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一个教师的困境 精选

已有 16405 次阅读 2018-9-10 20:27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一个教师的困境

---给第34个教师节---

---蓝莲花瓣---


     我一直喜欢教学,我喜欢教学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在没有什么特别选择的情况下考上了师范大学,也是在没有什么特别考虑的情况下成了一名教师,同样在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的情况下首先就去了高中做见习教师,没有任何的预见,也不为了什么,我喜欢上了那一群孩子,喜欢上了当教师的感觉,于是喜欢上了这个职业。

        然而这些年是什么让我的感觉系统发生了变化呢?我的努力逐渐失去了效力!海子说:“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我,我们,也一样,当我们都觉得教学无力,你不能说我们全部无能,全部白痴,全部不努力。我们真的很努力。我一直意识并找寻一个方法,我也明白,发现问题不是最佳的,最佳的是能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而更加好的方法是,把那些问题过早处理在萌芽状态,让它们不是问题。然而,但是,今年我终于发现我遇到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失败。

       我的两个学生,我从一年级就接触和熟悉的两个学生,给了我明确的例证。首先是,一年级挂科的学生,我和他谈心,把握他的基本情况,三年来,我都觉得他是家庭父母和祖父母呵护有加的孩子,从而不够自主和自立,他一直从一年级挂科到三年级。四年级,他选了我做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我开始害怕他不好好做,但是出乎意料,他做论文很努力,对待毕业清考也非常努力。可惜为时已晚。这时再聊天,才发现,这三年我对他的把握,那是完全错误的。另一个学生从来不挂科,学习能力也不错。我劝他考研,从一年级就劝,他说他不喜欢学习。所以,一直都没考。然后,他们就都毕业了。

        我并不为我和他们的个人关系难过,我难过的是,我的教育无效:他们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需要什么。他们自己知道,并且他们会坚持自己。正因为如此,我们的了解和说教都变成了无效的。当然,有人会说那就让实际去教育他们吧。可是,代价太过昂贵了:第一、我们的说教无效,他们就算混到了毕业证,他们只有证书并没有真正的知识和能力,并且不是个别人如此,而是大多数人如此。第二、我们的说教无效,他们到毕业的时候后悔也无法毕业,人生想要再处理明白就有些难,更加严苛的考验,能确信大多数人是“有志者事竟成”吗? 不能。第三、我们的说教无效,理工科学生在大一大二挂了高数等等,你等他到大三大四再咸鱼翻身,或者考研成功?再次确信大多数人“有志者事竟成”吗?

        这学期一开学,我遇到两件事。一件事是对教师的要求,需要大家好好上课,尤其是新进的教师。这使我意识到一个事情:讲课时有套路的,这套路对师范毕业的教师来说都是可以掌握的,可是对于非师范毕业的教师就不是了。会有人说,不是师范毕业的干嘛要当教师!我想这不是他们非要当是大学需要他们当,科学技术的发展,学科的发展,现在的专业越来越多的交叉学科,新学科,需要掌握专业知识的人来教,所以,需要大量的理工科专业人才来当教师,从事教师职业,所以,他们需要非常地培养和学习,学习教课的方法。当然,这是好事,应该高兴的事。但另外一件事,就有点令人发愁。我去上课了,这学期的学生比上学期的学生更沉默。当然是有人听课的,但沉默使我难以捉摸他们到底听懂了没,我只能戴着眼镜看那几个听课学生的眼神。课讲得完全可以算仔细,例题讲得也算仔细,可是我明显看见有一步“他”没听懂,然后,剩下的,就低下眼睛不听了。他们全部,听课的和不听课的都只一本书,一支笔,草纸和笔记基本没有。当然,手机是必带品。我很想把那道例题再讲一遍,可是,我的进度已经拉下了,课时明显囧迫。更为悲催的是,我到现在只发现了一个对我略显失望的“他”。终于明白如今教学“生态”真的很脆弱。

       微信群里的今天,有人转发了美国人Jaime Escalante的故事,说他拿一把菜刀收服了南加州Garfield高中的一群渣渣学生,自己努力自己争取给他们教微积分,给他们自信和努力,把这些来自穷人家庭的渣渣学生变成了好学校的大学生。这个《为人师表》让我立即开始检查我自己。

       但我不知道我能用什么说服我的学生。如果我的学生家庭从事商业,而且富得我都不能想象。我拿什么说服或者诱惑他说,你好好学习,他会不会说:将来就和你一样吗?

       如果我的学生家庭一般,那也许比我好点。他混毕业之后生存和生活都不必担心,可以很轻松的选择想与不想。那么,他不想那么辛苦地努力学习,我凭什么有意见呢?我能拿一把菜刀吓唬他们吗?

       再或者,如果我的学生就是家里不怎么富裕的,他对自己没有什么期许,他目前只想自己轻松自在,至于以后留级或者不毕业他都不在乎,那我又拿什么做要求呢?

       当然你会说,葛老师你待在一个没啥流的二本里,好学校的学生真的真的不一样。可是985,211,还有C9之类的,不是俺们本科生的大多数吧?咱本科生的大多数就在我这样呆在小学校的老师手里。何况啊,还有一句话叫做水涨船高吧。当然这都不是我想说的,我想说的是,有没有谁能找到解药?哪怕效力只有部分也可以。

        如果他们需要的是信任和感化,那么我们需要的是时间和耐心。如果他们需要的是教育和督促,那么我们需要的是信任和理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134009.html

上一篇:时光如此缓慢
下一篇:蓝莲花瓣的河西学院,在行走中

62 赵宇 马臻 张铁峰 武夷山 刘山亮 黄仁勇 李明阳 杨正瓴 蔡宁 潘学峰 李毅伟 姬扬 张忆文 郭战胜 陈奂生 刘玉仙 郭景涛 孙杨 沈律 冯大诚 赵克勤 刘建彬 曾泳春 汤茂林 周忠浩 李侠 王少亨 王安良 强涛 吕秀齐 璩存勇 李志俊 石岩 贡豪 刘建兴 吴斌 罗春元 陈志飞 邢志忠 易波 梁洪泽 迟延崑 黄裕权 崔锦华 王伟周 黄永义 刘全慧 郝兆东 郑永军 朱晓刚 王兴民 吕喆 赵美娣 陈湘明 张鹰 吕洪波 包德洲 雷宏江 王林平 木士春 张骥 Garfield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11: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