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irrelroc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uirrelroco

博文

树上树下忙 精选

已有 5537 次阅读 2017-5-5 10:29 |个人分类:自然可说|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科普 自然保护 生态 博物 自然可说


  松鼠科里有一类动物俗称花栗鼠,有二十五种,有的栖息在树上,有的夜栖在地下洞穴,多数吃植物的花、叶和果实,偶尔也吃吃其它小动物,偷偷鸟蛋之类。二十五种花栗鼠中,绝大部分都分布在美洲,只有一种分布在欧亚大陆的北边。中国东北到华北、华中一线的各种林地里,都可能见到它们的活动。我们通常叫它们花鼠,也叫西伯利亚花鼠。
  这次要讲的,就是阔叶红松林里花鼠的故事。
  阔叶红松林生长在长白山到小兴安岭,林子的主体是红松。红松是一种巨大的树松,树高可达三十米,胸径能到一米。红松枝叶浓密,浓密到阻挡阳光,自己稍靠下的树叶都无法生长。倘若能远远地望,每棵红松都像一把张开的长柄雨伞,常绿的枝叶只在树顶五到十米的范围里。它们如果一棵挨一棵,能把天空遮得严严实实,下面几乎无物可长。然而,你若真到原始红松林里去,看到景象却又不是那样。站在松林下抬头,总能看到湛蓝的天空,有风的日子,便会听到松涛如吼。也许就是这风,塑造了所谓阔叶红松林。
  小兴安岭土层不厚,下面是岩石。所以红松虽高,根却不深,偶尔风大,便会有红松倒下。1999年伊春一阵狂风,多少大树倾颓,看着让人心疼。但这就是自然,红松倒下了,别的树就有了机会。假使我们站在上帝视角,便会觉得松海如毡,有一棵几棵树倒下,毡上就出现空缺,这个空缺叫林窗。我们跳进林窗,不用抬头都能感觉到,原来被遮蔽的阳光倾泻而下。一株株白桦、云杉、槭树、黄檗、核桃楸、水曲柳,还有更多种类或高或矮,或针叶或阔叶的树木争先恐后地在林窗里长起来。然后,它们又会护着红松的幼苗慢慢长高,一直到补上那个林窗。我们再回到上帝那边,低头看上红松林百年千年,便会明白为什么这林子叫阔叶红松林,那真叫此牖方开彼窗闭,松绿槭红轮替来。
  阳光再好,流水再长,树也不能凭空长出来,森林的更新需要种子。有的种子靠风传播,比如白桦,比如云杉,比如槭树,那些种子要么小,要么有翅,要么兼而有之,一股风就能把它们吹进林窗,所以这些树总是先长出来。红松就不行。
  红松个头儿大,结出的松塔也不小。那些硕大的松塔要在红松的树尖上长两年,两年里种鳞紧闭,松油密裹,不好吃也没有动物去吃。到了阳光明媚的秋天,小兴安岭慢慢变成红、绿、黄层层渲染的五花山。这时的松塔也变得干燥,种鳞微微张开,动物们便忙了起来,急吼吼地把松子埋到土里藏起来,留到冬天挖出来食用。红松塔大,种子也大,靠风送不走,只有动物能搬运它们。动物搬运者得到的好处,是营养丰富的食物,而红松种子也藉由动物的贮藏,得到了传播,这便是之前提到的互惠关系。
  花鼠该出场了。
  花鼠是栖息在地面的动物,平时寻食也在地面。春天出蜇后,稍高的树先得到阳光,花蕾萌发,花鼠也会爬到树上去吃花儿、吃嫩芽。到了夏天,花开满地,它们便不太上树了,毕竟爬得越高越显眼,被天敌发现的可能性越大。秋天,花鼠也能闻到松子的味道,但它们绝不上树,也许是打着什么小算盘。花鼠重不过七十克,松塔却能重到四百克,花鼠搬不动。想爬上红松树稍,一粒粒地掏松子也不行。松塔成熟后,果柄已经不结实,稍微触碰便会脱落。花鼠不过十厘米长,爬上三十米高的树已是不易,把松塔碰掉下树,再爬下树找的工夫,别的动物早已把地上的松塔搬走。花鼠聪明,在树下等,风都会把松塔吹掉下来,更不要说树上还有星鸦、还有松鼠。
  秋天的红松林,松鼠是树稍最常见的动物。它们有本事在树上剥了松塔皮,叼着塔核儿运回家,黑身子白肚皮,在树稍上游走得像一道黑色的闪电。偶尔失手,松塔掉到树下,它们便怒气冲冲地下树来找,十次有七八次能找到。那两三次的找不到,花鼠就有了机会。它们忙不迭地把松子从松塔里挖出来,塞进颊囊,运回洞穴。它们一次竟然能在嘴里塞进二三十粒之多,一个松塔也不过百余粒松子,三五次便弄光一个松塔。经常,花鼠也会打个时间差,在松鼠下树的工夫里,抢它一嘴,也就难怪松鼠下树时,总是呼呼大叫。
  故事没完,松鼠贮藏松子时,总是三两粒一个小坑分散着埋,以为别人找不到。大部分动物的确找不到,松鼠自己也经常忘记,所以松树苗才有长出来的机会。但是花鼠不一样,它们几乎一找一个准。一到秋天,许多花鼠就到红松树下等松塔、找松子。为了节省搬运松子的时间,它们冬眠的洞穴也安在那儿。于是乎,松鼠主要藏松子的地方,都在那些大大小小的林窗,为着就是避开花鼠。您也就明白,若想找红松苗,林窗是个好地方。一旦长出幼苗,三五十年后,这个林窗就到了关闭的时候。
  这树上树下的松鼠,真机巧,真忙。  



花鼠 Tamias sibiricus


松鼠 Sciurus vulgaris
这张照片是我学生王欢拍的

 



本文经编辑校定后发表于《中国科学报》 (2017-05-5 第4版 自然 自然可说),此处是有修改的原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9438-1053106.html

上一篇:说蛇
下一篇:甭理我
收藏 分享 举报

33 陈楷翰 杨正瓴 李学宽 朱晓刚 冯大诚 侯沉 王从彦 吕喆 周浙昆 易雪梅 黄永义 赵美娣 马英 罗汉江 戴小华 赵建民 姚小鸥 张晓良 刘全慧 林之絮 张珑 吕洪波 马德义 信忠保 苏德辰 李猛 刘艳红 李土荣 王剑 xlsd yzqts forumkx ychengwe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19 00: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