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出東方-MZLSHU(上海大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zlshu007 寧静致遠

博文

依依不舍和祖屋说再见

已有 3215 次阅读 2017-4-3 10:52 |个人分类:中山河边|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小长假(清明),原本想在上海,现在的家,好好放松一下。

突然,随兄弟回了一趟老家。

无意之中,估计是跟老屋的最后一次见面,也许这也是老天的安排。

历经风霜

 

看到院子的风景,油菜花开,一片生机盎然。

扭头一看,它实在太老了,甚至感觉用力一推就站不住了。

忍不住鼻子发酸...,  它老去的速度远远超过我的预期。

老屋和我-从这里走出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7522-982705.html

毕竟它已经过不惑之年,看尽这条街的人来人往

大致在我七岁的时候,盖起来这个当时不错的房子,用尽了父亲洪荒之力。

这里承载很多的记忆,我们一天天长大,爷爷奶奶一天天老了,有一天他们不在了....

外面世界


也许是爷爷、父亲他们太多的辛苦,他们寄希望于我们能有个像样的工作,希望能走出去。

在北边房间-弟兄三人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住的房间,留下小时候的痕迹。

大致在刚学毛笔字的时候,应该十来岁

房间窗台上写的几个字: 勤(当时教的简化字)奋学习,自谋职业。

这么多年过去了,字还在。

也许这个就是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多好书,有个好的工作。

这个也是我这个身份(农村户口),父亲看来最好的出路,给我打下最深的烙印。

然后,到15里外新滩中学上初中,得到王家叔叔的照顾(上图前)。

看着两个老人的背影,想到:

其实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样,用尽一生,呵护儿女,希望他们过得好。

昨天,去探望。叔叔人很精神,只是耳朵听力不好。

几十年过去了,还是熟悉的房间,当年读书的小房子还在。

处处为家

在回县城的路上,父亲一直在感叹:要拆迁了,很舍不得....

因为这里几乎耗尽了他的一生...

据说,4月5日拆迁了,以后只有在记忆中了,照片中见到它。

我们这一代人与祖、父辈的不同,可能就在于漂泊。

我在很多城市住过,时间长了慢慢就认可了这个城市。

也许,如果不是我们在外地安家,很难想象他们会走过几个城市。

但是,苏北老家这个小镇,永远是生命中的起点,不会忘却!

我们的下一代,比我们见识跟多,走过的城市,不知道认为哪里是他们的故土。

再见,老屋。

永远的老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7522-1043352.html

上一篇:春天里的恐慌与希望
下一篇:文、诗、歌

6 檀成龙 王海辉 钟炳 武夷山 史晓雷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8 05: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