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才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aintinghrh 科学院里面的艺术家,艺术圈里面的科学家,在科学与艺术之间漂流

博文

绿石林——人间天堂

已有 2784 次阅读 2011-7-14 19:52 |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绿石林, 何瑞华文学

绿石林——人间天堂

何瑞华

有人说路南石林是天下第一石林,大有黄山归来不看山之说,于是成千上万的人蜂拥,在那里见证石林的险与美,然后把阿诗玛的故事再次四处渲染。而不为人知的西双版纳勐仑绿石林则让科学家艺术家视为圣地,藏在密林之中,深闺未人识,于是我要说的是:绿石林才是真正的自然乐土、人间天堂。

 

最早揭开绿石林面纱的是那些科学家,他们为了保护西双版纳的植物多样性与生态环境,早在上个世纪初,蔡希陶和他的学生们就背着标本夹进入了茫茫热带雨林,在绿石林留下了他们的踪迹。而艺术家进入绿石林则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如此以后,绿石林渐渐有了人烟。庆幸的是,更多的游客尚未知道这块宝地,不然这里的花、这里的草和爬在大树上的松鼠将会受到无端的干扰。于是,勐仑绿石林,依然如少女般纯净,在虚无缥缈的云雾中静静地打发时光。

何谓绿石林?绿石林是滇南地区卡斯特地貌与热带雨林在上亿年进化中逐渐形成的一种生态现象,是热带森林与卡斯特地貌的完美结合。

绿石林之美简述为形之美与韵之美,形与韵把这个森林世界装扮成仙境、圣景。

先说形之美。绿石林是又不同的大树、藤蔓、根茎、附生植物、地衣苔藓和那些与太湖石及其相似的山石整合,当这些本来没有任何关联的物体在一个特殊的地貌中竟然是一道完美的风景,于是那些树、藤、根、茎、花、草纠缠在一起,就有了看不够,说不明的味道。先说树吧,绿石林的树分为好几层,这也就是科学家说的热带雨林树种多层多种现象。第一层是那些龙脑香科的植物,他们有7080高,如擎天巨柱,把山与天连接在一起,从下往上看,龙脑香科的大树树冠都在云里,在天上,从大树的高空走廊上往下看,热带雨林则在雾里,在白色的云雾中时隐时现。然后是那些榕树,榕树是热带雨林中的关键物种,说关键是因为热带雨林没有榕树就不是热带雨林。榕树在自身生长的过程中,把自己甜美的果实提供给那些以植物为食的鸟类们,热带的许多鸟都喜欢在榕树上觅食,比如厚嘴绿鸠,这是一种留鸟,喜欢栖息于热带和亚热带山地丘陵带阴暗潮湿的原始森林、常绿阔叶林和次生林中,大多在早晚活动,喜欢栖息于枯立树枝的顶上。由于嗜食榕树的果实,所以经常出现在果树林中,特别是榕树林中。在老榕树丰富的地方往往招致大量的厚嘴绿鸠,甚至在该林地中定居。在一棵榕树上常聚集数十只甚至上百只厚嘴绿鸠,其中往往也混有针尾绿鸠、黄脚绿鸠,甚至八哥、丝光椋鸟和乌鸫等爱吃树果的鸟类。榕树还为那些附生植物提供生态位,让那些兰花、蕨类植物站在高高的桠枝上迎接早上的阳光,饱饮午夜的露水。榕树下面就是那些更多的中小树木,如火焰花,大白花,傣族人最喜欢把这些乔木花卉拾回家做蔬菜,由此人与自然之间就有了依赖性,而在我们看来,这些白色的花、红色的花是大自然中的精灵,点缀着美丽的神话故事。

绿石林的藤蔓也是与众不同,也让我们先是大吃一惊,然后肃然起敬,何也?我们在森林内部看见一棵树,准确地说是一棵树,有成人腰难么粗,可比腰还要硬。这是树吗?不是,这也是藤,它的下部是树,把它的根深深地扎在地上然后,然后你往上看,十米以后,它在接近森林顶部的时候突然演变成了藤,把粗粗的一颗树变成了四五根藤,然后满天挥舞,它的更长的身体深入到森林更远的地方去获取阳光与水分,去与更多的树更多的石头搅和在一起,诉说藤对森林的依恋。

再说植物的茎,我们大脑中的植物的茎也许就是那种一根单调的一棵柱子,起到输送、储藏、繁殖和支撑作用。然而在绿石林,或者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中,树木的茎在激烈的生物进化竞争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不同的变态,从而变成了一幅画一首歌。先说榕树的茎,在一块巨石,高6余宽十米余的一块大石头上,一棵榕树耸立在上,然后把它茎变态的茎伸进石头缝中或包围在石头的外面,最后把这块石头五花大绑,浑然一体,狭险的石头缝里顽强地演示生命,树体与各气生根之间相互支撑相互依存,最终冲破石的坚硬,形成树包石,石抱树的种种自然奇观,把坚硬的石头与瘦弱的气生根发育诠释得天衣无缝!在这里,榕树的茎与根也难以区分识别,大家共同为了一个目标就是在这竞争激烈的环境为自己找一席之地。强于弱、动与静展示的是生命奇迹!

还有一棵榕树,它把它的茎与根演变成一张网,然后撒在卡斯特不平的地貌上,在支撑自己高大身体的同时,强行占领地盘,让其它物种敬而远之。如此如此,我们感受的是生命不能沮丧,不能屈辱,只要有机会,只有有空间,就有去做最好的自己。

还是说石头,绿石林的石头是这块森林的支撑体,是这块土地的主宰。

森林底部的石头是圆的,它们与植物的根茎搅合,形成了绿石林的基本特征,这些石头浑厚,千百万年雨水在它身上渗透逐渐就有了一些高低起伏,一些错落,一些洞、孔、缝,让那些树的茎和根从这里穿过,或者让阳光从上而下,从石头缝隙中漏出一道道光线到达森林底部;而绿石林底部的石头却是另外一种形象,石头的边是锋利的,有棱有角,那是带有酸性的雨水与带有碱性的碳酸钙石头无数次从上而下的亲吻后形成的风景,石头的瘦漏透丑四大美丽特征在这里比比皆是,举目可见,俯首可得。

说了绿石林的形,看得见的形已经让我们触目惊心,恍然一梦,而绿石林的韵则是山之灵,山之魂。

绿石林的韵首先是雾惹的祸。

西双版纳分雨季与旱季,没有明显的春夏秋冬季节,于是在旱季,森林植物的生长就要依靠那看得见摸不着的水汽我们叫雾来伺候了。

雾让热带雨林的植物在漫长的旱季中得到滋润,尤其是那些附生植物,如果不是那些雾的呵护,也许就难度过生命中最干涸的季节,但是西双版纳的雾,热带雨林的雾让这些生长在大树上,石头上的兰花,姜花、芭蕉花有了水,有了生命的甘泉。

而在我们眼睛中,雾则是人间天堂的幔纱。冬天的早晨雾色朦胧,精灵剔透的水珠化为漫天飞舞的情欲弥漫在空气里,白茫茫宽阔无垠,透过时浓时淡、时隐时现的雾气看那山那水那树那花,山更显神韵,花更显妩媚,水更显娇柔!雾里的世界朦胧若隐若现,万物犹如神秘过客,你根本分不清山的形,树的貌;你根本看不见水的影,花的蕊,你只感觉到流动的光影,流动的音符和你流动的心在绿石林回荡。

绿石林的韵再来之于那满天满地的绿色。

这里是热带的北部边缘,龙脑香科植物证明这里是热带雨林的植被类型,热带雨林最重要的标志之一就是常绿树种占主体,于是那漫天飞舞的绿色就把这块森林渲染成了一个绿色的世界。

就是在北国寒风刺骨,万木萧条的时候,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依然是绿色的,每一棵树,每一朵花都忘了季节,俨然不知道自己是在冬季,依然按照自己的法则该开花就开花,该结果就结果。

然后就是我们艺术家眼睛中的韵,那就是漫天飞舞的线条,粗壮的线是石头的险,如锥刻砂,又如犁耕田;那飘渺的线是森林中肆无忌惮的藤子,把毫无关联的树、石连接;那中锋用笔的线当然归属于树冠的绿叶,没有相同的一片叶子让线条在高空中飘扬。

线让这个世界成为一张情网,让每一个走进绿石林的人即使是一个性格非常内向的人也不能自拔,不能自己,总想高声地唱歌,大声地吆喝。

线以笔墨为伍的画家想入非非,想在自己的三尺素纸融入绿石林的精神,融入绿石林的气韵。

我真诚希望我和一万年以后的你和我一样悠悠然陶醉于这般仙境之中,虽然有烦恼却没有忧伤,千万颗绿色的心和绿石林相依相伴相随!

绿石林,心扉萌动的世界,自然的乐土,艺术的天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7160-464831.html

上一篇:神仙日子——我在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当了一天神仙
下一篇:《何瑞华白描集》出版发行了,用线条诠释热带雨林绘画的学术资料

7 武夷山 余昕 张玉秀 赫英 王力 禹荣明 赵金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0 06: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