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YTHEON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DYTHEONE

博文

种下太阳的日子,值得纪念! 精选

已有 634 次阅读 2017-4-16 21:1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科学网的账号注册了很久,一直没有勇气写些什么,对我来讲,这里应该是学术牛人才能发表些观点、看法甚至于感悟的地方,而我应该将这些写在日记,或者是手机备忘里(这一直是我惯用的方式)。可能有些人是天生具有表达欲的,而我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我现在的理想虽是想成为一名教师,却一直不喜说教,但是却总是抑制不住对某人、某事、某现象的一些感慨,这应该是属于每个人的自由!

我有幻想过自己成为学术牛人吗?应该是想过的,这一点说出来想必并不丢人,但是我通常还是对我的学术能力与学术生涯抱有最保守的态度,这也许是虚伪,抑或是潜意识的一种消极投射。就像小时候我从未想过会学一门叫心理学的学科一样(毕竟那时我并不知道心理学是什么鬼),上本科的时候我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读到博士,总觉得那应该是每天上课坐前排,下课就去图书馆的学霸的事,而当时的我热衷的是打辩论赛和打工赚钱。还记得当时想要硕转博时,导师叫我回去好好想想为什么要读博,其实我回去也没有想,只是想读,对此没有赋予任何的功利心,至今我更明白,若要用这个学科的博士学位改变经济状态并不是件简单的事,也没有远大理想,想要成名成家,做出名堂,这些对于当时的我而言,都太博大,而那时的我亦如今天的我这般浅薄,想与不想一切简简单单 !

我从未想过我为何读书,并且读什么书似乎对我也并不重要,当时大学报专业,就是稀里糊涂的选了心理学,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能引起话题,又多么有趣的学科。大学四年,无数人在知道我的专业后,将我视作算卦先生,我可谓亲证了网上的段子一点都不夸张;如果让我回想,我的大学学到了什么,我也说不清,但是当你说每一个有关心理学的内容的话,我也可以插嘴一二,并不专业,但是涉猎广泛。学院有个很好的传统就是统一安排实习,更好的传统在于有很多不同的实习地点,我去的是“哈尔滨第一专科医院”,一家在当地很知名的精神病院。至今为止,我依然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却也相信冥冥之中,我跟“精神病”似乎缘分匪浅,以致我调剂到了这个学院,依然可以做与“精神病”相关的工作,可以说专业性上还有了一些精进,这要感谢我的导师,一个有情怀也有包容度的学者。“精神病”三个字很是刺眼,不仅对于精神疾患及其家人,甚至对于跟他们有过短暂接触的我来讲,也不再愿意用这三个字指称他们了。如果说在我的求学路上我有什么遗憾,没能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应该算是唯一一个。越是了解,越是深入研究,这种遗憾越强烈,以至于我看见交大的医学本科生时,会热切的劝其选精神科作为事业,而我很开心的是,那些拥有美丽医生梦的年轻学生,着实有着朴实的悬壶济世的决心!精神疾病患者是多么需要被救助的群体呀,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受困于精神疾病之中呀,很多人并不了解,普通大众更难以估计,这是一种遗憾,很深的那种!

既然我并没能成为一名医生,那我要怎样跟我如此有缘的这群人建立联系,这也就是心理学对于精神疾病能做些什么?显然心理治疗作为精神疾病治疗三种主流方法中的一种,是心理学与精神疾病最近的地方,我想我找到了属于我的路吧!对于一个吃方便面就能满足,睡觉就可以幸福到飞起的我,是怎样的幸运,让我找到了热爱的事情!我至今也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选择科研这条路,但是我知道如果我选择继续,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我所研究的方向,不管我是从哪一方面为这群人做一点点事情,我觉得它所赋予我人生的价值都是无限的!

我的科学网博客想要写些什么呢?我是个喜欢计划的人,即便通常这些计划总是在执行中有所出入,但是我想以一个非十足理性科学学习者的角度,将我对精神疾病,心理问题、心理治疗方法、精神卫生的发展等等与此相关的一些问题的个人感想记录下来,可能不成熟,可能有些主观,但我想我求的不是关注,只想想如果有一件事我可以做一辈子,那我希望,当过个二十年、三十年,有一个地方,记述了我对这些问题难以抑制的最真实表达,我想我的确是个有表达欲的人!

今天只是个普通的周日,上海的天气好的不得了,很多人在室外享受阳光,而我在心里种下了太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138-1049312.html


下一篇:你凭什么叫“心理工作者”?

1 周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22 0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