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以尺考古:江西新干“商代大墓”属于夏朝

已有 1788 次阅读 2021-10-9 12:51 |个人分类:尺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江西新干大墓出土器物众多,陶瓷器356件(据简报;完整及复原陶瓷器139 件,商代墓中属罕见);玉器754(),其中大件108件;青铜器475件,其中:礼器有鼎鬲颅盘豆壶卣垒瓿瓒10种计48件,乐器有缚和铙24件,农业生产工具有犁铧锸耒耜等11种计51件,手工生产工具有刀凿锥斧等7种计92件,兵器有11种计232件,杂器有双面神人头像、伏鸟双尾虎等48件。青铜礼器年代跨度达数百年,约相当于郑州二里冈上层至殷墟早中期,后者占比达70%,为此将大墓年代定于商代殷墟(约公元前1300 -前1046年)的中期

因年代久远,棺椁已朽;棺木范围未见墓主骨架,但椁室东部的三处出土残缺人牙24枚,属于一青年妇女和两未成年小孩。出土青铜炊器底部内外多有水垢和烟炱,少数带有补丁,部分器物更有人为破坏痕迹工具刀、兵器刀和玉戈被折成数截,叠成一堆。

TUA.jpg

以上内容摘自发掘报告。

[1] 江西省博物馆,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新干县博物馆新干商代大墓文物出版社, 1997.

[2]  彭适凡, 刘林, 詹开逊. 江西新干大洋洲商墓发掘简报. 文物, 1991,(10):1-26+97-103

大墓有许多特别之处,得到学界广泛关注,其文化属性似尚在讨论之中。笔者抽检部分器物,判断该地使用夏尺15.8 cm,或许与使用夏尺的武汉盘龙城同属于夏朝;大墓出土的器物或许并非通常的随葬,而是战败之前的自毁——数百年的各种器物毁灭而埋入地下。商朝使用尺长19.7 cm。

此前曾说过,“商朝迁殷百年后国力充实而南征夏朝,但盘龙城也可能因千年一遇之洪水而削弱或倾覆,撤至成都三星堆”。请注意,任用傅说为相的商王武丁在公元前1192年过世,其南征想来在公元前1200年前后,与新干大墓及盘龙城废弃的年代协调 

附注:代表性器物的尺寸解读,皆适用夏尺15.8 cm 

兽面纹柱足圆鼎(XDM:1),出土时外底及足部有烟炱,内底残留污垢,上腹部有砸击所致的12×5 cm 近椭圆形破洞一个。通高70.2、口径44.1、口沿宽3.4、唇厚1.8、耳高13.6、腹深35.7壁厚0.35腹最大径48.1、足高27.5、足径4.4-10.1 cm;重36 kg

TUB.jpg

圆鼎口径二尺八寸1.4 mm;腹深二尺二寸半1.5 mm;至于口沿宽二寸2.4 mm、耳高八寸半1.7 mm 等皆有尺寸设计,只是范铸略有偏差而已。请注意,报告给出腹径48.1 cm,而壁厚0.35 cm,可以得到腹内径47.4 cm 即三尺整这意味着,其时可能先制内芯,而后贴泥片成模以制作外范。当然,控制内芯的尺寸也可确保外径取整,如寿春楚墓出土的铸客大鼎腹外径四秦尺整。那已是千年之后的器物,参见“铭文和铸客——从青铜器读出的历史”。

 乳丁纹虎耳方鼎(XDM:8) 铸造中使用泥范30块,有着复杂的尺寸设计;出土时口、腹部已破裂变形,外底有烟炱。通高97口纵49.3、口横58口沿宽3、唇厚1.4、耳高17.5(连虎高27)、腹深41 cm、壁厚0.4、内底纵43.5、横50.1、足高28.3、足径9.1-11 cm,重49 kg。

TUC.jpg

方鼎口沿宽3 cm 二寸1.6 mm,而口内纵43.3 cm 二尺七寸半1.5 mm口内横52 cm三尺三寸1.4 mm;耳高一尺一寸1.2 mm,腹深二尺六寸0.8 mm,足高一尺八寸1.8 mm从线条图测算虎长一尺三寸;其他尺寸不再细说。 

铜钺有六件,XDM:334重达11.4 kg;通高36.5 、肩宽26.7、刃宽36.3、内高4.1、内宽14、体厚0.2~1 cm

TUD.jpg

通高二尺三寸1.6 mm、肩宽一尺七寸1.6 mm、刃宽二尺三寸0.4 mm、内高二寸半1.5 mm、内宽九寸2.2 mm、体厚0.2~1 cm 

假腹豆(XMD:42),通高13.6 (八寸半1.7 mm)、口径15.2(九寸半1.9 mm)、口沿宽1. 4、唇厚0.6、盘深2.2、足径9.7 cm;重1.72 kg设计尺寸如下方线条图所示,其中盆内径八寸而高一寸半,圈足高七寸而底内径六寸。

TUE.jpg

以上数据均来自发掘报告[1],个别与简报[2] 略有不同,如后者给出假腹豆通高13.4、口径15 cm,均偏小0.2 cm,依此则范铸偏差为0.3 mm和0.1 mm

新干“商代大墓”的器物显示该地青铜范铸技艺高超,与武汉盘龙城皆使用夏尺15.8 cm;而商朝使用尺长19.7 cm。这就是说,公元前1600年商汤立国后,夏朝仍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07301.html

上一篇:以尺考古:枣阳九连墩M1和M2
下一篇:“商代”长江流域仍使用夏尺

23 杨正瓴 李毅伟 范振英 杨学祥 刘全慧 刘钢 张晓良 刘炜 李宏翰 周少祥 谢力 杨卫东 康建 史晓雷 郑永军 姚小鸥 李学宽 张鹰 武爱 檀成龙 刘秀梅 郁志勇 杜占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16: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