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he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aneShen

博文

国家资助青蒿素研究的上亿经费如何被“负责”掉的?

已有 1921 次阅读 2017-3-20 20:08 |个人分类:杂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青蒿素中心, 屠呦呦, 副主任, 国家资助

国家资助项目的发起:

image1.JPG

1. 清华周兵教授在屠老师得拉斯克奖以后写过一份建议书,但是没有获得资助。在诺奖之后,他积极联系我、随后找科教处(邮件转给我)建议写一份重大研究计划的建议书。我找周老师商量如何起草。周老师表示需要中药所牵头,他是参与者。因此我决定动笔写初稿。


2. 2015年11月9日,我完成初稿,交给姜老师,但是姜老师认为不妥(需要以屠老师的立场写,而我是以晚辈的立场写的),需要重写。当时老人忙于应付媒体和各种会议,没有时间。


3. 在11月下旬,我孩子手术,我陪在医院中。姜老师给我发邮件后又给我打电话,说他没有时间动笔,要我尽快将建议书完成,需要赶在屠老师去瑞典领奖之前提交国家基金委。他问我在哪儿,我告诉他情况后,他说:你有家庭责任,也有社会责任。我随即取了笔记本在病床前工作。

2.jpg

 


4. 在11月末,我在老人的指导下修改了个别字句,在12月3日-12月6日,将建议书发给合作者修改。 在合作者修改后, 我于12月7日,提交国家自然基金委。


国家资助项目的推进:


5.接下来是元旦和春节。在节日中有国家领导人看望屠老师。在局院所领导和老专家的共同努力下,4月末终于获得回音。而5月,朱晓新书记的亲信李玉洁-一位原来没有为青蒿素中心做过任何事的人-接管中心(朱晓新与李玉洁的关系可以在中国知网和Pubmed的文章中看出来)。  


国家资助项目的执行:


6.现在朱晓新书记是国家科技部青蒿素衍生物重大新药创制项目的负责人(2.2亿体量),李玉洁是国家自然基金委对青蒿素中心特别资助(直接经费500万)的实际操作者,而她的名字根本不在任务书内。也就是同样一帮人马实际操控了两个青蒿素研究的大项目(可以从科教处查一查他们课题组占这两个项目的情况),而以没有赶上从不透明公开的所谓时间节点为由,排除某些工作基础相对比较好的项目。


7. 国家科技部青蒿素衍生物重大新药创制所内项目中好几个为书记的手下(关系也可以从中国知网和Pubmed的文章中看出来),根本没有任何研究基础,科研背景也不强。而7位项目评审专家中朱晓新和李玉洁就占了两个。一个资深国家干部难道不知道利益相关方需要回避的吗?朱和李这两位专家对自己关系户没有任何工作基础的项目申报书究竟提出了什么样的意见和建议?  


8. 国家给了青蒿素研究这么多资助,本意是为了使国内落后的青蒿素研究赶上甚至超过国际的水平。这不是对青蒿素中心的单独资助,这是对中国青蒿素研究的整体资助。但是该项目负责人是不是公布了项目申请的时间节点和申请规则?自己的项目随意添加,还中途换题目。那可是几百万经费相关的研究内容,能这么说换就换吗?这恰恰说明没有工作基础, 甚至连思路都不清晰。这不是探索性课题!


其实我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已经被排除在中心的决策圈之外了,当时为了屠老师的名誉,为了单位的名誉考虑,我选择了对外沉默;在10月份,李玉洁给所领导写信,以我对她态度不恭为由发难,我还是选择了对外沉默;在年底时我被李玉洁通知,我在特别资助项目中提交的标书没有赶上时间节点(那个是移动的时间节点,只要我没有赶上,就是节点)而不受理,我没有一分资助,也没有相应绩效,我还是选择了对外沉默....是啊,我不做青蒿素,我可以做别的。这次发展机会没赶上,我可以慢慢来。现在国家上亿体量的科研课题就这么被“负责”掉了!想想中国还有很多读不起书的孩子,想想那些为了申请几万,几十万的小项目而孜孜不倦的科研人员,看到有些人留言表示对国家大项目的不满....我为自己是个发起者而内疚,我为自己发起而不能主导这个项目的健康发展而内疚。 我无法再保持沉默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65130-1040614.html

上一篇:[转载]词抒情, 诗言志
下一篇:屠呦呦研究员对国家资助项目操作问题的态度

12 黄仁勇 余国志 李俊 孙志鸿 陈永金 孟佳 李天成 王福昌 潘碧峰 马省伟 单明 E6M7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9 10: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