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出東方-MZLSHU(上海大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zlshu007 寧静致遠

博文

老屋和我-从这里走出去

已有 2831 次阅读 2016-6-6 06:31 |个人分类:中山河边|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在老家,有间老屋,几乎和我的年龄不相上下。

盖个新房

那个时候盖新房,绝对是头等大事,亲戚朋友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出份子,借钱)。

此时,1977年。

据父亲说,我们家可能仅有不到一千元钱。

当时已经开始流行红砖碧瓦的瓦房了。如果这样,成本很大。

后来绝对,还是草房:

不是一般的草房,后来算下来几乎和瓦房价格差不多。

历经半年,终于盖好。

这个是父亲当时最骄傲的事情。

但这份骄傲,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成为他的遗憾:

大致在十年后,草屋越来越罕见,目前是硕果仅存。

冬暖夏凉

父亲的骄傲来自房子的质量。

当时记得家里亲戚的壮劳力都来帮忙:

我有四个舅舅,除了小舅比我大不了多少,上不了以外,都出大力。

姑姑家,本家叔叔家很多人,有点像电影里柳堡的故事里,解放军帮老百姓盖房。

好像还记得房屋上梁非常热闹:我们老家是要放鞭炮,发糖或粽子等。

小时候经常跑到盖新房的人家,去等这一天。

盖好后,当时用钉子都比较难打进去,可见质量只好。

冬天,外面很冷,但房间比较温暖。

夏天,有空调的感觉。

老辈子常识,土房子养人。

悠悠岁月

老屋有四间,当时爷爷奶奶一间,我们当时和爷爷奶奶住。

过厅一间,客厅一间,最里面是父母的房间。

上初中,爷爷离开我们。

此后,我回家就是周末和寒暑假。

初中开始,每年春节的对联是我们来贴的。

见证了老屋的衰老。

等到那一年孩子妈妈第一次到我们家的时候,

她看到我们家的老屋,都惊呆了。

这个时代,还有老古董屋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听到老鼠从房梁上不停的跑动。

离家读书

后来我硕士毕业,回家更少。以后几年回家一次。

每次回家,其实担心,老屋还在吗?

它成了一个牵挂。

父亲在这么多年,经常翻修。

后来岁数大了,就交给舅舅来打理:

父母在城里照顾孙子辈,家里没有人气不行。

去年,回去的时候,专门带了个单反回去,拍下过去的岁月。

   

街上的邻居已经不认识我了,隐约有人指着我们家老屋说:

这家的几个孩子都不错,好像老大在城里是博士教授。

在他们眼里,出去读书就是成功了,至于博士、教授分不清的。

永远的陪伴

因为,老家也在拆迁,老屋能挺到现在,也是奇迹,一直传说要拆。

滨海港建设如火如荼,将来是个现代化的港口是肯定的,

如果周边能保留一些当年的老街老建筑,

告诉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这里的过去,善莫大焉。

如果滨海建成上海一样(迷你版),那回去的意义何在?

老屋的年龄像我一样,越来越大,就像一位老爷爷一样,看着我们长大。

我们弟兄是在这个老屋戏耍,上学,成家。也是从这走出去的。

我们的孩子去过几回,孩子非常开心:居然有这么好玩的地方。

房前屋后,农家院落,是城里孩子没有见过的。

可是她哪里知道,她父辈的辛苦。

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

老屋还在,永远的陪伴和回忆。

虽然离家千万里,却走不出心中的老屋。

PS: 表姐(好像大我三岁)刚才在微信中说,记得房子在上梁的时候抢到粽子和糖。

看来我记得不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7522-982705.html

上一篇:书店关门了
下一篇:看一眼故乡,我们要远行-高考之后

6 钟炳 陈南晖 武夷山 胡佳俊 饶东海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4 02: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