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平—山风石韵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刘玉平 “学习、交流、思考、直言”将博杂进行到底

博文

草堂武祠,沉思于冬日细雨 精选

已有 7315 次阅读 2010-1-1 01:28 |个人分类:思考与品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诸葛亮, 杜甫, 成都, 武侯祠, 草堂

曾到过几次成都,早就想拜访一下老杜的草堂,一向匆匆而过,未能如愿。在西郊金牛宾馆近一周的“ ”结束,小有闲暇,于是成行。

时值冬至,彤云密布,游人不多,格外清静。而且多数游客和我一样架着眼镜,估计也是与老杜同病相怜的“知识分子”吧。许多人可能不知道他出生和安息的地方,但草堂却因“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之千古绝唱,而永远地和他的名字连在一起,留在人们的记忆里。欣喜的是,不时有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与我擦肩而过,三五成群,留下一阵阵春风般的笑声。

穿过红墙碧瓦的回廊,来到一片青松翠竹掩映下的草堂。从外观上看,经过多次的修葺,已全无“卷我屋上三重茅”那般破落的模样。墙上有几处露出竹木衬底,显然是后人刻意所为。但屋内的摆设,却多少显出了当时老杜的清苦寒酸。经过两三重水榭,来到展销纪念品的一处长轩。一位七旬上下的老者正在挥毫运墨,管理员介绍是陈姓的川籍国画家。看了他的两三幅作品,老者微笑着说:“来一幅作个纪念,或者送给朋友。”我回答说:“先生的小写意很不错。”他见我看得仔细,问道:“您也喜欢国画?”“业余爱好,自学过一点工笔花鸟,已经很久没有习练了”,于是就与他聊了起来,对他展示的几幅作品点评了几句,他听我说得还算中肯,感叹道:“作为业余爱好就很好嘛,靠这个吃饭有点累哟。”我接着他的话头说:“兴趣作为谋生的主要手段,有时是比较痛苦的。”停了片刻,见他点了点头,接着又说:“经典多在有意无意间,往往是不可强求的。” 他点头说:“嗯,是这样……”又边看边谈了几分钟,便与老者道别。

这时,天色更暗了,风也紧了些,不一会就飘起了牛毛般若有若无的细雨,草木也在交织的风雨里不时轻摇出唏唏唰唰的声音。诗史堂、工部祠等其余不少景点,均是后人为纪念老杜而立。与草堂相比,都显得堂皇大气,不知生前清苦潦倒的老杜在九泉之下可知?

在微寒的冬雨里,任由脚步与思绪一起徜徉。老杜是不幸的,生逢乱世,一生颠沛流离,最后客死异乡;空怀忧骨,最高却只做过 “享受处级待遇”的从六品闲职检校工部员外郎。老杜又是幸运的,可以畔锦江望邛峰结庐而居,蒙成都尹严武的关照而免受强行拆迁之苦,寓居成都的两年多时光更是其创作生涯的高峰,留下两百多篇千古传诵的佳作。草堂所在地,现在算得上成都的繁华地段,四周高楼林立。广厦早已千万间,可欢颜的又有几人是寒士……

七律·冬至草堂拾零

锦江南迤黛邛峰,碎玉彤云北陆隆。
浣水桥头修竹绿,茅轩院畔傲花红。
草檐不再秋风破,泥壁犹经冷雨攻。
留有雄诗千古赞,谁知旧日阮囊空。

 















* * * * * *

 

游完草堂,已至中午,在街边的店铺品尝了一些可口的当地小吃,便赶往武侯祠。

虽然不是旅游旺季,天公又不作美,但与清静的草堂相比,这里还是要热闹了许多。一则地处闹市区,与繁华的“西蜀第一街”锦里商业街毗邻;二则尽管诸葛亮没能实现“汉室可兴”,但经上千年中国传统文化的渲染包装,已成为忠君辅国、名垂宇宙的臣子典范,俨然半人半神,远非仕途寥落、空怀忧骨的老杜可比。

进入二门是汉昭烈刘备殿,内墙上篆刻着岳飞书写的“前、后出师表”碑文,两厢立着蜀国文臣武将的彩色塑像,他们中的一些家喻户晓,而另一些则淡忘于后人的记忆。接着是武侯诸葛亮殿,几幅对联颇见深意。主轴线上最里边是祭怀“桃园结义”这一佳话的“三义祠”。作为中国唯一的一座君臣合祀祠庙,人们多忘记原本这里是“汉昭烈庙”,而因诸葛亮之盛名称其为“武侯祠”。整个中轴景点的布局,也许暗含了“君、臣、忠、义”之意。

中轴旁边的孔明苑,陈列着诸葛亮的生平和后人仿制的木牛流马等。诸葛亮从入川前负责粮草、后勤等内务的军师中郎将(相当于集团军后勤部长助理),到蜀汉建国后位极人臣的丞相领司隶校尉。作为外来集团的代言人,不但在与川中群英的博弈中站稳了脚跟,而且揽军政大权于一手,想必一定具有老到的政治手腕。穿过一个小巧的盆景区,便是刘备遗冢“昭烈陵”。虽然占地不小,但游客多半只在此稍作逗留。环廊丛草繁荫已是十分幽僻,霏霏细雨中偶尔一两声若有若无的鸟鸣,就更显得寂寥了。接着的“三国文化陈列馆”,史料文物颇为丰富。许多文物的制作水平和艺术成就,也足以让今天的后人们惊叹。在“三国疆域和人口概算图”前,驻足良久。经过连年的战乱,当时总人口不到八百万。蜀国作为三国最弱小的一方,虽拥有美誉“天府之国”的成都平原,以及诸葛亮、法正、费祎、赵云、魏延、姜维等能臣强将,但以人丁不到95万,对抗接近450万人口的魏国和200多万人口的吴国,在冷兵器时代无异于以卵击石。由于连年的南征北伐,人才不济,民不聊生,国力日渐殚薄,在诸葛亮去世后苟延了29年,于公元263年便被实力最强的魏国所灭亡了。难怪清末四川臬台赵藩留下“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这一中肯之千古名联。感喟之余,油然而生“为换一名垂宇宙,却将千骨掩黄沙”之句。

步出陈列馆,志敏恰在此时打来电话,走马观花般看过其余一些次要的景点,便赶回宾馆。

七律·游武侯祠随感

2009年岁末,赴成都参加会议,顺于冬至游武侯祠,偶得为换一名垂宇宙,却将千骨掩黄沙之句,乃补为七律一则,是以为记:

旧日楼台此日花,王侯古冢寂寥洼。

纶巾赤壁烽烟烈,羽扇祁山栈道斜。

为换一名垂宇宙,却将千骨掩黄沙。

沧桑岂任几人定,本应江山姓百家。

(原句更能表达意趣,姑且留一拗句吧。改为“沧桑休任几人定”,觉得亦可)

 

















祝各位博友和斑竹元旦快乐!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691-283142.html

上一篇:七律·步韵答谢泳兄与志敏
下一篇:七律/行香子各一·步韵答谢凤兄兼寄科网诸友

30 武夷山 刘苏峡 杨学祥 黎在珣 孟津 王汉森 郑融 陈儒军 陈绥阳 何士刚 钟炳 杨秀海 陈国文 徐建良 万宏富 张丽娜 吉宗祥 刘继顺 吕喆 迟菲 苗元华 陈湘明 李学宽 马志飞 马光文 侯成亚 李泳 柏舟 zdlh yinglu

发表评论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23: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