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皆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sf

博文

[转载]攀钢涉污追踪:锈红污水仍流出 罚款仅为收入万分之一

已有 1336 次阅读 2013-8-20 13:37 |个人分类:水是杂谈|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攀钢,,排污,,罚款| 罚款, 排污, 攀钢 |文章来源:转载

2013年08月20日 02:4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陆宇

“长江岸边重庆巴南,浓烟笼罩下的攀渝钛业难以看清烟囱的上半截,一座座小山似的砖红色冶炼废渣,堆积在厂房围墙外侧,汩汩芬达颜色的浑水从一根碗口粗的胶皮管道奔流而出,汇入长江。”

据环保组织阿拉善SEE工作人员的描述,以上一幕发生在8月11日。当晚,华远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微博炮轰攀钢钒钛[-1.23%资金研报](证券代码:000629)子公司攀渝钛业,“攀渝钛业向长江直排污水,红色污染含铁量超标近百倍。”

次日晚间,攀钢钒钛临时停牌并发布公告称,“此次污染源为重庆钛业已经封闭的老渣场,自该渣场封闭后,重庆钛业就不再向其中排放生产废弃物,造成污染的具体原因尚在进一步调查中,并已对江水进行了取样。”

8月15日,重庆地质矿产测试中心的最新检测结果显示,攀渝钛业所排污水中铁锰超标:其中,管道水锰含量2.84毫克/升、铁含量1.26毫克/升;排污口锰含量2.81毫克/升、铁含量1.38毫克/升。

8月17日,攀钢钒钛给出调查结果:“因当地农民在重庆钛业已停用的渣场上游修建有多个鱼塘,重庆钛业曾于2012年12月按重庆市环境保护局要求修建专用管道引流该渣场上游的鱼塘水外排。由于该专用引流鱼塘水管道较长,近段时间重庆天气炎热,鱼塘水管道出现变形开裂,造成本应进入环保处理设施的渣场渗滤液进入其中。”但攀钢钒钛没有公布污染物名称及指标。

但阿拉善SEE并不完全认可攀钢钒钛的解释,一位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怀疑生产污水与渣场渗液混合而出,现已到实地进行复查。

重庆市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没有证据证明那些环保设备已投入使用,仍然可以看到排污口流出的锈红色污水。”

长期违规排放为何屡罚不止?

除任志强微博披露外,公司对我们的质疑从不正面回应。

在此次污染爆料行动中,任志强的身份并非地产老总,而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护水大使”。阿拉善是一家中国本土NGO组织,200多名会员主要由企业家构成,2005年创始之初主要关注沙尘暴,后逐步延伸至广泛的环境问题。

自2013年7月始,阿拉善SEE展开“念水行动”,重庆、湖南河流污染调查是该行动的第二站,“之所以选择攀钢钒钛,既出于重庆位于长江中上游,工业区林立、河流污染严重的考虑,又因攀钢钒钛的污染屡禁不止、屡罚不止。”阿拉善SEE生态协会项目一部经理向春告诉本报记者。

在攀渝钛业污水排放口,任志强等人用“我测我水”水质检测包对污水进行了简易测试,据任志强等人表述,重金属综合超标,铁超标近百倍,同时,一份水样被送至重庆地质矿产测试中心。8月15日的检测结果显示,污水中铁锰等重金属超标。

在接到阿拉善SEE的举报后,重庆市环保局于8月11日发文,责令攀钢集团重庆钛业公司立即整改,企业整改期间,重庆市环保局将指派执法人员每日对其进行现场巡查,如发现企业未及时整改,将对其违法排污行为实施按日计罚。"

记者致电攀钢钒钛董秘办,接线员称,公告已发布,不再接受媒体采访。

“攀渝钛业是我遇到过的100多家企业中最难搞的。”向春向本报记者表示,除供职于阿拉善SEE,向春还任职于重庆市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关注攀渝钛业已有两年。“除此次任志强微博披露外,公司对我们的质疑从不正面回应。”

2012年7月23日,长江流域来水量暴涨,向春等人发现,巴南区附近的江水呈锈红色,顺藤摸瓜找到了攀渝钛业的排污口。

向春说,当时的污染场面比现在壮观,工厂还没有安装可以延伸至厂区外的排污管道,红水漫流至长江。“我们取了水样送到重庆市地质矿产测试中心进行检测。”

2012年10月15日,检测结果显示,攀渝钛业所排污水中悬浮物(269.5毫克/升)、锰(3.2毫克/升)耗氧量(2.7)超标。

违法成本低困境难破

与其收入相比,罚款数额可谓九牛一毛。

在接到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的举报后,重庆市环保局介入调查,攀渝钛业才加装了抽水泵和碗口粗的排污管道,按照向春的表述,据公司称,废水在经水泵抽走处理后才排放至长江。

但重庆市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没有证据证明那些环保设备已投入使用,仍然可以看到排污口流出的锈红色污水。”

事实上,攀渝钛业的环保污染屡禁不止,据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统计,在此次处罚之前,2006年至今攀渝钛业曾因违法排污被重庆市环保局处罚多达9次,涉及重金属、悬浮物、二氧化硫及其他污染物排放超标。

其中,2006年3月21日重庆环保局检测其所排废水中,悬浮物浓度为115毫克/升;2008年攀渝钛业共接到处罚通知六次,罚款共计53万元,并给予加倍征收排污费的处罚;2010年该公司再次受到重庆市环保局处罚两次。

但多次环保处罚并没有促使攀渝钛业停止排污,与其收入相比,罚款数额可谓九牛一毛。

据攀钢钒钛2012年年报,该公司当年收入达到150余亿元,其中仅钛产品即达28亿多元,但2006年至今的罚款总额不过数十万元。

而环保局的治污仍显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境地,虽然攀渝钛业早已被重庆市环保局列为重点监控对象,但在面对企业污染时,重庆市环保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我们的人员不够,工作量太大,所以有很多(措施)没法及时跟进。”

在阿拉善SEE环保组织看来,攀渝钛业搬迁至重庆市长寿县化工园区的计划已列入日程表,“反正将要搬迁,企业缺乏治理污染的动力。”向春说。

钛化工是高污染、高耗能行业,目前我国钛工业三废排放的标准仍低于国际水平。不过,环保部已释放制定新标准的信号。

4月9日,“2013年国家钛白粉产业关联部委-全国钛白粉行业专家联席会”召开,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环保部等多位部委官员列席旁听,讨论为国家出台相关钛白粉准入政策作为参考依据。

据生意社分析师表述,目前钛白粉生产企业,环保成本约为100元/吨,如果国家钛白粉行业准入标准出台,相当多的企业将面临巨大危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7937-718352.html

上一篇:今年北京雷多,但主汛期降水仍偏少
下一篇:[转载]泄洪预警“最后一公里”受阻 村庄通知靠喇叭和大锣

1 qqlist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0 09: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