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数据的精度和异常 精选

已有 3598 次阅读 2020-8-22 10:20 |个人分类:文史闲谈|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古代一里长度

0  数据得真实、可靠、准确,具有判断所需精度。不过,异常数据也是经常遇到的,其处理过程和结果应该能够公开展示。 笔者曾多次处理岩石力学试验的异常数据而公开发表,只是过于专业不易介绍,而前文所讨论的路程数据似乎比较简单。

1  我国地域广阔,历史悠久,度量衡变化复杂;汉字“里”有多种含义,此处难以细述。以路程而言,笔者认为魏晋至民国采用公制之前一里约为 0.444 km,实际数值可能是 0.435~0.445 km。通常路程数据的精度为5,相对偏差总有 (2~10) ,简单地用 0.444 换算也不会失真。

2   基于南宋范成大水路从成都返回临安所记《吴船录》,前篇博文给出叙州至巫山的行程与现航运里程如下。笔者觉得该段长江航道千年以来变化不大。 

 12段行程可以分别计算,用实心符号在下图标出横坐标尺度由上图的2000减小为下图的3006段行程◆ 大致满足= 0.444 km3误差小于50 (不明显)3明显异常。江津至重庆书中原为 20+60 =80,上图前文订正为 110+60=170 


最初查阅电子文档 https://www.shicimingju.com/book/wuchuanlu/2.html;因数据存在异常而找印刷本核实 http://skqs.guoxuedashi.com/1112y/742767.html 前者"四十五里至泸州江安县",而后者为四十里;其余数据相同。又,己巳发叙州”为“乙巳”之误,电子版正确

 

 3  笔者并非文史专业,不具备全面校核众多版本的能力;下面仅对数据真实值略作探讨。

(1) 叙州至泸州为一天行程,原文分4段给出;数字精度为 5 里,路程过短则相对误差增大,因而分成叙州至江安 180 里和江安至泸州 120里,对应的航运路程 62 km 68 km,如红色所示有定性差错——记录错乱的可能性较大;不过,若将行程合并考虑130 km 对应于300 ,比值为 0.433。若依据四库全书本,则叙州至泸州为295 里,比值为0.441。当然,叙州与今宜宾的码头位置或许有所差异,数据误差2% 可以接受。

(2) “江津县。二十里,过渔洞宿泥培村。六十里至恭州”。不过,实际行程是江津19 km猫儿沱20 km渔洞溪32km重庆,即江津至泥培村大于39 km,而泥培村距重庆小于32 km。“二十里”肯定有误,或为“百十里”或“百二十里”之误。前文仅对此订正,而对下述两条作存疑处理。又,《读史方舆纪要》重庆至江津为180 里可供参考。


(3) “癸丑。发竹平。七十里,至忠州。又行五十里,至万州武宁县。八十里,至万州”。不过,忠州至武宁(今武陵镇)大江颇曲折,明显长于武宁至万州;后者80里可信,而前者 五十里 或为“百十里”之误写。

(4)  “发恭州。百四十里,至涪州乐温县。有张益德庙。七十里,至涪州排亭之前,波涛大汹,濆淖如屋,不可梢船。过州,入黔江泊”。因“恒侯庙”判断此处乐温即今长寿。重庆-长寿-涪州的航程为 77 km和46 km,而嘉陵江、容溪水及黔江(涪陵江)的入大江口之间直线距离分别是55.532 km。或许《吴船录》所记14070 为陆路里程,参照涪州至丰都的120 里,分别调整为18090里,即重庆至涪州一日行程270 里,再过州,入黔江泊”。

4   经以上考订而修正数据至空心符号,除泸州至合江的120 里仍存在偏差之外其余10段行程均满足 1= 0.444 km,即南宋的路程一里与唐朝和明朝的数值完全相同,约为0.444 km。

补充: 利用网络可以看到许多材料,下面是江津-重庆-涪州的两段行程数据。笔者的感觉是,《吴船录》的数据多是偏小,而《读史方舆纪要》的数据总是偏大。本文不直接引用地方志等文献中数据,只是基于常识对《吴船录》中3 段路程略作修正;至于叙州至泸州只是合并行程,没有修改数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247402.html

上一篇:从《吴船录》中里程看南宋的里长
下一篇:咫尺之间的长度和商周之际的精度

17 张晓良 王安良 黄永义 朱晓刚 刘炜 刘全慧 杨正瓴 许培扬 杨金波 段含明 冯大诚 史晓雷 杜占池 李毅伟 陆仲绩 孙颉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2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