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原创小说连载:十六封情书(第一封)

已有 793 次阅读 2020-3-12 16:1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原创小说连载:十六封情书(第一封)

第一封  今日霜降

---蓝莲花瓣---


Dear,雕刻时光刀:

      你好!还好吧,应该凑凑合合地好。我也一样,但也是很满意了。

      八月过去,九月过去,十月也快要过去了。我决定在十月和十一月给你写几封信。我知道,每一封信都会像是一枚叶子,让文字和e-mail都被秋风吹动着,将来它们就静静地从邮箱溢出,飘零,不知影踪。这不但和叶子一样,也和我们的人生一样。一切必须发生的和不必须发生的都发生了,再后来,变成了过去,飞向忘川。有点遗憾,对吗?可它们毕竟存在过。

      我喜欢这个八月和这个八月的长风,它好像是从哪一个神秘而久远的地方吹来的,让一丝温柔和温暖吹过了我的心田,也一样地吹动了你的心头。天空已经没有鸟儿的痕迹,我也从来不去寻找它们,但是你和我都知道的,鸟儿飞翔过,在飞翔中的它们,被阳光照耀,被风儿吹拂,被蓝天陪衬。等一切过去,它们全部都相忘于江湖了。

      自从旅行回来,我每天都在认认真真地工作,做一个医生应该做和能做到的,然而现在的生活是熟悉之中又夹杂着些许陌生的感觉。虽然每天的程式基本没有改变,可我总觉得哪里多出了一点什么,我自己也说不好,是我认可了自己因而有了一些自信,或者是我走出了这个失败的漩涡,又或者是我只是发现了原来真的能够独立的自己?

      今天总是碰见鸟雀,早上查房后回到诊疗室,就看见一只喜鹊轻轻地落在我窗外的树上,把它的影子投射到我对面的墙壁上,那么清晰地晃动了几下它的尾巴。晚上下班回到寂静的家里,又有一只胖胖乎乎的麻雀落在我窗子的栏杆上,它还往我的房中探头探脑,瞪着它圆圆的小眼睛。我不知道我喜欢鸟儿的原因,是因为它们的可爱,还是因为它们的翅膀,也许两者兼而有之。

      所以,我原谅自己让我的文字长出一双翅膀,在你和我的世界里飞一会吧,也不需要飞很久,毕竟一切都将要变成过去。

      其实真是不好意思,我写这封信是因为我发现今天到了霜降的节气了。我知道自己已经在冰山里浸泡过了,也不怕寒冷的冬季。只是,有点留恋温暖的八月,什么话也不用说的八月,这个八月,它好像来自上古,那么苍茫、辽阔,我不知道中国夏历中的霜降,可不可以和它一样地古老?也许时间长度是不一样的,在我们的感觉系统里,它们可以是一样地、长久地萦绕在我们的人生之中。

       霜降,九月廿三,丙申年,戊戌月,戊寅日,公历十月二十三日,晚秋时节。草木摇落,白露为霜,应该是一种悲伤开始蔓延的模式了吗?按照物候的说法,是“霜降杀百草”。可是,千百年来人们经过仔细地追究,他们发现杀死百草的是“冻”,而不是“霜”。

      我原本以为我有理由因为前半生失败的婚姻而做一个怨妇,就这么没心没肺地幽怨下去,抱怨自己遇人不淑、明珠暗投。可是我又没法不承认,我一直没有将“霜”与“冻”分开,如果的确没有这么明智而科学地进行区别,那我自己在整个的事件中一定错误地处理了好多事情。此处真该自嘲一笑!你看,我人生的悲剧的原因现在终于凸显出来了,我真的不够单纯,连一个彻底沦陷的怨妇也没法去做。

       那么,写信是必要的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考究过人们为什么喜欢写信。我在还没有写信的时候,就已经为着写信着迷了。我相信你也会为写信着迷的,虽然在现在的E时代,我们不能用素笺手书,也不能用了精美的信封和别致的邮票,但文字和文字的温度以光的速度从一个邮箱到另一个邮箱,也是承载着清风的缱绻的。

      而在今日的当下,霜降时节也有两方面的兼顾。中国的南方和北方都该是最令人舒服的时令,气候温暖,瓜果遍地,景色宜人,不冷不热,不咸不淡,不疾不徐。它的左边是夏天在流连忘返,它的右边是冬天在远处等待。而我们,站在这个时间的节点,可以望向左边,可以望向右边,如果是一种思想的停顿,我们就算是在中间的状态,一个永恒存在和存在过的点,它连结历史和未来。

      我突然想起一首歌来,它的名字叫做《荷塘月色》。其中有一句歌词“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我也想在岁月的中间剪一段时光,在时光流淌中写信聊天。虽然我觉得自己是一只在水中流泪的鱼。可当这只鱼窥见了月亮的光,它也许不光会流泪,它也许想要穿越深海,到海面上呼吸,到海面看去观赏月圆月缺、日出日落。


yours,

见过月光的鱼

2016年10月23日 今日霜降

(又及 附小诗一首:风 )



你从哪里来

长着尾巴的风

把玫瑰的香,带到了哪里去?


你从哪里来

温柔地看不见

水面细细的涟漪,消失在何处?


你从哪里来

远处的山峦

松树有没有动?

昨夜没梦见


你从哪里来

你要到哪里去

草叶摇啊摇

花儿在相送


你从哪里来

轻轻一阵风

时光流逝都不见

回忆一阵风


你从哪里来又去

万里路迢迢

人生白云随风去

自古都不留


你从哪里来

我在风中淡淡问

生死爱恨若清风

去去在远方


备注:本文首发在个人公众号:蓝莲花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3166.html

上一篇:我在张掖等你
下一篇:原创小说连载:十六封情书(第二封)

7 武夷山 郑永军 舒红 鲍海飞 王从彦 谢力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5 06: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