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董竞成等:陆渊雷学术思想

已有 289 次阅读 2019-4-17 13:36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陆渊雷, 学术思想, 中西医汇通 |文章来源:转载

中医不能废止但必须改造 

1929年陆渊雷即指出:“谓中医当废止则不可,理由有五:①中国经方历数千百年,数万万人之实验而得,效用极著,方法极简。②中医治传染病,实能补助病人抗毒力。③中医效方,已引起全世界之研究。④凡西医学院,皆应加授中医课。⑤令效验卓著之中药,盖益以数千万人之生计,断送于一言之私。”五点理由毫无虚言,特别西医学习中医颇有远见。但中医必须改造,因为“国医固有方法,实验有效而不得科学上理解者甚多”、“中医用药的标准只问证候不问病名,应当用科学的方法去解释他,第一步要研究这个证候使身上起何种特异机转;第二步要研究这个药方,为什么能祛除这个证候;第三步要研究这个证候去用了,为什么害的病会全体好。这三步研究皆有了准确的答案,就成了一个有根据的学理”。他大力卫护中医药,提出用科学方法整理中医药,在当时一股废止中医的逆流中,是极其勇敢且有胆识的。他说:“若要识病,必须研读西医书”,“担任国医科学化工作者,须有国医旧说根底,且须通晓普通科学,不然即无从化起”,所以“用科学以研求其实效,解释其已知者,进而发明其未知者,然后不信国医者可以信,不知国医者可以知,然后国医特长,可以公布于世界医学”。因此他在1929年创办的“上海国医学院”的教学计划中,除主张重点学习中医理论和临床各科外,还主张学习“医化学、药化学、解剖、生理诸课”,特别是“西医之听诊、打诊、触诊及检查血液、大小便诸简要法”。1950年12月“中医进修班”上,他亲自执教,“应用科学”,他勇于探索、大胆实践“中医科学化”的精神是难得可贵的。

辨证与辨病相结合 

他认为,“中医之方,乃对证而施,非对病而治,一病之经过中,可以用寒热攻补相反之方,一方之应用,亦可有数种性质不同之病”,因此,同病异治及异病同治即是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体现。1932年他就提出:“统一病名非急要之务?国医之可取者以治疗,治疗视证候,不视病名,治疗已效,而终不知所病者往往有之"。1933年6月他起草了“统一病名草案”,但未被中央国医馆采纳。但他在自己临床与教学中勇于摸索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可谓迈上了中西医结合的第一步台阶。

中西医学理论上寻求其统一

中西医学欲冶一炉必须在理论上有所突破,对此他有极多的探索。如对传染病病因主张三因鼎立:“一是病菌,二是气候,三是人体的抵抗力,西医只认得了三分之一,中医又认识三分之二,须得中西合并,才算完全。”对脉象他说:“古医书所言脏腑,但可于其功用求之,不可于其形式部位求之”,如“单单一个脾脏,就关系到全身机能,哪里是实质的脾脏呢”,“中医之所谓肾,乃指无管腺之内分泌,天癸即性腺之内分泌耳”,“肺主呼吸,同时助皮毛放散体温,皮毛放散体温,同时助肺呼吸,这就是肺与皮毛的联带关系”。1931年他在委任起草“国医学学术整理大纲草案”中说:“将国医学方法部分加以科学合理的说明,其目的的第一步使此后业医人士渐成科学化;第二步使世界医学界明了国医学真价值;第三步使国医学融合世界医学产生一种新医学,而救死已疾之法,益臻完善”。在30年代他能提出中医科学化将导致产生新医学确属不易。特别在1955年他更加明确提出:“中医和现代科学是可以统一的,也是必需统一的”。尽管他积极主张并不懈地实践,但这个理想在国民党政府时期是不可能实现的,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才逐步得以实现。在党的中医政策贯彻下,特别是西医离职学习中医,我国培养出了近万名中西医结合专家,为我国医学科学作出了极大贡献,如师承陆渊雷的姜春华、沈自尹师徒俩,在“肾的研究”、“活血化瘀”等方面获得重要的科研成果,荣获卫生部颁发的金奖。另外,针刺麻醉、急腹症、骨科小夹板等成果亦获国际上公认。目前陆渊雷梦寐以求的理想正在逐步实现。

证候群是六经病证的本质

陆氏认为用《素问·热论》的观点解读《伤寒论》有失偏颇,更认为用经脉或气化学说来附会《伤寒论》,是为误之又误。其认为:“中医之药治法凭证候,故六经也者,六种证候群,而治之以六大类之药方者也,故欲定六经之界说,当从其证候上研讨。”而证候主要由三种因素共同组成:一为抗病现象,如太阳病提纲证的“脉浮、头项强痛”,为病毒侵袭人体,正气欲达出汗排毒之目的,所产生的向上外达的趋势;二是病毒所直接造成,如脑脊髓膜炎之头项强痛、角弓反张及痉挛,陆氏认为是病毒侵袭脊髓导致炎症所造成;三是他证候之结果,即是某些因主要病机而出现的伴随症状。而三种因素中,抗病现象最为重要,六经证候群主要由此确立。

对于六经病证的具体证候群,陆氏作了详尽的论述,尤其是三阳病,认为“三阳为热病之正型,视其抗病力之趋势分为三种证候群,以施用三种治疗法者也”。太阳病是气血上趋、外趋以达到汗出驱毒的目的;阳明病是热病的极期,“是病毒与抗毒力两俱极盛之候”;少阳病则病之时期和部位介于太阳与阳明之间。对于三阴病的认识,陆氏有“特殊之意见”,谓“成为热病经过中之一种证候群者,惟有少阴一经。其太阴为独立之病,当属《金匮》杂病,不在伤寒之范围,厥阴则出自拼凑,完全不能成立”。陆氏认为太阴病是为肠炎,与太阳病中诸泻心汤之病,实为一种杂病,只是有实热和虚寒的差别。只有少阴病为热病之变型,“少阴病者,热病过程中心脏之机能的衰弱也”,因此治疗需用四逆辈等强心药。

摘编自《海派中医——恽式中西医汇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173871.html

上一篇:[转载]黄建华等:恽铁樵学术思想
下一篇:[转载]全球华人读史:民国时期轰动一时的“中西医之辩”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19 23: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