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irrelroc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uirrelroco

博文

听见

已有 858 次阅读 2018-10-11 07:17 |个人分类:wolkman|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厦门大学, 89动专

 

  后面附的文字,写在两年前的春天。那时候文拔已经被发现患病两年,前后经历两次手术,持续化疗效果不佳,我以为他不行了,写下了那些文字作为纪念。没想到,文拔又跟病魔搏斗了两年,今天凌晨一点,他走了。
  文拔是横结肠癌晚期,发现时已经转移至肝,两次手术只隔了两三个月。第二次手术时我在场,又切出一个我拳头大的肿瘤。文拔意志很坚强,后来的各种化疗,各种药物,想想就难过,他都坚持了下来。每次见我们,或者打电话,都哈哈乐着,不太说自己的病情,只关心我们的生活琐事,难得他什么细碎都记得。
  文拔患病期间,我们本科班级的同学,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很多同学不远万里地从地球那一边飞回来看他,给了他莫大的精神安慰。大家承诺会照顾好文拔的孩子,请文拔放心。作为曾经的班长(其实只有文拔这么叫我),代文拔感谢那些曾经嬉闹、勤奋和爱在一起的兄弟姐妹。
  文拔和我,是我们那个班级仅有的留在国内而且还在做动物的两个人。文拔的病多多少少,都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有关系。贴一张我的学生昨天拍的照片,想告诉文拔你的事业后继有人。文拔放心。
  我好想再听见你那傻乎乎的哈哈大笑啊。
  你去哪儿了?


微信图片_20181010141938.jpg



  昨晚阿花打电话过来,难得地说了好一会儿话,说晓颖从美国回来,要去海口看他。听那语气,很高兴的样子。我知道我应该多陪他聊聊,奈何我很排斥打电话,含糊地应了几句,就挂了。
  我排斥电话,是因为通过话筒我听不见声音。其实并不是真听不见,是听不清楚,也许是不能面对面的缘故。阿花每次打电话,多半匆匆几句就结束,这次看来是真的高兴。
  阿花不仅打电话听不清楚声音,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可能是真听不到多少声音。
  我经常会写到那个金色的下午,会说阳光软软地流淌在树叶和屋项的琉璃上。也是在那个下午,阿花风尘仆仆来到我们的503,盘腿坐在我邻床的上铺上,满身金光的他大声问我:“你打球么?”
  阿花说话总是很大声,也经常在你说了什么之后,大声地回你:“啊?”我们以为海南人就是那个习惯,一直到入学体检他通不过听力测试,一直到大夫从他耳朵里挖出好大一坨耳屎。耳朵正常以后的阿花,依旧话不多,说话还是要从“啊?”开始,好像什么也听不见的样子,而且依旧说话很大声,好像生怕我们听不见的样子。
  阿花这次打电话来,其实是因为我拜托他看看海南的保护区有没有招人,我的学生要找工作。前些天他告诉我有招,学生去看了招聘通告,说是只招男生,阿花有些不好意思,绕来绕去地说了很多抱歉的话。
  我和阿花是班上仅有的两个留在国内“做动物”的人,我在学校,他在林业局。做这一行多少得有点儿坚守的意思,收入不高,有时候辛苦,有时候危险,有时候有口难言,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够听见自然的声音。阿花做得很出色,几乎一直是海南省野生动物保护行政管理领域的顶梁柱。我跟他去各个保护区转转,他的同事们一口一声地“苏工”叫着,他憨乎乎地傻笑,一如二十多年前。倘若不是他肚子里忽然长了个东西,做了手术,休了长假,这次我的学生也不是没有机会。阿花大声说,“以前也招了很多女生啊”,很无奈的样子。
  阿花之所以是阿花,是因为到501以后,他住阿狗的下铺,两个人都喜欢在床铺上围个帘子,像住在一个窝里一样。既然同住一窝,我们就也给了他一个狗的名字。阿花不介意,每次叫他,都大声地回“啊?”
  阿花问过我“打球么?”之后,我就跟着那两条狗去踢足球,外脚背抽射还是阿花教我的。后来春天到了,阿花听见花开的声音,每天去捋一大把各式花草,插在一个姑娘的自行车手把上,那秀气的姑娘至今仍陪在他身边。上次去海口看他俩,阿花做完第二次手术后不久,我说你俩这是又谈一次恋爱啊,不腻烦么?他俩胖胖地,黑黑地,憨憨地,大声地:“啊?”
  大学毕业后,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居然是阿花。絮絮地给我讲他和晓军在海南调查长臂猿,说他们上了海南日报。经常给我打电话的也是阿花,三句两句地说陈老师去海南做项目,说他有儿子了,说他要去英国培训,说话声音似乎也没那么大。你怎么确定我能听得见?
  大家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也许,能听见你,才是最长情的陪伴吧。
  春天又到了,花儿开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9438-1140167.html

上一篇:灰鹡鸰
下一篇:树鹨

14 李俊 李学宽 陈晓霞 尤明庆 朱晓刚 冯大诚 张珑 徐长庆 李由 董全 杨正瓴 宁利中 张叔勇 陆仲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9 2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