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一) 丑小鸭

已有 1359 次阅读 2020-6-14 21:0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驿中往事(一):丑小鸭

 文 / 蓝莲花瓣


犹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曾共我开怀笑


光阴昼夜如水流

梦中有你的大眼睛


一只枣儿小又小

柔软在我心深深处


何日我们又相逢

再挤一次大通铺

               ---题记

      夏志蓝的第一次离别,发生在她初二那一年,一九八二年,十三岁的她离开了自以为会永远都离不开的那个故乡,回到祖辈的籍贯地。据说经过了家庭的努力,她才得以进入驿马中学初中部初二二班,做了个插班生。

      离开生活了十年的故乡,是莫可名状的痛苦,也是她人生第一次感受到的离别的滋味。而进入新环境,并不只是意味着结识新朋友,给她感受比较深刻的,是接受了必要而充分的教训。

      夏志蓝的故乡,在子午岭的大山里,山大沟深,但见识未必不够。而驿马中学地处庆阳县黄土大塬之上,风吹四野阔,那里的老居民以平原人自居,还是以为他们自己更有眼界。

      当然驿马中学有它自己天生的特点。黄土大塬梁梁茆峁相互连接,而这些牵牵连连的塬与塬之间又夹杂着交叉横斜的沟壑,所以,总是不能策马奋蹄、各向撒欢。然而,驿马中学的确是位于驿马镇的中心位置。驿马镇是西南到西峰市、东北到庆阳县城的正中间,它东西延展,绵延着一条不间断的马路,而左右都有腋窝一样的沟壑,虽然这沟壑并不是很大。

      驿马镇上充满了人间烟火。这里有乡政府,有粮管所,有派出所,有医院,有小学,有大商店(当时还算是集体单位吧),还有一个集物流和交通于一体的单位,可惜那挂在门口牌子上的字迹已经被岁月模糊了,无法确定它的名字。此外,这个小镇自古就是一个交通枢纽,也是一个很大的集市,有两个专供衣服百货和粮食、牛羊交易的大市场。一些小的个体商店和饭馆也林立在马路的两边,在街边也有小摊贩,买各种水果、芝麻糖,也有修鞋的老妈妈,一脸安详地坐在阳光下做着她的活计。【如今,驿马镇坐落在青兰高速边上,是陆上码头,今非昔比。】

      然而,初来乍到,最令人惊异的是睡觉的问题。当时的驿马中学主体有两列、五排平房,校门面南,进校门两边东西走向有两排房子,右边是开水房和大灶,左边好像是老师住宅。然后就是面南背北的那五排房子,前两排是教师宿舍,最后一排是学生宿舍,中间两排是教室,右边初中部,左边高中部。最后面,是一个大大的操场,操场边种植了一圈白杨树,间或有一两颗槐树。右边的宿舍是男生宿舍,男生宿舍后面、操场边上东西走向盖了四间有隔墙的厕所,分别是教师和学生的男女厕所。

      女生能占据的总是比较少的,所以女生宿舍,只是占据了左边最后一排的两间房子[一排平房五间房]。所以,空间不足,宿舍里靠后墙设置两层上下床板的大通铺,门边窗子下面有一个小通铺。大通铺一层,住到十几个人,小通铺顶多能住七八个人。

      插班生夏志蓝,能进来已经不错了,在老师的帮助下,就在大通铺下层、上初三的堂姐的褥子边上硬把自己的褥子折叠着加了进去。这个从来没有住过校的人,其实也不太了解别人和自己。

      晚上,走读生不来校上自习,住校生上完自习之后,就回宿舍休息。宿舍里有人点着用墨水瓶子做成的煤油灯,堂姐也有一个。整个宿舍也是灯光闪烁的,夏志蓝看着床上挤挤挨挨的人,发了愁,不由得抱怨到:“这下子挤死了。” 这句话后是一片死寂。然后她上床睡觉,尽量把自己变瘦一点,收缩着,才躺下去。

       当然其他的美眉们也知道她没有睡着,她不知道她被允许挤进去住下,已经是大家的宽容了,这会儿还要抱怨。于是,群情激愤。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言的,反正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闹非凡,骂她娇气,骂她不懂事,每一个人的道理都讲得很通。但在夏志蓝听来都很是刺耳。那一夜,她用被子蒙着头,偷偷哭,听她们骂她,没有再说一句话。

      第二天早上,因为地上很挤,夏志蓝就坐在床尾梳头,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女孩子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自己爬上床来,用了狠劲,一把拉开了夏志蓝,把她自己的被子又整理了一次。原来是夏志蓝碰到了她放得很姿势的被子。

      堂姐冷着脸,和她冰山的心是一样的,和这些扑面而来的像石头一样的教训是一样的。然而,世间有些事情,会因为其真实和彻底才能使人有了透彻的认识,因而少有寻求庇护和逃避的期望。

      这是一个双刃剑,夏志蓝从此以后不再娇气和矫情了。但是,她也不喜欢那个地方,甚至于不想再上学了。然而也正是这样的情绪,使她认识到了友谊的可贵。班上有一个女孩子,她叫李林桃,是夏志蓝见过最善良、最淳厚、最和蔼的女孩,她有两个长长的辫子,那长辫子都快要齐腰了,随着她走路的节律在脑后摇摆,她有一双非常有神的杏眼,好像要立起来似的,使得她椭圆形的脸蛋总是很有神采,总是笑眯脒的。有那么一周,李林桃总是安慰夏志蓝,像个大姐姐一样,告诉她不要胡想,好好上学。

      年少的心就像年轻的皮肤一样,即使有一道伤口,也会很快愈合了,不留一点痕迹。一周之后,忧郁的心情就变得开朗活波,夏志蓝开始了自己与初二二班融合并愉快的初中生活。在单纯的心灵,单纯的人们之间,生活的中心也就只有单纯的快乐,和单纯的一晃而过的痛苦。

      音乐老师是第一个给了夏志蓝留下高原上宽阔气质的印象的人。他长得很高大,又年轻,只是有点像豆芽菜,并不魁梧,一张娃娃脸,非常地阳光。他第一次来上课,说了什么之后,夏志蓝笑了一下,他便问:“这个穿花裤子的女子,你笑啥呢?”夏志蓝诚惶诚恐地站起来解释,但他没有生气,居然觉得夏志蓝很有礼貌,让她坐下了。然后他开始给大家唱歌:“塔里木河呀,啊啊,母亲的河......”他的声音好听极了,浑厚动人,有着他的向往和热情。也是夏志蓝第一次听到那么抒情的曲调,那么高远的情怀,知道了那么遥远的一条河---塔里木河。【当时的夏志蓝的装束有点酷,穿了一条鲜艳的格子裤,与人家本校的学生色调不一样。】

      那时候老师们的战略,是把男生和女生插开了排座位,从前往后,小个在前面大个在后面。夏志蓝一直坐在第一排,与李林桃是前后桌,她俩的同桌都是男生。而且,女生的后座也一定是男生,这样,她们要相互说话,必须转身,做因式分解型交谈才可以。然而,那是的小毛头们比宋朝的朱熹还要封建。男女不说话,不互通有无也就罢了,还要表达一些对不同性别的厌恶。李林桃的同桌武小军字写得好,爱练毛笔字,但他把饱蘸了墨汁的毛笔放在桌沿之外,夏志蓝只要坐直身子往后靠,衣服上就会沾了他的墨汁。她的同桌麻宝祥则总是把自己的凳子往后挤,争取使得林桃的空间比较小才行。

      也不像是真的前世有仇,也不像是真的生气吵架。但他们就这样叽叽喳喳吵吵嚷嚷地过着快快乐乐的生活。他们初二二班的每一期黑板报都是武小军出的,他一个人兼具写字、画画、做题头等所有的工作。她和李林桃也曾偷偷地说过好,但从来没有正面表扬过他。

      班上有一个男生,个子挺高的,说话声音不好听,特别像老蛙(乌鸦),粗声粗气。他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裤裆尿尿,热火了一阵子么。” 就是这句话让夏志蓝记住了他这个同学,然而有一天他出门去,也不知道听到什么话了,回过头进来,扔过来一个雪球打在夏志蓝的身上,说夏志蓝骂了他,而夏志蓝自己倒是一脸懵懂。一切初二男生能有的粗糙和无邪,他都有。接下来,夏志蓝的语文课本就不翼而飞了。

关于是谁偷走了她的语文书,夏志蓝再也没有纠缠,她决定抄写一本语文书,总有人可以借给她一本语文书。夏志蓝真的开始抄写语文书了。尽管这件事并没有促成夏志蓝把钢笔字练好,但这件事促成了后来的其他故事。

      在夏志蓝的宿舍里,还有一个女孩,叫刘秀莲。她也有一双长长的麻花辫,只是她的头发比林桃的更黑,发质更硬,她有一双双眼皮的花眼睛,浓密的睫毛像是两排油松守护着清亮纯净的、湖水一样的眼仁,她的眼睛就像是鹿的眼睛,温和的,纯洁的。她是圆脸,菱角嘴,长得很美,像歌中唱到的小芳。但她大大的眼睛里和她紧闭着的嘴角上,总是有一种忧伤。她送给夏志蓝一个软枣,并告诉她软枣树可以用来做嫁接柿子树的砧木。后来,听说她有哥嫂,家里也有一些遭遇,初中读完,就再也没有再读书了。所以,初中毕业,是她和同学们走散的开始。可是她的美丽与和善都留在了夏志蓝的心里。

      那个“恶狠狠”推了夏志蓝一把的女生,叫胡玉梅。她接人待物都是很冷,绝不人热情,但她很独立,很能干凡事都不找别人帮忙。在初三要毕业的那个季节,有一次骑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走在后面的,专门赶上前来和夏志蓝打招呼问好,然后分开了小路。其实也是刘秀莲告诉的,胡玉梅爸爸去世得早,她们孤儿寡母在村里势单力薄,受欺负。所以,胡玉梅从小就需要变得强大,独立,缺少温暖,她仿佛是很冰冷的。但是那天她和夏志蓝打招呼时,夏志蓝发现她也会笑,她的笑容依然很美。

      影片《大鱼》里有句独白:就在当晚,我发现你觉得最邪恶或最坏的事物,其实只是孤独、缺乏融洽的个性。而夏志蓝,则在那一两年短短的时间里发现,许多人的背后都有着一个秘密的故事,她们也都需要自己的秘密花园,释放心情,关爱自身。

      从初二到初三,不到两年时间。那些与夏志蓝共有锦瑟华年的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呢?也不得不引用网络上的话,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而他们置身事中,当时却并不怎么明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7860.html

上一篇:期待着你归来
下一篇:驿中往事(二):很特别的那个人

7 郑永军 武夷山 宁利中 朱晓刚 李学宽 刘旭霞 徐长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14: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