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乌鸦新传

已有 425 次阅读 2018-6-12 17:45 |个人分类:科研教学絮语|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虚构童话故事:

乌鸦新传


       据说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乌鸦是在沼泽里生活。那时的乌鸦并不是全身乌黑的,它全身有着五彩缤纷的羽毛。沼泽里的日子让乌鸦的肚子里集聚了一股邪气,这股邪气有时候会使乌鸦特别难受,必须放屁才可以缓解。可是,乌鸦又特别喜欢和爱惜自己的羽毛,它非常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掩饰自己不时释放“邪气”的方法。于是年轻的乌鸦遍查医书,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明确的、可用的方子。乌鸦也在这不断的寻找中年纪渐长了。年龄的增加并没有改变乌鸦的智商和学识,更没有减少它肚子里的邪气,但是,年龄的增加使他洞察到一个非常有用的世故:给别人讲大道理特别能蒙人。

        于是,凭着漂亮的羽毛和装模作样的讲道理,乌鸦就像裘千丈一样,离开沼泽去混迹江湖了。与裘千丈不同的是,乌鸦每次讲大道理的时候一定要释放一次邪气。

        第一次江湖中,乌鸦碰见麻雀妈妈正在批评小麻雀和小朋友打架,小麻雀低头细想,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乌鸦对麻雀妈妈说:“孩子犯了错,你先要反思自己是不是有问题。”麻雀妈妈是一个非常懂得爱的母亲,她听了乌鸦的话,害怕自己冤枉、错怪孩子,觉得乌鸦说得挺对,就送给乌鸦一些新米作为谢礼,连乌鸦顺便放了那么一个大屁也没有计较。

       第二次江湖中,乌鸦碰到了小猫钓鱼的母子,小猫一会儿捉蝴蝶一会儿捉蜻蜓,猫妈妈都给小猫教了三次了,小猫还说自己不会,小猫真的还不会。乌鸦说:“你要反思自己是不是不会教,讲解的方法有问题?”猫妈妈想了想,觉得乌鸦的话好像对又好像不对,这时,突然听见乌鸦放了一个臭屁。猫妈妈拿不准乌鸦想做什么,就领着小猫走开了。

      第三次江湖中,乌鸦碰到了一个人类的年轻老师在给三个小孩讲算数,小孩子们都拿着手机,一边看老师一边看手机,少半心在学习上多半心在手机上。老师的课堂秩序实在很不好。乌鸦面有愤怒地说:“作为老师,你搞适应孩子的教学啊,你把孩子的注意力吸引不过来,你一定要反思自己。”老师看着乌鸦,他知道乌鸦说的话没有正确的成分,但是辦不出错误。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乌鸦其实是为了释放邪气而必须讲大道理滴。老师还没有说话,孩子们就被这个羽毛华丽的鸟给惊奇了,而且这只鸟还批评老师!就在这时,乌鸦又放了一个屁。孩子们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乌鸦的尾巴上,一个胖嘟嘟的男孩子说:“把它的尾巴点着一定很好玩吧?”“对啊,对啊”三个小孩立即从座位上弹起来,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孩子们用打火机点燃了乌鸦的尾巴。乌鸦彩色的、华丽的、缤纷的羽毛开始从尾巴处燃烧起来,孩子们看着红色的火焰在五彩的底色上燃起,又跳又拍手,只觉得好玩极了。他们不知道后果,所以不计后果。他们知道后果,但不理解后果,所以不怕后果。但是乌鸦知道后果,尤其是这着火的后果。乌鸦就地打滚,企图灭掉火苗,旁边的老师也大喊着三个小孩一起去拿水来灭火。

        火终于被老师提来的水浇灭了,乌鸦也没有被烧死。但是,乌鸦的那一身华丽的羽毛被烧焦了,从此以后,它就变成了真正黑色的乌鸦了,它的嗓子也因为烟熏火燎而变哑了。乌鸦没有责怪三个孩子,他对那个老师说:“你真的不是一个好老师。”说完这句话,乌鸦又放了一个屁。乌鸦肚子里的邪气对这场大火免疫,它们还好好地呆着。

       这次火灾之后,乌鸦喜欢上了喝水。乌鸦看见干旱的土地上有半瓶水,为了喝水,乌鸦给瓶子里放进去很多石子,然后乌鸦喝上了水。这是乌鸦的一个发明专利,也使得乌鸦在鸟界颇有了一点名气。老年的乌鸦因此获得了一些赞许和尊敬。乌鸦于是就想要得到一些突破,更上一层楼。

       有一天,众鸟都很渴,众鸟都想喝水。乌鸦一看机会来了,它用同样的方法给那仅有的半瓶水里装了石子,自己先喝了水。然后,它用尖尖的喙把瓶子推倒,水都被它倒掉了。它对众鸟说:“旧瓶要装新水,不能守旧不变。”说完这句话,乌鸦还是忍不住放了一个屁。众鸟中一些有年龄有眼光的鸟,看明白乌鸦的把戏,就离开,自己找水去了。但一些年幼的鸟想学习乌鸦的新思想和新方法,听到乌鸦说,也觉得可行。就几只鸟配合,又给瓶子里装了一点水。乌鸦又把刚才它做过的事重复了一遍,这次它摇摇头,对那几个年轻的鸟说:“旧瓶要装新水。”有一只鸟比较好学但没学会世故,就问:“旧瓶装新水,哪种水是新水,怎么装?具体呢?”乌鸦有点气,说:“这不是同一个问题。”然后,放了一个屁,离开那些小小鸟。

        离开小小鸟们的乌鸦落到革命者夏瑜的坟墓旁边一颗树枝上。目睹了华大妈和夏瑜妈妈的悲伤。但是乌鸦在愤怒着自己的愤怒,顽固着自己的邪气。夏瑜妈妈的话它压根没放在心上,最后它烦了,就“哑”地一声,同时,也小小声放了一个屁,“一挫身,直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似的飞去了”,把华大妈和夏瑜妈妈吓了一大跳。使得那个冬日更加悲凉冷寂。然后,乌鸦就一直烦躁不安到了如今。


(向天下所有真实的乌鸦致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118628.html

上一篇:幸福
下一篇:假如回到当初

7 武夷山 王从彦 朱晓刚 刘钢 苏德辰 郭战胜 姜玉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5 12: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