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光速研究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ugu234 交流电速度可能超光速 Research on Faster Then Light

博文

挑战爱因斯坦,我坚持了50年

已有 2464 次阅读 2018-6-16 17:2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挑战爱因斯坦, 我坚持了50年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在今年5月底出版了爱因斯坦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写下的游记——《爱因斯坦游记:远东,巴勒斯坦和西班牙,1922-1923》,这位科学巨擘在游记中形容中国人勤奋,但肮脏及愚钝。

爱因斯坦在日记中写到:“中国是一个像牧群般奇特的国家,中国人看起来更像机械人而非正常人。如果这些中国人取代其他种族的人,那真是遗憾。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光是想一想都是无可言喻的悲伤。”

 关于爱因斯坦的种族歧视言论,已经有许多人写了感想和评论,我就不写了。我在这里仅仅从科学研究的层面,发表我自己的学术观点,因为我挑战爱因斯坦,已经坚持了50年。

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是在1905年。当时交流电还没有普及,更没有激光器,半导体、原子钟等技术。在整个20世纪,对于交流电信号的速度,几乎没有人测量过。

人类到了二十一世纪,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打开电脑,打入关键词:“电的速度”,或者”电场的速度”。搜索的结果大多是:电场的速度等于光速。这个结果仅仅是大学教科书的观点,没有得到具体的实验证明。

然而最近3年多以来,我和合作者通过实验对于上述学术观点提出了质疑。我们通过上百次的实验发现:在不同的电路中,交流电信号传输速度各不相同;在特定条件下,电信号在导线里的速度可以大大超光速。这个实验简单、稳定、可靠。我们的这个发现主要依靠2点:1. 目前的示波器灵敏度很高,可以测量到1纳秒的时间差,这在10多年前是达不到的。2. 我们发现了交流电可以超光速的特定电路条件。

科技日报201704月发表过文章:“电可以跑得比光快?”。文章说:《前沿科学》2017年第1期发表了美国犹他州立大学和亚拉巴马州大学物理系客座教授张操等4位学者的论文:交流电超光速的实验研究

这里提到的交流电信号的速度,是指交变电场的速度,不是电磁波的速度,也不是导线中电子的速度电场速度不等同于电磁波速度。

人类虽然天天在使用各种电器,可是对于低频电信号在导线中传播速度的研究很缺乏。低频交变电场在金属导线中可以超光速传输信号和能量,这项研究在科学界被长期忽视了。电路中的交变电场信号不是电磁横波,它是导线中每一部分的电场带动电子在进行纵向同步震荡。也就是说,这是一种非局域性效应。所以,超光速现象不仅在量子世界存在,在我们生活的宏观世界也到处存在。

狭义相对论在自由空间有效,可是不适用于低频电路。在宇宙中,纵向电场的速度是不受相对论的真空光速极限限制的。关于光速是一切物质运动的极限的观点,爱因斯坦是说错了。然而,狭义相对论并不是全错,它在很多情况下是很好的理论。问题在于:狭义相对论的适用范围是有限的。

我感谢科学网上一些朋友的讨论和质疑,我也与许多学者讨论过。这是我在前几天给一个博士老同学的回复:感谢你的关注。3年多以来,真正重复过我们实验的只有几个人。多数人是在没有搞清楚我们实验的情况下就简单地否定,并且建议我应该如何如何,我没有时间与他们空谈。你是我们的老同学,博学多才,我们讨论过几次。现在你决定做实验,我很高兴。我希望看到你的实验数据。

我们的交流电可以超光速实验,高度稳定,可以演示。已经有5个以上实验室重复,然而他们只能代表个人,不能代表单位。现在的科研体制是:首先要立项,申请项目以及科研基金,在SCI期刊发表论文。 我们虽然在正规期刊发表了7篇论文,可是没有得到科研单位的关注。

我在这里再次呼吁:我们的交流电可以超光速实验是在中国原创的是高度稳定的,可能超越相对论。我们希望有一个科研单位与我们合作,把实验做得更好,为电路理论以及物理学的发展提供新途径,使得中国的科学事业在世界上作出自己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张操,廖康佳,樊京,导线中交流电场时间延迟的测定,Modern Physics 现代物理, Vol.5, 29-362015 http://www.hanspub.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14804

[2]. 张操, 廖康佳, 交变电场速度测量的物理原理,《现代物理》,Vol. 5 No. 2 35-39 (March 2015) http://www.hanspub.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14949

[3]. 张操, 廖康佳,“交流电速度可能超光速20兼评郑翊等人的论文电磁场的传播速度” Modern Physics 现代物理, Vol. 5No. 6 2015) 125-1322015.

[4]. 张操,廖康佳,申红磊,胡昌伟,“交流电超光速的实验研究”,《前沿科学》,2017, Vol.43, No. 1, 67-72

[5]. 张操,“关于麦克斯韦方程与经典电路理论的关系”,《前沿科学》,2017Vol. 43, No. 324-32

[6]. 张操,胡昌伟,“坡印廷定理的再思考”,《现代物理》,Vol. 8 No. 2 (March 2018) .42-49
https://www.hanspub.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24190

[7]. Tsao Chang, “An Experiment to Improve the Model of Lumped Element Circuit”, Journal of Modern Physics, 20189, 596-606.

http://www.scirp.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8315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1800-1119290.html

上一篇:勇于承认错误,是一种北大精神
下一篇:电的速度,百年误导

7 廖康佳 朱林 都世民 杨正瓴 孙杨 钱大鹏 张学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2 20: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