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巴比伦医学文化透析

已有 990 次阅读 2021-9-24 20:31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海外观察|文章来源:转载

赵克仁. 巴比伦医学文化透析. 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2009,30(3):76-78

摘要:医学文化是巴比伦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巴比伦时代的医学文化大致经历了以占星为主旨的魔术医学阶段以宗教为主旨的巫术医学和以世俗为主旨的经验医学三个发展阶段。这三个发展阶段不是平行的,而是相互交织形成了巴比伦独特的医学文化。同时巴比伦是最早医学立法的民族。

在漫长的人类进化过程中蒙昧的医疗技术以及人们对疾病和药物的朴素认识逐渐演化为现代医学。在巴比伦时代人们已经观察到自然界的生态更替人世间的生老病死有机体内的新陈代谢都与医学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在巴比伦,由于科技不发达医学和宗教、巫术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人们相信巫术胜于相信医生。鉴于学术界对此研究十分薄弱笔者拟对巴比伦医学文化进行尝试性探索,摒弃其中的巫术成分汲取其中的科学内涵可以使我们对巴比伦的医学成就有所了解对医学史的学科建设不无裨益。

1  星相与魔术医学

巴比伦人过着游牧和农耕的生活游牧和农耕对自然有着很强的依赖性。若风调雨顺则牧草丰美五谷丰登。若天旱或水灾,则财产、牲畜要受损失。于是星相学是那时研究的主题,他们研究星辰运行与季节的关系以及星辰季节与某些疾病的关系,从而寻找出医疗原则。在巴比伦人看来星辰现象、季节更替会对人体产生影响所以他们需要观察自然现象。他们认为天体宇宙是大宇宙而人体是一个小宇宙。他们将大宇宙与小宇宙相类比从而得出结论。他们认为人生的一切现象都和自然现象一致。

在巴比伦符箓、咒语、算命、看相、解梦等迷信活动十分流行。巴比伦人相信人的命运和星象密切相关。从种种预兆可以判断吉凶。梦不是没有根据的这与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解梦很相似。一个人的前途可以通过占卜得知。占卜的方法之一是看牲畜之内脏主要看肝。他们认为肝是有灵性的东西是人和动物最重要的器官。占卜的方法之二是看油滴在水面上的分布情形[1]。

巴比伦的宗教和哲学相信这种掌管大宇宙和小宇宙的至高无上的规律并认为甚至人生小劫也逃不开这种天网。这些规律均铭记在大自然的巨著--茫茫太空之中可以用以解释管理世上众生的法则。从这种天体现象和生物生活现象之间有一定因果关系的朴素概念中可以找到一种哲学观念从中产生了一种与天体研究密切相关的宗教。人体内的现象自然也与天体有关系因此人体有健康和疾病的互相变易在一定时期呈现病象。

巴比伦医学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苏美尔人的魔术医学。他们认为血是生物体机能的输送者。基于此种思想他们认为藏血器官的肝脏是生命最重要的部分。所以他们诊断疾病多检查肝脏的两个叶片以确定病症。这种观念深深影响了中东地区的其他民族如伊特拉斯坎人其证据可在《圣经》中找到。《圣经·以西结书》中说:“因为巴比伦王站在岔路那里在两条路口上要占卜。他摇签求问神像查看牺牲的肝。”[2]查看肝的目的是看是否用病死的动物献祭。他们认为生命的延续是血液借营养而再生的缘故。体液运行全身如果血液运行受阻或紊乱人就要生病。基于这种认识他们形成了以水与火为主要方法的治疗体系。沐浴、冷敷、热敷、河水洗涤等在这些疗法之外更要加上其他纯粹的宗教仪式并伴以祈祷。

上述这些因素说明巴比伦医学与占星术和宗教密切相关但同时也有自史前时期传来的经验医学牢固地扎根于可称之为世俗的基础之上。

2  宗教与巫术医学

巴比伦征服了美索不达米亚后继承了苏美尔人的习惯、法律和学说对于科学和艺术的进步均有极大的贡献。巴比伦是迦勒底文明的中心尼尼微在他们的古文献中已被称为圣城这两地是著名学派的发源地这些学派在美索不达米亚的政治、社会和商业兴盛时代曾有很大发展。约在公元前2000年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之间是地中海文明的中心。此时政治军事稳定有强大的君主政体医学完全掌握在僧侣阶级的手中。

巴比伦医学虽然相当昌明但医生每感英雄无用武之地。原因在于巴比伦人生病后首先是求神问卜最后才找医生。巴比伦人常有一种罪恶感。在巴比伦人的观念中世间凡是阴暗的地方都有鬼。这些鬼一有机会就扑人。鬼到了人身上这个人不是得病就是发狂。平时因为有神灵保佑鬼不赶随便扑人。但人若犯罪神灵便弃他而去。没有神灵的庇护人随时可能碰到鬼。驱鬼有治标和治本两种方法:治本就是要诚心忏悔求神赦罪以便得到神灵的重新保护;治标就是使用种种避邪的东西把鬼吓跑。

巴比伦人相信巨人、侏儒、残疾者特别是妇女鬼都害怕的。只要他们一出面鬼就会被吓跑。另外驱鬼常用的方法是符咒、神像、素珠、童贞女所纺之纱等都很有效[3]。驱鬼除用避邪之人和物外仪式也是不可少的。这些仪式包括把圣水(从底格里斯河或幼发拉底河中取来的水)洒在病人身上;用纸画个鬼并扎只小船以符咒送至河上如果那只小船被河水打翻则说明送鬼成功了。巴比伦人还相信如果劝鬼离开人体进入其他动物身上例如小鸟、猪、羔羊等身上也可以达到驱鬼治病的效果[4]。

如果以上种种办法都不灵最后才去找世俗的医生而巫医给病人开的药方多是些令人呕吐的东西[5]。当时美索不达米亚的医生分为两种一种是巫医称为阿什普他们主要靠巫术和装神弄鬼来治病;还有一种称为阿苏(A-zu)他们主要靠药物和器械替人治病。但由于当时人们普遍迷信术士和巫师比医生更受欢迎。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巴比伦医学的发展。

随着古巴比伦国力的强盛帝国变成了宗教崇拜的中心崇拜天、地、水以这三者为最大权威另有12个次一级的神。美索不达米亚最古老的医神是月神(Sin)掌管药草的生长因此有些药不能见日光。植物与神有密切关系在《马克鲁》(Maklu)陶片集中有多处提到这一点。他们认为植物有消灭恶鬼的能力。

这种在月光下采集植物用以制药及有魔力的春药的思想也见于其他古代民族和现代民间医学中。巴比伦人认为诸大神能左右人和动物的生命慈善女神伊斯塔尔(Istar)是送子娘娘也是月下老人。根据楔形文字记载在有洪水的时候她说她要毁灭人类没有她的赐福婴儿则会胎死腹内。在闪族的传说中称她为杰勒德斯(Jeledeth)后来在希腊的众神中称她为埃雷苏亚(Eileithuia)。

在新巴比伦王国时期巴比伦的医学仍以魔术符咒的形式继续发展在巴比伦的医神马尔都克(Marduk)的庇护之下进行传授。在当时符咒和吉凶的预言完全支配着生活。传说马尔都克善治百病并且是魔术师的祖师在巴比伦的陶片中有大量咒语。这种治病程序与较后期的治疗法很相近某些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存于巴比伦人的下意识中所以数个世纪一直没有改变。女神埃阿是专门的医神宁朱尔萨格(Ninchursag)女神在医学神话中也很重要与她有关系的还有8个神每个神能医一种病。尼努塔(Ninurta)是众医神之长他的妻子叫加拉(Gula);另一位医神是尼那祖(Ninazu)为众医之王他的儿子是宁吉施纪达(Ningischzida)他们的标志是木棍和蛇。叫做萨善(Sachan)的蛇被作为符号并被尊为医神。

事实上单就有关巴比伦医学的800块残存泥板要对整个巴比伦医学的发展作出判断是不正确的因为这包含着片面的臆断。根据笔者分析巴比伦巫师这样做饱含深意。我们从医学的角度来观察可知巫师用符咒治病其主要目的在于精神治疗和解除患者的心理疾病不过打着宗教和神祈的幌子。因为当时的人信鬼神这么做效果极佳;巫师以令人作呕的东西作药目的在于达到催吐的作用;巫师所谓有鬼附体不过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细菌作祟的另一种解释;巫师所谓得罪神灵是和我们今天所说的不良卫生习惯、贪嘴、生活不规律等同义。

3  职业医生与经验医学

古代两河流域的医术在当时已享有盛誉。公元前14世纪巴比伦医生就曾被邀请为赫梯国王治病。大约公元前3000年巴比伦产生了医学的萌芽。到汉谟拉比时期医学在一定程度上从祭司的控制中独立出来开始出现职业医生。巴比伦医生常外出会诊远至埃及。其中最著名的医生如阿拉德 ·纳内(Arad Nanai 公元前681-前669年)他有多种作品保存下来包括给国王开的药方和嘱咐信。

早在乌尔第三王朝时期就出现了“药典”上面记录了用各种生物和矿物制作的药方。在保存至今的800多块残存泥版中详细记录了各种疾病的症状。例如一个人的太阳穴染了病他的耳朵中有噪音他的眼睛发闪光……他的心脏有激动而他的两腿发软。”[6] 他们对有些病的分析在现在看来也是相当正确的。例如眼病是由于风沙吹入眼内造成的虱子会传染疾病等。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医生甚至还能鉴别各种精神病。对于药物他们也很在行已经可以识别多种药物的药性和功能像植物类的无花果、百里香、灯心草、藕、橄榄、大蒜、罂粟、月桂。动物类有鳖甲、水蛇、蜥蜴、蝎子。矿物类有盐、泥沥青、铜、铁、硫磺、河泥等。这些药物经过精心加工制成各种药剂像内服剂、外敷剂、吸剂、熏剂而且医生在使用药物时已经懂得安全用药在药瓶上贴上标签、标明用法和有关注意事项。制剂也有多种如丸、散、灌肠等用各种器械将药灌入阴道或直肠。体操疗法和按摩也是常用的方法。所开处方常很详细。现在保存的一个用楔形文字写在陶片上的医疗摘要其格式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病名第二部分是药名第三部分是用法。

在汉谟拉比时代医生已经由祭司中分离出来。按照法典规定医生为人治病可以收费但对其医术需要负责任。医生收费法明文规定一般有钱人多收无钱人少收[7]215-217。法典上更明确规定医生因为医术不精良而致使病人受到伤害者在某种情形下可剁其十指[7]218。据《汉谟拉比法典》记载当时的医生已经能做外科手术如用青铜刀割治白内障和肿瘤甚至还拥有锯和切入颅骨的钻具。法典还规定了医生的酬金和处罚。

医生为自由民、脱籍农奴和农奴看病的酬劳比例是15:5:2。不同身份的人可以清楚地知道自己该付多少医药费。如果医生医术不精或马虎大意给病人造成伤害医生应对病人给予赔偿最严厉的甚至要剁去医生的双手[7]218。可以说《汉谟拉比法典》是世界上第一部医学成文法。

巴比伦医生的独立身份是有证可考的。在古迪亚(Gudea)王时代的一个印记上有健康神尼努塔或阿达尔(Adar)的形象手持一杯吸术器械另有两杯放于两柱之上中间有一双鞭带两块曲木附有系杯的皮带。在这古迪亚的印记上第二个名字是医生名第一个是做手术人的名字此做手术者处于医生的奴隶地位。由此可知在那个时候外科手术医生就属于低于医生的等级并依附于医生。在同时期的另一印记上有医生姓名和他的器械图。

上面所说的《汉谟拉比法典》含有很进步的法律观念和惩罚观念表明古代巴比伦的医生是在一定法律下行医并表明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不属于僧侣阶级。在《汉谟拉比法典》中还明文规定奴隶若患某些疾病则他的卖身契可以失效其中最常提到的两种病叫做“本努”(Bennu)和“斯彼图”(Siptu)有人考证即癫痫和麻风。患有这两种病的人将被驱逐于市外。由此可见巴比伦人已经知道麻风有接触传染性并设法防治。在发掘早期的地中海文明遗址中发现有用石头做的厕所并有石制的大阴沟可见当时的巴比伦人已经知道使用地下排污系统了。从研究巴比伦陶片得知古代人认为一些小动物是带菌者使人生病因而被视为神怪。巴比伦神学中常带有一种象征性如认为瘟神状如昆虫称为奈尔嘎(Nergal)。因此我们可以说在如此遥远的古代从魔术观念出发人们已经认识到或猜测到昆虫可散布和传染疾病了[8] 。

综上所述从巴比伦医学文化的演变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第一巴比伦医学虽然建立在一部分错误的思想基础上但在当时的环境和条件下被证明它还是合理的。它的基本特征是对于人和宇宙间密切关系的了解虽然在客观事实的研究上不如古埃及人科学在制定法律上不如希伯来人进步然而它仍然代表着一个有意义的发展阶段。第二在巴比伦医学发展的历史中有一条清楚的医学演变轨迹贯穿其中:巴比伦医学沿着从魔术医学向僧侣医学和经验医学方向前进当然在很多情况下几种医学模式相互交知但总能找出一条主线。这一发展线索是原始医学走向现代医学的必经之路。最后我们可以看到巴比伦医学有丰富的药物治法还可以看到巴比伦人从对自然现象的观察研究中产生了卫生和社会医学最初的重要观念。

参考文献(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305567.html

上一篇:[转载]《医学总论》:与巫术相结合的古埃及医学
下一篇:[转载]巫术疗法、医学经验:脉诊起源的实践基础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4 03: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