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Haife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oHaifei

博文

秋日心语

已有 685 次阅读 2018-10-10 12:37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秋日心语

鲍海飞 2018-10-10
    高高楼房的墙壁上,藤蔓黄了,渐渐枯萎了,高处藤蔓的叶子早已经掉光。

    知了的叫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有了消息,但在绿树的树叶下偶尔还会看见它们挂在树枝上在风中摇曳的蝉蜕。记得几年前的某个夏季,它们是那样的共鸣,整个夏天都是它们的了。

    春天的时候,柿子树虽然早早的就开了花,结了果。但今年的柿子,似乎与往年就是不一样。临近放高温假的时候,柿子还青青的挂在枝头,往年的时候,它已经有丝丝的红晕了,甚至都可以品尝了。今年的它似乎不愿意更早的成熟,似乎还在留恋和等待什么。
    夏日虽然早已经逝去,曾经怎样的炎热,已然忘记。只因今年的几次台风来势凶猛,使得今年的夏季感觉起来并不是那样炎热的可怕。更幸运的是,每次台风来袭,台风都擦着上海的边翼掠过去。这样的台风,带来海风,带来阵雨,带来丝丝的凉意。

 夏日虽然炎热,但还是希望你多么多么地慢些走。我还是多么愿意和你一起炎热舞蹈,生机勃勃。夏日去得为何如此匆忙!


    
秋来了。

     是的,秋来了,秋风来了,秋声来了。我还曾经幻想,这只是暂时的温度的徘徊、起伏。它们还会在升起,但似乎已经遥遥不可期了。

 我偶尔会想到遥远的家乡,老父亲和他的南瓜。夏日里的南瓜,在一处铁路下的小坡上,一朵朵饱满的黄花张着大大的喇叭口开放着,在枝枝蔓蔓间摇曳向上生长着,不时吸引着蜜蜂和蝴蝶光临,也吸引着我的目光。这些花是它们的热爱,也是我们的热爱。我和老父会翻动一根根藤蔓,除掉杂草,让它们都翻翻身透透气,然后再仔细地看着一个瓜蒂,心里喜滋滋的。但今年的老父亲,他哪里都不愿走了,地里的活,他干不动了,他连房子都不出去了。那块他热爱的土地,那块每年让他都要洒下多少汗水的土地,地里面曾经种植着萝卜白菜,今年却荒芜了。

 

 秋,在不知不觉中来了。

 每一次吃饭,我的碗里一粒米都不剩下,即使是一点点汤水都把它喝尽。洗饭锅的时候,残留的米粒,我也都把它们收拾得一干二净,全部都进入了我的口中,我慢慢地咀嚼,慢慢地品味。我热爱那一粒粒晶莹的白米,红米,还有黄米。它们是我们的粮食,为我们提供营养,为我们提供能量。还有什么比这跟珍贵的东西!无论是黄金还是白银,无论是珠宝还是首饰。锅里的碗里的哪一粒不都是辛勤劳动的果实。


    
生活本来就是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昨天和今天似乎没有任何改变。

 遥望远处,那些伫立的高楼,或灯光璀璨,或多姿多彩,高到甚至直入云霄。我们看不到它的一砖一瓦,而它就是由那些不起眼的一砖一瓦构造而成。我想到了那些建设者,是谁建造的这些高楼,那些建设者们,如今他们现在又在哪里,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小街上,那对卖饼的夫妻俩早已经不见了。曾经,每天早晨,都有无数匆匆的行人过客,驻足在那里,等着他们的早点美食。年轻的丈夫揉面做饼,媳妇看锅调火。丈夫总是快活地看着每一个来到身边的人,打着招呼。他们穿着白色的工作服,戴着口罩,干干净净的。有一段时间,我看见了他们的孩子。孩子很小,夫妻俩就把那孩子放在他们干活的边上地上,地上铺一块小毯子,孩子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玩。路边,就是来来往往的人。如今,那里已经空空荡荡。他们是回到了家乡,还是又到了远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寒暑易节。岁月经历了怎样的风霜雪雨?草原、沙漠,河流、高山,天涯、海角,哪里风花雪夜?哪里地老天荒?哪里海枯石烂?

 夜晚天空的星星,一直俏皮地眨着眼,让人充满了疑惑和幻想。在那遥远的宇宙深处,它们是在舞蹈,还是在戏耍?要不它们俏皮地眨眼,是为了什么?是否也和我们一样在把我们遥遥地企盼?向我们传递着信息?

 我想和孩子们一起去奔跑,和他们一起到田地里去追蝴蝶,和他们一起在夜晚去数数星星,和他们一起踏着溪水去追逐浪花。那里到处都是孩子们的身影,那里到处都是孩子们的笑声。

 忽然之间,一切都变得静悄悄。只有风儿轻浮过树梢,吹拂过我的脸庞,送来了阵阵的桂花芬芳。

 山花谢了,秋红。夏日,你的脚步,何必如此匆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8905-1140039.html

上一篇:凡夫俗子的物理与过程
下一篇:走出困境---讨论、辩论与竞赛

9 郑永军 李俊 徐耀 钟炳 朱晓刚 曾泳春 苏德辰 宁利中 李颖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9 21: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