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望的原野上 播撒梦想的种子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eadnet 猫眼看网路: 你上网了吗? 钟送黄昏鸡报晓 忙处人多闲处少

博文

科网群英烩No.0373陈国文 2010 岁末北京行 博友聚首乐融融乐无穷

已有 2872 次阅读 2011-1-13 14:53 |个人分类:科网群英烩|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科学网,博客,博主,陈国文,老子,道德经,传统,文化,传播,有,无,色球,色空间| 博客, 博主, 老子, 科学网, 陈国文

 

 

 

科网群英烩
让水滴洒向为科学网灌水勤奋笔耕的人们 —— 科网群英烩粉墨登场

 

关键词: 科学网,博客,博主,陈国文,老子,道德经,传统,文化,传播,有,无,色球,色空间

 

—— 群英 场 ——

 

学者陈国文 发表于 2010-12-20 16:28:34
分类:道之我观│查看评论:55 │ 浏览:2261   打印    推荐给朋友   此文已经入选科学网精选博文精选     

 
2010岁末北京行

 

(一)序曲

由于参加中国材料学会《2010年全国材料与化学项目论坛》的会议邀请,1216日,简单打点行囊后,即乘车次D38动车前往北京开会。

 前日里购买了一本汉王电纸书,很喜欢。节电,清晰,大容量。内装书籍量大,品种多。一直有意看《曾国藩家书》,竟也在内存中查到。于是三小时零六分的动车路程,在一路的阅读中,很快就到了。

 在北京坐地铁的本事并不高。主要是站点儿不熟悉。在中科院工作的ZF同学的热情帮助下,我顺利地按他短信指点,乘坐四号地铁一直从北京南坐到了中关村。在出站口,我还没搞清将票如何处置时,一抬头即看到了已在站口等候多时的ZF。高大,宽容,热情,是一位爱妈妈、爱老师的年轻人。

 在学生的指点下,我住到了中科院公寓。是个小公寓,一层楼,内部还不错。只是晚上睡时发现被子太薄,于是将两张床的被子都盖在身上,中间还夹了一层羽绒服。没敢开空调,因为这家伙似有多年光景,打开后声音嗡嗡响地出奇大,而我睡觉又不是特沉的那种。好在屋里有暖气,要不然非冻感冒了不可。

 不会睡懒觉是一种痛苦。不知有什么好办法。无论多晚睡,也无论睡得是噤若寒蝉还是踏踏实实,第二天早上依旧老点儿醒来不误,要命的。附近餐馆吃完早点,寻着人们指点的路子向北走去。北面有两座园子。理工第一学府清华园,还有一处,就是那个在自己心中踌躇已久、却又挥之不去、念之内心隐隐作痛的圆明园。借道清华园,去圆明园细游一番,是心中的盘算。

 进得清华南门,但见行色匆匆的人们,也偶见行走蹒跚的老者。时间的单向性,使生命在其面前无有回头之路。面对时间,我们永远都是一个最新的面孔——我们在时间面前出生、长大、变老、死去;而面对我们的无能,时间却展示出它不变的永恒——永远的日升日落,永远的月圆月缺。在人生过程的无恒中寻求另一种精神层面的永恒,这构成人们进行哲学思考的源动力。与之意义相当的另外一个动力,可能即是在这个有限过程里的许多不幸中去寻求一种依托于物质却超乎于物质之上的精神上的愉快。人与动物有着本质区别。

 对自己双脚有限的力量与我可以掌握的有限时间来说,清华园似乎是有些太大了。于是索性选择匆匆而过,没有打扰忙碌于清华园内的学者友人。大家都忙,尤其年底。而我也有些自私的想法,想让紧紧的心舒展一会儿,轻松一下。

         很快从清华园西门走出,前方不远处,即是圆明园。因着莫大的国耻使人望而却步的国人岂止我一个。而今天却能拿出了走近它的勇气,有些释然。

我来了,圆明园。

 

(二)走近圆明园

 从绮春园正门购得10元一张的门票,走进了这座历经往日繁华而今归入宁静中的园子。

 圆明园官网对园子的简介如下:

 历史上的圆明园是由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万春园)组成。三园紧相毗连,通称圆明园,共占地5,200余亩(约350公顷),比颐和园的整个范围还要大出近千亩。它是清代封建帝王在150余年间,所创建和经营的一座大型皇家宫苑。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五朝皇帝,都曾长年居住在圆明园优游享乐,并于此举行朝会,外理政事,它与紫禁城(故宫)同为当时的全国政治中心,被清帝特称为"御园"。园于1860年(咸丰十年)被英法联军劫掠焚毁。

  

1.鉴碧亭与字画

进得门来,信步左拐沿路而行。北国冬日是冰冷的,迎面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开阔的冰冻水面。这在济南不多见,那里的水冬日里是温暖的,常在一些日子里于水面冒着股股蒸汽,没有北京这般明朗的北国冬景。冰冻水面中坐落一亭,名曰鉴碧亭,有钢结构引桥与大路相连。工作人员在厚厚的冰面上行走着,在桥墩侧面做着破冰工作,以保证桥体不受冰胀冰缩时产生的应力破损。桥头有画展字样,亭是一座重檐方亭,四周有廊,内有屋子,画展即在屋内。于是在升起的阳光照射下,沿引桥慢慢而行,来到亭子的怀抱中,以观赏字画的妙意。

                   

            冰面上的亭子                             

书画作者多是爱新觉罗的家族后代。作品所选题材寓意深刻,表现功力不凡。然不能拍摄,甚觉可惜。

有布袋和尚的《插秧偈》

手捏青苗种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六根清净方成道,退后原来是向前。

退与进的取舍,多与少的抉择,以何为依、为准、为适当,所述情景给世人以很好的心理坐标。

更有朱熹的《劝学诗》

少年易老学难成, 一寸光阴不可轻。

未觉池塘春草梦, 阶前梧叶已秋声。

智者在婉转含蓄中寄寓了对少年的深深叮咛,使人如何能不受其善意教诲?

这个历史上最古老的民族,在历代长辈殷殷切切叮嘱声里,于岁月长河中铿锵而行。 

2.徜徉于旧址遗迹

从画室中出来时,阳光已有一些温度,虽然天空中有淡淡云层时而将它遮挡。冬日的微风伴着略感温暖的阳光吹拂在脸上,有一种别样的惬意,仿佛回到了儿时与姥爷在冬天的屋前晒太阳的时候,那是极为放松和愉快的记忆。风虽不刺骨,可我还是在它来时将羽绒服的帽子遮上头,毕竟不年轻,已开始学着照顾自己。

缓缓行走在圆明园,因为已为自己与它的约会预留了足够的时间。踏在石板路上,路边的柳条早已是光秃秃,但即便如此,无数柳条从高大的树枝上款款垂下,依旧可以借助着风流在冬日里舞出温柔。

走着,张望着,寻找着。期待着出现古迹,于是就可以籍着想象的翅膀,寻回到它曾经的灿烂和辉煌中作片刻停留。

走了很远,

除了山丘,还是山丘。

除了旧址,还是旧址。

所以,

除了想象,还是想象。

心中暗叹:烧得确是精光,精光。

一百五十年过去了,西洋楼断壁,大水法残垣,藏经楼地基,静静沉默在这片土地上,似乎在诉说着心中无限的悲愤与凄凉。宫庭昔日的繁华奢侈为后来的惨遭劫难播下了坚实的因果种子。泰极否来,否极泰来。这片福海依旧波光粼粼,这片土地上依然滋养着草木,这座园子里的阳光依旧温暖,林中的鸟儿依然欢唱。园内为游人提供了全盛圆明园图供购买。也有制做精良的光盘,将圆明园的建设过程与毁灭过程里的人与事皆尽收眼底。没有更多的功力将这种跨越时空与枯荣相易带来的情感巨幅涨落写出,借诗句来表达游历断壁残垣的感受可能更精简恰当。

兹援引湘明兄长短句以补愚人拙笔之缺憾。

念奴娇 圆明园夏思

陈湘明

乱云低处,断垣在,瑰宝烟消长噎。玉砌雕栏,曾暗使,多少辉煌逊色。帝溺奢华,夷淫傲慢,几炬飞明灭。经年积难,废墟何处堪涉。

福海独盛芙蕖,热风吹倦了,连天新叶。道是沧桑、凝冷艳,一任繁疏开谢。借问蜻蜓,风荷吟遍后,几多凄切?银辉初上,夏蝉还怅星月。

 

3.对峙中的沉思

徜徉在园子里的湖水旁。土路沿湖面弯弯曲曲伸展着,我沿土路弯弯曲曲行走着。任阳光的温暖洒透衣裳,不觉已至园子边上。园外传入现代的节奏:车水马龙,声振天响。园内传出自然的声音,微风中鸟声啾啭。这其实是一部并不和谐的交响曲,各声部在以不同的调门进行着忘我的独唱。清华园与圆明园对峙着,中间是为二者所夹着的人们。现如今人们被选择了生活在园外快节奏的时空里,那个时空里的关键词是“科学”,讲究速度,讲究效率,讲究扩张。此时你如果选择在园子里依其固有慢节拍来生活,按里面的诗情画意去构建自己的精神家园,已是一种天大的奢望,更会面临生活水平提高的无望。

这是中国人面临的一种无奈的选择。我们曾经选择将狭义上的科学作为社会发展与进步的武器,这并不是缘于中国人的自愿,而是被迫。看看圆明园内断壁残垣就可以清楚无误地知道“落后就要挨打”是千真万确的。面对强盗,也要掌握有强盗的手段。“师夷长技以制夷”,否则将会是无休止的被人肆意凌辱的恶运。于是诞生了对面的清华园。科技强国深入人心。

然而这是一种使人困惑至深的境地。

祖先留下的龙骨里流淌着浪漫而平和的血。这些是诗人的子孙,黄道婆、李时珍的后代。祖先在不破坏自然的前提下,他们参悟了驱动力与制衡力的源泉——阴阳的奥秘,并将之用于生活的各个方面。这是他们的科学。这样的科学是善良的,不伤害自然的,不伤害外族的。然而,历史老兄却阴差阳错地将这样一个民族为外族的铁骑所踏,继而又使它无以应对恶魔世界里打过来的拳头。于是在垂死中吹起了科学的号角,这是生死存亡关头的必须选择。

是这个民族在文化的承传中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放置一旁待论。期待李亚辉对此给以解迷。他在静观中华文化长河中的方向变化。

 

(三) 融合-----博友相见

人文与科学的关系,科学网上相关论述已展开得很充分,我认为也很彻底。科学是一把双刃剑,需要用文化、宗教中所凝结的智慧对科学进行有效束约。而其有效性,势必建立在各方决策者完全敞开、互通有无的沟通交流状态下。否则只会是心中窃窃自语。人是脆弱的。只有放开言论自由政策,人们才敢于大胆发言,这个国家才会构建起一个能量耗散机制,才会趋向真正的、而不是表面的平稳与缓和。一个民主社会的实现是需要管理者具有宽阔而仁爱的胸怀的。我们历史上那些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独断专行的人获得权力的结果只有一个:沦为暴君,被人以暴治毕。

到北京一大心愿就是能见见诸位博友。鬼王啊,祖兄啊,那是神交已久的老朋友了,但还从未见过真人。我并不奢望太多,大家工作生活都很忙,怎能轻易打扰?所以,只愿好好把会开好,获得尽可能多的信息,足矣。

但在小文夫人吴老师迟菲小妹的积极组织下,我却见到了远远超出我期望值数量的北京博友们。

武夷山老师:在我的不经意中您就严肃地站在了我的面前。您比我想象的要瘦得多,也年轻得多。这是使我迟疑而不敢相认的原因。您把自己设定为钟表一样的品格,克勤克俭,不忘学习。在与大家一起交谈时竟然连比划带大笑,于是博客中那张相片所带来的“典型中国知识分子”(赵明语) 形象一扫而光。

老祖兄:满腮黑白相间的胡子上面是那闪烁着生机勃勃的孩童般天真而热情的目光,确有“年轻的场”的感觉。始终静静地听着博友们的谈话,从不打断。而我自己却有几次打断了友人的谈话,想来汗颜。益友是明镜。

飞鹏兄长:(原来我把光恒老师的相片当成您了,这是聪慧的迟菲意识到的)专业造诣深厚,油田二次采油技术已是顶级专家级人物。在您畅谈了如何进入到这一领域中,如何去专心请教地质、流体相关专业的高手,如何在高手指点下苦修秘法从而独创出与众不同的油田二次开采的新思路后,我体会:人要做成一件事情,需要静心凝神,放下架子,拿出时间,用上精力,吃苦耐劳地踏实来做。谢谢明示!

 刘立兄:您给我的印象是大气。长相如此,言行亦不脱此格。秉性仁爱宽容,席间与飞鹏兄二人忙于为大家照相。甚是感谢。

赵明兄长与王修慧兄长是山东老乡。岂止是山东老乡啊,是潍坊老乡,而且我们三位的老家相距竟然是在一条线上紧紧相邻。昌邑,寒亭,二十里堡。想要找这般齐的,难。虽第一次相见,大家谈话间却是无拘无束,热闹非凡。足见山东人的实在。亲不亲,那是家乡的水。不是吗?

   陈安家的小热闹姑娘长得很文静,白晰的脸庞,大大的眼睛在上面忽闪忽闪的可爱。家有小女父慈祥。陈安席间一直怀抱着他的千金。小苗依旧活力四射,饭后我和迟菲与他一道去喝茶说话,迟菲一个劲儿地打哈欠。聚会通知诸位,加上工作的操劳,累了她。那就得快回窝睡觉。

        还有一对活宝没说。是鬼王与张小平。

        还有一对牛人没说。是鲍得海二傻兄与老蒋繁体字儿

 因为这四位与我又于第二天中午小聚,期间谈论激烈之势可谓剑拔弩张。丫头点了一下二傻理论的命穴就匆匆撤退了。五点的火车,已是两点半了,我还得从北京大北边跑到北京大西边去会场拿包裹。至于点中,未点中?已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欲详细了解争论了什么,待见此文下二傻的回复吧。

 最后一句话:感谢小文老师与夫人的热情款待,感谢迟菲的细致工作,感谢众位博友老师们的热情参会。未见的友人还会再见,争纷下的积怨也希望能够荡然不存。一个敞开的言论环境是我们的所爱。中国将来所有可能的进步皆在这“敞开”二字。这来自于中华政治文化因固步自封、闭关锁国而致衰败下外敌的侵入这种肌肤之痛的总结,也来自于古往今来政权的起起落落的经验所明示。长者为年轻的人树下了宽宏而慈爱的榜样。

为拥有开明与开放胸怀的伟大人格者,干杯!

 

******************************************************************************************************

******************************************************************************************************

PICTURES  OF FRIENDS IN BEIJING 

                                               

                                             其乐融融   欢聚一堂

                                                 

                                                  摄影:刘立

      

      

                               图一   其乐融融( 赵明兄与李小文、武夷山老师合影留念)        

      
                                       图二    两位活宝 ( 李亚辉与张小平合影留念)


                 

                  图三    黄老邪授独家武功秘笈(其右依次为吴飞鹏老师,祖兄,愚人)



                                          图四     聆听高见    (  右一为赵明老师)



                                        图五       快乐对话 (蒋劲松老师与赵明老师在说话)


                     图六    你在说啥我来听   (左起依次为 王修慧、武夷山、李小文老师)
                                    

                    图七        三位活力四射的年轻人—— 吴老师,迟菲,苗元华

                                          图八       快乐在今宵

                                 

相关链接:

王修慧:不是科网人,却知科网事

岁末博友聚京城:有朋自济南来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395493
* 本文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与科学网无关。
本文关键词: 博友聚会
相关文章: 科学网博友聚会:李学宽教授摄影艺术
科学网博友聚会的几种模式
博友聚会印象记——博友篇【转】
博友聚会印象记——活动篇【转】
[1] 标题:
发表评论人:jiangjinsong [2010-12-20 16:35:16]   
jiangjinsong将您的文章推送到仰望星空,
博主回复:难道我没推?让您老抢先了。
[2] 标题:
发表评论人:jizx971 [2010-12-20 16:41:00]   
手捏青苗种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六根清净方成道,退后原来是向前。

您做到了吗?我是做不到
博主回复:有所退中就会有所进。有舍才有得。将取舍建立在最适合自己情景的条件下,而不以别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就可以进入到自由的状态中。在别人的眼中看着是一种退步,实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是一种按自己的兴趣与爱好将精力与时间的重新布置,这必然是一种进。只是坐标未选人们所普遍认可的坐标系。我也在努力做好。但肯定还不够。
[3] 标题:[此为悄悄话]
发表评论人:jizx971 [2010-12-20 16:43:35]   
[此为悄悄话]
[4] 标题:
发表评论人:liuli66 [2010-12-20 16:45:59]   
好文章!
博主回复:无以答谢诸博友,只有陋文拙见,刘立兄指正为盼!
[5] 标题:
发表评论人:lixuekuan [2010-12-20 17:25:23]   
收获不小,见人很多!
博主回复:超出预料,知足者常乐!
[6] 标题:
发表评论人:[游客]YC [2010-12-20 17:54:50] ip:58.34.87.*  
在北京的科学网博主可以坐镇祖国的中心,见到许多边缘区域的博友。
我8月份去北京,蒋科学领我逛清华园,遇到一个叫刘兵的,他说了一句话,把我笑死了,他说蒋科学:我昨天见你会博友,今天又让我碰见你会博友,根据数学归纳法可以证明,你天天在会博友。
博主回复:摊上这么一位擅于归纳的领导,老蒋可得事事小心:)
这样说他还是手下留情的。假如说成是:蒋科学,我昨天见你会女博友,今天又让我碰见你会女博友,根据数学归纳法可以证明,你天天在会女博友。——老蒋非哭不可了!哈哈!
[7] 标题:
发表评论人:Wuyishan [2010-12-20 18:16:32]   
呼应6楼:
这位刘兵聪明透顶,“阅读霍金,懂与不懂都有收获”这句广告语就出自他。
博主回复:确有同感!
[8] 标题:
发表评论人:tashaxing [2010-12-20 19:14:17]   
冬天看圆明园一定倍觉苍凉.


博主回复:实话实说,在园子里湖边无人处,悲凉之感的撞击使我忍不住哭泣。
[9] 标题:
发表评论人:boxcar [2010-12-20 19:36:54]   
据说——无图,无真相呀!
博主回复:可是,我不执图啊吕兄 --- 在真相出来前,就先当我神侃,行吗?
[10] 标题:
发表评论人:jiangjinsong [2010-12-20 20:09:19]   
哈哈哈,丫頭,劉兵是哥們,不是領導,我們和他從來都是沒大沒小的。

那次的確是太巧合了,前一天晚上李俠老李來清華,第二天YCmm視察清華,結果劉兵陪李俠在清華園里逛,正好相遇,他才會說那麼一番話。

博主回复:哈哈,这刘兵确实逗!看来老蒋会博友属于小概率事件!他的推论当不得真。
其实我想说的是:老蒋您老人家还得加大会博友的工作密度。科学主义者往往是站在一个自刨的坑里向下挖,哪怕把地球肢解了他们也在所不惜;您就不能这样。您老人家就得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而参加博友聚会是实现这样一个伟大目标的有效手段。所以,您当以与博友见面为荣,以不与博友见面为耻才对头。

[11] 标题:
发表评论人:学数学的苹果 [2010-12-20 20:21:05]   
院里临时开会没去成,不好意思
博主回复:大宝也未能见,我还想听他话痨呢。没关系,有机会的。
[12] 标题:
发表评论人:gghgiser [2010-12-20 20:35:40]   
很想念北京,去了两次,总赶不上冬季下雪的时候

博主回复:那就专看天气预报,瞅下雪的机会。瞅准了再找出差理由,包能一去一个准。前提是天气预报得报得准。一般下雪天气报的比下雨天气预报要准的。
[13] 标题:
发表评论人:wujingzhi [2010-12-20 20:47:39]   
其乐融融啊~
博主回复:正是!
[14] 标题:
发表评论人:wangxh [2010-12-20 21:22:25]   
你终于写了,憋死我了,你是主角,咱也不敢抢先呀
博主回复:我也是憋得难受,实在是不写不行啊!
[15] 标题:
发表评论人:pukin [2010-12-20 22:43:50]   
陈老师好!
这篇博文可以评为月度最佳博文之一^_^
这次聚会终于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李老师!当然还有在科学网人气很高的yatou^_^
博主回复:哈哈!我的收获比您的还要大!赵明老师得喊兄长,此乃其一;与修慧兄一起皆是老乡,乃其二;您二位性格开朗,乃其三。
[16] 标题:
发表评论人:RongZheng [2010-12-20 23:07:32]   
RongZheng将您的文章推送到学人亭,
博主回复:谢融兄!
[17] 标题:
发表评论人:RongZheng [2010-12-20 23:07:54]   
原先大家在虚拟空间打交道,网下聚会跟群仙下凡一般,很有趣。丫头此行,收获甚丰,大概还有很多见闻没有写出。厚积薄发,读来更觉得笔酣墨饱。

博主回复:兄长谬赞愚妹。真凄切处,反觉笔陋文穷了。诗人笔下更能绘真图。
[18] 标题:
发表评论人:wangdh [2010-12-20 23:56:15]   
好羡慕。本想过去的,有事错过了,特遗憾。

博主回复:有机会再见的,王老师!年底事情多,这是不敢主动打扰的原因。正事要紧。
[19] 标题:
发表评论人:wangdh [2010-12-21 0:02:31]   
手把青苗插野田,低头却见水中天。
六根清静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
很是喜欢。
博主回复:与您所言无欲品自高是等同的,王老师。欣赏!
[20] 标题:
发表评论人:laozu [2010-12-21 7:50:48]   
丫头,虽说见面时间短暂,可我喜欢你!下次来别再看那些陈年老画了,来老哥的画室吧,在看看周边的环境,你会看到这年头还生活着另一群人,那里就是乌托邦岛。
博主回复:行,祖兄,一言为定!去见见那乌托邦鸟,和那群我还不太熟悉了解的人。

[21] 标题:[此为悄悄话]
发表评论人:dongping2009 [2010-12-21 8:06:54]   
[此为悄悄话]
[22] 标题:
发表评论人:dongping2009 [2010-12-21 8:07:07]   
dongping2009将您的文章推送到夫子书苑,
博主回复:谢东平兄!
[23] 标题:
发表评论人:yuewenzhu [2010-12-21 8:15:00]   
北京欢迎您
博主回复:济南欢迎您!
[24] 标题:[此为悄悄话]
发表评论人:秋天的布鲁斯 [2010-12-21 8:40:23]   
[此为悄悄话]
[25] 标题:
发表评论人:yaoxy [2010-12-21 8:46:54]   
喜欢这种文章,呵呵
博主回复:谢谢抬爱!
[26] 标题:
发表评论人:ljry8044 [2010-12-21 9:20:22]   
鬼王怎么还不回?问过没?
当年那么多人兴师动众为他争取了回归的机会,可现在这人~
博主回复:请小弟静候佳音。
[27] 标题:
发表评论人:ljry8044 [2010-12-21 10:04:05]   
不会睡懒觉是一种痛苦。不知有什么好办法。无论多晚睡,也无论睡得是噤若寒蝉还是踏踏实实,第二天早上依旧老点儿醒来不误,要命的。
---------------------------------------------
我一朋友才28岁,前两年也开始睡不了懒觉了,不过,居然逐渐调整过来了
就是吃困了打瞌睡、饿了吃零食。
大体来说,就是多聆听身体感觉,顺势调整。
所谓饿了吃零食,就是吃自己喜欢吃的,且吃得恰到好处,刚好足够应付日常生活就行,不过,一旦出去办事或从事其他活动,就容易饿,就及时补充零食。
如果困了,却强撑过去不睡,那么,就只有在睡意特浓时才能睡好,而且容易醒。要想睡好,就得放松、放松再放松,将压力充分消除掉
博主回复:深谢小弟关心!那就放松再放松。
[28] 标题:
发表评论人:gfcao [2010-12-21 10:29:04]   
去北京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我也好专程去接见你啊

博主回复:这个专程近吗?否则肯定得提前向您老通报一声啊!下次坐飞机记得捎根绳子,从济南过的时候接着我:)
[29] 标题:
发表评论人:zlyang [2010-12-21 12:35:23]   
名博去北京,众博来欢迎。

圆明国人盗,美帝建清华。
博主回复:愚人去京而矣,真傻!
[30] 标题:
发表评论人:tianyizhang6 [2010-12-21 13:57:49]   
这次K歌了吗?
博主回复:哈哈,时间紧张,无有K歌,天翼兄:)

[31] 标题:
发表评论人:sheep021 [2010-12-21 14:44:04]   
烧掉圆明园,还一个清华。
想当初硬拉俺们跟他走
现如今,小奥说:中国不能走西方老路,否则全球资源无力承担,中国要发展需要另想办法

一打,一拉,一拉,一打。值得玩味。
博主回复:不同的科学发展路子是没有可比性的。他们不停下,我们是不可能停的。其善意怎可期。
[32] 标题:
发表评论人:yatou [2010-12-21 15:36:15]   
格式略显凌乱。等网速快时再修整整齐。
[33] 标题:
发表评论人:mqjiang [2010-12-21 18:30:36]   
见到好多偶像人物!
博主回复:哈哈,个个可谓神采飞扬!
[34] 标题:
发表评论人:w0 [2010-12-21 21:23:00]   


希望士大夫精神回归中国,做说真话的中国人


博主回复:好!
[35] 标题:
发表评论人:w0 [2010-12-21 21:41:24]   
有才有情
精彩
博主回复:愧!
[36] 标题:
发表评论人:huayuwujie  [2010-12-21 22:40:47]   
評論陈国文的文章:《2010岁末北京行》

TQ
博主回复:^_^ 俺TQ的不懂:)
[37] 标题:
发表评论人:yindazhong [2010-12-21 22:47:02]   
好热闹哎!科学网神仙会!照片中“愚人”便是Yatou大姐么?幸会幸会!


博主回复:正是在下:)印老师原来也是老子一学生。幸会!握手!
[38] 标题:
发表评论人:guopeng2010 [2010-12-21 22:58:08]   
好一个神仙聚会!著名的二傻在哪啊,咋没见人呢?
博主回复:二傻自言吃腐败物多了,病了:)
[39] 标题:
发表评论人:boxcar [2010-12-22 0:02:31]   
嗯!
这回有真相(真正的相片)了。
博主回复:是啊吕兄。您的意见是不能放置一旁的:)
[40] 标题:
发表评论人:boxcar [2010-12-22 0:07:01]   
老邪演示的这一招,端的厉害!是“落英神剑掌法”呢?还是“碧波掌法”呢?
博主回复:这个,俺实在搞不明。两个名称都好听:)

[41] 标题:
发表评论人:wangxh [2010-12-22 9:06:54]   
看俺的解读:
图二——不是鬼吗,怎么成宝了?
图三——看老夫的“弹指神功”如何炼成(细看老祖的手,还真跟着比划呢)
图四——聆听什么?黄大师讲解九“阳”真经哩

博主回复:哈哈,原来我怎么就没发现修慧兄如此逗呢?解读的水平比俺有趣!
[42] 标题:
发表评论人:卫军英 [2010-12-22 10:02:39]   
这组照片好,形神毕至。丫头还有一大功劳,就是还原武夷山老师:他比照片年轻。
博主回复:刘立兄的功劳!
武老师可得偷着乐了:)
[43] 标题:
发表评论人:zlyang [2010-12-22 15:29:53]   
武夷山老师的确很显年轻。
博主回复:嗯!
[44] 标题:
发表评论人:huayuwujie [2010-12-22 20:25:39]   
評論陈国文的文章:《2010岁末北京行》
回复36樓博主:TQ ————thank you / thank you so much / 3Q /3ks /3x /thx /thk /thk u

message N 伊妹兒時候的錯誤縮寫。
博主回复:原来:)
[45] 标题:
发表评论人:huayuwujie [2010-12-22 21:02:39]   
評論陈国文的文章:《2010岁末北京行》

奧特曼
博主回复:喔,那可挺牛!
[46] 标题:
发表评论人:boxcar [2010-12-22 21:37:47]   
“落英神剑掌法”和“碧波掌法”是《射雕英雄传》中桃花岛主黄老邪所创的武功。
博主回复:家翁喊我“孤陋寡闻”,自知乃实情使然也,哈哈!
[47] 标题:
发表评论人:[游客]wudou5 [2010-12-22 22:18:48] ip:110.176.93.*  
我也觉得没有二傻是个遗憾。
博主回复:嗯!二傻兄第二天的出马,嗓子沙哑,辩解曰:“我唱歌很好的,这不是我的嗓音。”有兄(印象中是赵明兄)力赞二傻兄歌喉美妙绝伦,俺相信!
[48] 标题:
发表评论人:pukin [2010-12-22 23:08:17]   
陈老师,我把陈年老账翻出来了,正好挣点点击数^_^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96311


博主回复:即去贡献!

将吾二人的对话转到这里:

普金同志问丫头: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不知道山大的SCI政策执行的如何了?^_^
丫头如是回答:哈哈,赵明兄长在给我出难题:)
好象是政策如故;好象是无论哪个校长上台,南区皆不是宠儿;好象是合校以后南区的教师与学生有如进入新民主时代,但却沦为二等公民;好象在合校后,南新区的学生是山工与山医的学生居多,所以这两个老学校的教职工要拿出N多的时间去南新给学生们上课;好象是南新区的学生在诉说着没有家的感觉。好象听说要把南区的路南部分给卖掉,把我们。。。。。。。。


[49] 标题:
发表评论人:yatou [2010-12-23 8:11:05]   
假如已追求到大自在,活着就行;
假如还未达到大自在,搜寻一下进去的路,会使人生变得由无趣转向有趣。
假如已追求到大自在,也愿意与别人共享这份自在的根由,不仅有趣,且功德无量。

这是跟二傻在北京争论中我的观点。没见二傻动静。
博主回复:还是用文字阐述得更清楚。二傻啊,你在哪里?
[50] 标题:
发表评论人:hjf306 [2010-12-23 8:51:13]   
老蒋也在,那岂不是素食了,哈哈……
不愧是黄老邪,颇有仙风道骨之感啊~~
博主回复:哈哈~~

[51] 标题:
发表评论人:huayuwujie [2010-12-23 21:13:55]   
評論陈国文的文章:《2010岁末北京行》
回复博主45樓:奧特曼——————out
我們學習中一起
博主回复:您的评论挺入时的说:)
[52] 标题:
发表评论人:wujingzhi [2010-12-23 21:33:55]   
图三最好玩了 哈哈~ 终于明白“高人自有异相”的道理了
博主回复:^_^ 有点儿不明白您所指何意?
[53] 标题:
发表评论人:huayuwujie [2010-12-23 21:34:44]   
評論陈国文的文章:《2010岁末北京行》
弓雖大。。。。。。
給力。。。。。。
博主回复:噢。
[54] 标题:
发表评论人:wujingzhi [2010-12-23 22:02:40]   
就是看照片就感觉各个都是高手!
博主回复:噢,还有这种说法?
[55] 标题:[此为悄悄话]
发表评论人:wujingzhi [2010-12-24 6:37:57]   
[此为悄悄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8395-396230.html

上一篇:科网群英烩No.3113-2周可真 鬼王回归科学网不该完全由编辑部决定
下一篇:科网群英烩No.0342-3魏东平 鬼王跳绳高压线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8 02: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