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u280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xu2800

博文

习近平主席访美和“东方化”进程

已有 2940 次阅读 2017-4-11 09:01 |个人分类:海外观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东方化 Easternization 自由贸易 特朗普主义

习近平主席访美和“东方化”进程

日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往美国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举行首度会晤。但“金融时报”首席外交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说,世界的权力正在朝相反的方向转移。

拉赫曼远不是中国问题专家,他也不是中国掘起和西方世界衰落的最早的预言家。他的主要贡献是对今日乱世的事态发展提供合理的解释。他认为中东的无政府状态、西方的民粹主义政治家的兴起、怀旧成为一种新的政治力量,所有这些都可以上升归纳为“东方化”理论,并可用它来指导和处理国际事务。

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中美首脑会议前夕,拉赫曼先生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着重论述了以下三个问题:

1)什么是“东方化”理论;
2)中国主宰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世界;
3)如何理解特朗普主义,特朗普政府如何加速“东方化”进程。

1)

东方化(Easternization)是西方化(Westernization)的对应词,东方化和西方化原本是有关西方文化习俗的影响和认同,东方化这个词也不是拉赫曼首创。但是拉赫曼首先把东方化用在国际政治中,他的新书起名《东方化:亚洲的升起和美利坚的衰落—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再到以后》(Easternization: Asia's Rise and America's Decline From Obama to Trump and Beyond )该书获得许多好评。2016年他获得奥维尔奨(Orwell Prize ),这是英国含金量很高的政治写作奨。

拉赫曼的“东方化”概念强调的是:隨着经济中心转向亚洲,国际政治的权力必然会倾向东方。拉赫曼对亚洲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最有信心。他认为东亚将生产世界上最多的商品,更多的世界贸易将发生在那里。中国在未来30年成为亚洲最重要的经济力量毫无悬念(原文如此,此种表述似乎太保守了一点)。

由此可知,拉赫曼的“东方化”指的是经济和政治权力重心的地理位置的变化,它不是文化方面的概念,与我们常用的“西化”一词基本无关。按照他的意思,Easternization 译成“东移”可能更为确切。

估计拉赫曼并未受过严格的数理训练,他的思维有点模糊,他指的是东亚,但总是在讲中国。在他的那本专著中有两章专谈日本和韩国,但字里行间充满了中国。哪为什么不干脆把“东方化”改成“中国化”?我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关于中日韩之间关系拉赫曼写道:“在二十一世纪,亚太地区各国之间的对抗将塑造全球政治,正如欧洲国家在公元1500年以来不停的争斗塑造了近五百年的世界事务。”我觉得这个观点还是颇有水平的。

2)

中国主宰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世界?这是《大西洋月刊》采访报道的标题,也是拉赫曼谈话的重头戏。以下是拉赫曼的一些主要观点。

中东实际上进入无政府状态,美国已经失去控制力。土耳其领导人说:“我们已在许多方面拒绝西方。我们想重新发现我们的伊斯兰根源。我们想发现奥斯曼腹地。我们认为你(西方人)是一个病态的社会,而你不再是我们的榜样。”

即使是美国的坚定盟友以色列,他们的政治领导人也非常看好印度和中国的经济机会,部分原因是他们认为印度人和中国人不会在“人权”问题给他们施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一位助手对我说:“我们和中国人有很好的会面,一共有十二个小时。你知道他们在巴勒斯坦人问题上化多久了吗?“他告诉我:”才二十秒钟。他们对此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与我们的商业交易,这适合我们。“

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澳大利亚时明确表示:“我们不想看到你们在美国和中国的争端中站队表态,像冷战时期所发生的那样。请保持中立。”这一招太绝了。澳大利亚的资源市场在中国,他的经济发展更多的依赖于中国,要他在中美争端中保持中立,他真能吗?这句话实际上是说给美国人听的。

欧洲人和澳大利亚人开始认为:“现在,我们必须在中美选边的赌注上开始做对冲。”中国现在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越来越对抗德国,尽管德国一直以来是北约和欧盟的中心,他还是会开始思考:“是否北约仍然真正存在,在十五年后我们与北京的关系可能比我们与华盛顿的关系更为重要。”

隨着“东方化”的进程,现行的一些国际机构,无论是北约、世贸组织、世界银行、甚至是联合国,它们可能还不会被正式废除,但很可能会被空洞化和边缘化。同时也会产生一些新的平行的结构,像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为世界银行的另一种选择,而它们可能比一些老机构的权力更大。

3)

特朗普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实质上就是对抗和延缓“东方化”进程。特朗普认为全球主义者所做的是在亚洲催生出中产阶级,而同时摧毁了美国的中产阶级。特朗普反驳了克林顿和布什对中国崛起的看法—他的前任们认为中国崛起尽管提出了挑战,但基本上还是一件好事,它将为美国创造经济机会,并将世界束缚在一起以减少冲突。但特朗普却认定:在鼓励亚洲经济崛起问题上,美国人犯了一个大错误。

“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本质是落后的怀旧政治,这种政治上的怀旧情绪早已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流传,并逐渐成为一种政治力量。拉赫曼是英国人,他说:只要看看我自己的国家,在英国投票退出欧盟背后的原因和情绪中,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怀旧感。有人告诉我:“许多选民认为我们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现在我们只是一个有28个国家的俱乐部中的一员。卢森堡这样的小国都有一票否决权,这点我们不能接受。我们想回到曾经的路上。”我认为,英国已经开始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尝试。

英国希望“让英国再次伟大”,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口号也可以是“让俄罗斯再次伟大”。哪么法国的玛丽娜·勒庞要什么呢?“使法国再次伟大”。她确实像特朗普一样认为全球主义是一个腐蚀国家的力量。

特朗普如果专注于他的核心支持者的利益 — 那些只会在制造业讨生活的中产阶级—特朗普一些特定的经济政策也许会给他们带来暂时的增长。但即使这样也值得怀疑,因为保护主义从长远来看从来没有成功过。而中国工人失去的工作,美国工人未必会得到,抢走工作的很可能是机器人。拉赫曼不认为特朗普可以逆转“东方化”的进程,即使是在相当有限的领域里都难以得逞。

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很有可能加速“东方化”进程,拉赫曼认为中国也是相当聪明的,当特朗普把美国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中脱离开来,中国正创造一个以他为中心的新的自由贸易区。

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的关键时刻,中国的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发表重要讲话。拉赫曼当时在讲话现场,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中国现在是美国极力反对的全球化秩序的捍卫者”。但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商,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中国当然会捍卫目前的制度,因而这并不奇怪。一位欧盟官员说:“当英国主导经济时,它是自由贸易的推动者。当美国占主导地位时,它是自由贸易的推动者。现在中国是自由贸易的推动者,你可以感受到历史轮盘的转动。”

一百多年前,英国等西方国家强行推动自由贸易不惜发动战争,中国成为了列强们待宰的羔羊。没有多少年,中国转眼成为现代化的工业强国,成了全球自由贸易的推动者。创造这个奇迹的是几代中国人的奋斗和牺牲,他们值得全世界人的尊敬。

拉赫曼在谈话中最后说到:“我认为最可能的是,我们在30年的时间里将看到一个更强大的中国,但我们不知道在中国政治上会发生什么。”确实,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一种外在力量可以左右中国,中国的前途完全决定于中国内部的政治稳定和制度建设。西方化是一条穷途末路,这是西方学者们的共识,而“东方化”应该也不是中国的目标和追求,衷心希望中国能开创出全新的制度,并把眼光投向远方,引领全世界走向光明。

“东风化雨逐西风,大地阳和暖气生。万物苏萌山水醒,农家岁首又谋耕。”


本文首发于观察者网 2017年4月7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61988-1048079.html

上一篇:从图表上看清美国高等教育的实质
下一篇:数学推进人类繁荣兴旺

29 蒋德明 高建国 岳东晓 李颖业 朱晓刚 蒋力 杨波 鲍海飞 张能立 郑永军 魏焱明 苏德辰 张铁峰 宁利中 田云川 武夷山 迟延崑 赵克勤 张学文 李毅伟 陆玲 张德礼 孙颉 陈南晖 谢平 张海权 高峡 xlsd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3 11: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