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吕峥:纳贿的奕劻

已有 2093 次阅读 2021-9-13 16:03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文章来源:转载

坐落于安定门外的庆王府门庭若市,喧嚣繁华。除了美轮美奂的戏楼和日复一日的筵席,厅堂中还悬挂着奕劻手书的家训:

留有余不尽之禄以还朝廷,留有余不尽之财以遗百姓;留有余不尽之巧以还造化,留有余不尽之书以遗子孙。

然而,言行的巨大反差让人不得不感慨:赞扬戒律是一回事,遵守它则是另一回事。

发迹前的奕劻,是个连上朝的官服都要靠当铺借贷的穷贝勒。

不堪回首的往事铸就了其贪婪敏感的性格,以至于身居高位后只争朝夕地捞钱。

面对王朝越来越瘦,王府越来越肥的奇观,不知道的还以为奕劻是潜伏在清廷内部的同盟会会员。

一次,一个叫林开谟的官员外放为署理江西学政(代理主管江西教育)。就任前,按例须遍谒军机大臣。

结果在拜访庆府时三谒不得其入。

门卫见他榆木脑袋敲不醒,只好点破:“我的林大人,尚有三种名目,共计七十二两的门包呐。”

谁知林大人就跟第一天到中国、刚下飞机般天真,指着门壁上张贴的奕劻手谕“严禁索贿”道:“王爷既有此话,我怎么敢?”

门卫哭笑不得,就差回他一句:“你还真信啊?”

当然,场面话是不能乱讲的,门卫正色道:“王爷的话不能不这么说,你林大人的这个钱也不能省!”

费尽周折总算走马上任,可林开谟还是没开谟(策略)。不久,他便接到一封京中书信,内称“只要八千银两,便能代为运动,免去署理二字,实补此缺”。

可惜,林学台从小被应试教育洗脑,根正苗红,不信我天朝会有此等卖官鬻爵之事,当即付之一炬。

结果很快迎来朝旨:着即开缺,发回原任。

其实,更多的官员早就浸淫得玲珑剔透,无须奕劻劳心。

一个道员级的闲官陈壁,常因仕途偃蹇长吁短叹、指天骂地,被他在京开金店的亲戚瞧见。

亲戚隔三岔五出入庆府,愿助他一臂之力,便在某次拜访时将店中所藏的稀世东珠献与奕劻。

庆记公司的董事长被震住了。他端详良久,假意问道:“其价几何?”

亲戚道:“这是本家陈壁所献。”

奕劻故作惊愕:“素昧平生,安可受之?”

亲戚坦然道:“他想见一见老王爷,只是未敢造次。”

有金钱铺路,除了造反,造什么都行。

隔日,陈壁进入庆府,呈上借来的五万两白银,并不失时机地拜奕劻为干爹,惹得老头儿乐不可支。

陈壁果然毫无悬念地平步青云,一直当到邮传部尚书。

行贿在我国是一门口传心授、实践性强的学问,没有做不到,只有不敢想。

因此,比起官至直隶总督的陈夔龙来,陈壁还稍逊风骚。

陈总督既是干儿子,又是干女婿。他老婆虽说不混娱乐圈,但很早便认了奕劻做干爹。俩人双干合璧,把老庆哄得团团转。

作为义女,陈夫人像驻唱歌手一样常年扎在庆邸,奕劻上朝时,亲自为其挂朝珠。冬寒珠凉,则先于胸间捂热,而后挂其颈上,以至坊间笑传“百八牟尼(念珠)亲手挂,朝回犹带乳花香”。

陈夔龙更是尽其所有,日夜孝敬,搞得奕劻都不好意思了,劝诫道:“你也太费心了,以后还须省事为是。”

陈夔龙慷慨道:“儿婿区区之忱,尚需大人过虑,何以自安?求大人以后莫管此等琐事。”

受贿在庆记的确成了琐事。

军机大臣鹿传霖曾任陕西巡抚十多年,对关中各州县官缺肥瘦的熟稔程度,却远不如遥坐京师的奕劻。

而且,庆府客厅的御案上常置一盒,来客入见奕劻,必将银票金条主动投入,以免去交接时一番你推我搡的虚假客套。

资料来源:吕峥. 中国误会了袁世凯. 同心出版社,2014年7月第1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304024.html

上一篇:[转载]新冠“特效药”:钟南山牵头实验,住院死亡率或下降78%
下一篇:[转载]吕峥说阳明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14: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