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计量学的信仰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nfa

博文

SCI在中国:激情与迷茫 精选

已有 7960 次阅读 2009-6-22 19:38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上个世纪60年代,加菲尔德博士创建了ISI公司并发明了SCI。SCI是科学引文索引的简称,思想来源于《谢泼德引文》。从它的名字来看,我们首先意识到的是它是一个检索系统(I代表的是索引,index),这也是加菲尔德博士发明SCI的初衷,即提供一个科学便捷的网状学术资源检索平台,方便学者的知识搜寻,并一定程度上加快科学交流(越查越旧,越查越新,越查越深)。但是,我们在一些文献计量学的课本上可以看到,SCI有两大基本功能,除了信息检索外,还有不可忽视的一大功能,即科研评价功能。如果SCI仅仅是一个文献检索系统,那么它的影响力可能没有当前这么大。可以说,科研评价功能使得SCI如虎添翼,对于科学界的影响与日俱增,直到风靡全球科学界。
       SCI在我国引起注意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南京大学将SCI引入了科研评价体系。从此,SCI在中国真正生根发芽并以惊人的速度
茁壮成长。那么在我国我们用SCI来干什么呢?查找文献吗?扪心自问,我们所需要的信息有多少是通过SCI系统检索得到?高校买SCI的最大用处是什么?很直白的说,为了满足各种层次人员的评奖需求(或其他学术认可的证明),比如奖学金(奖金),课题申请等等。所以,SCI的发展在中国是不协调的,左手(检索)是典型的肌无力,而右手(评价)却像是打了激素。这也无可厚非,利用好SCI的一面也很好了,但是这只右手也比较畸形,有的人爱她,有的人恨她,有的人还对她爱恨交加,她让中国科学界的学者时而兴高采烈,时而心情低落,把大家搞的就和吸了毒品一样。
       SCI在中国发展的如火如荼,可见其旺盛的生命力。中国科学界现在还离得开SCI吗?离不开了。并且现在很多单位是越来越有
“作战激情”:到几几年SCI论文数量要超过3000篇之类,发一篇SCI奖励5000元等等。另外,各级管理部门倾向于用SCI来考核学者的学术成就,这使得学者不得不奋笔疾书,踊跃向SCI收录期刊投稿。人们为了发SCI可以说是充满了“战斗的激情”,是不是以后学者们见了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月你SCI了吗?”。我身边很多同学和老师都在孜孜不倦地为SCI奋斗,大家是无辜的也是无奈的,但是大家需要这样的激情来适应我们的学术评价体系,否则你会更加郁闷。所以,我想,也许SCI给大家身体注入了兴奋剂,推动大家的研究更加国际化,并且给大家能带来经济的实惠,精神的愉悦,可以说是件好事。
      但是,由于过于强化SCI的评价功能,它
给中国科学界也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评价的立足点是公平或者是尽力追求公平。但是由于大家对于文献的外在属性不是很了解,所以进行定量评价的时候(内在属性需要定性评价)往往容易犯“官僚主义”作风,搞一刀切。比如,现在虽然很多单位要求投影响因子比较高的期刊,但是却不区分学科,生物学和数学能放在一起比吗?再比如,同一个杂志的两篇论文,质量也是一样的吗?还有,有的学者说:“我和某某在同一学科的不同期刊各发表了一篇论文,他的期刊影响因子比我高,但是我的被引次数比它高许多,这应该怎么进行评价?”,按照现在许多只看期刊影响因子的单位,那么这位学者只能忍气吞声了。这样他也迷茫了,这种迷茫很可怕,导致了学者对于期刊的影响因子的狂热崇拜。什么导致的?一刀切的评价体系!这样的评价体系掩盖了学术论文的本质,只抓住论文载体——期刊大做文章,这必然会误导学者。这些不加细分的评价体系让大家看起来是多么的滑稽可笑!
       SCI在中国,已经不是原来的它,它已经有了丰富的中国特色,这种特色让它在中国赞骂参半,它带来了创作激情,也带来了学术不公。但,这是它的错吗?它是无辜的,有错的是利用它的机构或人。如果这些机构或人不懂SCI到底是什么,粗暴武断的使用它,误导整个学术界,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SCI是一把利剑,一定要让那些懂它的人佩戴,否则自己的光彩释放不了甚至会误伤他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3390-239661.html

上一篇:关于我国期刊评价的一些思考
下一篇:浮躁的国内人文社科研究:求“新”求“全”求“高度”

10 陈儒军 孙学军 曹聪 周春雷 何学锋 朱教君 苗元华 高建国 王立 wanggeng2003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3 1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