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chm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chmo

博文

2018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奖 精选

已有 3756 次阅读 2018-10-26 09:32 |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上回书说到荷兰自然摄影师Marsel Van Oosten斩获本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荣誉大奖。今年的比赛共有来自95个国家的45,000多份作品竞选19个类别的获项。今天俺接着和大家聊聊本次大赛的获奖作品。


01

Untitled image (7).jpg

“金童玉女” 作者:Marsel Van Oosten(荷兰),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大奖。


经过多日的摸爬滚打,Marse渐渐熟悉了一群秦岭金丝猴的活动习惯,最终捕捉到这对猴子休憩的一瞬。太阳穿过树冠,他们沐浴在神奇的光线中,金色的体毛在森林的新鲜绿色映衬下愈发光亮。


金丝猴属于灵长目猴科疣猴亚科仰鼻猴属(Rhinopithecus。由于世界上最早发现的仰鼻猴是金黄色皮毛、生活在中国的四川、陕西、甘肃的川金丝猴,所以这一属的动物通常被称为金丝猴,它的英文名字直译成中文是仰鼻猴 (golden snub-nosed monkey)。


一说到金丝猴,大家都觉得是中国特有,其实金丝猴一共有五个种(见下图)都分布在亚洲,其中三种(滇金丝猴、黔金丝猴、川金丝猴)分布在中国的西南山区,另一种越南金丝猴分布在越南北部。缅甸金丝猴分布于缅甸北部。黔金丝猴(图C)又名仰鼻猴、白肩猴,主要仅分布于贵州梵净山,现数量700只左右。滇金丝猴(图E)又名黑金丝猴、黑仰鼻猴,它的体色是灰黑色的,仅在中国的云南和西藏高山针叶林有分布,是世界上栖息海拔高度最高的灵长类动物。


FIVE MONKEYS.jpg

南金丝猴(图B)1910年被发现,但直到1989年才再次发现。背部体毛为黑色。现存数量很少,约250只。

缅甸金丝猴体(图D)体毛为黑色。该物种发现于2010年,大约有260只至330只。2012年在中国云南也发现了这种金丝猴 。
最后说到川金丝猴(图A),它们才真的是一身
金毛,是名副其实的金丝猴。Marsel拍的秦岭金丝猴被认为是川金丝猴的一个亚种。


问题来了: 您觉得哪只仰鼻猴颜值最高?

  • A 川金丝猴

  • B 越南金丝猴

  • C 黔金丝猴

  • D 缅甸金丝猴体

  • E 滇金丝猴

02

methode%2Ftimes%2Fprod%2Fweb%2Fbin%2F8cddd87e-d155-11e8-b8d4-d6fb90acb7b1.jpg

”卧榻的豹子” 作者:Skye Meaker(南非), 年度青年野生动物摄影师


豹子总是行踪隐秘,Skye在Mashatu禁猎区寻觅几个小时后,遇到了一只叫Mathoja的母豹。就在豹子逃走前,Skye抓拍到这平和的一刻。

不同亚种的豹毛色有浅黄,金黄,黄褐等不同。因为其浑身布满圆形斑纹,所以又名金钱豹或花豹。花豹有时会有黑化现象,即为黑豹:


unnamed.jpg

上面说的豹子英文是lepard,而电影《黑豹》的英文是black panther。 Black panther 在亚洲和非洲是指黑化的豹子-lepard,在美洲就是黑化的美洲虎 -jaguar。


03

fotografii-dikoj-prirody-1.jpg

梦之鸭” 作者:Carlos Perez Naval(西班牙) ,11-14岁年龄组获奖者


Barents Sea-巴伦支海位于挪威与俄罗斯北方,是北冰洋的陆缘海之一。由于北大西洋洋流的影响,巴伦支海与其它类似纬度的海洋相比具有较高的生物产量。巴伦支海有世界上最大的鳕鱼种群,因而也吸引了大量海鸟聚居,这其中也包括上图中的长尾鸭。长尾鸭(Clangula hyemalis)为鸭科长尾鸭属的鸟类,俗名冰凫,分布于欧亚大陆北部,主要生活在寒冷开阔的海洋。和很多鸟类一样,长尾鸭也有换羽的习性,下图展示的就是雌鸟和雄鸟在交配期和非交配期的羽毛外观:

63902961-720px-COLLAGE.jpg

A:交配期雌鸟;B:非交配期雄鸟;C:非交配期雌鸟;D:交配期雄鸟。


问题又来了:获奖作品里的长尾鸭是雌鸟还是雄鸟?


04

15.jpg


“管中猫头鹰” 作者:Arshdeep Singh(印度),10岁及以下年龄组获奖者


Arshdeep坐在父亲的车上在城市中穿行,无意间瞥见一只鸟消失在废旧水管中。他叫爸爸停下车,将相机和长焦镜头放在半开窗口上。拍下了这有趣的一瞬。


别看只有十岁,Arshdeep 已经有五年的摄影经历。他的作品被BBC和Lonely Planet采用。而这一切应该感谢他父亲 Randeep Singh。Randeep是一位专业野生动物摄影师,小Arshdeep有此家庭影响,成功似乎也就不那么意外了。有意思的是当笔者查看父子的摄影网站时,发现两个网站的风格设置是完全一致的,再看图片风格,还真不好说是爹强还是儿子强。


about_Randeep-Singh.jpg1539890938-Arshdeep2.jpg

上图是爷俩的网站头像,估计是互相拍的吧,哈哈哈。


05

_103893296_8462c187-a5e5-4ade-a0fd-45f0795f1b75.jpg海豹之床”  作者:Cristobal Serrano(西班牙),生境中的动物主题获奖者


Cristobal 在南极半岛埃雷拉海峡使用无人机拍摄了一块浮冰上休息的食蟹海豹(Lobodon carcinophagus)。


图中冰块上的红色引起了笔者的兴趣。是海豹刚吃的鱼吗?答案有些意想不到:虽然叫食蟹海豹,但它们其实是以磷虾为主食的。因为磷虾是粉红色的,所以大量食用的话便便就被磷虾的残渣染红了。磷虾在海洋食物链中处在一个重要的位置。它们以浮游生物为食,数量巨大,保证了食物链的进阶。据估计,南极磷虾(Euphausia superba)的总生物量约为3亿8千万吨 (有估算72亿人的总重量大概是3亿2千万吨)。很多鲸鱼的主食也是磷虾,所以它们的排泄物的颜色自然也是粉红的。

220px-Meganyctiphanes_norvegica2.jpgpasted image 0.png


06

Untitled image (9).jpg

“Hell-bent” 作者:David Herasimtschuk(美国),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主题获奖者


一只饥饿的美国大鲵(Cryptobranchus alleganiensis)咬住了一条北方水蛇。这种情况很少见,因为水蛇并不是美国大鲵的主要食物来源。这场意外的争斗最终以水蛇逃脱而结束。David很幸运地够抓拍到这两个不太可能的敌人之间的战斗。

美国大鲵的英文叫Hellbender,直译的话是“地狱折返者”。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它长得太丑了简直像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有意思的是上面照片的题目是“Hell-bent”,意思是一意孤行,不顾一切。说到大鲵,读者肯定会想到中国的娃娃鱼。的确,目前全世界就三种大鲵,除了上面两位,还有日本大鲵。这三种动物除了长的丑这个共同特征外,还共同拥有一种独特的呼吸方式-通过其背腹皮肤皱褶中的毛细血管进行皮肤气体交换。中国和日本大鲵还有功能正常的肺,而美国大鲵就干脆放弃了肺呼吸。这让笔者不禁想到了大战水母阴姬的楚留香。。。古龙大叔当初是不是也摆弄过“地狱折返者”啊?


06

Untitled image (10).jpg

“嗜血” 作者:Thomas P. Peschak(德国/南非),鸟类主题获奖者


Thomas因报道环境变化,登上了加拉帕戈斯群岛(就是《地球脉动》第二季里那个著名的群蛇追逐小海鬣蜥的地方)边缘的一个小岛:狼岛。在一个山顶,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场景 - 一只小鸟正啄掉纳斯卡鲣鸟的羽毛吸食鲜血!

吸血地雀(Geospiza septentrionalis)仅分布在狼岛和邻近的达尔文岛。它因为不寻常的饮食习惯-偶尔吸食鲣鸟血液-而得名。奇怪的是,鲣鸟对吸血地雀啄破它们皮肤吸血的行为并不特别在意,泰然处之。据推测,吸血地雀的这种行为可能是从它啄食鲣鸟羽毛内吸血寄生虫演变而来。不仅如此,吸血地雀还偷吃鲣鸟的蛋。写到这儿,请允许我心疼蓝脚鲣鸟一分钟。给大家看段蓝脚鲣鸟求偶时优雅舞姿:

https://mp.weixin.qq.com/cgi-bin/appmsg?begin=0&count=9&action=list_video&type=15&token=510686341&lang=zh_CN


吸血地雀这种特殊饮食习惯可能是因应海岛缺少淡水演化而来,尽管如此,他们的饮食的主体仍是种子和无脊椎动物,包括吸食加拉帕戈斯仙人球的花蜜。

加拉帕戈斯群岛一共有15种雀鸟,它们被统称为达尔文雀,因为达尔文首先发现了这些小鸟。

220px-Darwin_s_finches_by_Gould (1).jpg


但是达尔文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形态差异颇大的小鸟属于近缘种,是后人研究发现形态的巨大差异正好符合达尔文的进化论的观点。


07

methode%2Ftimes%2Fprod%2Fweb%2Fbin%2F8b95b112-d155-11e8-b8d4-d6fb90acb7b1.jpg

“泥蜂滚泥 ” 作者:Georgina Steytler(澳大利亚),无脊椎动物主题获奖者


Georgina本来是在水坑边拍摄鸟类的,但一群勤劳的黄蜂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它们忙着将柔软的泥浆滚成球带到附近的巢穴。为了一个好的拍摄角度,Georgina躺在泥地里,预先聚焦在可能的飞行路径上,然后连续拍摄,抓到了蜂携泥球。

泥蜂这个名字是泛指那些用泥建造巢穴的黄蜂。雌性成虫以泥土在墙角、屋檐或岩石、土壁做土室;或者挖土,挖沙为巢,或在竹节内做巢,老旧房屋的房梁,柱子上,也能发现泥蜂的木巢。泥蜂猎捕昆虫或者蜘蛛等节肢动物,供子代幼虫食用,不同种类的泥蜂,其捕食的动物种类也有所不同,有的泥蜂成虫还会取食猎物的体液,也有泥蜂成虫会取食花蜜。

收集了一组各式蜂巢,设计风格迥异啊,看来跟人类一样,艺术是要讲天分的。

220px-Organ_Pipe_Wasp_nest.jpg300px-Mud_Nest_of_Mud_dauber.jpgclose-up-of-a-mud-dauber-wasp-nest-made-by-a-solitary-wasp-out-of-mud-with-entry.jpgHow-to-Handle-Mud-Dauber-Wasp.pngimages.jpegmud_wasp_nest_australia_cindy.jpg


最后一张着重推荐一下,倒不是多好看,而是因为“建筑师”来自澳洲,这背景砖都看着那么亲切,俺家房子四周好多这种泥窝。


08

欢迎

“殇”  作者:RicardoNúñezMontero(西班牙),哺乳动物动物主题获奖者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一只年轻的雌性山地大猩猩,不愿放弃她死去的孩儿。最初,她梳理了孩子的毛发,像其它母亲一样背着它。几周后,她开始吃残留下的尸体。。。

正如大象抚摸死去的家庭成员的骨头,海豚试图让死去的同伴漂浮,有大量可靠的证据表明动物能够表达悲伤的情绪。


下图是来自最近的一则报道:加拿大的观测人员发现一只虎鲸妈妈托着死去的幼崽飘荡了17天才最终放弃。


_102901940_orca2.jpg


09

730be44035_133434_plante-desert-namib.jpg

“荒漠遗迹” 作者:Jen Guyton(德国/美国),植物和真菌主题获奖者


乍一看这张图片,笔者本打算忽略不讲了。然而看了介绍,觉得值得保留。

图中这株生长在西非纳米布沙漠看似破败的植物叫百岁兰(Welwitschia mirabilis),又称为百岁叶、千岁兰,主要分布在安哥拉与纳米布沙漠。茎短,一生只长两片叶,但野外植株的叶片会分裂生长成许多条状物,让人无法看出他们原来是两片叶子。雌雄异株。根极长,可达3米至10米,以吸收地下水。经过碳14测试推测其平均寿命可达数百年,有些植株甚至可到2000年,故得此名。


这里八一小卦:千岁兰是纳米比亚国花,所以最近作为53名英联邦国家成员之一出现在萨塞克斯公爵夫人梅根的婚纱上。啥,不知道俺说啥?她啊:

101643955_hi046915493.jpgdownload (3).jpeg80299407.7CDfVL0i.DSC_0009.jpg76022559.kHCfspK1.Welwitschi_Forest.jpg

                雄花                                                                                      雌花


10

Untitled image (8).jpg

“夜间飞行” 作者:Michael Patrick O'Neill(美国),水下主题获奖者


这张水下拍摄的小飞鱼基本就是属于摄影师炫技类型了。飞鱼白天飞腾于水面,夜间就基本在水中活动。下面这张照片很好地展示了飞鱼飞行技巧:通过叉尾快速拍打水面,飞鱼在水面推进,直到起飞,通过展开的胸鳍,它们可以在空中滑行数百米,远离水下掠食者。

3f1fc9b061ddf2e19dd34f04e01c53e9--fish-art-southern-california.jpg


11

MarsicanBrown-BearExploresVillageItalyAbruzzoLazioMoliseNationalPark.jpg.990x0_q.jpg

“通道” 作者:Marco Colombo(意大利),都市野生动物主题获奖者


又是一张看似普通的照片。一天晚上,当Marco开车穿过村庄时,他在路上发现了一只罕见的Marsican棕熊。他马上关掉发动机和灯,以免打扰它,看着熊大步穿过街道。

Marsican棕熊是一种极度濒临灭绝的棕熊亚种。目前大概只有50只生活在意大利北部的一个自然保护区。由于它们的栖息地受到破坏,它们经常与人类接触,甚在菜园和果园里觅食。这张图让笔者联想到很多野生动物都开始在城市周边寻求生存。对它们来说,人类已经把它们逼得无路可退,无处藏身。

baby-animal-cub-wallpaper-hd-1600x1200-352946.jpg


12

“风吹”奥兰多费尔南德斯米兰达(西班牙),地球的环境主题获奖者


这个说实话没觉出啥太出彩儿的地方,略过。


13

Untitled image (11).jpg

    “愿景”  作者:Jan van der Greef(荷兰),黑与白主题获奖者。


感觉这张胜在意境的制造和构图。在酒店的花园里,Jan注意到,当胡须登山蜂鸟绕着植物旋转并关闭它们的尾巴片刻时,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十字架。接下来他花了两天时间才能获得完美的拍摄效果。这幅作品的名字叫“The Vision”,用于表述圣经中的神迹出现等景象。

须登山蜂鸟仅分布于秘鲁,得名源自于鸟嘴下华丽的多彩羽毛:

546f8fd03497195cc748cf9c0e93a91b (1).jpg


14

Untitled image (12).jpg

“冰池” 作者:克里斯托瓦尔塞拉诺(西班牙),创意视野主题获奖者


这个是创意单元,而且和前面的海豹有些雷同,所以也略过。


15

Untitled image (13).jpg

“悲伤的小丑” 作者:Joan de la Malla(西班牙),野生动物新闻摄影主题,单幅图像获奖者


一只长尾猕猴将手放在脸上,试图缓解面罩的不适。与此同时,它颈上的铁链牢牢抓在主人手中。这是一张带有喜剧元素的悲剧照。在印度尼西亚这样的场景很常见,Joan花了很长时间才获得了猴子主人的信任,拍摄了这张照片。 “他们不是坏人,”她说。大多数人都是为赚钱送孩子上学。


16

Untitled image (16).jpg

“舐犊情深“ 作者:Javier Aznar de Rueda(西班牙),代表作选辑获奖者


Javier在他住的森林小屋的厨房里发现了这只角蝉母亲守护一根树枝的下面她的孩子们。角蝉是半翅目、蝉亚目下大约3000种昆虫的通称。很多角蝉头部都有角,具有防御功能。下图中的角蝉也是Javier拍摄的,这个杠铃式的角也不知能有啥用,也许会给捕食者的吞咽造成困难?

100.jpg


下面再给大家看几个神奇造型:


aHR0cHM6Ly9hbXAubGl2ZXNjaWVuY2UuY29tL2ltYWdlcy9pLzAwMC8wMTcvOTY3L29yaWdpbmFsL3Vu.jpg

角蝉的若虫(幼虫)其实还是挺”得宠“的,很多昆虫比如蚂蚁蜜蜂都会主动保护它们。这是因为若虫的排泄物含糖量很高,被称为”蜜露“,相信读者都经历过家里糖罐遭蚂蚁围攻的烦恼,蚂蚁对甜味的迷恋真是有点人类嗑药的赶脚啊!所以碰到天然造糖的叫颤若虫,自然呵护有加。这种自然现象英文叫Myrmecophily: myrmeco-蚂蚁,phily-喜爱,翻译过来叫适蚁性。下面两张图同样出自Javier之手,分别为”护幼“和”采蜜“。

Gonzalez-de-Rueda-carousel.jpg

96.jpg



17

wildlife-photographer-year-8.jpg

“梦幻对决” 作者:Michel d'Oultremont(比利时),新星代表作选辑获奖者


Michel 说她的创作灵感来自中国皮影戏,再来看几张她的作品:


91.jpg

92.jpg

93(1).jpg


18

Alejandro Prieto关于墨西哥美洲虎困境的系列获得了长篇新闻摄影类别的最高奖项。

Untitled image (14).jpg

签名树”


在墨西哥Sierra de Vallejo的山地丛林中,一只美洲虎通过刮树来削尖它的爪子,留下刺鼻的气味。这些标记是对其它美洲虎的警告 - “私人领地”。雄性美洲虎可以漫游超过130平方公里,这只美洲虎需要8个月才能刷新它的痕迹。


Wildlife_Photographer_18_Of_The_Year_2018_fotografía_naturaleza_vidasalvaje_concurso.jpg

“未来的希望”


在猎人杀死它们的母亲并将它们作为宠物出售之后,这对一只月大的美洲虎幼仔可能最终留在了这个村庄。在野外,这些幼小的动物会和母亲呆在一起,直到大约两岁。如今,他们已被交给避难所。将在来有机会重返野外。


82.jpg

”美洲虎进城”


每年八月,在格雷罗州的Chilapa de Alvarez,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敬拜美洲虎,美洲虎在墨西哥文化和神话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然而,在这个国家的这个地区,曾经常见的美洲虎现在已经灭绝。可能只有少数年长的节日观众记得在森林里偶尔看到这种美丽大猫的足迹。


19

备受赞誉的野生动物摄影师Frans Lanting因其“三十多年来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杰出贡献”获得了首次设置的终身成就奖。


Untitled image (17).jpg

“暮光之城的大象” 作者:Frans Lanting(荷兰),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终身成就奖


在博茨瓦纳旱季的一天晚上,Frans 走到一个水塘,满月悬浮在明亮的粉红色天空中,一群大象聚集水边休憩。Frans 说这张照片是他对南部非洲荒野的原始风貌,大象的壮丽,以及在干渴季节水之珍贵的致敬。

dc8ff037-0ed7-4575-983e-51315a975002_c154-0-4399-3036_r1032x738.jpeg

Frans Lanting可是野生动物摄影界殿堂级人物了。笔者完全可以另开一篇再夸夸他,但是连续三篇聊照片未免有些太单调了,等以后没题材了再说吧。找几张他的代表作大家欣赏一下:

teaser_teaser_lanting_okavango_1211271641_id_548350.jpg

Bonobo-ARTICLE-PAGE.jpg

004943-01-824x550.jpg

00382801web.jpg

40593294_148239232778233_1974721940884652687_n.jpg

franslanting.jpg

moutanin-lion_1617836i.jpg


scarlet-macaw-juvenile-in-flight-frans-lantingmint-images.jpg

20

One more thing:

最后还要展示一张:

148469-gallery7.jpg

“‘捕获” 作者:Robert Irwin (澳大利亚)


这幅作品虽然没有获奖,但是获得了 少年组的特别提名。作者是来自澳大利亚的Robert Irwin。Robert的父亲就是Steve Irwin, 已故的澳洲环保人士与电视节目主持人。

220px-Steve_Irwin.jpgimagev1727b5d554f260c5f3880f5689a3df5ff-pwa4hxvr6a04b3av4r2_ct677x380.jpg


笔者觉得这张照片里 一只巨蟹蛛抓住一只死青蛙,彰显澳洲毒虫猛兽横行的风格。


没想到介绍照片也这么艰难耗时。但是每张精彩的照片背后都会有一个精彩的故事,这也应该是我们欣赏它们的一部分。


忽然觉得看了这么多好作品,是不是也该亮一张自己拍的。下图是前些日子某个早晨偶得(手机拍摄)。本地民间相信,蜻蜓飞,旱季来。

IMG_20180911_074944-01.jpeg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科学乐趣生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4385-1142843.html

上一篇:极简即极繁-自然摄影师 Marsel Van Oosten
下一篇:一千克到底是多少?

19 王从彦 刁承泰 黄永义 杨正瓴 李学宽 黄洪宇 晏成和 董全 张珑 黄智勇 周少祥 徐长庆 王崇臣 张晓良 蒋金和 姚卫建 高建国 鲍海飞 黄秀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6 2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