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 煒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ozhen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博文

读书偶得舍利塔影

已有 1423 次阅读 2020-10-16 21:5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今日上午讀書,偶然看到1938年拍攝的金朝河北西路真定府都僧録龍興寺廣惠大師舍利塔,這座塔毀於1940年大悲阁尚未落成时。於是就依照模糊的照片製作了“樣式圖”:

金朝的塔.png


根據有關文獻記載,廣惠大師舍利塔位於真定府龍興寺東禪院附近,清康熙乙卯年1675年,正定知縣祖澤溶瞻禮龍興寺時見廣惠大師經幢逼近佛殿于是捐資購地,將其迁移到龍興寺東禪院附近。1938年的這張照片拍攝到了廣惠大師經幢和舍利塔。

360截图20201017101946051.jpg

Snap 2020-10-16 at 09.35.12.png


高僧圓寂後,会興建舍利塔和經幢、碑碣等等。廣惠大師經幢的位置被重新安置在舍利塔南、並有石桌香爐等,便於對廣惠大師的奉祀。如果没有墓葬——舍利塔,只有经幢,则石桌、香炉的设置就没有意义。明代的龍興寺都僧録夢堂惺公和尚的經幢和舍利塔也是西、東分建的在龙兴寺外北侧龙井附近和尚墓葬区,距離也較遠,這個現象可能是因循明朝之前的傳統。金朝的广惠大师的舍利塔在寺外东南,而“经幢逼近佛殿”,说明经幢在舍利塔西侧靠近佛殿的地方,将经幢挪移至舍利塔南,两者都在佛殿东较远位置。1938年文獻明確表明這里的主體建築是----廣惠大師舍利塔,原文:Snap 2020-10-16 at 09.33.32_副本.png,由此可见这里的經幢只是廣惠大師舍利塔的附屬建築而被安置在舍利塔南。再者經幢全称是:“鎮陽龍興寺河北西路都僧録改授廣惠大師經幢銘”,從此可知這只是經幢。龙兴寺东禅院外东南也属于空地,广惠大师经幢与舍利塔迁移到一起组成一组建筑群是比较完整的设计规划。

广惠大师经幢铭文记载:金大定三年腊月初三晚上子时(有记载为大定三年十月初一)圆寂前嘱咐门人弟子说:“慈和日夜梦庭树变白,为吾入灭之兆也,俟吾入灭后,火焚残躯,葬不毛之地。”其门人弟子“ 获舍利莫限其数,门人捧灵骨附古塋葬之。”其弟子顺道等二十三人“ 恐湮师迹,特建经幢,执师行状 ”。由经幢铭文可知,舍利塔和经幢是分建的。经幢只是记录广惠大师行状的纪念性建筑而不是舍利塔。

清康熙乙卯年1675年后,广惠大师舍利塔为主体的建筑群由南向北依次是:石桌及香炉→广惠大师经幢→广惠大师舍利塔。

1938年照片拍摄约1年后的1940年一张照片显示,广惠大师经幢和舍利塔已经消失。原地只有砖垛和石料构件,如图:

310_4_副本1_副本.jpg


为什么挪走广惠大师经幢,拆除舍利塔?

在1940年左右,龙兴寺住持纯三和尚主持重修大悲阁事宜,因为时间紧迫,资金不足等原因,拆除了大悲阁两侧集庆阁和御书楼作为大悲阁修建的建材。看此处的砖垛很有可能是刚拆除了舍利塔塔砖,用作建设大悲阁的建材。

360截图20201017200522582.jpg

为什么如此紧迫的建立大悲阁呢?

图中大悲阁砖龛只是暂时的保护北宋造像的措施。民间传说,日军曾派兵将砖龛内造像用绳子拴住后用几十匹骡马拖拽,企图将造像拖倒而熔铜作武器原料。正在此时,天昏地暗风雨大作,造像面颊现怒容。不得已的日军只将1933年重新安装的大佛冠劫掠而去。这个传说也说明日军曾觊觎造像材质,出于保护,住持纯三等不得已拆除寺内外附属建筑,构建大悲阁也是完全可能的。

总之,广惠大师是金朝的真定府龙兴寺的一位寿高78岁、僧腊58年的高僧,他“众所知识,具体邻智、凡圣叵测、神情高爽、人质殊特、性洁澄潭------学镇神州------如冰之清、如弦之直”,曾主持重修寺院建筑,刊刻百法版,修缮大觉六师殿这座北宋最大的单体佛殿建筑。1938年的照片说明这里曾是广惠大师的舍利塔并附属经幢,这张照片拍摄不久,经幢被挪移,舍利塔也拆掉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87371-1254641.html

上一篇:木塔巍巍
下一篇:与世无争话八大

15 尤明庆 杨正瓴 范振英 王从彦 杨卫东 郑永军 许培扬 李焰东 杜占池 刘钢 李毅伟 孙颉 张晓良 朱晓刚 陆仲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3: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