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八):柳眉儿

已有 1025 次阅读 2020-10-25 07:1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驿中往事(八):柳眉儿

文 / 蓝莲花瓣


那一天爱的种子暗暗发芽

天空的彩虹它多么绚丽

玫瑰开放出深紫色的勇气

感谢你也和我一样不退缩

             ---蓝莲花瓣



No.1 关于《柳眉儿落了》


一九八五年春天,《上海青年报》刊登了一篇小说,名叫《柳眉儿落了》,作者龙新华是复旦附中的一名高中生。之后,这篇文章被《语文报》转载,进入了小说所描写的中学生的阅读圈。对于驿马中学的夏志蓝她们来说,不但龙新华本人是遥远而未知的事情,就连《语文报》也是很稀罕的物件,是很珍贵的学习资料。


闫睿一直在驿马中学读书,在初中时夏志蓝就知道她是一个从来没有不当三好学生的学霸,而夏志蓝是一个从来没有当过三好学生的学渣,但这不影响她们在高一一班相遇,也不影响她们成为好朋友。当时她们三人帮还有另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她就是张茉莉。她俩堪称一文一武。闫睿一直很全面,文理各科都学得很好,但她更优长于文科。张茉莉的数学是顶呱呱的,每一个给她们班上课的数学老师都喜欢张茉莉,让她做数学课代表。


驿马中学有一个真正的偶像级别语文教师,他叫曹琏。就那东家之子,宋玉等,肯定都没法和他相比,他的玉树临风,他的风度翩翩,他的英俊挺拔,以至于夏志蓝和同学们都认为曹老师当然应该是那样帅的,所以她们平时都不说他的帅、他的酷。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一个很严肃的老师。曹老师把他对学生的教育,践行在一点一滴中。他自费、长期订阅《语文报》,并把它们按年月归档,装订。然后,很郑重地借给了长期三好学生闫睿。


夏志蓝至今都记得那些装订得整整齐齐的《语文报》。因为和闫睿是好朋友,也是闫睿有着共同进步的仁爱和宽阔,夏志蓝与张茉莉就能传阅到曹老师提供的《语文报》了。一开始,她们的目标是为了追一个连载----《神童下凡》,那是一个特别有趣、特别有学生气的长篇小说。后来,她们在《语文报》上与《柳眉儿落了》相遇。这是一篇第一次把早恋这个概念公开化了的小说,就算作者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解决办法,那也是一种认可,对少年男女朦胧情感的一种公开认可,虽然它一直都存在于人世间。

No.2 初识安小妹

夏志蓝她们在高一一班都上了很长时间的学了,安小妹才来当插班生。夏志蓝与安小妹一见如故,好像以前就认识似的。安小妹家在夏家涝池,离夏志蓝的家也不远,她的性格仿佛也和夏志蓝挺像的。反正,她俩见面就成好朋友了。要说区别的话,安小妹年龄稍微大一点,更加沉稳一些。安小妹的爸爸到驿马乡政府工作,她是跟随爸爸来驿马中学读书的。


安小妹有一个口头禅,她说:“属羊的女子命苦得很。” 安小妹自己就是属羊的,她本人却比她这句话更有面对的勇气和决心。


夏志蓝在二十多岁时拿起《红楼梦》都无法静心读下去,搞不懂那些生活琐事里有什么哲理,直到后来的又后来才在蒋勋细说《红楼梦》的帮助下,读懂了一点点。但是,安小妹不一样,她是一个标准的文艺女孩。安小妹家里有很多书,上初中的时候她就读了《红楼梦》,并且多次研读。安小妹与夏志蓝的巨大区别还在于,她写得一手好字,她的字是笔迹遒劲又秀丽的样子,理所当然,她也写得一手好文章。这样的一个安小妹,来到高一一班,这个相当重视理科,要大家有志于考大学的班级里,对她是一个挑战。


一个初夏的傍晚,夏志蓝和安小妹拿着书,出了教室门,就在房檐下的台阶上坐下背书。安小妹东张西望,教室旁边有几棵白杨树,高大的枝干和树叶一路碧绿,晚风微微吹拂。安静的校园里,土色的院落整洁干净,一只小燕子啁啁啾啾活波顽皮地从她们眼前一掠而过。安小妹闻声急忙收回眼神,聚焦在小燕子身上,看着它的尾巴消失在房檐之上、之后。夏志蓝在旁边看着安小妹咯咯地笑,说:“看把你忙的。”


在操场东围墙边有一棵槐树,槐树下有一个土台子。也是那个初夏的一天,安小妹和夏志蓝一起在那个土台子上乘凉说话儿。安小妹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夏志蓝叽里咕噜回复了一大堆,安小妹被这个架势愣怔了一会,她慢悠悠地说:“嗯,夏志蓝,我就说了那么个么,你一下子就把我骂了个狗头喷血。”顿了一下,她又说:“哦,不对,是血喷狗头。”又等好一会,安小妹无限尴尬地笑着说:“还不对,是狗血喷头。我怎么过来过去骂自己呢。”夏志蓝开始哈哈大笑,安小妹也笑,她俩一路笑,笑着穿过操场回到西边的教室。坐在教室里,夏志蓝还低着头悄悄笑,课桌都要跟着笑了,夏志蓝的同桌陈蓉蓉说:“你就占了这个便宜么,至于高兴成这样吗。”夏志蓝还是觉得开心,高兴。


是的,那是夏志蓝能记得的人生里最彻底、最快乐、最没有拘束的一次大笑。在那之后,夏志蓝再也没有找到那么开心的感觉。也许年龄的增长和岁月的磨砺本来带有一个内在机制,它会把人们的笑点调高,却把泪点调低。你看小孩子就是常常莫名地快乐,即使刚刚哭过也会快速投入快乐的状态。但是成年人就难讨好多了,费半天劲,他或许会假笑一下。而当他明明什么都不缺,各种争取拿到什么奖励时,却在报告中给自己整理出了一大堆声俱泪下的不容易。


No.3 有勇气的柳眉儿


毋庸置疑,安小妹根本不需要这些装饰。安小妹只是对数理化不感兴趣,她有她自己的热爱,她和高二文科班的苏建军相互喜欢了。苏建军家在苏家庄,距离小妹的家,二十公里左右。苏建军据说是一个校草级别小霸王,翻译过来就是不怎么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也没有把考大学和好好学习当成基本准则的人,但能做这类人的头儿,说明他还是很有头脑的。


这件事毫无疑问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反对和声讨。但是他俩一意孤行,学校开始进行说服教育。黄土塬尘埃之中的驿马中学,是为了周围十里八乡的农家子弟考上大学、离开农村,成为祖国建设的有力后备而开设的,可不能有这种谈恋爱的风气。曹老师给苏建军做工作,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中学生谈对象,一般都是没有结果的,成不了。苏建军说,我就要成了叫你看一下。


安小妹决定退学了,苏建军也退学了。安小妹离开了她短暂学习的驿马中学。这没有影响她和夏志蓝的友谊,她们通信,互相到对方的家里去玩。安小妹真正的阻力来自苏建军的父母,这两个老人不同意她们的婚事,理由也很堵人:我家儿子不好,能和我家儿子好的女子,那也不好。在那时农村的思想还真的没有解放,尤其以黄土塬为主,人们更加保守和讲礼教,老一代人则更加固执己见。


安小妹的父母疼女儿,小妹的爸爸又是有工作的,很能处理事情。虽然,苏建军采取极端决绝的措施和父母斗争。小妹的父母也多次出面去并不是很远的苏建军家斡旋。苏建军伤了父母的心,但毕竟父母是爱孩子的。安小妹出嫁的那天,夏志蓝去她家送她。安爸爸和安妈妈给她陪嫁了很多东西,几乎把能想到的都陪嫁了。在院子里,夏志蓝看到安妈妈,她不小心摔了一跤,一身的土。


安小妹很高兴,一直在笑,她也没有掩饰她的喜悦,脸上布满了红晕。她的嫁衣也非常漂亮,很衬她,把她的沉稳、妩媚和她对生活的决心都衬托出来了。她与苏建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所造成的后果只有一样,就是婚后很快地被苏建军的父母给另出去了。据说苏建军父母就给了她们一孔窑,几亩地。


一九八五年之前和一九八五年之后,中国的社会与生活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安小妹和苏建军面对的是经济搞活的新生活,只要他俩愿意争取,没有什么能难倒她们的。父母们,站在岁月的河边,回首往日的经验,却难以对未来做出准确的判断。


柳眉儿落不落,都没有关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人生可以复制,也没有谁的人生可以拿来当做标准答案。属于自己的,就是最好的生活。



往期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30.html 驿中往事(七):绒毛鸭子初下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1251.html 驿中往事(六):春花初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243.html 驿中往事(五):一件小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118.html 驿中往事 (四):考师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162.html 驿中往事(三):实习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011.html 驿中往事(二):很特别的那个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7860.html 驿中往事(一):丑小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5656.html

上一篇:驿中往事(七):绒毛鸭子初下水
下一篇:驿中往事(九):励志1985

10 李学宽 范振英 郑永军 杨正瓴 刘旭霞 王汉森 蔡宁 宁利中 武夷山 周浙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19: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