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zhu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zhuang

博文

中国模式的全球化:抄双底者得天下

已有 191 次阅读 2017-9-13 08:30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近两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事件,显示英美国家内部首先产生了逆全球化浪潮。在这个时候,中国却大举全球化大旗。很多人误以为中国是在重新照搬美国之路。其实,全球化有美国模式和中国模式之分。

美国模式以新自由主义为基础,过分强调自由而忽略平等,过分强调自由而忽视法治监管,过分强调市场而忽视市场垄断问题。

即使在美国国内,新自由主义也已经遇到严重问题。2009年的次贷危机,就是金融过分自由化的后果。实行新自由主义的30多年来,占人口多数的美国中下阶层收入,没有什么增长。

同时,随着美国思维和话语的全球影响,美国病也成了全球病。美国模式不只是在美国国内不可持续,在世界上同样是不可持续的。

美国宣扬新自由主义,不少学者也被欺骗,误以为美国代表自由。以国际秩序来看,有多少自由呢?事实上,当今的国际秩序缺少法治,基本还是弱肉强食的丛林市场。自由以法治为基础,缺少法治的自由其实是丛林。以货币为例,美元是垄断货币,同时也垄断了石油结算。谁挑战美元的霸权,谁就会被打击。即使是欧元也不例外。1999年,欧元推出。伊拉克准备使用欧元结算石油,结果就被美国以莫须有的罪名入侵。当时法国和德国都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2009年以来欧债危机,背后同样有美国金融势力在做局。欧盟和欧元,出现分崩离析的危机。然后,欧元就失去挑战美元的实力了。

再看拉美国家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其实也是美国病的感染。大家想想,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中,连美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收入都没什么增长,更何况其他国家的中等收入群体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了解,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就是美国病的感染。

那么,中国模式的全球化有什么不同呢?这在习主席的系列讲话中,已经得到充分的阐述。2017年1月17日,习近平在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呼吁富有活力的增长,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推动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打造平衡普惠的发展模式。简单来说,中国模式和美国模式同样坚持市场作用,但中国模式更强调平等和公正,更强调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这看起来似乎和美国模式差别不大,其实差别非常大。须知得民心者得天下,中国模式始终关心着大多数的人口,特别是弱势群体。一个国家文明不文明,就是看是否照顾弱势群体。农村人口,是中国的弱势群体。中国搞新农村建设,进行基建网络的全方位建设。中国向世界宣誓,帮助7000万极贫困人口脱贫。一个世界文明不文明,就是看如何对待弱势国家。非洲国家,是全球的弱势国家。中国真心帮助非洲国家,2015年12月5日习主席出席中非合作论坛时发表中非合作演讲,提出中非合作的全面方案。津布巴韦总统说:“中国曾经历贫困,但从来没有在非洲搞过殖民主义。过去殖民者给非洲带来灾难,现在中国给非洲带来了新生。如果当年的殖民者有耳朵,请他们也听听习主席的这篇讲话!”

2016年4月29日,中国成立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要把中国的发展经验分享给发展中国家。2017年9月5日,习主席在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上发表讲话,这是“金砖+”合作模式,坚持开放包容合作共赢。中国模式的全球化,越来越具有话语权和影响力,给中国和世界带来更多的自由和平等更多的繁荣和稳定。

美国模式和中国模式有同有异,相同的是都强调市场的作用,不同的是中国模式更侧重平等和可持续发展。打个简单比方,美国模式就像开私人会所,加入小圈子才可以进来大鱼大肉大咖。中国模式是开平价餐厅,大家都可以进来有饭有菜有朋友。

有些人误以为是全球化有问题,就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逆全球化”,比如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这样就看错问题治错病了。实际上,问题是出在美国模式,也就是新自由主义上面。所以,应该提出新的全球化,中国模式就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如果说美国模式是第一个版本的全球化,那么中国模式,就是第二个版本的全球化。历史上,经常有抄二底得天下的现象。陈胜首抄秦朝底,刘邦抄双底后得天下。杨坚首抄南北朝底,李唐抄双底后得天下。国民党首抄清朝底,共产党抄双底后得天下。中国模式的全球化,正在赢得全球性的影响力和引领力,也正在得天下的路上。


祝福中国!祝福世界!


2017年9月9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98357-1075686.html

上一篇:爱智慧:绝对主义和相对主义之间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4 02: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