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出東方-MZLSHU(上海大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zlshu007 寧静致遠

博文

大师的模糊背影-叶企孙先生 精选

已有 3346 次阅读 2016-2-25 07:13 |个人分类:课堂内外|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讲授科学史的年份多了,学习的东西慢慢多了起来。

学生提意见:应该讲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科学家。

其实很多知道的科学家,其实也就是书本上那点,知道不是很多(曾经考过他们)。

近几个学期做了适当调整确实讲了几个不太为人知道的科学家——比如伍连德等。

上海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自开阜以来出了很多名人,明清以来松江府也是,比如徐光启等。到近现代,更是接近西方文明的桥头堡。

上海大学原校长钱伟长就是新中国著名的三钱之一。

钱校长自己是一位力学家、教育家,也是尊师的楷模。

传记作品最后的大师(指叶企孙),就是钱老力邀专家作者写出的。

1992年,包括吴健雄等海内外127名科学家的呼吁下,叶企孙铜像在清华大学-他工作最长的地方设立。这个也是叶铭汉-他的侄子(叶企孙先生终生未婚),奋斗了几十年的心愿。

求学经历

1918 年,叶企孙顺利通过毕业考试,被派往美国芝加哥大学,直接入物理系三年级学习。

19206月,叶企孙从芝加哥大学毕业,获学士学位。

19209月,他在哈佛大学研究院从师著名物理学家W.DuaneP.W.Bridgman

从事的第一项研究工作是和DuaneH.H.Palmer合作测定普朗克常数h, 成为早期普朗克常数。是当时测量中比较精确的一次,被很多人采用。

博士毕业后,192310月取道欧洲回国。

在欧洲,他拜会了英国、德国等国家的物理学界同行。1 9243月回到上海。

在美国留学五年,叶企孙成为了一个出色的实验物理学家,并且树立了学术独立的理念。

教育救国

1923 3月,叶企孙应聘执教于南京。

19259月,他应聘清华任教。

在清华,主张教授治校。 928 清华教授会成立

叶企孙、吴之椿、金岳霖、陈岱孙等教授被选进教授评议会。

19292月成立了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一个新的校务领导体制在清华建成。

1930-1931 年,清华没有正式校长,而由叶企孙、翁文灏、冯友兰等人先后主持校务委员会,裁决校务,学校工作仍能顺利进展。

1931 10月,梅贻琦为清华大学校长。叶企孙全力支持梅贻琦的工作。

叶企孙一直站在教学第一线,坚持登台讲课。他讲课略有口吃,但指点明确,让学生印象深刻。

抗战期间,叶企孙任教于西南联大,培养了一大批物理学人才,其后的两弹一星们很多由此走出,创造了教育史上的奇迹。

科技兴国

19328月,叶企孙发起,中国物理学会正式成立。

三十年代他和饶毓泰、吴有训、严济慈被人称为物理学界的四大名旦

他负责的留美生的考选中,物理学方面设置了下列专业:

应用光学(龚祖同,指录取的人姓名,下同)

应用地球物理(顾功叙)、钢铁金属学(吴学蔺)、

弹道学(熊弯霭)、理论流体学(王竹溪)、高空气象学(赵九章)、

无铁合金金属学(王透明)、电声学(马大猷)、实用无线电学王兆振)等。

这批人才学成回国后,大都成为学科的创始人和学术带头人。

与李约瑟的故事

早在1930年代,与李约瑟相识,李约瑟研究中国古代科学技术,是系统介绍中国的科技史第一人。

叶企孙搜集中国科技史方面的资料,给他提供不少帮助。

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写道:此卷谨献给最热心的朋友叶企孙教授,感谢他在昆明和重庆那段艰难时期里给我提供的宝贵帮助”(第四卷第一册)

五十年代以后,李约瑟又多次来华,发表演讲,叶企孙亲任翻译。叶企孙曾著文评价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并为《中国科学技术史》前几卷的翻译出版提供不少指导帮助。

宿命-熊大缜事件

19495月,叶企孙受命担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

19503月被教育部任命为改组后的清华大学校委会主任委员。

195210月,院系调整后,叶企孙被调到北大物理系任教。

从清华大学负责人到北大的一个普通教授。

叶企孙与学生熊大缜关系很好。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熊大缜来到冀中根据地工作。19386月吕正操(当时的冀中军区司令员)任命他为军区供给部长。吕正操将军说,熊大缜为创建冀中抗日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在1939年,熊大缜被指控为国民党派遣特务,含冤屈死。近半个世纪后熊案才获平反!其中吕正操将军的证言起到了关键作用。

叶企孙在文革受熊案株连,穷苦潦倒,患病。然而,受迫害的叶企孙在看到钱三强时,叮嘱他:以后不要和他打招呼。

他觉得他的学生不应该因为他的事受牵连,能过好好工作做研究,是最好的学生。

学生李政道(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纪念叶企孙老师

 我自1946年离开祖国后,很遗憾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叶老师。1993年,叶老师的亲属的亲属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有三张泛黄的纸片,上面有叶老师批改的分数:李政道:58+2583”。原来是我1945年在西南联大时的电磁学考卷。这份考卷用的纸是昆明的土纸。电磁学的年终分数由两部分合成,一是理论考试部分(即这份考卷),满分是六十分,我的成绩是五十八分;第二部分是电磁学实验成绩的分数,满分是四十分,我得了二十五分。两部分相加得八十三分。这份考卷叶老师一直存藏着,直到他含冤去世十六年之后才被发现。当叶老师的侄子、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叶铭汉院士把这份半个世纪前的考卷给我看时,我百感交集,叶企孙老师的慈爱容貌,如在目前。叶企孙老师是我的物理启蒙老师之一,他在西南联大给我的教诲和厚爱,对我后来在物理学研究方面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我非常敬仰他,永远怀念他。


大师,为民族、为国家做了很多,但是他给我们只有模糊的背影。

我们应该铭记他!

   


参考:

中国科技的基石-叶企孙和科学大师们;

                 

科学网的相关报道

某电视台影像资料

其他网络资料。

本文试着给学生冬季学期的最后一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7522-958444.html

上一篇:蝴蝶效应与化蝶-琅琊过后
下一篇:心在六月

15 钟炳 王荣林 彭渤 陆绮 石磊 郑小康 孙平 袁海涛 王涛 白图格吉扎布 张晓良 王启云 蒋百川 luxiaobing12 bridgene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5 15: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