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huxm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zhuxm

博文

对造假和腐败必须零容忍, 对疏忽和失误还得宽容 精选

已有 6296 次阅读 2010-1-18 16:51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井冈山大学70篇晶体结构报告被撤一事人们还在沉思,特别对两位年轻老师的严厉处理影响深远。痛定思痛,我们从中究竟学到了一些什么经验教训呢?井大有关方面的领导有没有一定的责任呢?培养两位老师的导师和母校没有一点感触吗?中国的化学学会和教育部门此时此刻不该表个态吗?还有,国际晶体学报E版的编辑们和收录这70个晶体结构的剑桥晶体数据库就没有任何的责任了?后面的这个质问我曾在科学网上用中文提出,倒收到了Spek教授的正面回复。要感谢记者们帮忙把问题及时转告给他,同时让人衷心敬佩国际刊物办事如此认真,晶体学报真不愧为一个严肃杂志。
 
来信有9点内容,其中:
 
3. Most of the reported retractions were handled by two co-editors who clearly ignored clear signals that the chemistry was wrong in addition to ignoring serious ALERTS.
 
5. …..For that reason, reporting BVS values is blocked at the moment but might be reinstalled at a later point.
 
9. Of course, BVS data may give additional support for a detected problem.
 
面对现实,Spek教授明确承认审稿出现了纰漏,尽管没说这是前后长达三年之久的失控,和剑桥晶体数据库也一路开放绿灯。另一方面,在强调他的检测程序具有发现各种问题的优势的同时,也承诺要把我们建议的键价和计算BVS重新加入到他的PLATON中,因它很有可能提供检测程序更多的支持。
 
不知大家有否考虑,这70篇被撤的晶体结构报告假如是在国内刊物发表的话,它们的命运又将如何?根据我的多年经验,它们极有可能安然无恙地保留在那里而得不到任何的处理。就像我们在2001年终于能指出的将Ni(II)硬篡改为Y(III)的错误文章,原文仍旧纹丝不动的保留着,实际上可谓欲盖弥彰。
 
2008年春我发现某核心刊物上发表又一低水平的结构报告,因是已发表的结构,重复测定不仅把空间群定错了,且化学上存在严重错误。经与作者讨论,同意撤稿并递交了撤稿申请,但后来竟杳无音信!不仅出于某种原因编辑部不愿撤稿,甚至于有的作者要求刊登更正启事都遭到拒绝,这是怎样的一种学术环境?
 
2001年10月剑桥晶体数据库宣布第25万个晶体结构数据入库,仅隔8年,上个月高兴宣布收录她的第50万个数据,被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伟大成就。无可置疑这其中包含着我国科研人员的积极贡献!数据库的科学意义和实际价值真是一言难尽,有兴趣可查阅Springer出版社元旦前刚推出的一本专著:
 
D. W. M. Hofmann, Structure and Bonding, Vol.134: Data Mining in Crystallography 2009.
 
正是这位Hofmann 2002年曾发表论文,报道从剑桥晶体数据库的182239个有机和金属有机物的晶体结构数据修订了晶体中的原子平均体积。而我们顺手牵羊地利用他的数据一次性导出全部金属元素的范德华半径值,填补了大师L. Pauling 1939年首次提出晶体范德华半径后金属元素范德华半径值长期存在的空白。
 
2009年我们进而利用剑桥晶体数据库优化和扩充键价参数,把范德华半径值全面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虽然晶体结构测定尽管存在不同的精确度,但客观上根本不存在的那些虚构晶体数据如进入数据库,这些“垃圾”将会给数据库带来的将是极具破坏性的污染,必定对晶体学数据的二次开发和利用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
 
因此,对于造假和学术腐败必须零容忍!这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对当事人的及时挽救,否则,姑息迁就可能使他(她)们陷入更加难以自拔的深渊,对科学事业的健康发展将产生影响极其恶劣的难以收拾后果。当前的学风每况愈下不正是只空喊口号但又回避问题,追求表面文章而无实事求是之意的必然结局吗?
 
但应指出,我们必须将人们在追求真理和探索未知的过程中,由于主观认知的局限和技术上的疏漏,和客观条件的暂时限制等诸多原因所导致实验的失败或提出的理论存有纰漏等与学术不端和腐败严加区分。科学的发展就是从失败和挫折中不断地前进的,失败乃成功之母。因此我们必须宽容和善待难免的失误,并将前人的和别人的挫折与失败作为“他山之石”和宝贵财富,千万不要轻率地否定和唾弃它们并斥责为反面教材!
 
上个世纪化学界的聚合水和物理学界的冷核聚变可能就是两个好例证。从1966到1973年间有超过500篇的与聚合水有关的论文发表,且不少是发表在顶级学术刊物上。但最终认定这是一实验检测失误造成的误会,Nature 杂志即将在她的纪念特刊上选用聚合水作为代表性的论文是有其积极的意义的,因历史给出的教训太深切了。此前,1981年麻省理工还出了一本专著, 随后聚合水的故事也出现在为本科和研究生编写的大学教材中:
 
F. Frank, Polywater, MIT Press, Cambridge, Mass., 1981.
 
N. N. Greenwood & A. Earnshaw, Chemistry of the Elements, Pergamon Press, P. 741, 1984.
 
其目的就是为了对年轻学子进行科学技术史的教育。这样的题材你会指望出现在国内出版的教科书中吗?我们教学大纲中好像不再有开设有关科技史或化学史的课程了,但历史是多么难得的不可取代的好老师!在此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我愿贴出不久前发表的有关金属元素范氏半径值的论文作为我的节日贺卡:
Hu, S. Z. et al., Consistent approaches to van der Waals radii for the metallic elements, Z. Krist., 2009, 224: 375.
 
祝你春节快乐!
vdw_ZKrist_2009.pdf

学术不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7444-288408.html

上一篇:70 篇晶体结构报告一次性撤稿的启示
下一篇:美国亚拉巴马大学UAB公布12个大分子晶体结构论文造假的启示

4 陈儒军 胡健波 盖鑫磊 liuchanghong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25 12: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