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irrelroc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quirrelroco

博文

尘缘未了

已有 1089 次阅读 2017-3-16 15:54 |个人分类:游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西藏 游记 博物 人文 风景


  离开西藏两天,情绪低落,不能自已。
  在机场写下这一句,随手拧开的可乐居然喷得天花乱坠,不晓得它是在庆祝,还是在嘲笑。你有什么可庆祝,我又有什么可嘲笑?邻座姑娘不介意被溅脏了长裙,盈盈地问我要不要纸巾。远处的保洁阿姨过来清理了地面,悄无声息地离开。缘来缘尽如云似雾,你不知道的邂逅,也许就在云开雾散的那一刻,如雪山兀立,豁然开朗。所以有期待,所以有失落,所以有愁肠百结。
  来之前,我对西藏没有期待,不敢想神山圣水,不相信高僧活佛,更不指望被涤荡心灵,只是来做一个躲不过的活儿,夹杂着对高原无法遏止的恐惧。却不想,到今日,难分难舍。
  机场真配合,广播里居然是琵琶演奏的“我的家乡在日喀则”,观音咒于是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念着。闻声欲落泪,奈何人如织。
  说到落泪,西藏给人的与其说是不停的惊喜,更莫若是雷霆般的禅喝。总有那么一瞬,眼泪就要喷薄而出,似乎无尽的烦恼都能在雪山前、山风里、澄湖旁随着泪水被轻轻的放下,然而又总有那么一股力量生生地把眼泪拉回,也许这就是业障。
  左邻姑娘身上的香水很好闻,右邻大叔搬着脚啃鸭脖,味道辛辣混沌扰人心神。抬眼处,红男绿女,喜怒哀乐,喧腾呱噪。最单纯的似乎是警用动平衡车,风驰电掣,眨眼就不知跑去哪儿降魔锄恶了。人世间,有多少善就有多少恶,人善见善人恶见恶而已。喜马拉雅不一样,轰然而立以来,高峡流水雪顶缠云,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声不响。任你长头揖地,任你徒步搭车,他自岿然不动,照你心性,慈悲襟怀不增不减。每当呼吸困难地静坐山巅,我很想知道,如果真有神灵,如果他也喜欢拍照,看着高原飞瀑前停车撒尿的游人,他会不会拍下这冲突迭起的照片?可是他怎么会拍照呢,照片只是尘念幻影。
  第一次进拉萨,过北京东路,布达拉宫悄然幻化在眼前,巍峨雄伟静默如山。我张嘴想说话,却怕眼泪跟着一起掉出来,只好不停地轻拍车窗。开车的同事摇头晃脑地止住了一路的絮叨,不知心里是不是和我一样。我憋住泪是怕他笑话,他是不是也一样?上天给我们一次放下的机会,我们默然拒绝,是为什么?有时候我们说因为责任,有时候我们说为了面子,这一切当然都重要,可真的有那么重要?我们只是一群拖着自己尸体游走世间的灵魂,把肉身装修得越华贵,灵魂就越重浊,走得就越艰难。
  上一次当哭不哭是大学毕业,没去送同学,自己偷偷溜走,在心里面留下了一个无法逾越的劫,似乎整个人都停留在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刻。人生是一场精神之旅,放下外物才能轻松向前。葬礼上的痛哭其实不是给死者,而是给自己的解脱,不是么?
  然而,我又明知故犯了,无数次噎回的眼泪沉沉地坠在心间,思念便不停的在眼前、在梦里、在天边奔腾不息,而时间,却似乎又凝息不动了。我要走啊,西藏,有那么多的所谓道义、所谓亏欠、所谓担当要去还。一样的喘不过来气,完全不一样的生命力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也有自己的归宿,也许,我就是要这样历百劫经千难才得解脱?嗳,把自己说的像只猴子。
  托运行李,超重十六公斤,同样的几件,在拉萨只超重五公斤。难道在那里,人离世俗真的远了许多?
  好吧,西藏,待我了断尘缘,从你的怀抱出发,像个襁褓中的孩子,让一切重新开始,可好?




 
巴松措 措就是湖的意思 大概是藏语


 
卓木拉日雪山


 
去往定结县的路上


 
著名的羊卓雍措


 
远山前的山鸦伉俪


 
被我开到爆炸的汽车


 
接受学生问卷调查的大妈 她家的青稞酒很好喝


 
有趣的画面


 
八廓街上 桀骜的漂亮姑娘


 
也是八廓街上 来自藏地东邻的游客


 
还是八廓街上 磕长头累了 休息的藏家小姑娘


 
夏尔巴人的孩子


 
大昭寺前 天空上来了只探空气球


 
那湛蓝蓝的天





2015/08/12初稿于重庆江北机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9438-1039813.html

上一篇:森林的医生
下一篇:格桑花念

26 王德华 郭向云 刘艳红 周健 冯大诚 蒋德明 刘旭霞 曾泳春 杨正瓴 魏焱明 蒋大和 王善勇 徐长庆 饶东海 李竞 董全 陈小润 吉宗祥 武夷山 李土荣 王成玉 张海权 xlsd aliala yunmu nm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3-26 11: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