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鬼神致病”考

已有 537 次阅读 2020-7-1 18:04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鬼神致病, 文献考 |文章来源:转载

中医之鬼神致病,凡病者或有犯邪者,山魈、树魈、水魈、石魈、精怪之类也。或有犯煞者,即天煞,地煞,庙王土地……,亦有人为以治病,治死,或有鬼神邪气。明确提出“鬼神”邪气者是清·莫枚士,《研经言》说:“百病之因有八三鬼神,鬼神之属,有冲击,有丧尸,有精魅,有祸祟。”

·葛洪《肘后备急方》:“今巫实见人忽有被鬼神摆拂者,或犯其行伍,或遇相触突,或身神散弱,或愆负所贻。”

·巢元方等《诸病源候论·鬼邪候》云:“凡邪气鬼物所为病也,其状不同。或言语错谬,或啼哭惊走,或癫狂惛乱,或喜怒悲笑,或大怖惧如人来逐,或歌谣咏啸,或不肯语。”及《鬼魅候》云:“凡人有为鬼物所魅,则好悲而心自动,或心乱如醉,狂言惊怖,向壁悲啼,梦寤喜魇,或与鬼神交通。病苦乍寒乍热,心腹满、短气,不能饮食,此魅之所持也。”

·孙思邈《千金要方·客忤》:“客忤病者,是外人来气息忤之,一名中人,是为客忤也。虽是家人,或别房异户,虽是乳母及父母,或从外还衣服、经履,鬼神粗恶暴气,或牛马之气,皆为忤也……中客为病者,无时不有此病也。”

·陈无择《三因极一病证方论·疰忤中恶证治》云:“由人精神不全,心志多恐,遂为邪鬼所击,或复附着,沉沉默默,寝言谵语,诽谤骂詈,讦露人事,不避讥嫌,口中好言未然祸福……或悲泣呻吟,不欲见人,其状万端,如醉如狂,不可概举。此皆鬼神及诸精魅附着惑人,或复触犯忌讳,土地神灵,为其所作。”

·朱丹溪《丹溪心法·厥》云:“尸厥、飞尸、卒厥,此即中恶之候,因冒犯不正之气,忽然手足逆冷,肌肤粟起,头面青黑,精神不守,或错言妄语,牙紧口噤,或昏不知人,头旋晕倒,此是卒厥、客忤、飞尸、鬼击。吊死问丧、入庙登冢,多有此疾。”

·徐大椿《医学源流论·病有鬼神论》:“人之受邪也,必有受之之处……凡疾病有为鬼神所凭者,其愚鲁者,以为鬼神实能祸人;其明理者,以为病情如此必无鬼神。二者皆非也。夫鬼神犹风寒暑湿之邪耳。卫气虚则受寒,荣气虚则受热,神气虚则受鬼。盖人之神属阳,阳衰则鬼凭之。……若神气有亏,则鬼神得而凭之。”

吊死问丧、入庙登冢,此等活动多与死人有关,而人死后之灵魂曰鬼。“鬼神”为何能致病?主要是人体“正气不足,神虚则受鬼”的缘故。如《素问·刺法论》:“正气不足,邪不可干”、《素问·评热病论》:“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素问·刺法论》:“人虚即神游失守位,使鬼神外干,是致夭亡”等,即徐大椿所说“神气虚则受鬼”。若人体正气不足、心神虚弱,或精神不全、心志多恐,或情志不当、所愿不遂,此时出门吊死问丧、入庙登冢最易遇“鬼”,或“鬼”附邪气而入则正不胜邪,致祸祟邪气或鬼神亡灵附体。祸祟邪气扰心则心神失守,神不归位,人体就会精神不定、魂魄游离、志意不存,或神昏魂荡、心中烦闷,或神志恍惚、迷蒙、痛痒不知,或痴癫发狂等似“鬼神”缠身,或以死人的口气说话,莫可名状,甚至神散精竭而亡。

又《素问·五藏别论》:“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丹波元简《素问识》:“《史记·扁鹊》云:‘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

传统中医里面,把这种病分成两个部分,一个叫中妖,一个叫中邪。中妖是指有形的鬼怪来损害人,比如狐狸精之类。中邪是指无形的如恶鬼之类。

中国古籍记载的妖魔鬼怪

螭魅:(音吃妹)又名魑魅,是山林中的异气化生的鬼怪,杀人无形。《左传》:“流四凶族浑敦、穷奇、梼杌、饕餮,投诸四裔,以御螭魅。”杜预注:“螭魅,山林异气所生,为人害者。”

魍魉:(音网两)是居住在弱水的妖怪,样子如三岁小孩,红眼长耳,赤黑色,喜欢模仿人声以此迷惑人。可以附在木石之中,他本来是玄帝颛顼的儿子。(见于《搜神记》《孔子家语》《淮南子》等。)

魖:(音需)是一种让人虚耗的鬼怪。(《说文》)

山魈:一种像小孩一样的山精鬼怪,长了一只脚,喜欢在夜里侵犯人。《抱朴子》:山精形如小儿,独足向后,夜喜犯人,名曰魈。

旱魃:旱魃是一种眼睛长在头顶,浑身赤裸,两三尺长的小人,行走如风,它经过的地方都会大旱,赤地千里。(《说文》,《诗经云汉》孔颖达疏)

产鬼:穿着淡绿色上衣明黄色裙子的妖怪,身材短小,常出现在产房,使女子难产而死。《夷坚志》:“审视盖一妇人。戴圆冠。著淡碧衫。系明黄裙。状绝短小。久之不动。符默诵天蓬咒数遍。遽掀幕而出。宿直者迭相惊呼。问其故。曰。有妇人自内出。行甚亟。践诸人面以过。说其衣服。乃向所见者。符谓已去。且夜艾不暇徙。复就枕。梦前人径登床。枕其左肩。体冷如冰石。自言我是蒋通判女。以产终于此。”

疫鬼:传说中颛顼的儿子,统领瘟疫。见于《左传》《聊斋志异》等多处,宋佚名《异闻总录》:“牧童在牛圈闻有扣门者,急起视之,见壮夫数百辈,皆披五花甲,著红兜鍪,突而入。既而隐不见,及明,圈中牛五十头尽死。盖疫鬼云。”

鬼吏:按照阴司文书索命的鬼怪。《搜神记》:汉代下邳县有个叫周式的人,曾到东海郡去,在路上碰上一个小吏,拿着一卷文书请求搭船。船行十多里后,他对周式说:“我要去拜访一个人,我的文书寄存在您的船里,您千万不要打开看。“小吏走后,周式偷偷地翻开那书,居然是死人的名录。下面的条目中有周式的名字。一会儿小吏回来了,周式却还在看书。小吏生气地说:“刚才我已经告诫你别看书,你却把我的话视同儿戏。”周式连忙向他磕头求饶,磕得血都流出来了,过了许久,小吏说:“我虽然感激你让我搭船,但文书上你的名字却不可以除去。你离开我后赶快回家去,三年别出门,这样就可以度过难关了。千万别跟其他人说。”
周式回家后一直闭门不出,一直呆了两年多,家里的人都感到很奇怪。一次有位邻居去世,他父亲对他不出门很恼火,就偏偏让他到邻居家去吊唁,周式拗不过父亲不得不去,哪知刚出家门,就看到那小吏。那小吏说:“我叫你三年别出门,你今天却出门了,我没办法了,三天后就会有人来捉你。”周式回家,痛哭流涕地告诉了家人。他父亲坚决不相信,他母亲日日夜夜守着他,到第三天中午,果然看见有人来捉周式,周式就死了。)

蜮:一种生活在长江的妖怪,又叫“短狐”,能含沙射人。被它射中的人,就会全身抽筋、头痛发热,严重的甚至死亡。“含沙射影”这个成语就是形容蜮的。《搜神记》:有一种怪物生活在长江之中,它的名字叫“蜮”,又叫“短狐”,能含沙射人。被它射中的人,就会全身抽筋、头痛发热,严重的甚至死亡。长江边上的人用方术治它,在它的肉中能找到沙石。这就是《诗经》所谓的“为鬼为蜮,则不可得”中的“蜮”啊。现在民间把它称为“溪毒”。古儒认为男女在同一条河川中洗澡,淫乱的元气就会产生这种怪物。

宅妖:住宅里奇怪妖物的统称。《聊斋志异宅妖》:长山的李公,是大司寇的侄儿。宅子里有许多妖异的事情。曾经看见过房子里有一条春凳,肉红的颜色,非常细腻润泽。他因为原来家里没有这个东西,就走近前去抚摸按压它,随着手的动作而弯曲,几乎就像肉一样软,他害怕的转身跑了。又回过头来看,只见凳子的四只脚移动着,慢慢的进入墙壁中。又曾看见墙壁上倚靠着一根白色的木棒,光洁润泽还很长。走进按一下它,柔腻腻的样子就倒下了,曲曲折折的进入墙壁,过了好久才消失了。康熙十七年的时候,王生王俊升在他家里当教书先生。天晚了刚开始点上灯火,他穿着鞋子躺在床上。忽然看见有个长约三寸的小人儿,从外面进来,稍微转一转,就又走了。过了一会儿,背着两个小凳子来,放在厅堂中,简直就像小孩子们用粱菇草做的东西。又过了一会儿,两个小人儿抬着一个棺材进来,大概长四寸左右,停放在凳子上。还没有安置完毕,一个女子率领着几个小厮婢女进来,都是又细又小就像之前的那样。女子穿着丧衣,麻做的带子束着腰肢,布包着头。用袖子捂着口,嘤嘤的哭泣,声音就象是很大的苍蝇似的。王生偷看了很久,汗毛倒立,就像是身上下了霜一样。于是大声呼唤,立即跑起,掉下床来,颤抖的不能站起来。学馆中的人听到动静都来到了厅堂中,只是小人儿都不见了。

夜叉国:交州海外夜叉所在的国度。(见于《聊斋志异夜叉国》)

罗刹国:海外罗刹的国度,这里的人以丑为美,按照相貌授予子民官职,长得越丑官越大,这里的看到中土的美少年都会吓得躲得远远的,认为中土的美少年丑的不忍直视。(见于《聊斋志异罗刹海市》)

阎罗署:阴司中审判鬼物的地方。《聊斋志异酆都御史》:“酆都(音丰都)县外有洞,深不可测,相传阎罗署。其中一切狱具,皆借人工。桎梏朽败,辄掷洞口,邑宰即以新者易之,经宿失所在。供应度支,载之经制。”

柳神:柳树妖,有时会庇佑乡里。《聊斋志异柳秀才》:明朝蝗灾波及沂州,县令非常忧虑。一天睡在衙门,梦见一个秀才来拜见。秀才戴着高帽子,穿着绿衣服,身材魁梧,说:“明天西南方路上,有个骑着大肚子母驴的妇女,是蝗神。向她哀求就可避免灾难。”县令十分惊异,第二天真的准备了酒菜去了城南。等了好久,果然看见有个人骑着头母驴,慢慢地往北走。县令立即烧香,奉上酒,在道旁迎接,拉住她的驴不让她走。妇人问:“你要干什么?”县令哀求道:“区区小县,请您可怜,不要让蝗虫吃庄稼!”妇人说:“柳秀才多嘴,泄露了秘密,不损庄稼可以,柳秀才得受罚。”她喝了三杯酒,然后就不见了。后来蝗虫遮天蔽日地飞过,但不落在田地里,都停在柳树上。蝗虫经过的地方,柳叶都被吃光。县令这才知道,原来秀才是柳神。

负尸:附在人背后的尸体,使人略觉沉重,回头看时必然吓尿。(见于《聊斋志异负尸》)

酒虫:寄生在人腹中的妖怪,赤色,长两寸,有口有眼,使人嗜酒,但会为了有酒喝而使人维持富贵。《聊斋志异酒虫》大意是:长山刘氏男子爱好饮酒但喝不醉,有个和尚见了,说你肚子里有酒虫,于是用美酒把酒虫勾引了出来,赤色,长两寸,有口有眼,像鱼一样扭动,和尚说:“这是酒中的精怪,用它泡酒可以得到佳酿。”但是刘氏从此就不喜欢喝酒了,家里也慢慢变得贫穷了。

虿鬼:虿(chai四声)鬼,黄色头发面目丑恶的毒虫之鬼,杀人无形,使人化为血水。见于《聊斋志异蝎客》,大意是:南方一个贩蝎子的客人,捉了很多蝎子出售,有一天他住在旅店里,突然感到心跳不止毛骨悚然,找到店家说一定是毒虫所化的虿鬼来报仇了,店家就让他躲在大瓮里,一会儿果然来了个黄色头发面目丑恶的人,问客人在哪儿,店家说出去了,于是那人嗅了嗅空气就走了,店家松了口气,揭开盖子一看,客人已经化为了一瓮血水。

鬼车:一只鬼鸟,食人魂魄。《岭表录异》:“鬼车,春夏之间,稍遇阴晦,则飞鸣而过,岭外尤多,爱入人家烁人魂气。或云九首,曾为犬啮其一,常滴血。血滴之家,则有凶咎。”

画皮:一只骷髅恶鬼,常于人皮上作画,画好后披于身上化作美女,食人心肝。(事见《聊斋志异画皮》)

画壁:京城寺庙中的一幅壁画,可以使人陷入幻境。《聊斋志异画壁》记载朱孝廉陷入画壁,与壁中女子有染。

患鬼:监狱的愁绪怨气郁结而产生的鬼怪,身长数丈,形状象牛,青色的眼睛,闪亮的眸子,四只脚插在泥土中,一直在动却位置却不变化,酒能解愁,因此用酒浇它就可以使它消去。(《搜神记》)

泥鬼:泥胚土偶所化精怪。《聊斋志异》:“我的同乡唐太史,小时候胆子很大,一次他的表亲带他去寺庙玩,他看到庑殿中的泥鬼眼中琉璃珠子,大而明亮,心中喜欢,就偷偷的用手指抠了出来藏起来带回了家。到家后,他的表亲突然不能说话。过一会猛然坐起来,厉声责问道:“为什么挖我的眼睛!”大家都很吃惊,太史这才说出了自己在寺里的所作所为。于是家人祷告说:“小屁孩不懂事,您别生气,马上就还给您。”那鬼大声说:“既然如此,那我走了。”说罢表亲倒地闭了气,好久才苏醒过来,茫然不知何事。于是家人赶快把琉璃眼珠送还。”

土偶:鬼物进入人间时借助的载体,可以与人交配。(见于《聊斋志异土偶》)

庙鬼:庙中泥胚所化鬼怪,害人。《聊斋志异》:“秀才王启后,在书房休息时,突然一个妇人推门而入,直接坐到床上开始宽衣解带,但是面目黝黑相貌丑陋。王生显然难以接受拒绝了她。但妇人不走,仍旧笑脸相迎,尽力讨好。日夜跟随在王生身边,王生不为所动,妇人久不受待见,恼羞成怒,打了他一耳光,哭天抢地,撒起泼来,说既是这般无情,不如死了算了,说着就把一条素带悬到梁上。只见王生飞身而上,悬在半空,脖子伸长,腿脚乱蹬,像是上吊,却没多少痛苦神色,完全没有要死的迹象。一会儿,王生又惨叫道:“她要拉我去跳河了!”转身就向河边狂奔,众人强行把他拉住。如此这般,每天都要折腾。拜佛求医都不顶用。旁人都笑他是疯子。后来有一天,忽然一个武士拿着锁链进门来,怒叱道:“你怎敢扰乱朴实之人。”说完锁住妇人拖出窗外,现出原形原来是城外城隍庙里的一尊泥胎。看来做鬼有没有成就也是要看脸的。

猪婆龙:江西产的妖物,像龙但是很短,能横着飞行,沿河岸扑食鸡鸭,招惹之则会带来风浪。《聊斋志异猪婆龙》:一客自江右来,得一头,絷舟中。一日,泊舟钱墉,缚稍懈,忽跃入江。俄顷,波涛大作,估舟倾沉。

九尾:青丘山上长了九条尾巴的妖狐,吃人,声如婴儿。见于《山海经》,《吴越春秋》中有说到:涂山氏是九尾白狐后裔,大禹治水的时候一只叫女娇的白狐看到了他,一见钟情,唱道:“绥绥白狐,九尾痝痝。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家成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际,于兹则行。”后来二人相恋,于涂山结为夫妇。

狐妖:狐狸所化的妖怪。狐妖害人或助人的故事是在是太多了,代表性的故事也很多,广泛见于各种志怪小说。

傒囊:山间有一种叫做傒囊的妖怪,样子像小孩,看见人就会引诱人拉人,但是把你拉去它待的地方,它就会死去。(《搜神记》)

无伤:一种在地下生活的人形物。《尸子》曰:“地中有犬,名曰地狼;有人,名曰无伤。”《夏鼎志》曰:“掘地而得狗,名曰贾;掘地而得豚,名曰邪;掘地而得人,名曰聚。”《搜神记》:聚,无伤也。“贾”与“地狼”名异,其实一物也。

刀劳鬼:出现在暴风雨中的怪物,用毒液射人。《搜神记》:临川郡内很多山上有一种怪物,它们经常跟随狂风暴雨出现,发出的声音很悠长像呼啸似的,能射伤人。被射中的地方,一会儿就肿起来,毒性非常大。这种怪物有雌有雄,雄的毒性来得快,雌的毒性来得慢。毒性快的不超过半天就死了,毒性慢的可以过一天。那附近的人常常有办法抢救被怪物射伤的人,但是抢救得只要稍微晚了一点,受伤的人就会死掉。民间把这种怪物叫做“刀劳鬼”。

獏:穿着破烂衣服,手指长如利爪的人形妖怪,喜欢袭击单身的旅人,吸食人脑,可用滚烫的大石头掷杀。(来自《神异经》)

菌人:一种非常小的人,像地上的苔藓一样。《山海经》:“有小人,名菌人。”

耳中人:一种生存在人耳中的妖物,在人耳中窃窃私语,常常使修炼者误以为修成了内丹。(见于《聊斋志异耳中人》)

应声虫:一种生存在人喉咙中的妖怪,会重复你所说的每一句话。见于《朝野佥载》,《隋唐嘉话》,《夷坚志》,《本草纲目》等等书中,如《本草纲目》中说:一个叫杨勔的人被应声虫附身,一个道士知道了,说你拿一本《神农本草经》读。他就照做了,读到雷丸的时候应声虫没敢应声,于是杨勔买来雷丸吃了,呕出来一个两寸长的人形物,病就好了。

罔象:一种生活在水里食人的妖怪,形状像小孩子,皮肤红里透黑,红色的爪子大耳朵长臂膀。(见于《庄子》陆德明注,《东京赋》薛综注等)

讹兽:一种喜欢骗人的妖怪,能讲人言,面容姣好,身体是兔子的样子。要是吃了它的肉后就也无法说真话了。(《神异经》)

金华猫:跟百鬼夜行里的猫又类似,传说浙江金华地区的猫咪养三年后,就会蹲在屋顶上张开嘴对着月亮吞吐月之精华,然后便会变成妖怪。它变成妖怪后就会去迷惑人,遇见女子就变成美少年,遇到男子就变成美女,到了别人家里,会悄悄的在水桶里小便,要是那家人喝了水桶里的水,就开始看不到金华猫的身影,并且身上开始长出猫毛。这时家里人就需要悄悄的去联系猎人,猎人带着猎犬捕获住猫妖后,把它的肉给病人吃,病人才能好,但是假如男人吃了雄猫,女人吃了雌猫,则是治不好的,过段时间就会死去。(《坚瓠集》)

猫鬼:巫师养的猫咪,有鬼物附身,用咒语驱使可以害人。《隋书》中有使用猫鬼谋害独孤皇后的事情,记录在《隋书外戚传独孤陀传》里,另《朝野佥载》《唐律疏议》中也有猫鬼相关记载。

地狼:生活在地下的一种妖怪,外形如狗,见之则不祥。(《尸子》)

鲛人:住在南海的妖族,半人半鱼,哭泣时眼泪会化为珍珠。《搜神记》:“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博物志》等书也有记载。

青蛙神:长江汉水一带为祸的妖怪,得到当地民众的信崇,常与人结合。(见于《聊斋志异青蛙神》)

人面鸮:人面鸮是一种人面雉身犬尾的怪鸟,常常为人带来旱灾。(《山海经西山经》)

人蛇:一种蛇身却长着人类手脚的蛇妖,直立行走,成群出没,遇见人则嬉笑,笑一会儿就开始吃人,听到笑声就赶紧跑还来得及,不然就晚了。《格致镜原》:“人蛇,长七尺,色如墨。蛇头、蛇尾、蛇身,尾长尺许,而人手人足,长三尺。人立而行,出则群相聚,遇人辄嘻笑,笑而已即转噬。然行甚迟,闻其笑即速奔可脱。”

临洮巨人:身高五丈的巨人,一共十二只,曾在秦始皇时出现在临洮县。秦始皇用铜铸成十二个巨人来记录他们的形象。(《搜神记》)

天雨草:君主吝惜俸禄,无信誉,贤臣离去,则会天降妖草,如同下雨,草叶粘连有弹丸般大小。《搜神记》:汉元帝永光二年八月,天雨草,而叶相樛结,大如弹丸。至平帝元始三年正月,天雨草,状如永光时。京房《易传》曰:“君吝于禄,信衰,贤去,厥妖天雨草。”

牛能言:开口说话的牛,预示着灾祸。《搜神记》:江夏郡功曹张骋拉车的牛忽然说道:“天下将乱,我很着急。你让我拉了车到什么地方?”张骋和他的几个随从都惊恐万状,就哄骗它说:“让你回去,你别再说话了。”于是就半路而回。回到家中,还没有卸下车驾,牛又说道:“为什么要这么早就回来呢?”张骋更加害怕了,便沉默不言。安陆县有个善于占卜的人,张骋去叫他占卜。占卜的人说:“非常不吉利。这不是一家一户的灾难,而是国家将有战乱发生,整个郡都要毁灭啊!”张骋回到家里,牛又象人一样站起来行走,百姓都来围观。那年秋天,张昌起兵造反,先占据了江夏郡,欺骗迷惑老百姓。后来整个郡都被摧毁,死伤的人数超过了一半,而张骋一家则被灭族了。

败屩妖:败屩(音掘)妖就是破草鞋妖,天下破败时,他们就会出来阻塞道路。(《搜神记》)

羽衣人:穿着羽衣的妖怪,有男有女,男子能搞基,强奸男人,使男人怀孕……《搜神记》:晋元帝永昌年间,暨阳县农夫任谷,因为干活累了而在树下休息。忽然有一个穿着羽衣的人走来奸污了任谷,过后就消失了,任谷于是就怀孕了。妊期足够后将要分娩,那羽衣人又来了,他用刀从任谷的下阴穿入,生出一条小蛇。任谷于是成太监,在皇宫中陈述了这件事情,于是被留在宫里做了宦官。

瞳人:人的瞳仁所化的妖怪。(见于《聊斋志异瞳人语》)

莱霞里:于七反清复明失败后,清兵大肆株连,屠戮平民,以山东莱阳,栖霞两地伤亡最为惨重,两地冤魂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叫莱霞里的鬼村。(见于《聊斋志异公孙九娘》)

猫容婆:岭南民间传说,猫首人身的老妇,食幼童,头顶长有第三只眼睛,戳瞎即可杀死她,台湾有类似传说,称为虎姑婆,是老虎化为精怪,喜食幼童。

媪鬼:一种又像羊又像猪,躲在地下吸食人脑的妖怪。《搜神记》:秦穆公的时候有人从地下挖出了一种又像羊又像猪的妖怪,抓起来要献给穆公,路上遇到两个小孩,一个小孩说:“这东西名字叫媪(音袄),躲藏在地下吸食死人的脑子,如果你要杀她,就用柏树枝插进她的头。”媪听到后说:“那两个小孩叫做陈宝,得到雄的可以称霸天下,得到雌的可以称霸诸侯。”这个人就去抓那两个小孩,两个小孩变成野雉飞走了。

化蛇:长着人类的面孔,身躯如豺狼,长有一双鸟类的翅膀,并以蛇的形态游动,叫声则像妇人呵斥之声。它出现时常常带来水患。(《山海经》)

担生:大泽中吃人的蛇怪。从前有个书生,在路上捡到一条小蛇便收养了下来。书生老背着它,就起了个名字叫担生。蛇越长越大,书生背不动了,就放养到沼泽里。四十年后成为一条巨蟒,路过大泽的人必被吞食。书生老了经过大泽,人们说:这里有吃人的大蛇,你别从这里过。但是书生认为现在是冬天蛇都在冬眠就没有管。走了不远果然看到一条大蛇,书生却认了出来,说:“你不是担生吗?”蛇低头良久就离开了。书生回到范县,县令认为书生经过大泽没有被蛇吃掉一定有诡异,就把他投进了监狱。当晚大蛇携狂风暴雨而来,淹没了整座县城,唯独监狱得到幸免,救出了书生。《水经注浊漳水》:人有行于途者,见一小蛇,疑其有灵,持而养之,名曰担生。长而吞噬人,里中患之,遂捕系。又见于《广异记》

夹纸:一只薄的像纸片一样的鬼怪,展开后是人形,变化无端,专门吓人。见于《阅微草堂笔记》,户部尚书曹竹虚说:他的族兄从歙县到扬州去,借住朋友家。朋友请他在书房休息,曹生觉得很凉快,打算晚上就睡这里,但是朋友告诉他说:“这房间有鬼怪,不能住人。”曹生坚持要住,到了半夜,有一个薄的像夹纸一样的鬼怪进了门。展开后成了一个美女,忽然披头散发,吐出舌头,成了吊死鬼的样子。曹生却一点也不害怕,女子又把自己的头摘下来放到书桌上。曹生还是不怕,鬼就不见了。曹生从扬州返回时又住进了这间书房,半夜时,门隙又有怪物爬动。怪物才一露头,曹生就骂道:“怎么又是你。”鬼魅一听,竟没敢进来。做鬼到这个份上真悲催……

敬元颖:一面镜子变化而成的美女,被一条毒龙胁迫专门引诱男人跌入深井供毒龙吞食。(《博异志》)

延维:又名委蛇,人首蛇身的鬼怪。有两个头,穿着紫色的衣裳,戴着红色的冠,要是身为人主看到了延维,向他祭祀,就可以称霸天下。见于《山海经》,《庄子》:齐桓公曾经看到过延维。齐桓公到泽野打猎,管仲驾车,齐桓公突然见到了鬼神,吓尿,拉着管仲的手问你看见了吗?管仲摇头说没看见。齐桓公回来后就因为惊吓而病倒,有个叫皇子告敖(复姓皇子)的人来见齐桓公,说:“不是鬼神要吓唬你,是你自己吓唬你。”齐桓公问:“那到底有没有鬼?”皇子告敖说:“当然有,污泥的鬼叫履,灶台里的鬼叫髻。房子里的污垢里,住着叫雷霆的鬼,屋子东北方的墙下,名叫倍阿和鲑蠪(音归龙)的鬼在跳跃;西北方的墙下,名叫泆阳(音亿阳)的鬼住在那里。水里的水鬼叫罔象,丘陵的鬼叫峷(音申),大山里的有山鬼叫夔(音葵),郊野里有野鬼叫彷徨,川泽里有鬼叫委蛇。”齐桓公问:“委蛇长的什么样子?”皇子告敖说:“委蛇,身子大如车轮,长如车辕,穿着紫衣戴着红冠。最讨厌听到雷神的车子驶过的声音,一听见就捂住耳朵。见到了他的人会成为霸主。”齐桓公大笑着说:“我看到的就是他!”然后坐起来跟皇子告敖聊天,不知不觉病就好了。

黑水玄蛇:巫山附近的一条蛇怪,能生吞麋鹿,被巫山黄鸟看管。(见于《山海经》)

赤水女子献:一位穿青衣的少女,她本来是天上的神女,她的名字叫女妭,但是她在帮助黄帝大战蚩尤的时候受了伤无法返回天界,因此留在钟山附近,和烛龙做邻居,她待的地方都不下雨。叔均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了黄帝,黄帝把她安置在赤水的北边,有时候女妭外出,如果要驱逐她,需要疏通河道,沟通水路,然后行令道:“神北行!”人们常在赤水旁的钟山上看见一个穿青衣的女子,都叫她赤水女子献。

白猿:晋安郡附近山上的妖猿,常掳掠美女作为后宫,也常化作白衣英俊男子引诱少女。(唐佚名《补江总白猿传》)

九婴:九婴是一只九头蛇怪,居住在凶水,能喷吐水火。(见于《淮南子》高诱注)

小虞山鬼母:鬼母是居住在南海小虞山的恶鬼,一胎能产十只鬼,通常是早上产出来,晚上就吃掉。(《述异记》)

一目五先生:是生活在浙江的五只鬼,但是四只都是瞎的,只有其中一个长了一只眼睛,大家都靠他看东西,听他的号令,遇到瘟疫之年,一目五先生就会出现,趁人熟睡的时候用鼻子去嗅人的精气,一只鬼嗅了人就会生病,五只鬼都嗅了人就会死。《子不语》:有钱某宿旅店中,群客皆寐,己独未眠,灯忽缩小,见五鬼排跳而至。四鬼将嗅一客,先生曰:“此大善人也,不可。”又将嗅一客,先生曰:“此大有福人也,不可。”又将嗅一客,先生曰:“此大恶人也,更不可。”四鬼曰:“然则先生将何餐?”先生指二客曰:“此辈不善不恶、无福无禄,不啖何待?”四鬼即群嗅之,二客鼻声渐微,五鬼腹渐膨亨矣。

巨手:山中之精怪,以巨手掠人财物。《酉阳杂俎》:“陵州龙兴寺僧惠恪,不拘戒律,力举石臼。好客,往来多依之。常夜会寺僧十余,设煎饼。二更,有巨手被毛如胡鹿,大言曰:“乞一煎饼。”众僧惊散,惟惠恪掇煎饼数枚,置其掌中。魅因合拳,僧遂极力急握之。魅哀祈,声甚切,惠恪呼家人斫之。及断,乃鸟一羽也。明日,随其血踪出寺,西南入溪,至一岩罅而灭。惠恪率人发掘,乃一坑磐石。”

浮游:原本共工的臣子,后共工被颛顼打败,浮游自杀,成为怨灵。《少室山房笔丛》:春秋时代,晋平公在屏风前梦见了红色的熊,从此一病不起。平公向郑国的子产询问原因,子产回答:“以前共工的大臣浮游,被颛顼打败后自溺于淮河,后来他化身为红色的熊为害人间;要是在宫殿里看到浮游,政权就会崩乱;如果在门口看到浮游,臣子就会作乱;在屏风前看到浮游,不会有大事发生,您的病也不会致死,只要祭祀颛顼和共工就可消除。”平公照子产说的做了,病也痊愈。

琵琶:《搜神记》:“杨度到余姚去。在夜里赶路,一个拿着琵琶的少年要求搭车,杨度就让他上了车。那少年拿着琵琶弹了几十只曲子,弹完后,突然眼球爆出吐出长舌头吓唬杨度,然后就不见了,杨度又走了二十里左右,看见一个老人,自称姓王名戒。杨度又让他搭了车,神魂未定的对他说:“刚才遇到一个鬼,善于弹琵琶,弹得很悲哀。”王戒说:“我也会弹。”说罢又瞪眼吐舌,原来他就是刚才那个鬼,杨度吓得差一点死去。”

五通神:横行乡野,淫人妻女的妖怪。(《聊斋志异五通》)

禁水鬼弹:永昌郡的禁水中生存的一种看不见形状的鬼怪,会用东西向人投掷,人被掷中则会死去。《搜神记》:汉代永昌郡不韦县有条河叫做禁水,水里有毒气,只有在十一月、十二月的时候才勉强可以过河,从正月到十月期间都无法过河,如果有人这时节过河就会生病、死去。这条河的水汽中有凶恶的怪物,看不见它的形状,但它一动就会有声音,好像在投击什么东西。投中树木,树木就折断,投中人,人就被击死。当地土人称之为鬼弹。所以郡里有了犯罪的人,就把他们送到禁水旁边,不超过十天,就都死了。

大青小青:不祥的哭声,像是几十个人在哭丧,凡出现的地方必有尸体,大青哭时死人多,小青哭时死人少。《搜神记》:庐江郡耽县、枞阳县两县境内,有大青、小青,隐居在山野之中。时常听见哭声,哭声多的时候可达到几十人,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小孩,像是刚死了人似的。附近居住的人惊慌害怕,跑到那里去看,却常常看不见人。然而在发出哭声的地方必定有尸体。一般来说,哭声较大的话,就是大户人家死了人,哭声比较小的话,就是小户人家死了人。

蒙双氏:一对相恋的兄妹,相互怀抱而死,死后化作连体妖怪,人称蒙双氏。《搜神记》:从前高阳氏的时候,有两个一母所生的人成了夫妻,颛顼帝把他们流放到崆峒山里的荒野上,两人互相抱着死了。神鸟用不死之草覆盖他们,七年之后,男女两人连成一体,又活过来了。两个头,四只手,四只脚,这就是蒙双氏。

孤竹君浮棺:孤竹国国君叔齐的棺椁,被河水冲出,在辽河中漂流,碰者皆死。《搜神记》:汉令支县有孤竹城,古孤竹君之国也。灵帝光和元年,辽西人见辽水中有浮棺,欲斫破之,棺中人语曰:“我是伯夷之弟,孤竹君也。海水坏我棺椁,是以漂流。汝斫我何为?”人惧,不敢斫。因为立庙祠祀。吏民有欲发视者,皆无病而死。

婴宁:一只爱笑的小狐狸,人和狐狸结合的后代,被一只鬼母抚养长大。(见于《聊斋志异婴宁》)

黄九郎:一个美少年狐妖,苕溪何子萧因为与其缠绵而死,后又借尸还魂。(《聊斋志异黄九郎》)

泥书生:泥塑的人偶,淫人妻女。《聊斋志异泥书生》:淄川罗村有个叫陈代的人,从小就愚笨丑陋。娶了个妻子某氏,却很美貌。她因为自己的丈夫不如人,郁郁寡欢,很不如愿。但是她能保持贞操清白,婆媳之间也相安无事。一天晚上她独自一人睡在屋里,忽然听到风把门吹开了,一个书生进来,脱了衣帽,和她同床而卧。妇人害怕,苦苦用力抗拒。然而浑身顿时瘫软,听任书生轻薄而去。此后书生每晚上都来。过了一个多月,妇人面容憔悴,身体困乏。婆母感到奇怪,就问她。妇人起初羞惭不想说;再三追问,才把实情说了出来。婆母害怕地说:“这是个妖怪!”便想方设法禁止,最终也没能杜绝。于是婆母就让陈代藏在屋里,手持木棒等候着。到了半夜,书生果然又来了,把帽子放在桌子上,又脱下袍服,搭到衣架上。才要登床时,忽然大惊道:“哎呀!有生人气!”急忙再去披衣。陈代从暗中突然跳出来,挥棒打中书生的腰胁,只听到嗒的一声,再四下一看,书生已经没了踪影。拿把柴草点火一照,看见有一片泥衣掉在地上,桌子上的泥帽仍然放在那里。)

土地夫人:不知何种鬼怪,引诱男子交合,使男子因此而死。《聊斋志异土地夫人》:“窎桥叫王炳的人出行,看见土地祠里出来一个美人,上去挑逗,欣然接受。晚上来到王生的家里亲热,却不说姓名。王生跟妻子睡在一起的时候,美人也来求欢,妻子好像看不见。王炳问她,她曰:“我是土地夫人。”王炳很害怕,但不能抵挡诱惑,半年后被吸得下不了床。美人来得太频繁,家里人都看见过,没多久王炳就死了。美人又来了,王炳妻子骂道:“淫鬼太不害臊,人都死了你还来。”美人于是离去了。

馎饦媪:(音博脱袄),为人烧制馎饦食用,其实是虫子。《聊斋志异馎饦媪》:“有个韩秀才,他的妻子正在床上躺着,忽然听见人的脚步声。一看,炉子里的炭火烧得很旺,照得屋里非常明亮。有一个老太婆,大约八九十岁,皮肤像鸡皮一样,驼着背,头上稀疏的白发可以数得清。她对韩妻说:“你吃馎饦(一种汤饼)吗?”韩妻吓得不敢应声。老太婆于是用铁筷子拨了拨炉火,把锅放到上面烧水。不一会儿就听见开了锅。老太婆撩起衣襟解开腰上的口袋,拿出数十个馎饦,放进锅里,历历有声。又自言自语地说:“等我找筷子来。”就出了门。韩妻乘她出去,急忙起来端起锅把馎饦倒在竹席的后面。再蒙上被子躺下。过了一会儿,老太婆回到屋里,逼问锅里的馎饦哪里去了。韩妻吓得大声呼喊,家里的人全醒了,老太婆才离去。拿开竹席用火一照,只有数十个土鳖虫堆放在那里。”

黎氏狼:郊外野狼化作的美女,引诱人带其回家后食人子女。(《聊斋志异黎氏》)

绛妃:花园里的花神,曾因为要和毁坏花草的熊孩子开战而请蒲松龄写了一篇檄文。(《聊斋志异绛妃》)

葛巾:曹州的牡丹花仙子,品种是葛巾紫。(见于《聊斋志异葛巾》,很感人的一篇,可惜以悲剧结尾。)

绿衣女:一只仰慕书生于景的绿蜂变化而成的女子。(见于《聊斋志异绿衣女》)

八大王:额头生有白点的巨鳖,有鳖宝得之可使人看到地下埋藏的宝藏。(见于《聊斋志异八大王》)

鬼津:面黑而壮实的丑妇,穿墙而出与人接吻吐出唾沫灌入人嘴中,使人窒息,若有幸未死则需饮用参芦汤救治。(见于《聊斋志异鬼津》)

牛癀:六畜瘟神脑后有洞,洞中有小牛之怪,名为牛癀,可使方圆百里之牛死绝,苦参散可救。(见于《聊斋志异牛癀》)

画马:一幅画上的马现形而成的妖怪,迅疾如风,不食草料。(见于《聊斋志异画马》)

夜明:南海巨妖,双眼散发强光,使黑夜变成白天。《聊斋志异夜明》:“有客商,在南海行船。夜里三更时,船舱里突然亮了,像天明了一样。客商起来一看,见海里有个庞然大物,半个身子露出水面,如同一座大山;眼睛像两个初升的太阳,光芒四射,把整个大海都照得通明。客商很震惊,询问船上的人,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大家一齐趴在船舱中看它。过了一会儿,那个怪物渐渐沉入水中消失了。于是,天又黑了下来。”

绩女:深夜帮助老奶奶纺线的女子,若被男子知晓则会离去。(见于《聊斋志异绩女》)

抽肠:抽肠之鬼。《聊斋志异抽肠》:大意是:莱阳有个人,白天在屋里躺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进了屋子,女人开始脱衣服,这个人还以为有好戏看,结果男的拿出刀就剖开女子的肚子开始抽出肠子,怎么也抽不完,挂的到处都是,最后扔到了这个人身上,这个人大叫一声就往出跑结果被肠子缠住了,家人赶过来看,见他被一身猪下水缠住,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血迹,只是血腥味好几天都散不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240222.html

上一篇:[转载]抑郁症能够治好吗?
下一篇:[转载]唐金陵:大疫之后的公共卫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11: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