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过河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lwangsibs 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现在与未来

博文

[转载]基于新型生物观的未来战争

已有 298 次阅读 2018-3-13 17:21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文章来源:转载

 

7月28日,中国电科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与远望智库联合举办了“新挑战、新理念、新技术——未来战争研讨会”,来自权威机构共13名专家,对前沿科技和未来战争相关问题,进行全面深入解析,展开广泛交流和探讨。来自军方、国防工业部门以及科研院校近600人参加了会议。


基于新型生物观的未来战争

王小理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在未来战争研讨会上的报告


前言


今天汇报的主要内容是四大块,可以分之为一加三。第一块是给大家,在座的可能有一些对生物科技领域不是很熟悉。我说一下我们对生物属性的一些基本判断,这是我们分析工作的出发点。第二第三第四是分别透过历史,其实主要是比如说人类到2000年这是一个历史的起始。这段时间我们生物和军事科技的领域他们的关系。当前及可预见的未来,就是从2000年到2025年或者2030年这段时间生物和军事科技他们的相互关系。然后的话第四部分就是未来的未来,其实我们今天的主题是未来的战争,我们怎么把握未来。一种观点是我们要纵观历史。我们的历史看得更深远我们的未来会看得更清晰。还有一种研究未来的方法,我们是要未来的未来。我们在未来的未来来看未来,这样我们才会更加准确地把握未来。这四大部分的话可以用生物观这三个字来分别对应。第一部分是观生物,就是我们观察生物它给我们的一些印象。第二部分的话历史的启示就是观“物”生或者说重点就是一个物,我们以前的那个生物对军事领域的影响,主要是我们产生了一些新的发明,这是人类的一些发明。当前及可预见的未来可能就是我们在观物“生”,重点是生。因为现在我们的创造,对物体我们创造的一些军事装备,军事科技它越来越移动化,信息化,人性化,智能化,它已经朝着生命的方向发展了,所以重点是一个生,未来的未来肯定就是生物观这个综合起来。但是它可能会把前面的那个观生“物”,观物“生”可能会彻底地颠覆。


一、生物特性:“观”生物

�0�2 �0�2第一部分,生物的特性我们生物观。其实用一个词可以概括了。今天上午有一位老师说了其实是我们的语言,wecan think more than wo can say。language, which was invented toconvey the meanings of this world, cannot readily be fitted to the uses ofanother。人类语言表达是有限的,[w1]�0�2就是说我们的语言是来表达我们自己理解的一些世界的。但是真实的世界可能更复杂。所以我们可能花了5个片子来说生物的特性。第一个放在第一位的肯定就是历史演化性。我们观察生物,最简单的生物也要38亿年的历史。我们在座的各位都是人类。我们人类的历史很短,但是我们身上已经有38亿年的演化的痕迹在我们的身体里面了。在38亿年的过程中生物与环境产生了非常强的互作。我重点涂红的就是环境适应性和环境关系是非常密切的。还有它是攻防兼备型的。在这个过程中它已经具备了制造复杂事件的能力,同时他具有应对复杂态势的能力。

�0�2 �0�2 �0�2第二个特性是生物是一个具有信息处理功能的活体物质,这个是特别想和大家分享的。因为从人的身上来讲,理论上来讲,任何新的物质,包括刚才讲的生超材料,或者是能量或者信息处理运行机制,行为,都有可能形成潜在的军事应用。生物天生的天性,它就是自然演化的物质,因为它具有物质,能量和信息的综合体。它的这种综合体有一个劣势,就是生物体的鲁棒性,就是说与其他的一些单一的一些物质相比的话它是不能承受一些极端复杂的条件。比如说超高温高压,高磁,也不能承受特定的高强度的任务。而且生物它是一个,自组织体系,它是有一个自我调节的系统。它还有一个时间相关性。它的有一些行为过程,有一个时间依赖性。但是的话就是前面提到的任何新兴的物质,它都有与其他的单一的物质,能量或者信息运用方式相比,从理论上讲它作为一个复合体,它的应用与单一应用截然不同的一些效果。

�0�2第三个其实和第二个特性是一致的。但是放在这里强调的话生物作为一个自组织的复杂系统,它到现在为止还是,即便是一个最简单的生物细胞依然我们人类现有的科技能力体系之外。我们人类社会对众多的科技,众多的一些现象,特别是自然科学我们有比较强的精细调控的能力。但是对于生命科学里面的生物来说到现在为止最简单的细胞我们也不能完全地精细地调控。2000年以来的话,起初的两个比较有引领性的理论,一个是系统生物学,还有一个是合成生物学。这两个理论左边的那图即系统生物学理论的2012年就是说模拟了一个比较简单的细胞。然后我们通过这个模拟的体系我们能够预测出来这些细胞的一些行为,它和真实的生命体的行为有一些类似。这是我们达到的最好的成果,这是美国人开发出来的。在这块的话我们国内水平相差还有一些距离。右边的是合成生物学,这是前一段时间也就是6月份,是合成生物学做成的一个,第三代人工合成细胞。这是我们目前对于生物所能体现我们生物科技水平的最高成果。


�0�2 �0�2另外一个特点是生物的一个作用的大时空性,大时空维度性。其实大时空维度性我这里强调的不是它的大时空维度性是强调的是一个跨维度性。生物它从底层,从最微观的到最宏观的,横跨了很多个维度。时间维度的话大概做了一下分析有15个时间维度。空间维度的话大概也是12到15个空间维度。它的效果或者说它的影响是什么呢?就是说它有一个潜在的运用手段,我们不必拘泥于一个特定的时空范围。它还有一个负面的效果我们很难追踪一些特定的生物进攻行为,它的一个发起方。如果从顶层来进行攻击,进行影响,它的一个效果可能是一个蝴蝶效应,从底层也是这样的。

还有一个生物的特性,它和我们人类也是密切相关的。因为生物圈地球圈和大气圈广泛分布。我们说现在的科技泛在,特别是信息科技是很泛在的,生物其实也是泛在的。我们大家手里拿的是手机,但是你其实呼吸的空气,空气里面就有微生物。

一个生物在漫长进化的过程中这和前面一致的,它慢慢地形成了一个社会性的存在,以各种层次的社会性群体存在。我们现在讨论比较多的狼群,蚁群,蜂群,这种群体性行为在生物里面其实是早就存在的。


�0�2 �0�2 �0�2这是生物的五个特性。


二、历史的启示:观“物”生

我们再来看一下生物对我们军事领域或者对战争在以往的历史中的一些历程。划分成四个阶段我认为是三次的跳跃,跨越,转移。


�0�2 �0�2 �0�2早期的话我们用的生物的整体部分,我们主要是生物的一个特定的性状优势。比如说有一些马性状比较好跑得快,战马。这是蒙古,元朝他们的战马的优势。然后战鸽我们传递信息的。磁场定向性能比较好。近代的话大家比较熟悉了像很多的生物仿生,很多很多的文章大都看到了。我这里就不再阐述了。还有的是当代,特别是现代分子生物学革命以来,现在的一些致命微生物毒素还有其他的生物活性物质这是一个层次。然后是近期,我们现在开始不仅仅改进我们的武器装备,现在我们慢慢地向战争冲突双方的主体,比如说我是正义方我可以用,我们的对手他也可以用。这是一个整体的概览,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三次转移。这三次转移过程中我们有一些启示。这里面我是一个定性的概括,定性的一个总结。就是说一个从运作的效果上来说我们的军事科技效能是得到大幅度提升。转化路径上我们以前关注的是我们的装备,关注的是物质的东西。但现在我们慢慢地向战争冲突的双方主体(生命体)延伸。载体的话大家慢慢地就会感觉到我们的装备越来越智能化,越来越信息化,人化。主体,战争的主体和装备慢慢地紧密连在一起了。信息化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感觉就像上帝你可以操纵一切。这里面的话大家前面三点讨论得可能比较多。但是有一点我感觉想要和大家讨论一下。就是说这里面的内在动力可能就是和我们人类自身的演化,新时期的演化,这里面可能就是催生我们人类演化的一个动力,战争,是人类精神之花,是人类进化的一种强大的动力。在这里可能还需要一个,因为武器,我们看武器,非常复杂的武器和它们的运作方式,我感觉这里面可能还要建立一个武器的系统演化观。说到底军事还是满足人类的需要,而人的需要基本上都是基于系统的。

�0�2 �0�2 �0�2说了那么多总结一下,以往的历史的启示到2000年的时候,一个是外国人说的Biology istechnology。第一次看到这句话就感觉很震撼。以前生物学只是一个学科。现在它变成技术。但仔细看它们的英文词根,逻辑,逻辑思确实是它们可能就是一个逻辑性的东西。


下面是DARPA现任的局长他说的话,生物是自然界的中心,终极创新者。任何致力于创新的机构如果未能从极其复杂的网络中汲取灵感于解决方案,都是十分愚蠢可笑的。我们军事医学科学院也有一位老师讲了,他也是在我们的《解放军报》上写了一篇文章,大概是生物交叉,催化演绎新的游戏规则,它的表述和这个惊人地相似。生物演化的原理是进行军事科技创新的重要遵循这是我总结的。


三、当前及可预见的未来:观物“生”

前面是历史的启示,我们现在再看一下当前及可预见的未来。我想不可否认现在战争范式应该是信息化战争主导的高科技武器范式。这样的话生物科技在军事斗争里面应该有什么样的一个定位呢?主动,主动全面融入各个领域。因为生物是无处不在的。怎么实现呢?也是从几个方向,一个是军事装备,一个是冲突双方的主体,还有其他的一些新的领域。军事装备来说的话一个是方法,就是一个会聚融合。会聚融合这个概念大家比较熟悉了,2002年的时候美国提出来的NBIC,纳米、生物、信息、计算、认知。然后NBIC这个概念一直推进的也是这几个人,推进到2013年他们这个概念现在扩展了,叫Convergenceof knowledge,technology and society,CKTS,知识,技术社会的融合会聚。会聚这个概念MIT也在做,美国的麻省理工,他们是在2011年的时候他们发表的是第三次革命由于我们是生物科技领域的,主要是生命科学和自然科学,工程科学的一个汇聚。然后会IT最近2016年6月的时候它又发表了一篇报告,关于健康的,Convergence:THE FUTURE OF HEALTH(会聚:人类健康的未来)(也可以讨论,会聚:人类战争的未来?)[w2]�0�2。这是汇聚这个概念。


另外一个是生物启发,前面谈到的都是生物启发。生物启发的话有一段话我想再引用引用。就是美国国防部的净评估办公室的那个安德鲁马歇尔他说的那句话,说他们的那个办公室的信息分析员和其他机构的thinkers。我自己就是一个分析师或者是思想者,一直在讨论新型的生物技术,已经讨论了10年了,一直在考虑对军事的影响。2010年说考虑了10年了,结果在2014年的时候,DARPA正式成立了BTO生物技术办公室。那是一个改进我们的军事装备,另外的还有生物科技自身会形成一个战斗力方式。主要的途径就是工程化生物学和神经技术。大家其实关注得比较多的话,我们关注的可能是合成生物学。其实美国现在一直在推的,就是合成生物学的升级版,就是Engineeringbiology,这是左边的那个右下角的是他们向美国提出来,美国要出台这样的一个国家工程生物行动计划,但现在还没有出来。生物安全这块是攻防兼备。美国这3年干了三件大事。第一个就是刚才提到的我们要把我们的技术,把美国的技术(潜能)释放出来。怎么释放?就是通过Engineeringbiology。第二个事情提高他们自己的生物安保体系,Biosafetyand biosecurity。这是他们2015年的时候,美国白宫办公室发表于美国的主要的科技部门,关于改进他们的生物安保体系的一个备忘录。还有一个事情是2014年还是2015年也是快换届的时候,要改进他们的监管体系,生物技术产品的监管体系,这个监管体系可能也是10多年了,一直没有更换,现在他们提出改革。现在他们做的事情,现在我们国务院提出来的叫放,管,服,美国的概念也是这个事情。他们把技术放开了,加强管理,加强服务。脑科学大家关注到很多了,我就不再说了。但是只说一句话当前我们的脑科学,脑技术还处于一个萌芽阶段,它的一个潜力远远没有挖掘出来。战争主体的话,主要是我们的人工智能,对我们OODA特别是我们最后决策和action的那两块的影响,一个是我们可能具有一个更加高级的人工智能的一个战略战争研判系统,还有就是我们的战士,体能增强型的(Humanperformance enhancement)未来战士。具体他们战士是人还是像人的,类人的存在,现在还不太确定。这里的战争主体和我们上面前面提到的军事装备的一种耦合将显著地改变我们的战争的组织体系。还有一个影响的话可能是D和A的这个关系。可能我们现在讨论得比较多的是物质的一些内容,但是我们对科技特别是军事科技对我们冲突主体的影响还没有深入的讨论。比如说我们现在刚成立军改,该成立我们的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这个说不一定再过几十年,再过十年,可能体系就要重新再进行调整了。还有一个维度,我们现在讨论了很多的维度。现在战争的影响涉及的维度越来越广泛了。纳入战争体系的任何一种介质都有可能是新的战争领域维度。生物方面的话可能就是说我们战争现在很少考虑环境。我们战争可能就是把空气当做水一样的,好像和我们平时没什么关系,和战争好像关系不是很大。但现在生物可以改变我们的气象,改变我们的地球生态。这样的话会达到一个新的战略威慑和精准杀伤的效果。


整体来看的话未来的战争形态的话可能是具体到我们一个国家和具体的一个组织,它可能是一个主导性的需求加多元化的防御需求。但是它的防御肯定是多元化防御的。但是军事科技供给的话现在还是谱系化的,我们还是分各个领域,海陆空,天,核,网,磁,生,还有其他的。但可能需要强调的一点我们越来越会观察到科技和装备的发展会遵循演化的一个路线。就拿我们现在比较热的几个词来看。我们生物里面也讲target(定向),我们以前的一个生物医疗,免疫。现在我们也讲精准(Precision)医学,就是我们战争里面的精准杀伤。AI这个就不说了。自适应,adaptive,生物里面也存在的。Autonomous,机制,自动化,还有emergent,这些现在我们的一些特别是像我们的一些群体作战,这个概念完全是类似的。生物里面还有一个概念很重要,就是一个自创生(autopoietic),有点像母鸡下母鸡的性质。但我们现在的军事科技可能还没有实现这一步。我非常激动地看到我们的中国电科的战略研究中心在会议之前提到了赛博步枪,这个概念非常好。因为我们出现了一些自动化的武器很好。出现无人机很好,很快我们出现一个新的课题的一个东西,赛博步枪,这是一种相生相克的关系,生物里面是普遍存在的。



四、未来的未来:基于新型生物观的未来战争

再花一点点时间因为现在我们回到主题,未来的未来,未来的战争怎么看。有几点想法,一个是破立望,破我们现在信息主导的高科技战争也存在它的困境。未来的话可能是新生物观迁移的未来战争,再展望一下就是大量地设想一下人类社会战争与国家的关系,也许将来的国家不复存在了。还有人类的未来,人类这个星球上可持续发展的一些想法。


现代信息主导的高科技战争范式主要存在的一些问题,理论上前面提到的任何一种第一性质的颠覆性的军事变革都可能导致新的一种终极摧毁的格局,它和核武器一样的。你任何一种单一性质的颠覆性军事科技,它最终发展到终极阶段和核武器一样的。我们只能战略威慑一下。另外的话现在我们可能从框架上来看我们面临的一个动力可持续问题或者说加速度逐渐减弱的一些问题,我们的高科技装备现在离人越来越远了。我们是无人化的,我们研发的一些东西其实对我们人类的一些发展其实并没有多大价值的。它可能是决定了战争胜负,但是普通老百姓并不买账。而且也无益于全球性问题的解决。因为全球性问题,任何的问题上升到全球它就是一个复杂系统,战争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啊。还有一个是阻力的问题,现在有一些异体,军事科技发展过程中还有产生一些新的异体,这些都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这是我认为的一个它存在的一些困境,这是个人的愚见。未来的生物观牵引的或者是基于生物观的战争范式它还是有强烈的基础的。一个是一个雄厚的社会基础因为现在的生物科技的发展,正在逐步地向它以前的是1.0版本,主要是满足于我们的基本需求,人类社会的一些基本需求。但是在未来的话或者现在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特别是微生物科技,前段时间讨论微生物科技在和军事方面的一些认识。现在生物科技慢慢地正在升级到未来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个2.0版本。就是说这种科技的话它会更加紧密地贴合我们军事需求和人类的一些发展的需求。军民两用这个是非常好的一个载体。另外的话讨论比较多的,军事伦理道德,这个生物科技一开始它就占据了伦理道德的制高点,因为它遵循的是生物之间的相生相克的关系,遵循的是我们地球与人类的共生关系。但是还需要提出的一点就是它的物质基础。说到底没有现代的物质科技和信息科技的大发展,充分发展,就是说物质科技信息科技它的优势和劣势充分地展现出来,之后,生物观牵引的未来战争才有可能占主导地位。因为到现在为止前面提到的生物还是一个在我们人类的调控范围之外的。


未来的生物战争的话,未来的基于新生物观的未来战争可以划分为,我自己划分为三个阶段:

一个是萌芽期。这一期的主要特点是主要的动力可能还是军事人工智能这块的牵引。另外的话还有一个强有力的动力,就是生命科技的自身演化。大家如果注意一下观察一下科技期刊的话,关于生命科学的报道,粗略地没有占二分之一也占三分之一。美国科技领域的一个研发费用在生命口至少都占二分之一以上。这是动力问题。主要的一个科技标志还是一个高级的AI。到现在为止其实我们讨论的AI,人工智能还是一个非常低级的智能。但是高级的AI到底是什么样子,很难讲的。还有一个标志是前面提到的我们可以,可能对一些简单的生命体进行一些精密的调控。这样我们生命科学未来发展的基础就比较雄厚一些了。主要的特征还是脑科技,神经技术独领风骚,就是说未来10到15年这个时期。


第二个阶段可能是一个蓬勃发展期,这一时期的话,前面大家各位专家讨论的,我认为信息主导的高科技战争会慢慢地逐渐地失去动力,生物主导的战争将会加速。这时一个主要的动力,可能还是全球可持续发展。主要需要解决的问题可能就是说世界四大技术问题其中的两个。宇宙起源和物质起源恐怕短时间内很难解决。但是有可能对生命起源和意识起源有一些原理性的突破,特别是意识起源非常看好。具体应用标志的话在这个时期的话,社会军队装备全面智能化,生物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人格危机。今天我也翻了一下材料,就是敌我识别这块的。因为真正的意识起源这块搞清楚了之后关于敌我的这个概念恐怕就要面临一些危机了。还有一个OODA后面的两块DA,可能一个战士他可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决策者他发起一场战争。主要的特征我这边的“第三次”生物科技革命到来主要是我们生命科学领域的。前面两次的话,这是借用一下美国的概念。前两次的话一个是DNA双螺旋。第二个是组学革命,第三个就是汇聚融合。


第三个阶段的话可能是一些新的生命形式的探索。因为我们现在人类社会我们所创造的都是基于我们人类自身演化,特别是地球文明。可以这样讲我们现在的文明都是地球文明,太阳系文明。未来的话我们可能要走出太阳系到系外寻找新的或者说碰到遭遇其他以外文明,我们也可能有文明的交流,也可能有文明的冲突。在这个时期的话,如果有物质科学的大发展,特别是前面提到的物质起源我们那一块有一些新的突破,我们可能在星际文明交流方面可能会占有优势。但如果那一块,物质起源,新物理学的观念如果没有一些突破的话,我们的太空之梦,我们寻找之外的文明,是天方夜谭。还有一些产生一系列问题,可能除了生存,这个词不需要重新定义之外,可能其他所有的一些社会问题,社会现象都需要重新地定义,包括我们战争这个概念。这是对新生物观引导的或者是基于新生物观的未来战争的一些个人看法。下面的两个图是美国,左边的这个是美国NASA的宇宙生物学战略,这它的第四版。右边的是欧洲的天基生物学的路线图,这是他们第一次提出来的。这两个路线图都是2015年提出来的。


未来的未来,最后几句了。我们一直在设想人类生物,我们能走出地球。但是也有可能这种情况,我们新物理学的革命没有出现。那我们人类依然生活在这个星球上。那我们面临的问题太复杂了。我们的国家还在,我们的国际恐怖组织还在,国际组织还在,一系列的问题。未来战争可能还是需要理念先导,一起引领,更加需要注重研究未来战争和博弈。几年前的时候我读我一本写德国以前19世纪,20世纪初的那个数学家叫希尔伯特,他的墓志铭上写了大概这样的一句话,叫Wehave to know,wemust to know,大概的意思就是说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必须知道。对于未来的战争,我们在座的有这个使命,我们也有这个责任。这是我的一些看法。有一些参考资料,感觉挺有价值的,和大家分享一下。谢谢关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962-1103712.html

上一篇:[转载]生物安全大变局:美国生物安全形势、治理格局与可能走向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2 17: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