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连深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sruwangjin2 工程施工 项目管理

博文

研究生的压力 精选

已有 16254 次阅读 2013-12-30 15:55 |个人分类:教学相长|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人天生就能应付压力。但普通人都不喜欢压力,因为压力往往与失落相关联,并且带给人们极不愉快的经历。

人对于压力的适应性犹如一张弓,绩效就是弯弓搭箭所能飞行的里程,而压力就是让箭与弓相得益彰的关键法宝。弓质量不够好,一拉就断,箭自然没有飞翔的机会,代表人的承压能力太低则一事无成;弓足够好,但拉力不足,箭只能飞行一小段距离,喻示压力太低就会荒废才华;弓虽好,但拉力过大导致折断,箭同样早早坠地,说明再强悍之人都有承压的上限;惟有弓与拉力实现绝佳适配,才能助推箭完成最完美的旅行。

研究生的压力既包括来自他人期许的外部要求,也涵盖源于自我期许的内在要求。其特点为:第一,同样的要求,不同人的适应能力各异,对某人是“合理要求式的训练“,却成为他者“不合理要求式的磨炼”。例如,同样是完成学术论文,有人易如反掌,有人生不如死。第二,在越过承压极限之前,任务的增加不仅不会带来压力,反而会激发直面挑战的雄心壮志,并由此引发成就感和幸福感。更重要的是,在这一阶段,每一次成功应对压力,都会增强适应压力的能力,提升承压上限值,从而拉高承压曲线。那些在学术道路上不断攀上台阶的学生,其学术动力之所以恒久,既包括战胜自我的自豪,也不乏回馈导师的愉悦。第三,越过承压极限之后,要求的少许增加,都会降低工作表现,产生负重感和被强迫感,这会减弱逻辑推理能力进而抑制创造力的发挥。很多学术能力较弱的学生,面对导师不切实际的期望,既不敢拒绝又无法交代,其间的困苦,怎一个惨字了得。这种心境下,能有任何学术表现吗?最终的后果,必定是患上严重的拖延症,直至被导师斥责为“南郭先生”,留下“越学越蠢”的不良形象。

在学术团队中,最大压力的承受者,不是导师,而是学生。学生的压力通常来自三个方面:一是现实的困难,例如出现生理疾病、遭遇恶劣工作环境、无法解决高难度学术问题、生活窘迫等;二是心理负担,例如习得性悲观、夸大痛苦、在困境中极易自哀自怜等;三是缺少积极正向的社会支持力量,例如无人可倾诉、人际关系不佳等。学生在这三方面要么经验欠缺,要么资源匮乏,要么认识不深。相较于导师群体,学生群体的减压往往效果不佳。

压力过大会造就一大批压力偏好者。偏好压力者具有两个特点:一是他们一直生活在容许承压值之内,二是他们的适应力长期经受最大压力的考验。如果你是研究生群体的学术达人,通常会陷入这一境遇----“因为多干,所以能干;因为能干,所以多干。”导师也对你青睐有加,对你产生依赖感,凡事只有交给你才放心。这就使得你长期加班、总是接手最难的任务以及需要不断挑战自身的智力极限。但持久地将自己曝露于高压之下,会产生意想不到的不利影响:工作效率降低、负担加重、消极心态出现、(工作带来的)快乐消逝、进一步提高要求只会导致情况恶化,严重时会造成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疾病。当学生达不到导师期待的目标时,男生萎靡不振(胸闷、心跳加速),女生内分泌系统失调(烦躁、上火),加上神经衰弱的征兆开始出现(失眠、注意力不集中),最后陷入忧郁症和神经官能症的深渊。

压力过小也未必是好事。当要求过低,低到远远配不上你的能力时,无聊感和厌烦感会成为主要情绪。长期处于能力得不到发挥的岗位,自我认同会降低,同时渐渐失去工作乐趣和生活情趣。例如,研究生被导师定位为只能完成简单例行事务,如排版文档、领取快递、制作ppt。这些工作对人也属有益锻炼,但若停留于此层面不再上升,则蕴藏危险:研究生自视甚高,认为导师派发的任务太过简单,心生不满的同时更加无法提交优质成果(尽管这些工作很容易,但再容易的工作也需要专业态度才能做好),这就让导师深信其任务安排是恰当的—--“这名学生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会带来一种悖论:另一名能力稍差的学生,在完成这些例行事务时表现更佳,仅仅是因为相对于他的能力而言,这些要求更加匹配,由此激发了他的被认同感和责任感。更严重的是,导师会继续降低对你的要求,不再认可你的学术能力,而你对那些强加的简单重复劳动心生厌倦却无可奈何,直至产生被剥夺的感受。

压力随环境、工作重点以及个人生活而变。有时,同样的学生,在不同的导师们下,所感觉到的压力迥异。有些学生更看重自由发展的权利,当导师给予他更多的学术选择权时,尽管压力很大,但学生的承压水平却很高;反之,有些学生更擅长于照本宣科,只有导师的任务安排明确具体时,他才感到舒适。有时,个人生活境遇的改变,会极大影响压力曲线的形状。对压力信号敏感度不同的学生,面对同一变化,有的是“春江水暖鸭先知”,有的则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父母的期许、恋人的诉求、导师的高压、社会的不公,共同汇聚成压力源。对导师而言,长期承受高压的学生,对学术团队是一种损失。即使他们未给组织造成伤害,但“状态的低迷化”却是不争的事实。

导师易犯的一个错误是:常常将学生的抗压能力拔高到与导师同等的水平。在导师看来甘之如饴的工作状态和劳动强度,可能早已远远超过部分学生的承压上限,进入到厌倦甚至厌恶的状态。导师应当了解:“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你所拥有的那些优势”。知晓每个学生的压力适应曲线,辨析学生行为中的预警信号(长期联系不上学生)甚至危险信号(蓄意破坏、背后诋毁),是每位导师的必修课。但困难在于,真正的压力信号往往只有学生自己能够感知到它的存在。研究表明:平庸的雇员往往更早地表现出压力增大的征兆。就像煤矿的金丝雀之于矿工的生命安全,学术团队的科研压力往往是从那些无心向学者身上最先曝露出来的。而这一特点有助于导师根据学生群体的压力阈值合理调整工作安排。

压力存在于承受者的意识之中,即压力是思维的产物。压力的客观水平和主观感受是两回事。承压能力弱者感觉到的不堪重负,对于承压能力强者,可能形不成负压感。对个人能力的评价决定了承压能力的阈值,而对环境的评价决定了压力的强弱。囿于人生阅历,学生在压力认知上存在两类偏差:一是在有害有压力环境中歪曲认知,刻意隐瞒事实,不承认压力的存在。例如,学生通宵达旦赶写报告出现身体不适时,不但不停止工作增加休息,反而认为这是对自我极限的一次良好挑战;一是在无害无压力环境下杯弓蛇影,主观臆造出压力源。例如,学生对待科学研究的恐惧,即属此类。莎士比亚说:“事物没有好坏之分,但人们的思维让它如此。”与其反复探讨如何减压,不如反思看待压力的思维模式是否存在问题。

面对压力,切勿破罐子破摔。自甘堕落不会消除压力源,只会加速迈向深渊的步伐。避免压力更是不可能,即使试图避免也是不明智的。将压力置于责任心和控制力所及的范围,这是对待压力最重要的思维模式。减压之法包括:一是改变认知,即通常所说的“阿Q精神”。这一方法部分有效但需注意其潜在威胁:当你反复强调自己不惧怕某事物时,这一恐惧之源会时刻浮现在脑海中,甚至会演变成“房间里看不见的大象”。二是既要消除掉不必要的消极压力源,更要拓展积极压力源,即不断增强自身从挫折中振作起来的能力。三是积极寻求社会支持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社会支持对于减压的作用至关重要。从家庭和工作环境中获得帮助,和他人一起分享喜怒哀乐,在工作中建构内部合作气氛,都是社会支持的重要来源。例如,父母帮助孩子支付购房首付款、学术达人帮助同门解决科研难题等。

压力并非如人们所想象的这样消极。适度的压力能够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那些完全感觉不到压力的人,生活境况更糟糕。当压力转化为动力,人们变得更加积极。妥善处置的压力,如同长途跋涉时的完美旅伴;反之,彻底摧毁人的压力,是不折不扣的致命武器。让人不断提高承压能力的,不是压力本身,而是压力与放松的多次循环。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古训所言,不可不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44-754216.html

上一篇:生。。。。。。存
下一篇:科研工作者的五“Mang”

84 贾峰 王元丰 文双春 魏国 徐征 吴锦宇 郭保华 唐维 王志平 张龙现 杨彦龙 张强 李广勇 张聪聪 褚昭明 梁洪泽 张忆文 包大可 苏光松 徐耀 田野 杨华磊 曹贺贺 王国强 朱志敏 苏盛 李孔斋 仇文利 王浩 张彬 满强 张佳卉 魏金本 梁建华 任翔 王威 王静 王立勇 杨公华 张晴 陈安东 闫佐 傅琳琛 牛志伟 王双金 徐民 熊昕 富春 符维成 魏强 朱德鹏 孙学军 王春 曹须 强涛 郭文阁 赵凤光 郭景涛 李宇斌 张琳 曹建军 张文春 王世喜 罗帆 李潇 王金萍 王加升 dunksb13 xchen robin1990 yunmu biofans cwjwhu xin2can zhangling ziyu6601 linxiaoguang happyspoon xu910816776 duqitong ok1314 sdrzlz dongxuanmin yangdan2011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5: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