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irrelroc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uirrelroco

博文

阿莲 精选

已有 4481 次阅读 2017-6-17 10:32 |个人分类:wolkman|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回忆 厦门大学 同学少年 毕业季


  你一路走好
  整个世界的雨都停了
  我为你祈祷见到你过得好
  不要再为爱受尽煎熬
  —— 王强《天堂里没有电话号码》


  当年的厦门大学生物系,独占上弦场边西侧的两栋楼,都有文绉绉的名字,不好记,我们平时只称呼它们生物馆一和生物馆二。说起生物馆,怎么能不想起阿莲。阿莲已经不在了,但在很多年里,她都守在厦大生物馆一的门口,是很多生物系孩子心中的一个永恒记忆。
  初见阿莲,她是个瘦小精明的老太太,甚至觉得她很凶。凡是她看不过眼的事儿,都要管管,她才不管你是院士教授还是主任书记。似乎,她在系里的辈份很高。阿莲什么时候到的生物系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多半是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有人说,当年她曾给地下党送过信,国军大溃败时她曾避居香港。但是因为没有人能证明她在香港的经历,所以阿莲没有任何的荣誉和待遇,只是在生物馆一独享了一个一二十坪的房间做为居室,可以在馆一的门廊里生火做饭。阿莲应该有工资,每天负责系里的邮件收发,馆一也就有了位永不休息的守夜人。
  据说阿莲终身未嫁。
  阿莲很喜欢孩子,每一届学生里总有一些同学和阿莲相处的很好,会用阿莲的炉灶煮东西吃,小女生们也会和阿莲说些无处可说的私房话。有次我们在实验室打死一条蛇,借阿莲的锅煮。阿莲坚持我们把炉子搬到馆外,说蛇太美味,天棚上的蜘蛛会掉下来。记得那条蛇的胆被阿莲直接吞了,说是明目,谁想后面老人家的眼睛还是不好了。
  代买电影票是阿莲的一个特殊业务。那时候建南大礼堂每周都会放一两部电影。电影票分一、二等。一等票对应最佳观影的位置,比二等票要贵一两毛钱,也是有钱也不易买到的紧俏货。要看电影有好坐位,最好的办法就是找阿莲。不另收费,阿莲就是有办法弄来票。登记时的专注和发票时的兴奋透着老人家厦大元老级人物的骄傲。
  有段时间我住在馆一118,名义是守馆,实际是为了半夜偷翻标本。于是阿莲便成了我的邻居,她时不时地会给我点儿这样那样的吃食。实话说,老人家的手艺不怎样,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煮的猫食味儿。几乎每次我们都是兴高彩烈拿来,偷偷摸摸倒掉。下次,老人家还是照给不误。
  阿莲爱猫,我们在校时,她的两只猫据说一只快三十岁,另一只十八九岁,都比我岁数大。每天阿莲都早早出去买鱼回来煮猫食,基本上与猫卧同床食同锅,两只猫油光水滑肥硕无比,跟阿莲的清瘦如同世界两极。大三时我买了相机怕丢不敢放宿舍,就用红稠包了放阿莲那儿,每次取回来的时侯都得小心检查上面是不是有跳虱。老人家的住宿条件实在太差,据说后来老人家退休去了养老院。
  老人家没啥大功绩,陪着一代一代人走过了青春岁月而已。每次想起大学时光,都很想给阿莲打个电话。如今,电话依旧可以打过去,人已经不在了。
  又到毕业季,很想念她老人家。回想起来,从来没有称呼过她“老师”,也没叫过奶奶,从来都是直呼其名。但其实,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叫她阿莲。



:以下照片应该来自8008吴华程师兄曾经的博客。8808,我们是8908,这是当年的信箱号码。这样的号码,也是一种怀念吧。



1945年在笃行楼(女生宿舍)门口


初到生物系


1984年


1987年 晒标本 厦门潮湿 每年晾晒标本是我们当年的节日


1987年夏


1989年


1992年 这就是我印象里阿莲的样子


1995年吴华程师兄探望老人家


2005年 阿莲在宿舍


阿莲写的诗 手迹 有同学翻拍出来





本文原文最早是2011-07-09贴在校内日志上,那时候还有心气跟学生在校内网上逗壳子。2012-9-7转贴于科学网博客,后来自己删了。现在这个略有修改,也补上同学收集的阿莲的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9438-1061313.html

上一篇:换衣服
下一篇:开会啦
收藏 分享 举报

29 尤明庆 武夷山 曾泳春 侯沉 黄永义 肖重发 杨正瓴 郭战胜 周浙昆 王春艳 冯大诚 白龙亮 任胜利 王启云 吕喆 彭真明 罗汉江 汪晓军 李由 张珑 谭庸桢 王宗海 吕洪波 朱晓刚 孙启良 李土荣 邱敦莲 xlsd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2 07: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