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出東方-MZLSHU(上海大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zlshu007 寧静致遠

博文

一直在风口的人-Craig Venter 精选

已有 5752 次阅读 2016-4-20 08:37 |个人分类:课堂内外|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大部分根据看的材料写的,部分参考维基百科。

收集的材料,主要用于生命伦理学(马中良主讲,始于2010年)教学中:

HGP引起的伦理学争议。


听过一段演讲,搞经济的人如果站在时代的风口(赚钱的机会),猪都可以被吹起了。

问题是风停了怎么办?

生命科学一直是现代科学的热点,能一直在风口的人不多,Craig Venter就是其中的一个

英雄不问出去

                                                                             Craig Venter

从HGP到人工很成生命(细菌),在生命科学领域如果不知道文特,起码知道这个人的点滴事情。

其实文特的出生很一般,用中国人的话说,从小顽劣,而这样的孩子一旦用心,势不可挡。

Venter,1946年出生在美国盐湖城(Salt Lake City),从小顽皮,不好好读书。他特别喜欢的运动是冲浪,也许这个人对蓝色海洋有一种数不出的感情。

冲浪可以看出这个孩子的冒险精神,长大以后无不走冒险的事情。

在人生的关键时候,他是在海洋中突然幡然悔悟,从此一个巨人诞生:他参加了烟雾的越战,看透了生死。觉得人生不过如此,跳海自杀。在海里挣扎的过程中,明白还有很多事值得去做。

越战归来

在越战Venter从事医护相关的工作,见多了疾病。死亡。

因此决定学习医学。他本人首先在美国那种社区大学学习(Community College)。此人天资聪慧,一旦学习,谁也挡不住,进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学习,1972年获生物化学本科学位,仅仅三年后获生理学药学博士学位。学过生命科学的人都知道,在美国从本科到博士一般是5-6年,天才的灵光已经开始显示。

HGP的经历

Venter在高校里拿到了Full Professor,这个已经不容易了。

1984年,不甘寂寞的他加入美国NIH,从此风吹过来了。

上个世纪,正是分子生物学风起云涌的时代,两个牛人Waston 和Crick开启了这一时代:他们在1953年阐明了DNA的双螺旋结构,从此大家明确了主攻方向-解码生命。

Venter入职不久,美国开始了人类基因组计划-Waston领头。
刚开始,Venter也是很乖,好好学习,不过他对HGP的兴趣真是太大了,总能想点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前期Waston负责整个项目,估计是Waston光芒太盛,Venter不敢造次。

后来Waston因为与NIH的头不和,不干了,柯林斯接手。

天才在行动

此时Venter认为按常规的做法,HGP的项目几乎很难安全完成:当时的计算机水平及实验手段。

他提出个天才的想法:就是将DNA随机打断,想搭积木一样通过接头拼装起来。通常称为鸟枪法(Shotgun)

而不是一段一段按正常的一个方向前进。

如果这个想法可行,速度是惊人的。

但一般人都觉得不行:人的基因有很多重复序列,无法拼接;计算机无法完成这么大的工作量。

他和柯林斯闹翻了。

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在市场上游说,组成塞莱拉基因组公司(Celera Genomics)  公司:

他的公司运作理念是:速度。只要能加快进程的建议都行。

他用300台当时最先进的PCR仪器和先进的电脑进行运算,机器几乎7X24h全天候运行。

这样私人公司的运转良好进行,2000初他们完成了果蝇的全序列测序工作(从微生物测到了复杂生物)。

此时NIH领导的HGP团队也在亦步亦趋追赶。

2000年6月,在天才的电脑专家肯特的帮助下,Venter的公司率先完成了草图的拼接工程。

其后的事情,都是大家知道了。

2000年6月26日,白宫宣布HGP完成,比原定计划提前3年。

试想如果没有Venter公司的竞争,怎么可能会提前,能安全完成就不错了。

之后诞生了生物信息学以及衍生出生命伦理学的重要课题-基因歧视等等。


美国人有人专门写了一本书:基因组争夺战。

一直在风口

由于数据公开,公司没有赚到钱。

Venter被迫离开公司,不久成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JCV 研究所。

十年后,卷土重来:2010年宣布第一个人工很成的生命诞生。


              2015年备课时,网站截图

我看了他在演讲:在这个序列中,他嵌入了46个参与研究的科学家的名字,三句名言以及一个网址。

其实是一个密码的密码的密码,解码以后可以给他们邮件。

关键是,他说,这个工作的发表之前与白宫进行了商量,是否涉及到了保密等等。

已过天命之年的他,确实收敛很多。

而他自己就提出了:生命、哲学、伦理等方面的问题。

2016年,也就是他七十岁了。他宣布全合成新的生命。并且在SCIENCE发表评论。

时事造英雄,英雄也能造时事。


合成生命来了-克隆人又成热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7522-965309.html

HGP的一段往事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757522&do=blog&id=97052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7522-971357.html

上一篇:假作真时真亦假
下一篇:阅读中成长

12 谢平 朱勇 史晓雷 徐征 褚昭明 白龙亮 黄永义 钟炳 王毅翔 姬扬 梁洪泽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4 02: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