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蓝莲花瓣的河西学院,在行走中

已有 2045 次阅读 2018-9-11 19:29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蓝莲花瓣的河西学院,在行走中

---我的教学日志 蓝莲花瓣---

        声明: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一个普通教师的认识和观点,与学校任何行政体系无关。如果我个人认识有偏颇,可以讨论,但不要因此损害学校。

        题记:麦地

                   别人看见你

                   觉得你温暖 美丽

                   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

                   被你灼伤

                   我站在太阳 痛苦的芒上


                    麦地

                    神秘的质问者啊

                    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海子  《答复》全文


        1993年我从西北师范大学毕业,分配至当张掖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任教。张掖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和其他地方的很多学校一样或者相似,1978年恢复建校,至于学校当时怎样百废待兴,找师资、找校舍、找物质,这些我都没有经历。九三年我分配去时,它是甘肃省同类型四所师专中学生成绩最好的,比如各种比赛和专升本考试。这说明,从1978年到1993年它从零开始发展壮大起来了。作为新进教师,我们要去中学参加教育见习、岗前培训、新进教师两年的督导听课指导。那个时候以及更早一些教师的收入不如企业,所以,我的好多“前辈”找对象都难,当然,最终他们都找到了理想的人生伴侣。

        然而很快,随着全国教育状态的改变,招生的学生增多,专业设置增多,每年要进来的师资也增加。到了2000年,把位于西邻的张掖地区职业中专和位于北邻的张掖农校合并进来,校园面积增大了很多,2001年升本,改名河西学院。记得当年的典礼彩旗飘飞,我们大家都是很高兴的。当然同时问题也就来了:你一个本科生,你还教得了本科生吗?就每一个教师而言,大家都在进一步深造和提高业务素质中行走,我选择了前者。去川大读书,川大的新校区,比我的河西学院大很多,漂亮很多。我觉得川大很美,却没有觉得河西学院不好。博士毕业时因为毕业生就业表格说明不够明白,我填错了,填了河西学院,把事由填成了考博。辅导员通电话,言语间很不平和说:“”河西学院!还考博!?”我当即生气了,和她在电话里吵了一架。当时心里就纠结一件事:我错了你就说我错了,河西学院惹你了吗!下午生了一下午的气,到食堂吃饭时还在气,我的来自井冈山的两个男同学看到了,很仗义地安慰我。(致谢,致谢。)

        这是我第一次非常明确地看到,我那个小小的河西学院,人家是有看法的,有比较的,有层次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小王子里说的:“你在你的玫瑰花身上耗费的时间使得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 

        当然河西学院没有停止发展,全国的很多当初的师专也都合并、提升、转型、发展。校舍建设,引进人才,接受东部高校支持帮扶,合并卫校,合并医院。其实没有一件事情是说说就可以做成的。所以,我想说,蓝莲花瓣的河西学院,在西部,一直在行走中,和全国其他地方的高校一样在行走中,在发展中。

         2018年招生网上公布至2017年5月31日,全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2631所。当然,这其中有985,有211,有双一流,重叠交叉,但同时也有专科,独立学院,成人高校。就像世界上有大狗小狗,贵血统狗,农家狗......一样,他们的存在各自有各自的价值、成就和美德。我们都喜欢拔尖人才,精英,但是,在比较和选拨之中,拔尖人才和精英都是少数,而社会的大部分是非拔尖非精英,是大众。在AI时代还没有完全到来的时候,社会生活的各项事务,主要由大部分的大多数的大众来从事。这是,蓝莲花瓣的河西学院存在的和行走的绝大理由。

       昨天看了“水米糕饭局”的微信文章,说朱总理问斯坦福大学的校长有关斯坦福大学排名的事时,斯坦福校长却表示应该忘了那个排名,“斯坦福大学有斯坦福大学的文化,斯坦福大学有斯坦福大学的传统,不管排第几,斯坦福就是斯坦福。”

       更加重要的是,我们这些麦粒,我们学生这些麦粒,大家都来自同一块麦地。有同样的传统背景、文化背景和现实情况。因此,当我写到我的教学困境,我一定不是孤独的。当我写到我的教育热情,我也一定不是孤独的。同样的,当我写出来各位博友给我评论和建议时,我和你们都不是孤独的,我的河西学院,它也不是孤独的。我们同样面对这经济发展之后的一代,个性释放的一代,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的一代,我们也同样面对着社会科技急速发展而至于对教育教学的冲击,传统文化、信息大爆炸、手机微信各种混杂对教育教学的冲击。

        当然,如果能够“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那么我们在行走中。我的那个河西学院,它一直在行走中。和你们,和它们一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134211.html

上一篇:一个教师的困境
下一篇:诉说

25 陈奂生 曾泳春 刘建兴 武夷山 潘学峰 杨正瓴 邢志忠 王伟周 张忆文 王安良 姬扬 朱晓刚 赵新铭 赵宇 蔡宁 丛远新 徐满才 冯兆东 赵美娣 李泳 鲍海飞 韩玉芬 张鹏举 陈湘明 木士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03: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