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 煒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ozhen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博文

《坤舆万国全图》京杭运河的证据

已有 460 次阅读 2017-5-20 00:3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以下分两部分讲:

证据一、1519年黄河决入山东济水故道在东平分水闸入大清河入渤海;

证据二、《坤舆万国全图》京杭运河的证据。两份证据表明黄河干流是淮河入海。支流1:从京杭运河会通河入天津海河到北京;支流2:山东大清河入渤海;

支流3:盐河入黄海。1579年利玛窦神甫还没有到达中国,但是中国明朝万历七年1579年已经有了“漕与河合”的奏疏。因此,利玛窦神甫1581年到肇庆后依据“原有镂版”、《一统志》及来华时携带的《世界地图册》等等绘制《舆地山海全图》、1599年改进为 《山海舆地全图》、1602年改进为《坤舆万国全图》、1603年《两仪玄览图》上面都描绘了黄河干流为淮河口。1599年到1600年从南京白下跟随南京官员到扬州京杭运河乘船到天津、北京。


证据一、1519年黄河决山东大清河入渤海


一本介绍历代中国地图的书,一些读者读过这是研究中国古代地理学发展史的参考。其中有很多黄河改道的事情。但是一些作家读者并不了解黄河水情明代黄河事实,明朝末期的地图上的大清河。大清河是古代济水故道东段,在济南发源向东流入渤海。济南西段的济水故道是1189年黄河改道的之前的一段黄河故道。两段并不连通,在1519年从山东东昌分水闸入大清河入渤海,这是黄河在明代支流入海口之一。

证据:正德十四年(1519年)春三月,工部右侍郎王永和奏治河事宜。先是,沙湾之役,永和以冬寒,遽停工。又以决自河南,敕彼共事,上切责之。至是言黑阳山西湾已通,水从泰通寺资运河,东昌则置分水闸,设三空泄水,入大清河归于海。八柳树工犹未可用,沙湾堤宜时启,分水二空泄上流,庶可亡后患。




黄河干流入仍然以淮河入海。黄河确实有古济水河道大清河入海、盐河、淮河入海的记录在明代。图中大清河与运河交汇处设有东昌水闸。



证据二:《坤舆万国全图》黄河北支京杭运河


从京杭运河会通河入天津海河到北京,记载如下:

1489年弘治二年以来,渐徙而北,又决金龙口诸处,直趋张秋,横冲会通河京杭大运河长奔入海,而汴南之新河又淤。

明朝万历七年1579年奏疏:盖合大河以归一淮,物不能两大,况水又泥淖多滓,驱二渎之水,行阏遏之途,其必溃也明甚。而兖州卑下,齐、鲁濒海,黄河所向,并牵漕河诸水,尽泻入海。故河决之世,陆则病水,水则病涸,发则病水,去则病涸,齐、鲁病水,漕河病涸,一隅病水,全河病涸。而说者谓河既欲自豫决兖,入漕达海,何不尽浚豫、兖诸决地,听河北流,过济宁,下临清,出直沽,漕与河合,漕不病竭,淮与河分,淮不病溢,策至便也。不知淮河浩瀚,千里一泻,犹不能泄,怒时思沸涌,漕水千步百折,委纡盘曲,河岂能按辔徐行乎?若必废漕制以伸河体,取咽喉之地为尾闾之冲,必无幸矣。

③ 万历十五年(1587年)冬十月,命工科给事中韦居敬相度黄河,议修治之策。时黄河漫流,自开封、封丘、偃师,及东明、长垣,多冲决,已而督河杨一魁议,因决济大学士申时行言失今不治,河将北徙上流,不下徐、淮,则运道可忧,故有是命。运,导沁入卫。居敬言:“卫辉城卑于河,恐一决有冲溃之患,沁水多沙,善淤,入漕未便,不如坚筑决口,开河身,加浚卫河(永济渠在明朝万历十五年1587年),民得灌田,尤为完计。”上从之。


盐河入黄海记录如下:

弘治六年(1493年工方兴,而张秋东堤复决九十余丈,夺运河水,尽东流,由东阿旧盐河以入于海。


附:

奉敕撰安平镇治水碑记  明·徐溥

安平镇旧为张秋,实运河要地也。景泰间,黄河支流决镇之沙湾,坏运河,朝廷命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徐有贞塞而堤之。暨弘治六年,复决于下流十里许,汶水从之由东阿旧盐河以入于海。厥后,霖涝大溢,广至九十余丈,运河自东昌而下,率多淤涸,舟楫不通。

今上以为忧,既敕右副都御史臣刘大夏往治之,又特敕内官监太监臣李兴、平江伯臣陈锐总督山东,兵民夫役与之共事。至则合志协虑,会财用计工力,厚加抚谕。俾小大趋事,期于成功。时夏且半,漕舟已集,一经决口,挽力数倍。稍失手辄覆溺不可救。佥谓宜急先务,乃于西岸稍南凿月河,长三里许,引舟由之,次第皆济,岁运赖以不失。及冬水向落,乃为塞决计。规仿古法,酌以时宜,筑东西二台,植木为表,多施大索,众埽交下,两岸渐合中流,用舟杂置土石,凿而沉之,压以巨埽,囊土以实其罅。役夫番代,阅三昼夜不息,而决始塞。其外则甃石树杙,累筑而固之。又于其南为石坝,以备宣节。于上流为重堤,以防奔溃。至是运道复通,而旧决皆为陆地矣。初议以为安平之上流为黄陵冈,黄陵未塞,则安平之功不易保。故二役并兴,而湍势悍激,再塞再决,群喙汹汹,莫知所定。迄八年之二月。皆以成告上。累遣赐奬劳,赐羊酒金币诸物,易镇名曰安平,又敕建神祠,以祈冥佑,名曰“显惠”。命有司春秋修祀事。是役也,凡用夫四万余,薪刍以束计者八十四万五千,竹木以根计者三万七千,麻鐡以斤计者六十万四千有竒。而黄陵之役不与焉。比复命于朝,上喜,曰:河决既塞,越惟尔二三臣之劳尔。兴赐岁禄二十四石尔;锐加太保兼太子太傅,赐岁禄四百石尔;大夏升左副都御史,佐院事。分董其役者,山东左参政张缙擢通政司右通政,仍治河防;按察佥事廖中为副史;都指挥佥事丁全为署都指挥同知。暨文武官士,进秩加俸者,百数十人各有差。既又敕臣某为文记,功迹岁月,以诏后世。臣谨按《虞书》水首六府,谓为财用所出也,府之利出乎天,而修之在乎人。故平成之功,必资府事,一或失修,则不能利民,而又病之,其势然也。运河之利,固国计所赖。而朝贡商旅,皆必由之,所系甚大。一坏于洪涛,再坏于霖雨,其为患甚剧。不二载间,变波涛为平地,化嗟怨为欢欣。昔之所难今甚易,然亦独何哉!圣天子致和达顺之功,中外臣竭虑宣力之效,天道应祥,而地灵效职,有不期而合者也。然捍患固难,保功尤难,继是以后,修坏补敝之责,则有司存今官有特置,责有专任,方汲汲为久远计。前日之功,亦可以勿坏矣。臣故叙事纪日,俾刻金石,如宋灵平埽故事,用复朝命,且儆于有职者系之以铭。铭曰:

河出西域,亘行域中。土疏水迁,广武之东。

虞周世邈,汉患尤数。历宋至元,治法益凿。

我明北都,会为漕渠。再决张秋,四纪之余。

自西徂东,赴海如注。渠流中涸,南北殊路。

帝命在廷,惟内外臣。来咨来营,以拯艰屯。

乃疏其源,乃塞其决。群工具兴,百虑咸竭。

斫石于山,伐木于林。实土于囊,载积载沈。

至再而三,功乃克就。故漕复通,万舰交辏。

奏章北上,劳使南行。天子有命,锡之嘉名。

坤灵效顺,河亦南徙。水菑告平,民乃宁止。

民赞且颂,良臣之勋。臣拜稽首,天子圣神。

皇不自圣,予民父母。匪天惠民,孰我能佑。

堤石岩岩,川流淙淙。惟兹安平,永镇东邦。

        弘治十年十月初三日记。


黄河入淮并非自明昌五年始,早在南宋建炎二年(1128年)冬,东京留守杜充在滑县以上,李固渡(今河南滑县南沙店集南三里许)以西,决堤阻遏南下的金兵,即已使黄河发生了一次重大的改道,向东流经豫、鲁之间在今山东巨野、嘉祥一带注入泗水,再“自泗入淮”。以后金世宗大定六年(1166年)五月,河决阳武,由郓城东流,汇入梁山泊。大定八年(1168年)六月,“河决李固渡(今河南滑县南),水溃曹州(今山东菏泽)城,分流于单州(今山东单县)之境。”从曹、单南下徐、邳,合泗入淮。但其时宋代的“北流”故道未断,黄河仍处于南北分流的局面。及至“金明昌中,北流绝,全河皆入淮。”黄河从此不再进入河北平原达六百多年,这是黄河史上的一个重大变化。



北京太和殿:

经度:116.39704328182223
纬度:39.91715799474455

天津大沽口京杭运河入海:

经度:117.71134179237369
纬度:38.99467595076159

1855年形成的现代黄河入海口:

经度:119.14589446189883
纬度:37.74779931464046


通过经纬度对比不难看出京杭大运河海河大沽口更接近于北京的纬度。而大清河口与北京相距很远。大沽口为运河入海口而分支另一端则是北京方向。并不是日本手绘彩画《坤舆万国全图》的一个入海口没有分支,原因是手绘容易产生误差,不如雕版印刷标准。





综上的历史证据证明:

1579年利玛窦神甫还没有到达中国,但是中国明朝万历七年1579年已经有了“漕与河合”的奏疏。因此,利玛窦神甫1599年到1600年从南京白下跟随南京官员到扬州京杭运河乘船到天津、北京。1489年黄河决口“直趋张秋,横冲会通河京杭大运河”、1579年黄河决口奏疏“听河北流,过济宁,下临清,出直沽,漕与河合,漕不病竭,”1587年黄河决口奏疏“河将北徙上流,不下徐、淮,则运道可忧,”都表明利玛窦神甫1600年北上路线是《坤舆万国全图》京杭大运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87371-1055972.html

上一篇:地图上的旅行--博爱县清化镇
下一篇:《利玛窦中国札记》拉丁文是最早正版

7 陆绮 尤明庆 杨正瓴 史晓雷 hnjz wqhwqh333 safe11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5 20: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