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Haife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oHaifei

博文

医照门真的不可容忍吗? 精选

已有 17940 次阅读 2014-12-25 13:01 |个人分类:社评|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医照门真的不可容忍吗?

鲍海飞 2014-12-25

一张照片传递着感染力、冲击力、甚至是杀伤力。

西安市凤城医院医生在手术过程中自拍事件被爆料出来,所谓‘医照门’事件,本不应该成为问题,却成了舆论争吵的问题,那些医生受到了重判,实在不应该。

一个主要问题是,医生在一个工作、在一个救死扶伤的过程中,是否应该这样做的问题,即涉及到医生职业的道德和工作态度是否严谨认真的问题;另外一方面也涉及到对病人的尊重和重视的问题。看了一些报道后得知,这些医生已经征求了病人的意见,病人也同意了,于是才有了这样的照片。

从一些人的眼光来看,这就是所谓违背医生职业道德的,面对病人,救治是第一位,其它都是不重要甚至不允许的。而尤其近些年,医患矛盾颇多,在职业、利益与信任之间存在着巨大真空。

当然我们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术,但是抛开个人情感方面,从一个客观的层面上来讲:如果这个手术是失败的,还会有人举起相机来拍摄这个照片吗?显然,这个手术是成功的,而且是有纪念意义的一张照片,因为该医院第二天即将搬迁。因此,这张照片上,传递了正能量的信息:他们在工作着,他们在为一个手术的成功而欣喜,他们在为一个医生的手术成功而庆祝,他们更为一个病者获得新生而庆祝,他们也在为一个小组,一个团队,一个集体的合作庆祝。他们或许解决了一个疑难杂症,或许突破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或许他们掌握了一项新的治疗手段和技术。明天,他们又将走入一个新的工作环境。记录这一珍贵的时刻,实在没有什么过错。

 

手术是一个紧张的过程,甚至是始终处于高度紧张和危险的过程,而且是面对连续几个小时的体力和脑力劳动。手术成功之余所带来的喜悦和兴奋是人之常情,拍摄几张照片又有什么不妥?所谓的上级部门真不需要大动干戈行使所谓的职权来给那些辛辛苦苦的在一线工作的医生问责和定罪。一个人、一个医生,如果他的内心之中充满了真爱和责任,那么他在工作中会玩忽职守吗?而且主刀医生是在和几个医生和护士一起面对手术台上的病人,数双眼睛在紧紧盯着主刀医生,主刀医生会拿自己的信誉、名誉,和在同事眼中的信任中而枉费自己的心机、开玩笑吗?这样的处理着实让人不解和困惑。为这些在底层的医生感到冤屈,他们不是在作秀,不是在演讲,而是在工作的最后,属于胜利的时刻。

 

人类的社会,更容易、更愿意看到悲剧的色彩和悲剧的力量。南非摄影记者凯文凯特于1993年拍摄的苏丹《饥饿的女孩》,一个兀鹰就站立在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背后,等待着女孩丧命的那一刻。摄影者虽然于1994年获得普立策摄影奖,但获奖后两个月因舆论而自杀。他面对的是非洲儿童,面对的是非洲人民,他举起了相机,拍摄下了珍贵的镜头,却遭受到世界人民的谴责。

 

我想说,不要总为倒下去的战士悲哀和喝彩,更要为那些勇敢辛勤直立的战士加油喝彩。

我们愿意经常看到有医生发布他们工作的照片,这会让我们看到医生们是如何救死扶伤的,他们是在怎样的一个真实的工作环境下工作和状态,如汶川地震中许多珍贵的照片。

 

有一种可怕叫做不敢直面,有一种可怕叫做不敢面对真实。拿起相机拍摄就是敢于面对真实的自己。

 

如果这是一次失败的手术,还会有人举起相机,记录一下那难忘的一刻吗?难道我们只能规规矩矩、衣冠楚楚地、坦然自若地站在镜头前,等待着历史的记录吗?那显然不是普通人能够有的机会来指点的山河,那显然只能是某些人指手画脚的作秀。医生敢于拿起相机记录,记录他们的工作,这是他们的勇气。他们记录的是他们一直工作的地点,他们记录的是是他们一起工作的伙伴,他们记录的是他们一起克服困难取得团队成功的喜悦。

 

有一种可怕叫小题大做,有一种可怕叫颠倒黑白,有一种可怕叫捕风捉影,有一种可怕叫故作恪尽职守,有一种可怕叫做所谓的铁面无私,有一种可怕叫做所谓的雷厉风行,有一种可怕是所谓的严谨,有一种可怕叫做表面文章,有一种可怕叫做假仁假义,有一种可怕叫做所谓的铁门无私,有一种可怕叫吹毛求疵,有一种可怕叫做以所谓法律的尊严,有一种可怕叫做以所谓制度的名义。

 

天下大部分的人,都是善良的人,天下绝大部分的医生,也都是善良的人们。

有时,我们的心中容不下一个悲剧的镜头。有时,我们的心中似乎也容不下别人一个喜悦的镜头。

如果本着一切真正地为人民服务,一切真正地为人民的利益着想,勇敢面对真实,直面生死,在坚守职业道德时,拿出人性中真正的善良和率性。再多一些这样的照片又何妨?

 

早晨听到了一丝令人有些欣慰的新闻报道,医院证实了医生确实征求了病人的意见,然后才拍摄了照片,同时上级部门也觉得所谓的惩处的确不恰当。这或许会让那些医生感觉会好些。

但是这样的一个事件的确还是值得我们反思。什么时候我们才应该举起相机?

   

或许我们需要更多的镜头,无论是倒下的,还是挺胸站立的,无论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直面人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8905-853758.html

上一篇:学会生活与工作
下一篇:大学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收藏 分享 举报

42 陈湘明 禹荣明 刘洋 陆俊茜 黄永义 杨正瓴 陈绥阳 赵凤光 李土荣 李永丹 牛登科 徐庆征 武夷山 张阳阳 庄世宇 文克玲 钟炳 郑斌 魏武 姬扬 尹元 何宏 程智 王春艳 汪晓军 余昕 李学宽 周华 王桂颖 杨金波 苏德辰 梁建华 曾葆青 唐凌峰 鲍得海 杜立智 侯成亚 xchen kxwzhaoxia biofans yunmu junsonle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3 15: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