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学妹的《昙华林回忆》

已有 617 次阅读 2018-8-9 17:29 |个人分类:谈情说爱|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昙华林回忆, 学妹, 北美校友会


魂牵梦绕昙华林的体育馆

昨天,学弟在校友会群里发了个消息,弄得大家热议至今:

跟大家通报一下,经过我们北美校友会理事会协商决定,在西雅图会议期间我和校友张卫军教授@张卫军-UCLA 与美国校友联合会领导层协商,决定明年10月5-6日在洛杉矶的第五届年会由我们湖北中医药大学北美校友会在承办,并由张卫军同学所在的加州大学UCLA东西医学中心合办,就是把第五届年会与UCLA第三届峰会合开,这将是我们学校以全新面貌参与美国中医界活动的大好时机,通过与UCLA合作,明年的大会将着眼与搭建中医与西医的沟通桥梁和华人中医群体与非华裔中医针灸医生的沟通桥梁,我们学校北美校友人数少力量单薄是我们的弱点,但我们大家手上掌握的资源和母校乃至湖北省中医药界可能提供的帮助将无限放大我们办好这次大会的可能性。美国校友联合会/美国中医药大会从第一届在佛州奥兰多由北中医校友会承办,第二届在图桑由山东中医校友会承办,第三届在华盛顿由安徽中医校友会承办,第四届上周末在西雅图由成都中医北美校友会承办,明年轮到咱们湖北校友会了了,希望全世界校友积极献计献策,更希望得到母校全力支持。

热议之间,一位学妹乘机晒出了她的系列美文《昙华林回忆》。这小妹在校时是学生诗社的主编、广播站站长,而且是校花(那时候没有这个说法,是我评的),有照片为证。这是她31年前大学毕业时照的,还有她父亲、儿子的照片,一家精品。

4ce17e99b4d6a68f20e9e.jpg

1987年大学毕业

她父亲年轻时的照片,已于今年作古,享年91岁


她儿子与儿媳的照片,儿子身高1米95

她的文笔相当不错,特别写的都是前后几个年级的同学,自然亲切无比。选出昙华林回忆之三:窗外的风景”附在下面:

附:昙华林的回忆之三:窗外的风景

毕业后很多年,有一次,偶遇一学长,他戏言:“你是大学里,我们宿舍,窗外的风景。”

不禁想起,那些如歌的岁月,窗外,一道道美丽的风景。

刚进大学,傻傻的两只小辨,如刷子般一左一右,妈妈为了挡住追逐的目光,总给我又大又垮的衣服穿,没有一件鲜艳的衣裳,都是白色、浅灰、天蓝。衣服大到背着妈妈偷偷把腰身缝几道,还是显不出凸凹线条。青春的婴儿肥也使我们这批初进校园的女孩,傻不愣愣的。红朴朴的脸,粗壮的腿,饱满的身子。

黄昏的时候,坐在宿舍门口,托着腮,看门外过来过去的女生,有一个美丽的姐姐,如风一般,飘过我的视野。

她很高,我想接近一米七吧!身材瘦削,却别有韵致;美丽的脸庞,一支如西班牙女郎高高尖挺的鼻梁,烫着过肩卷发,黑黑的,如云,随意流散在肩上,迎风轻扬;一身细碎淡紫小花的长袖连衣裙,微微泡袖,小小腰身,人过时,长长的裙裾飘起,碎花儿飞起来,美妙身姿乍现,如昙花绽放,令人怦然心动。

我不知她叫什么,但知道她是79级的。大学里,我的窗外,走来走去,吸引我目光的女孩。 学姐有一次,上台跳了一支西班牙舞,并不奔放,却别有风采。她总是高扬着头,少有笑容,目不斜视,从不取悦于人。

学姐有个男友,是同年级的,长得非常健硕,他们偶会在校园漫步,学姐也是一副仪态万方的样子,没有一丝忸捏做态。

后来听说,他们在校园恋爱,遭辅导员训导,不知何故,惹恼了学姐,她居然毫不迟疑,将一盆水扣在了辅导员的头上,干脆利落,身手不凡。

82—83年,小小少女的窗外,最美丽的风景,就是这位学姐,每从身边走过,我都会仰头看着她,被她的美丽深深吸引。 后来她毕业,不知去了哪里,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95年下海,去一家医院的药剂科,有一个管库,是低年级的女生。她一眼认出我,叫我的名字,激动的脸微微发红,她说我是她大学里,最喜欢的学姐,在她心里,我有多么的美丽多么的聪慧,她说我办文学社的时候,她会千方百计打听到我讲座的时间,如痴如醉地听。

看着这个相貌平常的小个子的女孩,我的学妹,我想起我的大学一年级,我心目里最美丽的女生,我的学姐,桀骜不驯,自在洒脱的样子,我不知道我再见到她,是否也会激动地诉说这份纯洁的情感。

后来我听省中医的儿科主任,79级的学长向希雄说,那位学姐,是他同学,还在武汉。

学院的开水房,在18号楼的东北角外。初进大学的我,手无扶稷之力。每去打开水,都要吃力提回。一瓶水,歇好几次。

大一的一个黄昏,我提着一瓶开水,走进18号楼的北走廊,就把瓶子放下,五根手指打颤颤。突然从后面,走过来一位大个子学姐,象郎平一样!她快步向前,提起我的水瓶,看也不看我,径直向前走,直穿过18号楼的正门,走过7号楼前的蓝球场,大步上楼,一直到405,我的宿舍前,放下,转身就走了。我傻傻地跟在后面,窘得满脸通红,惊讶地张着嘴巴,看着她离开,都没来得及谢她。

多年后,1987年,我在附院实习,在皮肤科,看见这位学姐,忙向老师打听,她叫芦茂华,77级的。

等我懂事,结婚生子,有了足够的人生体验,有了可以缓一缓的生活平台,最重要的,敢对自己敬仰的人说出来,内心的情感,想去看看她,对她说声谢谢,却惊闻,斯人已逝!

芦茂华学姐,你永远是学妹大学里,一道动人的风景!

工作后,同科有个85级的女孩,告诉我,她们年级女生,关于我的话题很多。有很多女孩,认为我非常漂亮,另一些,却更喜欢另一种类型的美丽。其实窗外的风景,有牡丹、有梅花;有天鹅、有白鸽。青春的梦里,美丽并没有公认的排名。

偶有闲适,翻开旧时诗集,看见一首小诗——“路遇


路遇

在校园,林间的小路上,

我第一次遇见你。


你是高高的,如一颗阔叶的悬铃木;

是沉默的和急匆匆的,秋风过处,卷起片片落叶;

是高贵和高傲的,目光越过我的额头,

向远方的天空,遥望……

不知道一个黑眼睛的女孩,

仰视着你。


在静谧夜晚,窗外如水月色,

一层银色光辉,

映衬你朗朗身姿的背景, 

生如火,你却静如浓荫。

爱嚷嚷的女生,

屏息注视着你,

任青春流逝,

把羞涩悄悄藏起,

终没有惊动你沉思的剪影。


你走了,很远,也很近,

消失在,校园的风景里。

有时候,风吹过来,

一些悬铃木的绒,

几个奇怪的音符就会跳过来,

徘徊在夏季,

一个小小的心怀里......


人说:“少女情怀总是诗。”

诗不是写给恋人的,是一个小小浪漫幻想。

一个话题后的小小灵感,一个小小少女的青春情愫。

校园里,每个角落,每条林荫,都有学长们的青春留影。

最突出的,是在小礼堂门前,伟大的77-3班,王建华班长,带着他的团队,一丝不苟的做操,每一个动作,如此规范如此刚劲!

王建华,铁一样的男生,最高年级的学长,他是我们校园里,第一道风景。

78级的严军,那样的高度,那样的气质,在高校运动会,能拿到跳高的前三名,他和80级走读班的姐姐,当时的报幕员走在一起,真的很牛!

79级的王朝阳,我们在荆门实习时碰见他。

还有巴元明,实习的时候,他依然像个英俊少年。

80级的简道,我在沙市遇见他,身边的太太,美丽年轻。

81级的王汉明,一直以来,他都是我们最帅的学长。

还有一个学霸级的学长,后来读研究生,有个端庄典雅的学姐成为他的女友。他俩那么般配,是完美的校园爱情典范。他们在校园里同行,像一对神仙眷侣。很久很久,我对爱情的理解,应该是这样子的。他们是,闻集普师兄和李群师姐。

他们在学妹们的记忆里,那么英俊帅气,如窗外风景里,一闪一亮的星星。

毕业的时候,游友安大声对我说:“不要再见到你!因为你会是老太婆的样子!”

我乐得前仰后合!

游律师,你有很多糗事,在后面要说,不过,你那句话错了!

当你年老,白了头,炉旁打吨,青春的记忆,缓缓闪现。

那些美丽的人,美丽的事,在我们的梦境里,构成最美丽的风景

你会想起那些老房子,古老的砖、斑驳的红墙,嘎吱作响的木楼梯,青石小路。

你也会想去看看,我们仰望过的美丽学姐,英俊学长

他们曾经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后来你发现,你居然可以和他称兄道弟,和她窃窃私语;

再后来,你看见他们和她们变老了,不再美丽和英俊,不再自信;

再后来,你见到他们,如同见到亲人。

在你的眼里,目光穿过那些缕缕白发,丝丝皱纹,不再燃烧的眼睛

你看到他们心里去,看到我们和他们,共同的青春见证。

窗外的风景,美好的记忆。

                 2009.8.1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128417.html

上一篇:星言、星语与星月(七十一):合生滨海城
下一篇:[转载]岐黄学术:走出7位国医大师的孟河医派

1 李剑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3 09: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