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连深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sruwangjin2 工程施工 项目管理

博文

为何总是招不到学生? 精选

已有 131809 次阅读 2014-10-26 12:38 |个人分类:教学相长|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前段时间,收到一封邮件,是外校一名保研学生的自荐信,这提醒我新一轮的“拜师”又开始了。打开邮件,照例是恳切的言辞和信心满满的誓言,加上能够充分展示学生综合素质的各种证书,从中能够看到学生急切盼望在求学之路上有好老师指点的期待眼神。对于此类来信,我的处理办法是:将自己对于学生的期望和要求“模板化”,既节约时间减少了工作量,同时又能很好地答复学生以确保其知情权。我的回复信函如下:“1、跟着我学习,须得吃得了苦中苦。所以我不建议学生随随便便师从于我,否则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2、如果确定有此想法,那就意味着你要很快进入研究生的预备阶段,即你需要在大四这一年补上很多你前面三年欠下的学习债,这会让你的大四比别人辛苦得多。请权衡利弊。3、如果真如你所说能够吃苦耐劳、愿意用三年时间去努力完善自我,那么我可以给你证明自己的机会。请慎重考虑你的选择。4、如果愿意承担这份责任,我们可以达成契约。5、如果觉得自己仅仅需要一张文凭纸,就请不要再浪费彼此宝贵的时间。”

和过去多次重复的经历一样,不出我的意料,学生的回复如出一辙:“很感谢您百忙之中的回复,您专业刻苦的精神让我很尊敬,也深知若与您一起努力必要付出百分之一百的力量。经过一天时间的考虑,我自知离您所要求的标准还有一定距离,需要我今后更加的努力,我不想让您失望。在这里,向对您的打扰说一声抱歉:老师,对不起。希望您可以收到能为您的团队做出贡献并与您一起努力前行的学生。”

上述场景并非个案,每年我都要被“拉黑”多次,这已经成为我执教生活中极为有趣的部分。只要我将上述“退生法宝”祭出,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当然,也正是因为很多学生的拒绝,才使得我直到今日也没有患上精神分裂症,尚能写写博文以此为乐,从这个意义上讲,真得感谢他们。

刚担任研究生导师时,还有本校保研学生会选择我做导师,但从五年前,就再也没有学生加以尝试了。因为,随着我的“恶名”越来越响亮,本校学生充分利用信息资源优势,直接将我“Pass”掉。偶尔有外校保研的学生,懵懵懂懂之中“误入丛林深处”,经过我采用上述公开、公式、公文般的“惊悚与威胁”,几乎全都销声匿迹了。当然也有极个别学生想证明自己有多勇敢,于是签约画押。可是好景不长,很快我就收到学生的“辞师信”,内容无非就是痛悔自己当初头脑冲动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现在迷途知返,知道自己不适合老师的培养要求,恳请老师原谅等等之类,最后灰溜溜跑路,赶在来年正式选择导师时改弦易张、改换门庭。这样的例子只有过一例,但令我印象深刻。

更多拒绝来自于考研成绩公布后。一旦分数线划定,会有一些学生急匆匆来“拜师”,当然都是情真意切、积极进取且言之凿凿,字里行间透露出“非老师您不可”的果敢和决心。但千万别当真。以我的经验,一旦我将“退生法宝”发射出去,最后都是哀鸿一片,几乎都“光打雷,不下雨”,快闪走人,只留下类似上述邮件往来的痕迹。

还有的学生,拒绝的情况又不同。他们先是左找关系、右托人情想找个所谓的“好”导师,结果帮忙者会错意,错误举荐了我这样的“坏”导师。幸运的是学生灵活机动,及时调头,否则就贻害终生啊。有名学生,已工作好几年,再来考研。面试之前其父想给儿子找个严师,后来经人介绍,父子二人同来与我会面。从交谈中得知,父子俩对于读研的期望值都定位于以后进政府机关当公务员,考虑到家里有关系,所以科学研究什么的就不想参与了,只想学点“实用之学”。既然已经答应了友人,虽然很不想招收他,无奈还是答应了。可等到复试完后,发现这名学生居然“跳槽”了,去了一位重要领导的门下。我大大松了一口气。真得感谢他的“不辞而别”,否则,这种急功近利的学生招进来,可是烫手的山芋一大块啊。

总是被学生拒绝,带来的后果就是:每年我要么招不到学生,要么招不满规定的数量,要么自己看中的学生因为考分偏后在复试时被淘汰。真是多亏了我们高风亮节的主任大人,每年都不厌其烦地为我的这种“不光彩记录”遮羞,将那些被其他导师挑来捡去后剩下的“淘汰品”一股脑分配给我,这样就保全了我作为研究生导师的尊严,否则情何以堪啊。可是,我愿意,学生能愿意吗?于是,对于这些“天赐鸿福”而来的学生,我耐心地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不要头脑发热,其实别的导师那里还是有机会的,不用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并继续采用“恐吓大法”清醒他们的头脑。采用此法,我成功地拒绝了很多学生,终于没有“误人子弟”。

复试结束后有时还有补录的机会,这也是学校给我的最后机会,我要好好把握。因为我年年都被学生拒绝,所以在学院也挂上号,真得感谢研办的那些美女老师,总是第一时间把补录的学生分配给我,实在太令人感动了。一般到这种“穷途末路”之时,我就变得聪明起来,不再把“退生法宝”拿出来吓人了,因为补录的学生和我一样,都没有什么可选择的机会了。同是天涯沦落人,还能对彼此有什么高要求呢?

最麻烦的是不得不招进来的部分学生,没过多久,就采取“软性退师”之法。这些学生根本就没有科研追求,面对与学术研究紧密相关的培养环节毫无兴趣,总是以拖延战术应付一切工作----哪怕是阅读、分析、解构一篇文献这样的小事,也要再三催促才会提交,而其工作质量自然可想而知。其根源在于:并非他们的科研能力不足,而是他们觉得这根本就非己所愿,非己所要,非己所想。于是他们选择呆坐整日却思绪游离,我是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扭转这种局面。最后,这些学生的坚持总是获得胜利。除了尊重学生“不学不研”的“合理诉求”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总不能“强按牛头饮水,强按鸡头不啄米”吧。至于学生对于最初许下的对“学术梦”的承诺,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因为在学生看来,这样的承诺只是完完全全的“不平等条约”,自是不用当真遵守的。在这种情况下,招得到的是学生之“名”,招不到的是学生之“实”。

究其根源,并非学生出了问题,关键在于我的观念跟不上时代进步了。像我这种旧派的教师,受孔孟之道的“毒害”较深,顽固地坚持两点:一是研究生就应当认真治学。一名研究生未必能产出优质科研成果,但必须借由学习塑造专业化、严谨性、富有兴趣的学习态度,并且应当努力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人。二是指导研究生就应当采用传统手工业者“师徒制”的模式,故老师得有老师的品行,学生应有学生的修养,并且各安其位,各尽其责,结成“成长共同体”。可教育产业化和研究生扩招的叠加,加上导师精力有限和心有旁骛,再遭遇上“就业大过一切”的“世上最难就业季”,彻底改变了研究生教育所具有的“精英教育”本质,使得“进出”两端都极为容易。读研不再是“志于学”者的专属选择。但凡有点考试能力者,耐得住一段时间的寂寞,借助一点好运,就能踏入研究生群体的大门。这就解释了我“惨淡”的招生经历为何会常态化。当获得学位有轻松捷径可走时,为什么要去攀爬一条艰难之路呢?如果别的“堂口”提供了更有自由度的研究生生活,为什么非得苦逼自己去忍受枯燥乏味且严格管理的学习安排呢?

我想,现在读研的市场还算景气,每年还有剩余学生可供我“捡漏”。等“研究生热”退潮时,我连被学生拒绝的机会都不会有了。好在,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被拒绝”,比起胡乱招收那些凑数者,坚守底线标准更为重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44-838668.html

上一篇:我们汲取日本的教训了吗?(4)----阅读《犬与鬼》有感
下一篇:创新是个细活

103 曹君君 张强 李本先 胡超 关法春 冯大诚 刘俊伟 褚昭明 黄永义 江绍锋 徐明昆 郭战胜 王树松 沈律 吕喆 孙友甫 王启云 张骥 朱朝东 张萍 林中祥 陈儒军 王林平 王春艳 胡懋仁 闫尊强 张云 李学宽 周金元 陶欢 杨思洛 毕重增 逄焕东 张卫 李震 许方杰 夏友杰 李福祥 武丰豪 万仁甫 曹俊兴 臧光明 唐凌峰 吴春明 何凌云 张彦虎 柳长柏 钱磊 彭思龙 朱蔚莉 刘凡丰 王苗 葛琳 白冰 潘竟虎 张宇 吕海平 包大可 王德华 陆占国 滕岩 齐国臣 孔祥雄 杨德志 陈进斌 赵凤光 曹周阳 吴国清 陈理 刘忠波 马军 彭真明 李雷廷 王洪涛 王帅 科万江 蒋敏强 刘淼 李祥海 陈敬朴 王军军 eastHL2008 xchen lianghongze ruby1990 luminescence321 bird66 idealist mz0109 liuchanghong jushi013 hyhuo wuxiangchao laochen76 swqdu tothinkit qzw ganggang96 uneyecat fyy1724 damocles2012 wdong2010 sensors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19 02: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