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十):锦绣年华

已有 1367 次阅读 2020-10-25 11:3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驿中往事(十):锦绣年华

文 / 蓝莲花瓣


素磬的花朵开放在你的身旁

碧绿的枝叶铺展着你的理想

向前方越过蓝色的紫色的曲线

还有一些迷离的未知就在远方

等待你越过自己,与它相会

          ---蓝莲花瓣


No.1 理想的光芒


长期三好学生闫睿既是夏志蓝的好朋友,也是她的好榜样。闫睿有句名言: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自从与她相遇,夏志蓝每每鼓励自己,任何时候的努力和面对都是在结网,这种想法使得高中的学习生活有了一种目标明晰的感觉。在夏志蓝看来,在驿马中学的初中生活是美好的、快乐的、无忧无虑的,但高中的生活,尤其是已经完全进入角色的高中生活,是她们个人在身体和思想感情两方面的快速成长。


1986年元旦,高二一班联欢会有人制了一个谜语,谜面是: 中国女排,打一数学名词。宣读同学的声音刚落,大家都还在思考之中,就连张茉莉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有一个响亮的声音起来:球冠!  这是夏生虎同学,他起立回答,脸上闪烁着自豪的热情,在场的老师们脸上也有赞许和自豪,那一天在教室的所有人,那一年黄土塬上的所有人,那一年全中国的人们,都有一种自豪。1985年11月20日,当女排姑娘以3:0战胜了日本队获得世界杯冠军时,人们的心是兴奋的、激动的。女排姑娘们顽强拼搏为国争光的精神,像是闪闪的阳光照耀在驿马中学师生的心头。


夏志蓝她们在高一一班时,年轻的班主任韩老师就组织了一个主题班会:我的理想。那天夏志蓝仔细听了每个同学的“理想”,她发现其实同学们都跑题了,大家说的是理想的重要性或者什么是理想,却没有真的说明自己的理想是什么。想来在高一的时候大家都知道理想是指路的明灯,却真的都不知道自己这盏灯要照亮哪个领域,也许她们想过要当科学家,但是在高一的时候,文科还是理科都没有分开。一到高二就分了文理科,夏志蓝她们选择文理科的主要标准还是高考,就是理科的大学比较多,考上大学的几率高。从此以后,物理、数学和化学成为重要的主干课程,而帮助夏志蓝放松脑神经的历史和地理就不再开设了。无论是各科一贯都很好的闫睿、数学一贯很好的张茉莉,还是中间状态的夏志蓝和文静,所有的同学们都在为他们的理想---考大学努力着。


这种学习生活,像牡丹在初夏盛放。那旺盛的木本的枝干有着生命坚实坚定的力量,而花朵的柔媚又充满着生活的乐趣。那时的流行歌曲,除了《莫愁啊莫愁》和《游子吟》之外,还有一首夏志蓝她们最爱的,就是《万水千山总是情》,第一句用粤语普通话唱的“莫说青山多障碍,风也(呀)急风也(呀)劲”,听到耳朵中就感到心中像是有花朵开放了,那么柔和温暖。如果是周末奔赴在家和学校的路上,也可以来一句“就这样风雨兼程”,心里立刻生产出一种浅淡的豪情。


No.2 高氏定理和60分大讨论


班里有个姑娘叫高彩玲,家在夏家涝池,她们姊妹好几个都是姑娘,只有一个儿子,她是老大,她妈妈特别宠爱她,支持她上高中。懂事的高彩玲和她妈妈的关系就像是朋友一样,特别令夏志蓝羡慕。高彩玲颧骨高,眼睛小,皮肤白皙,有几颗雀斑。额头却是饱满的,这样使得她看起来,两只眼睛离得近,眼窝有点深。她的头发微微地自来卷,总是梳成一个短辫斜轧在脑后,从左肩那儿穿过来一些毛绒绒的发梢搭在下巴跟前。干净又柔媚的她,显得安静而迷离,总像是若有所思,总像是从遥远的地方把眼神才找回来。


张茉莉也是小眼睛、单眼皮,但张茉莉完全是另一种风采。她非常白皙而圆润的脸庞,扎着两个马尾刷,率性,倔强,随意,薄薄的黑黑的头发,浅浅的刘海顺着额头向左斜过去。眼神明亮,目光敏锐。高彩玲和张茉莉一样,喜欢数学,长于数学,但是风格完全不一样,张茉莉大气,高彩玲细致。有一次上数学课,班主任李滋老师正在讲解和推导,高彩玲低头核对了之后举手,指出书上的错误,那里李老师也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李老师改正之后,表扬她说这是“高氏定理”。她的两颊微微泛红,羞怯而高兴。


那时候中学生《语文报》发起了一场“60分万岁还是100分万岁”的大讨论。这对于天天都跟分数打交道的夏志蓝她们很有吸引力,于是大家就聚在一起各抒己见。闫睿明确表态,她支持的是100分万岁。夏志蓝认为100分万岁太过分了,她支持60分万岁。张茉莉、文静、高彩玲都没有明确意见,但是她们也发表了见解。大家谁也说服不了谁,闫睿和夏志蓝都知道自己的想法,不过她俩对这件事的认识和表达那时候还不明晰。然而,闫睿和夏志蓝的两种观点却代表了做事的两种态度。闫睿想要的是追求卓越,凡事精益求精。而夏志蓝相信世界上总有一些其他的因素,它们客观存在,不会让事情都尽善尽美,成为100分。而这两种态度,各有千秋,和而不同。也是预示着她俩的人生之路是不太一样的。


No.3 生物老师的笑


驿马中学有一个非常低调的老师,他就是夏志蓝她们的生物老师高建设,高老师是真正的“纳于言,敏于行”。高二那一年开始,理科班开设了生物课,当年高考它只占70分。那时的驿马中学,因为没有场地和仪器设备,物理、化学实验基本都是没有办法开设的,更不要说学校会给生物开设个实验室了。但是人帅话少的高老师,却白手起家,想尽办法,让学生们把能做的实验都做了。他带着学生制载玻片、盖玻片和标本,在显微镜下观察那些细小的奇迹,做反射实验,抓青蛙做脊髓探针实验。当然,再后来,在夏志蓝她们离开学校很久之后,高老师最终把驿马中学的生物实验室建设成了甘肃省中学里的榜样。


高老师有两次笑。第一次是被学生们给逗笑的。生物考试出了一道填空题,请大家填上我国的优生政策。高老师说,答案五花八门,尤其是有一个同学填写的是:一夫一妻制!高老师说:“这个,这个有啥关系啊。”他忍不住笑了,坐在讲台下的同学们都看见了高老师那一天很自然的笑容。夏志蓝心里也在偷偷地笑,因为她的答案是: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孩子要好。但是,正确答案到底是什么呢?学理科的她们大多都不知道,夏志蓝只好去问闫睿,闫睿说:“晚合晚育,少生优生。”那是夏志蓝第一次对政策性文字发出了感叹,多么精炼又多么宽广啊。


有一天,班级要临时组织班会,班会的主题是民主选举,选举几个后进生。同学们都懵了,夏志蓝在心里嘀咕,“把谁选成后进生呢?”那一天班主任没有来,夏志蓝也忘记了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不了了之的,好像那天是没有举手或者投票的。虽然这个活动的初衷是为了树立长期教育的案例,选举先进和三好学生是常态化的事情,选取后进生是为了让他们参加座谈会,再树立信心,破茧成蝶。但是,被公选为后进生时,对本人的打击所产生的效果究竟如何,学生的心理阴影面积究竟多大,这件事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把握,使其在对学生的教育效果上破坏大于建设,那都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教育科学所没有研究清楚并提出解决办法的。


同期进行的还有一件事,就是请学生们给每个老师提意见,以达到改进教学、师生共同进步的目的。别看学生们平时被老师批评了会很生气,有情绪,可真的让他们拿着纸和笔那么郑重其事地给老师找毛病,一群半大小子倒被难住了,抓耳挠腮,一仔细,想来想去,倒是想出好多优点来。可是非要给提出个缺点不可,同学们就给高老师提出了一个缺点:不笑。


高老师纳于言,也不善于笑,他的表情是比较静态的。于是高老师站在讲台上,面对着同学们,说:“你们给我提意见说我不笑。”他扯了扯嘴角,“嘿嘿,嘿嘿”“唵,我这个人本来不太会笑么”,他又扯了扯嘴角,“嘿嘿。”这是高老师的第二次笑,绝对就是似笑非笑,尴尬又牵强的笑。后来夏志蓝偷偷试了一回,若果是不由自主就笑了,那倒容易做到。但当你一本正经告诉自己必须做出笑的表情,这件事却变得很不容易了。


No.4 遭遇我不懂


高二第二学期,闫睿转走了,她去了高二文科班。经过一学期的理科班学习,闫睿觉得理科的物理和化学都不是她的长项,她觉得学文科更能实现她考上大学的愿望,更为重要的是,她本来就喜欢和擅长文科。但这就意味着,她要自习文科班在第一学期学过的地理和历史,所以,她做出这个决定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决心的。然而,她是闫睿。在高二第一学期,生物考试唯一一个拿满分人,是这个后来学了文科的学生。


闫睿到了文科班,周末和课余也不影响夏志蓝和她混在一起。文科班有一个叫武德的男生,特别得到曹琏老师的表扬,而且是至高表扬,说他才华横溢,写文章用词极好。有一次周末,夏志蓝跑到文科班教室找闫睿,恰好只有她俩,便借机想看看武德的周记,那时周记是要交给语文老师批改的,但同学之间很少传阅。可是没见到武德的周记,倒是看到倪小军的周记。倪小军在周记中记叙了自己周末在家用架子车拉土,因为小瞧这件事而导致车子把失控,砸到了他的脚。他最后总结说:这世上不存在一件简简单单的事,能让你随随便便就把它做得完完全全地。夏志蓝觉得这是她见过的最朴素、最可信、最恰当的名言,后来她把这个名言告诉了很多需要它的人。接下来的几周,夏志蓝也留意了一下这个名言的主人,是一个细高个子的腼腆而朴素的男生,但她没有告诉他自己看到了他的名言。有一天饭后,夏志蓝偷窥文科班方向,看到她在初三的同桌范育生正往教室里走,他学了文科,不过一年的时间,一下子长高了,虽然仍然不声不响的样子,却明显成熟稳重得多了。


在紧张学习数理化的同时,夏志蓝仍然环绕在文静的周围,和她一起热爱着小说和文学。中越发生了自卫还击战争,作为中学生的他们没有什么贡献,但他们是大后方。曹老师安排文静给老山前线的战士写信,夏志蓝觉得这可是一个非常光荣的任务。为了写好那封信,文静和夏志蓝还看了很多歌词,文静会唱好几首,其中有几句歌词是唱月亮的:当我躺在妈妈怀里的时候,常对着月亮轻轻地笑;当我站在祖国边防的时候......后来文静交给曹老师的那封信,曹老师非常满意。


有一天晚自习,化学魏老师值周,到高二一班教室里,立即抓住了正聚精会神拿着一本《故事会》阅读的夏志蓝,魏老师问:“你作业做完了吗?”“做完了。”夏志蓝回答说。魏老师生气地盯着夏志蓝N秒,说:“你好好看,你好好看!”然后走了。魏老师的话夏志蓝能听懂,魏老师的苦心夏志蓝也能懂,可是她舍不下这份痴迷。总是想方设法找小人书看。


她看《黑骏马》,看《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她和李林桃在宿舍里拿着一本小人书,头对着头,看《明姑娘》,看得两人热泪盈眶。夏志蓝看到《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看不太明白了。小说中男主人公想象自己遇到各种思想家,马克思等等,对话,讲哲学。夏志蓝站在宿舍们前那株大梨树下,想了又想,终于想不通了。她遇到了读书的第一个非常明显的瓶颈。


当时文科班有个姑娘,人长得很漂亮,齐耳短发,脸圆的像是一个白皙红润的苹果,她丰满、匀称、结实,青春而且健康。也是他们文科班的一个男生传出话来,说他喜欢她。而他喜欢她的理由是她“熟得饱地。”这话儿大家都知道了,但并不是很多人都有说出来的勇气。在当时的年代,黄土塬上的姑娘们,就算都在上学,也是要用尽量小的胸衣,把自己饱满的青春藏起来才行。然而,夏志蓝她们毫不怀疑,那个男生所说的“熟得饱地”的那位姑娘,她是美好的,健康的,令人喜欢的。


看来,夏志蓝所不懂的,不仅仅是小说,不仅仅是文字。生命和生活像画卷一样,它们正在青春面前慢慢打开,渐次伸长。夏志蓝的文化课也许并不仅仅意味着考大学,它们还意味着提高她的接受能力和理解能力。


往期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77.html 驿中往事(九):励志198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56.html 驿中往事(八):柳眉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30.html 驿中往事(七):绒毛鸭子初下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1251.html 驿中往事(六):春花初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243.html 驿中往事(五):一件小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118.html 驿中往事 (四):考师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162.html 驿中往事(三):实习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011.html 驿中往事(二):很特别的那个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7860.html 驿中往事(一):丑小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81.html

上一篇:驿中往事(九):励志1985
下一篇:驿中往事(十一):那年高考

2 杨正瓴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6 03: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