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She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aneShen

博文

对“沈建英给国家自然基金委的公开信”的几点说明

已有 1673 次阅读 2017-3-17 11:31 |个人分类:杂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青蒿素, 课题, 公开信, 耐药性, 副主任

 我在315撰写了“青蒿素中心原副主任沈建英给国家自然基金委的公开信”的博文。随后我发现有些人理解上有偏颇。

我做几点说明:

1.      国家自然基金还是国内最透明的基金。通过网上的联系方式我已经跟国家自然基金委沟通,可以退出,就是得走程序。这个沟通过程只用了几分钟。我写这封公开信,只是借此公开我遇到的特殊情况。

2.      国家已经大力资助了青蒿素研究,至于下面如何操作执行的,纳税人有监督的权利和义务。  

3.      我是《重大研究计划立项设想-青蒿素的用药基础与拓展研究》的发起者和主要撰写者,也是提交者和任务书的主要完成者。我不是答应参与了别人的课题,而是主导申请了这个课题。这项资助的负责人是屠呦呦,目前的实际操作者是谁可能得问主任助理。我已经完全靠边站了。

4.      其他:就多了

青蒿素的耐药性问题,作用机理问题和新适应症的开发等是在我进入中心之初就面临的工作,只是苦于没有经费和条件去做。

因为在我入所之前,院内支持青蒿素中心的300万科研经费已经立项分配完了。为了研究耐药性的问题,我写了标书“青蒿素耐药性的机制研究”,通过老专家带着找到院里领导(所里明确没有给青蒿素的特别资助),希望能获得100万经费支持。几天后,因为越级申报受到批评。但是青蒿素耐药性的研究还是得做,于是联系所里原来做抗疟的老师,但是说原来建起来的耐药虫株因为年代太久没有保存下来。后来得知军科院有耐药虫株,因为那边是老专家,还是屠老师打了招呼(屠呦呦对我没有开展这个课题应该是有意见的)。于是约了时间,亲自(光杆司令的形容太确切了)去取。军科院那边的老师也想得周到,怕把冻存的给我,路上时间太长影响活性,毕竟是很多年前冻存的。于是先接种在小鼠身上。因为小鼠已经离开了SPF环境,我不可能再放进动物房,我打算等虫血症出来就采血保存。于是因为“在所里养老鼠”被所内多方领导邀请谈话,要求立即处死老鼠(我是犟了一下的,那时语言不当可能得罪了人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反正已经上纲上线了,没有人为我说话,也没有人为那几只可怜的老鼠说话)。那时拉斯克奖的余热已经快没有了,诺贝尔奖遥遥无期,不断引进的新人需要实验空间谁也不关心老鼠是接种耐药虫株还是空白对照的。一个海外归来人员无帮无派,在与老专家谈话时,感受到的是青蒿素领域的深深责任和殷殷期盼,但是他们无权给你任何资助,在你诉苦的时候只是说:你现在的条件比我们当年好多了。一走出办公室的门,要面对的是现实的冷酷和复杂。那时真希望自己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超人,上下班路上唱着《猴哥》给自己打气。青蒿素的课题大大小小申了近10 项,因为没有工作基础(我从来没有用过屠呦呦这个名字,我连问都没有问过她)和像样的团队多没有成功。后来把那份越级申报的标书用来申报留学回国人员启动经费,获得了3万多元的资助。但是鼠的耐药虫株已经没有了,人的耐药虫株后来联系上了,需要P2实验室饲养。杯水车薪,两年来这钱都没敢用。

因为所里引进的新人多了,需要实验空间的人也多了。所里提出一个十三五前瞻性平台建设项目,择优资助。因为自己有神经精神药理学背景,而没有青蒿素研究背景,而且中药脑科学在世界脑科学飞速发展的今天(两年前,美国、欧洲和日本相继提出脑研究计划的时候)就写了中药神经精神药理学平台,函审得到了专家的认可,但是在上会的前一天,有位领导对我说:我们找你来是让你做青蒿素的,你要申请中药神经精神药理学平台,我第一个不同意。我知道他不同意的真实理由,但是我确实来这儿就是做青蒿素的,我知道我背上的十字架,于是我连夜改写了内容,改成了青蒿素药理学研究平台,结果可想而知。而就是这位领导,在青蒿素获得国家资助后,摇身一变,领着一帮人马都做起青蒿素来,完全忘了我是引进来做青蒿素的;在上周找他理论时,竟然像忘了这事似的。

国内的科研界,我不明白的是,同样一帮人能在雾霾的时候做PM2.5,在脑科学热的时候做脑科学,在青蒿素热的时候做青蒿素。这是什么样的团队?这是苍蝇团队,苍蝇逐臭有这样的本事!

现在有传言说我疯了,但是目前尚无医学证明这一点,虽然我已经长期处于极度抑郁状态。所以我还是可以为我的言行负责任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65130-1039974.html

上一篇:青蒿素中心原副主任沈建英给国家自然基金委的公开信
下一篇:青蒿素中心原副主任沈建英对中心想说的

3 武夷山 黄仁勇 潘碧峰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6 0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