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九):励志1985

已有 1066 次阅读 2020-10-25 11:1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驿中往事(九):励志1985


文 / 蓝莲花瓣

我以种子和花朵的名义成长

在你碧绿白杨的身旁

在你砖土色院落的怀抱

我以春芽和翅膀的力量生长

在你从不放弃的日常

          ---蓝莲花瓣


No. 1 小小山包

在驿马中学高一一班的生活,是夏志蓝她们的奇幻之旅。一方面姑娘们都长大了,还都跟《柳眉儿落了》相遇,都很认真地读了它。但姑娘们并不敢过分讨论它,它过于清奇和神秘。另一方面,姑娘们也和难死人不偿命的物理、数学狭路相逢了。什么一对一,一对多,多对多,不映射也死不了,可是搞不清楚考试的时候会死得很难看。力是个什么东东呢,又是矢量又是单位,完了还要合成与分解。夏志蓝觉得自己死了很多脑细胞,期望第二学期会简单一点,结果,第二学期仿佛更难。

唯有历史课是夏志蓝的最爱。历史老师是一个老头儿,上课铃一响,老师就走进教室,如同长江决堤,滔滔不绝,至下课铃响。当下课铃响,老师仿佛突然从回忆中醒来,连正在说话的张开的嘴巴都不合拢,他就转身走出了教室。每节课如此,从来不搞什么课堂提问之类的事儿,使得上他的课就让人非常放松。应付历史考试,似乎只要背诵就行了。就这样简单的事,夏志蓝还是发现了学霸的不一样。一天晚饭后,夏志蓝在宿舍门口走来走去,念念有词,背诵她心爱的历史。突然听见宿舍里有响动,她隔着门观望,只见张茉莉一个人靠床沿坐着,正用右手拍打裤腿上的土,再看她的脸又很严肃,再看嘴唇,微微蠕动。夏志蓝忽然明白了,她这是“心”背,而不是拿嘴念出来。后来夏志蓝自己试验了一下,可比叽里咕噜念着背诵效果好多了。后来与闫睿讨论,她更厉害,居然是把时间线索整理出来,然后加以背诵。那一条时间线就把事件、人物、乃至思想都串起来了,怪不得她当三好学生呢。

如果按照李宗盛老先生的歌曲来看待,人生就是越过一个又一个山丘,无论有没有人在等你。夏志蓝在高一一班遇到了一个小小山包,然而,夏志蓝自己并不清楚,而且完全不以为意。任化学魏老师恨铁不成钢,夏志蓝还是不认为化学也很难,应付并坚持了不好不坏的成绩。更进一步的是,她让所有的功课都坚守在自认为不好不坏的地步。

No. 2 文静来了

高一第二学期,班里来了一个不一样的美女。她叫文静,看起来也真的很文静。个子高,有一米六了,大眼睛,那是有两个双眼皮的大眼睛!鼻子很棱,棱角的棱,菱角嘴,完全东方式的棱角和线条。一根马尾辫很妥帖地放在背上。椭圆脸,宽额头,人不说话,眼睛会说话。

不幸的是,她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更加不幸的是,她家里订阅了《十月》。从此以后,她成了夏志蓝小人书的主要供应者。在高一一班,命里注定要学理科的夏志蓝开始了“博览”小说。那时候一大堆的伤痕文学和非伤痕文学,夏志蓝逮着什么读什么。读《大墙下的红玉兰》,读《红衣少女》,读《风景》,读《绿化树》。

某一天,在上课前几分钟,因为刚刚读完一篇小说,心情激动的难以平复。她专门跑到教室门口给自己放了一分钟的风,再回教室上课。至于那节课听课效果若何,早已不知西东啦。

No. 3 1985年的高三生

然而,驿马中学的那些老师们却正在营造着辉煌和希望。他们不断用尽所有能想到的办法,而且似乎他们相信,驿马中学会有更好的升学率,会有很多人要从这里走出去,去踏进大学的校门。夏志蓝记得老师们去当时高考大户,甘肃省会宁县的中学考察、取经,回来之后告诉大家说,没有什么技巧,就是:老师苦教,学生苦学。

那些日子里,驿中的天很蓝,地面很白很干净。驿中中路边那两排年轻的白杨树,很挺拔,很精神。在早晨、在傍晚,在金色的阳光下闪烁着希望的光彩。当然,这光彩,主要是由高三的学长们闪烁的。

那群人个子高,衣衫破,从来都不早下课,下课了也不早些来打馒头、打开水,专等时间过去一会儿,他们觉得快没人了才来。当然,像夏志蓝这样的一些人也是同样心态,去得迟。但是,非常不一样的是,高三的同志们来了之后就直奔主题,绝不谦让、花时间,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

在当时的驿马中学,好学生中比列较高的,有两个姓氏。一个是闫姓,一个是钱姓。这两个姓氏在黄土塬上都是家族中注重子弟的学养和教育的,就有好多人、好几代同期在上学,并且还都相互影响,相互促进,都学习好,有想法。闫睿就是这样的,她还有两个叔叔在读高三。钱姓的同学大多来自熊家庙,虽然他们没有杭州七房桥钱家的辉煌,却也是自强不息,心怀广大的。

仲春时节,天气非常好。高考在即,高一的,高三的,各自努力着,都没有打算放弃。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操场里人也不多。夏志蓝拿着书,坐在东围墙边的那棵槐树下背书。抬头凝神,看见西边围墙下有两个人正在一来一往托排球,还一边在交谈。经过闫睿的扫盲教育,夏志蓝知道,那是钱同学和孙同学。

他们看来是刚刚从头不抬、眼不睁的刻苦学习中走出来,锻炼身体,放松来了。两个人个头差不多一般高,都一米七五的样子,都穿着皴白显旧的衣服,衣袖的肘部,裤子的膝盖处,都显示着由于更加磨损而产生的不同的色调。但他们整个的人却显得意气风发,坚信自己努力就能考上大学的样子。钱同学长得更有棱角,也显得更有主见,两人一问一答,似乎是钱同学在给孙同学分析问题,后来达成一致了,离开了操场。

No. 4 莫愁湖与游子吟

夏志蓝她们高一那一年,庆阳师专也来了两个实习老师,一个语文老师,一个物理老师。语文老师讲了一篇科技说明文:洗茶壶,洗茶杯,烧茶水。老师的课实际上讲得很好,把那个流程讲得非常清楚,就是课堂开头他太紧张了,一句话重复了好几遍,出了一头的汗。物理老师则不同,他是外地普通话,人拿捏得很稳当,不多说一句话,很顺利地渡过了第一次讲课,以后他讲课也是这个风格。

他俩离开的时候,师生都很冷静。但仍然是告过别的。语文老师教会夏志蓝她们唱:“莫愁湖边走,秋夜月当头。” 物理老师留言:“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

高三的同学们要毕业了,学校决定搞一个毕业欢送会。高一一班必须有节目,班主任李滋老师决定,全体女生跳一个舞,配的乐曲名叫《金梭和银梭》。那段时间课外活动,女生们就忙着排练,李老师也常常来督促。有一次女生要裁纸,贾冬梅拿着刀子比划来比划去,就是搞不定。李老师看不下去了,一边拿过刀子自己动手,一边对贾冬梅说:“唉,你看你咋处呀!*”贾冬梅是一个一米七的高个子女孩,小脸蛋,花眼睛,被李老师羞的红了脸,笑了。

欢送会就在宿舍后面的操场里举行,高三同学搬着凳子坐成一个圈,圈里就是每个节目的舞台。高一一班的女孩们没有一个人从小接触过舞蹈,也没有舞台经验,虽然她们排练时很卖力,表演也是一心一意的。但首先被紧张控制了,李老师后来说,一群人都脸色煞白,动作僵硬。那天的确有人唱了《莫愁,啊莫愁》,这首歌应该是劝人别发愁的,可不知怎么,听起来有点忧伤。最好的节目,是一个音乐老师的女儿唱的歌,她在初中部,她唱了一首《游子吟》:都说那大海又苦又咸,谁知道流浪的悲痛辛酸。她站在麦克风前面,微卷的头发梳成两个小辫搭在两肩上,圆圆的脸庞,白皙的皮肤,眼睛总像是微微地睁开着,使得她非常美好,那么清纯的美好,而她的歌声又如小河里的水,清澈,婉转。

这首歌听着让人更加有了忧伤的触动。不知道谁是游子?现在的游子么,未来的游子么?过去的游子们,又是谁,后来怎么样了呢?就连至圣先师孔子老先生,也周游列国14年。

No. 4 麦子黄时是高考

高一放麦忙假了。按照学校的安排,夏志蓝她们把自己的铺盖都从宿舍里搬出来,集中到别的地方里去。然后,她们就回到各自的家里,投入忙碌的夏收工作。麦子黄时,杏子也黄了,黄花菜也黄了,泡桐花也开了。那是一个忙碌又美好的时节。当然,麦子黄时,七月也到了,高考的那个三天也就到了。

夏志蓝她们放假离开时,高三的同学们还在学校备战中。等她们返校,高三的人们已经完成并结束了他们的高考,离开了学校。校园里显得有点空荡荡的。打开水和打馒头都显得轻松多了,再也没有那么挤。当然,他们那舍我其谁的意气风发,也一时找不到了。

只那两排白杨依然挺拔而高大,等待着后来的高二和高一。接下来高考报志愿,以及后来学校的布告,果然那一年驿马中学收获颇丰。钱同学和孙同学不出他们自己所料,考上了大学。


*注:你咋处呀---庆阳方言,“你以后怎么办”的意思,一般是母亲对女儿说的,含有担心找不到婆家的意蕴。

声明:文中两张原图由李学宽先生拍摄:http://blog.sciencenet.cn/u/lixuekuan


往期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56.html 驿中往事(八):柳眉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30.html 驿中往事(七):绒毛鸭子初下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1251.html 驿中往事(六):春花初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243.html 驿中往事(五):一件小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118.html 驿中往事 (四):考师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162.html 驿中往事(三):实习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011.html 驿中往事(二):很特别的那个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7860.html 驿中往事(一):丑小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77.html

上一篇:驿中往事(八):柳眉儿
下一篇:驿中往事(十):锦绣年华

3 杨正瓴 徐长庆 李学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19: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