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亲爱的蓝莲花瓣,今夜咱俩谈谈 精选

已有 2886 次阅读 2018-1-20 22:5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亲爱的蓝莲花瓣,今夜咱俩谈谈

---蓝莲花瓣---


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 《伤逝》鲁迅

       2009年给你取了这个看起来相当谦虚的网名,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它,我知道我是喜欢它的,似乎它就是诗与远方。作为一个在网上游荡的“实体”,我不知道你是我的灵魂还是我的思想,疑惑你是我的肉身?也许都不是,也许都是,也许我和你都说不清楚。

       在今天之前,我的你有除了蓝莲花瓣之外的好几个名字,有正儿八经的学名,有微信名,有QQ网名,而且QQ网名还不止一个。这些名称和你一样,在我的心里仿佛似乎就是我这个实体的指代,并且我一直觉得这个实体应该是我的思想、我的灵魂和我的肉身的复合,它们都是统一的、协调的、共同而同时存在的。但是,今天我终于发现,我的灵魂,我的思想,与这个直立行走着的我常常是分开的,有时候分离得很远,严重不协调,不统一。所以,亲爱的蓝莲花瓣,我要和你真诚地谈一谈,我想为这几十年来你辛苦陪伴常常分裂和分离的我说一声谢谢。

       连着两年、至少四次的体检单,都被我偷偷地处理了,我处理是因为我不想去体检,也不想让爱人生气。为此医生朋友夫妇都曾婉言相劝,可是我保持了自己的固执。今天去体检是有爱人“陪伴”,我本来是去完任务的。最后一项体检,躺在彩超床上,我正窃喜通体没有毛病时,却被发现有点毛病,当时不清楚这毛病的名称。于是,我貌似生了一场医生气。当我坐在医院走廊的凳子上,掏出手机一通查询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你和我其实本来难分难舍。我一直回避体检并不是我能够懂得生死、超越生死,我只是胆怯地回避,我只是侥幸地消极着而已。而我那貌似的生气,其实是我和你共同拥有的深切的脆弱。对不起,亲爱的,这么多年了我让你忍受了这么多的双面表达和坏心情。我知道不只我一人这样,今天的女医生,她也气鼓鼓的在唠叨,在发火,做着和我同样性质的事。

       不知道从那一天起,我的人生逐渐遭遇到失去,最厉害的失去就是死亡,死亡让我们痛彻心肺。痛彻心肺最锥骨刺心的是你实在无可奈何。无可奈何花要凋谢,无可奈何川水东流,痛苦即使汹涌成海,也于事无补。但是,痛苦它可以培植消极,可以养育悲观。在没有病痛发生的时候,亲爱的,你知道,很多人在放任着自己的这个“实体”。是的,在你貌似很幸福很快乐的时候,我的内核是消极悲观的,我并没有那么理性而热情地在意着你。

       你说你看过《相约星期二》,你不会忘了我也参与了。施瓦茨教授的灵魂和思想被囚禁在逐渐僵硬的肉体中,而我和你是借着他的勇敢和坚强才能够读到他留下来的高尚的精神和智慧。“要么爱,要么死亡。” 但是,我却忘了爱你,我忘了我想要去爱人生爱世界爱别人的第一要件是爱你,爱你和我的复合,爱你或者我的灵魂、思想和肉身。

       也许有一天,生命将会化为灰烬,其实肯定有一天,生命要遵守质量守恒回到世界之中。据说那时我们一无所有,就连灵魂也是属于上帝的。但是,上帝能把爱收回去吗?不能。自然能把爱收回去吗?爱不是钠钾钙,也不是碳氮氧。爱是人类的故事,是人类讲故事的能力,世界和宇宙对它无能为力。


         (图片来自百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095958.html

上一篇:今夜八卦
下一篇:落雪歌
收藏 分享 举报

15 李学宽 曹成 蒋继平 邢志忠 王从彦 徐耀 郭战胜 黄永义 朱晓刚 宁利中 姬扬 武夷山 李颖业 张忆文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4 0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