她抄了一本英语书。那时候英语教学很不成熟,她的初中没有开设英语,在驿马中学的高中,学生们的英语水平也是参差不齐的,英语教师很缺,适于学生个人学习的英语课本也是稀缺资源。黎慧芳高颧骨,大眼睛,宽额头,皮肤雪白,只看她的眼睛就充满了聪慧。常常梳着两个齐肩的小辫,小辫细弱,头发也总是没有梳得很讲究,毛毛糙糙地。但慧芳知道自己来驿马中学是为了什么的,她的目标明确,生活也很规律,按时作息,以她朴实、执着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她向着她的目标,一步一个脚印。


黎慧芳的高一一班在开学不久,高二理科班还来了一个插班生,一个惊艳了整个驿马中学的美丽姑娘,叫刘晓珍。她是曹老师的外甥女,所以很快几乎所有的高中学生就都认得了她。每天早上两节课后做课间操,夏志蓝站在自己的队伍里正好看见她从高二一班教室出来,人是非常地端正秀美,高个子,小脸蛋上五官精致,齐耳的短发层次,衬托着她的青春和靓丽。但她不笑,也不好好做操,每天都要在伸伸胳膊,踢踢腿的过程中打好几个哈欠。她要是笑了,脸上就会荡漾起两个非常好看的酒窝。后来,为了这两个酒窝,夏志蓝她们总是想惹她开心。


夏志蓝她们高二的时候,在高三理科班有两个女孩子一个叫李慧萍,一个叫刘艳丽。惠萍稍矮,胖胖地很和蔼,艳丽瘦高,活泼伶俐。她们两个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学习都好,是高三理科班的绝代双骄。化学魏老师想叫夏志蓝她们好好学习,考大学,还安顿她们要搞好身体,上课时对大家说:“吃好一些,熟油加辣子。身体好了才能学好,考好,你看那李慧萍,那胖胖地,就好。”


魏老师是个急性子,夏志蓝她们私下里都笑着说,吃熟油加辣子。驿马中学在夏志蓝上高中时,学生灶有了点改善,大师傅多了两个,偶尔会给大家做一顿面条,或者做个烩菜。可是量比较少,很快就被学生们抢光了。所以,大家平时的主食还是从家里拿来或者灶上打的馒头,学生们从家里带来了油泼辣子,里面拌点盐,有的人会再加些蒜,平常在学校里夹在馒头中吃。魏老师把馍馍夹油泼辣子说成了熟油加辣子,让大家高兴了一下。


夏志蓝她们上高二,李慧萍和刘艳丽上高三,她俩的友谊,她俩在学习上的优秀,她俩为了自己的理想的坚持,李慧萍的宽仁,刘艳丽的灵动,都是夏志蓝她们非常喜欢的样子。那一年高考,李慧萍和刘艳丽不负老师们的厚望,都考上了大学,李慧萍学了医学,刘艳丽去了农业大学。


No.2 在学习的路上


自从高一以来,就算是到了高三,夏志蓝依然没有找到对物理的热爱。班上有个男生,叫段世豪,虎头虎脑非常有生气,他讲起磁带,磁头,怎么退磁,怎么存储,头头是道地,夏志蓝旁听着,一点都没听懂,却对他无限崇拜。


她们的物理老师叫杨植源,他是个自学成才的奇人。在缺少书籍资料,缺少教师的他自己的时代,他学会了物理原理,学会了组装收音机。这是他能够成为驿马中学物理教师的原因,也说明驿马中学从零到一,办学的艰难和人才难得。夏志蓝很多次考物理,都考得不好。有一次她和文静、张翠凤三个人去杨老师房子看成绩,她的成绩最不好了,这让她的确痛心了一次。


因为这次锥心的难过,夏志蓝在面对第二次物理考试时,认真复习了课本,居然考得进步多了。那次经历给夏志蓝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原来很多巨大的困难都是因为畏惧心理放大了它,很多答案就在朴素的课本里呀。这件事也让夏志蓝非常珍爱自己的课本,相信它们都是不发光但蕴含着真谛的宝贝。


高三第一学期的时候,曹老师给了夏志蓝一次非常巨大的鼓励。夏志蓝的一篇作文,曹老师给了她满分50分,曹老师还在文科班把夏志蓝好好表扬了一下。那件事给夏志蓝的自信添分不少,在整个求学生涯里,夏志蓝考试考得很糟的太多了,得满分的,那是第一回。从那以后,无论怎么失败,夏志蓝都相信自己有潜力,能面对。


No.3 李滋老师


李滋老师是夏志蓝她们理科班的班主任,韩建明老师只带了她们班多半年的样子,韩老师调走后,李老师就一直带她们的数学并兼班主任。在对他久远的记忆里,夏志蓝觉得,李老师首先和一首歌有关。高二的一天,夏志蓝在房子里,听到门外有个男生唱着歌儿走了过去,那曲调优美,非常打动她,可她不知道那是一首什么歌。更为好笑的是,夏志蓝觉得那歌儿听起来还有些忧伤的感觉。


高三进入胶着状态了,大家学习都很努力,也很紧张。李老师平时对同学们管理都比较严厉,可是那天下午,阳光很好,有一节自习课,他没有要求大家学习功课,自己背着手风琴来到高三一班,那个砖混结构的大大的平房里,坐在讲台上,给一班男生女生教歌,他教的歌曲名叫《小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他一边弹着手风琴,一边唱“西拉米西拉米,ruai ruai 叨西拉”......这正是夏志蓝隔着门听见的那个男生唱的调啊。


那天下午,李老师给她们教会了这首歌,从简谱到歌曲,她们都学会了。李老师因为拉琴和唱歌,脸上也有了笑容和红晕。因为这个特别的音乐课,夏志蓝再没有记着关于高三第二学期的其他事情了,唯那天下午教室里的歌声,教室外的阳光,李老师的笑脸,一直都留在了她的心里。


在李老师的班里,在李老师的爱里,在李老师的护佑里,高三一班,是一个整体,是一个有希望的整体。每一个人都非常有特色。高三当时的班长是李天发,成熟稳重,处事老到。还有三个年龄偏小,个头也不高的男生:魏双社,杨军和武建明。这三个人,天分都挺高,但是都不是很成熟,爱玩,还有些任性。尤其是杨军,他还有些自由散漫。李老师对这三个同学付出了很大的耐心,像父亲一样的宽严相济。


夏志蓝后来一想起李滋老师,就会想起李老师教的那首歌《小草》,被春风吹绿,被阳光照耀,被大地母亲拥抱着平凡又不屈的生命。

No.4 高考预选和高考


那时候,总是高考预选比高考先到。大家是到庆阳县城参加高考预选的,考试形式和高考一样,七门课,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化学、物理和生物。很快结果就出来了,高三一班女生就预选上两个人,夏志蓝和张翠凤。贾冬梅第一个离开学校,那天下午,她把铺盖卷和自己的其它东西往自行车后座两边一搭,推着车子,脸上挂着笑,眼里含着泪,当一帮女同学把她送出校门之后,她就骑上车子走了,再也没有回驿马中学来复读。她后来去别的学校再读,也考上了林业学校。


然后,女生宿舍一个接一个地搬走了,只剩夏志蓝一个人住在宿舍里。张翠凤虽然家也不在驿马镇,但她寄住在亲戚家里,是走读生。教室里也变得空空荡荡了,只有十几个男生和这两个女生。夏志蓝从来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预选后到正式高考那一个月时间,夏志蓝只有一种感觉:张皇失措!她无法适应这种突然而来的寂寞和孤单,一直都嫌拥挤的宿舍,突然间空空荡荡,没有人与她为伴了。


高考也是去庆阳县城参加的,夏志蓝和闫睿一起去,借助在闫睿的亲戚家里。仿佛每年高考都要下雨,那几天总是有滴滴答答的雨在记忆里徘徊。第三天下午考完,沿着石砌的小巷往回走,她遇到了一条大狗,狗把嘴都伸到她腿上了,却没有咬她,一边被吓到了,一边还在心里想着很倒霉的夏志蓝突然预感到,自己可能考不中了。


结果,夏志蓝的确没有给驿马中学的高考成绩榜增加一个名字。那一年,闫睿,魏双社,杨军,武建明,李天发,他们都作为应届生考上了大学。


闫睿是国字方脸,花眼睛双眼皮,眼睫毛很长,睫毛外延是上翘的,总是眼含笑意。鼻子、嘴巴和下巴都是刚刚好的小巧,一份灵巧,一份可爱,一份聪慧,还有一份无以名状的懂事,加起来才是她。她的性情温和,处事大方,为人端庄中正。从夏志蓝认得她开始,她就一直是那样的,一直留着长辫子,一直走路端端正正。她高兴时会哈哈大笑,却绝不会忘形,她生气时会哭,却绝不会失态失声。夏志蓝后来觉得,在她所结交的朋友中,唯有闫睿能称得上一以贯之。闫睿上大一时给夏志蓝寄来了她的照片,那是她到大学报道后在兰州黄河铁桥上照的,照片中的闫睿就是夏志蓝她们熟悉的那个端庄贤淑的闫睿。


闫睿上大学学了英语专业,这门专业的熏陶使她的端庄中正里有了浪漫和柔媚的气质。夏志蓝后来保存了一张闫睿在大二时的照片。照片中的闫睿穿着红色的长裙,长长的头发微微卷曲着披撒在肩膀上,她双手放在身后,背靠着一棵树,看着镜头轻轻地微笑,在师大校园里,在夏天的树林里,阳光斑驳,草木安静,青春和书卷仿佛都是从时光深处走来的。



往期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81.html 驿中往事(十):锦绣年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77.html 驿中往事(九):励志198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56.html 驿中往事(八):柳眉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30.html 驿中往事(七):绒毛鸭子初下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1251.html 驿中往事(六):春花初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243.html 驿中往事(五):一件小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118.html 驿中往事 (四):考师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162.html 驿中往事(三):实习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011.html 驿中往事(二):很特别的那个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7860.html 驿中往事(一):丑小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86.html

上一篇:驿中往事(十):锦绣年华
下一篇:驿中往事(十二):后来的故事

4 郑永军 杨正瓴 李学宽 鲍海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19: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