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锦清的博客天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angjinqin 写博客我是小学生,向网友学习,建设和谐友谊乐观豁达的博客天地

博文

关于《Scinece》上复杂系统与网络专辑的杂感(4)(附照片) 精选

已有 5614 次阅读 2009-11-20 09:13 |个人分类:信息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Science, 专辑, 杂感, 复杂系统与网络

关于Scinece》上复杂系统与网络专辑的杂感(4

                     方锦清

 

这二天我去参加在111820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的“中国核学会2009年学术年会",会议主题是:“创新——核科学技术发展的不竭源泉”.会议规模之大是少见的,包括44位院士在内的来自我国核工业、核基础科学、核应用技术等领域的知名专家、教授及一线青年核科技工作者近1100人围绕核科学技术创新和核技术产业可持续发展等话题进行学术交流和研讨。这是一次我国核科学技术领域的老中青的空前盛会,座无虚席,还有许多人在后面站着,十分爆满,热闹非凡。整个会议学术气氛浓厚。有3位院士作大会邀请报告,其余的院士在会议的11个分会作报告(例如,陈佳洱和方守贤等)和4区张贴报告.本届年会前期共征集1706篇论文,将最终评选出优秀学术论文一、二、三等奖和青年优秀科技论文奖.我也在分会报告了“核科技领域的复杂网络研究进展与应用前景”.顺便提一下,我这篇综述文即将发表在今年出版的“原子能科学技术”杂志为纪念创刊50周年的专辑上。

因为参加上述盛会,因此,关于Scinece》上复杂系统与网络专辑的杂感(4),才拖延到今天来写

这次杂感(4),我想在这里说的是,对反恐怖分子网络以及其他复杂网络研究中存在问题的一些个人看法。

根据无标度网络的特性,只要把处于网络中心的恐怖首领抓到,并消灭掉了,就以为能够使恐怖分子网络崩溃掉。只可惜,美国前总统布什大喊大叫,巨资投入,反恐了几年,结果一事无成,根本没有抓到本.拉丁,反而把美国拖入经济危机,并蔓延导致了世界经济危机,连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目前局势都不太稳定。这些充分说明反恐形势非常严峻啊。

那么,从复杂网络角度来考察恐怖分子网络,究竟有什么问题?从这个专辑似乎看到一点端倪。

"十年前,大部分的社会网络研究都是纯理论和学术性的。但在9.11 事件以后,在如何应用这些研究到战争问题上“爆发了一阵兴趣”.

Science” 上介绍了目前反“恐怖分子网络”的研究情况。目前反恐怖主义网络和其他网络分析普遍存在的问题(缺陷),我认为,归纳起来有四点:一是网络数理理论不全面,灵活性和包融性不够,大多数只是建构静态网络,并不符合瞬息多变的实际情况;二是缺乏随时空不断改变的复杂动态统计网络理论,特别是涉及非平衡理论方法;三是缺乏能够与社会学等结合理论方法,难以更深入地理解更深层次的机制问题;四是缺乏消除各种因素引起的“噪音”的手段和方法。值得注意的是:新提出的所谓“动态元网络分析”技术, Carley McCulloh认为他们提出的模型可以处理随时间变化的恐怖分子网络。元网络分析的内容包括人物,时间,性质,地点,原因。通过掌握这些层面,他(她)们已经编了计算机程序。据说元网络“开始在文化层面上有所收获”,并超越通信网络去考虑日常规范、态度和信念等,以及角色性别、年龄和群体的分布。这个程序试图去做超过一般社会网络分析的事情。 虽然McCulloh 声称这个技术已经产生了异常的效果,使“发生在伊拉克的狙击活动下降了70%”。不过,连Sageman 很怀疑在伊拉克的军事进步归结为网络分析,他说“我根本不相信(元网络分析)已经提供了有效的帮助。”即便不是所有的研究者都在反恐中接受了网络分析技术,美国军方还是已经于2年前在美国马里兰州的Aberdeen建立了一个网络科学研究中心,说明美国是多么重视深入开展网络科学与应用的研究。

另一个引我注意的消息是,欧盟委员会近期已经对该领域将来四年的研究工作投入了两百亿欧元,据此,他们认为,复杂系统的研究在欧洲发展是最快的,好象美国则面临着更为困难的基金问题。

分析上述说法,我觉得情况并非如此。我们看到,实际上美国一开始就最高度重视网络科学与应用的研究。20099月由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等十所著名大学联合组成了“美国网络科学与工程委员会”,该委员会提出了一个专题报告:“网络科学与工程的研究议事日程”,报告空前强调美国今后加强网络科学与工程应用研究的重大意义和研究方向,并要求政府必须加大研究经费的投入力度。为此,委员会向美国政府的基金机构推荐必须大力支持研究的四大方面:未来互联网技术的实验研究工作;重建和扩大实验室规模、改善实验方法与技术,加大奖励制度以促进网络工作者发挥重大作用;大力培养和支持网络工程设计有关的科技活动,并包括理论计算机科学、网络科学新课题和其他相关的理论课题的研究;支持更广泛的交叉科学研究活动,以便深刻理解和设计未来的各种网络(包括互联网在内)等。

今年美国军事研究实验室已经斥资1.62亿美元在一个新项目“网络科学与技术联盟”上,让学术、产业和军事研究人员在“网络中心战”上“一条龙”工作。因此,我认为,特别是考虑到美国国防部空前重视“网络中心战”,把它看成比美国“原子弹工程”和阿波罗登月”两大计划还重要的国家创新任务。最近美国总统奥地巴马提出要成立“网络司令部”,美国国防部在积极筹划中,种种迹象表明,美国不论是民间、政府,还是军方,都可以说比任何国家都要加紧科学网络与应用的研究,因此,我们怎么能相信欧洲超过了美国?这只能说明美国格外强调开展这个领域研究的紧迫感和国际竞争态势,以更大促进美国的研究工作。

不论怎么样,上述只是反映了国外的情况。我们更关心的是,我国也该是把网络科学与工程(应用)提到议事日程时候了!最近听说,“复杂系统与复杂网络”已经被列入我国“十二五”计划,这对于我们确实是个好消息。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尽快抓紧落实和实施这个网络科学任务,使我国在国际这个领域竞争中能够与他们并驾齐驱,为建设创新型国家作出贡献。




                                                        左边第二位是高能所方守贤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6190-272365.html

上一篇:关于《Science》上复杂系统与网络专辑的杂感(3)
下一篇:关于《Science》上复杂系统与网络专辑的杂感(5)

4 武夷山 赵星 李永 孙永征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1 22: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