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西 山 雨 精选

已有 3087 次阅读 2021-7-13 06:43 |个人分类:散文广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西

西山雨,成了洗山雨。

当高大威猛的雷公来清洗西山的时候,他的脚步声是振聋发聩的。胆小的鸟雀,从树枝上跌落下来。未成年的麻雀,尤其显得仓皇失措。父母的踪影不见了,眼中只有雨雾。小麻雀在水坑里扑楞着湿漉漉的翅膀,怎么也无法重返树枝或者墙头。一只大手捕获了它。羽毛干燥之后,重返苍穹,这只开心的小麻雀!

风女士来为他的搭档雷公助威了。说雷雨交加、风雨交加都对。还有他们的小伙伴——喜欢光之舞的闪电。风、雷、电,或者力道强劲、或者洪钟震天、或者自带光环。淘气的闪电,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喜欢变换多种样式。变换“刑天之舞”的样式。“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别看闪电们十分淘气,他们都是有追求的。他们,看上去在追求各种形式美,好像算不上创造。他们创造的形式,转瞬即逝。不过,会有喜欢这种形式的摄影师的。

就好像,经常有人以各种姿势为路边的花朵们拍照一样。

为路边的、为西山上的树木、怪石、花朵拍照,是闪电们的拿手好戏。闪电不保留他们的杰作。因为他们弄光的每一个瞬间都可以制作出不同的杰作——巨作。他们并不珍惜这些,他们不过是玩心太重。

他们不觉得那是创造。我猜测,如果闪电写博客,一定是高产博主;而且,这个博主从来不统计自己写了什么、写了多少、外界评价如何?写了就写了,好比山野之花,开了就开了、谢了就谢了。只有情感超配的诗人们,才会为这些开了、艳了、淡了、谢了的野花动容、动心、动笔。

这么说,为路边刚刚经受过“西山雨”洗涤的红、白之花端起镜头的人,也算是动心之人了。时光流失飞快,带镜头的人已经不是那个迎着西山雨飞奔的乡间少年。可是,西山雨的面容仍然是熟悉度极高的。

这里,西山是太行山的代名词。几十年来,少年、青年、中年人是经常眺望或者走进这座山的。他为它写的文字不多、摄取的图片也不多。他是更乐于用用双脚写字、用双眼拍照的。两行字、两行足迹,写在泥土、草丛、鹅卵石上;两叠照片,拍摄在内心深处。


20210713插图 1.jpg

/////////////////////////////////////////////////////////////

20210713插图 2.jpg

   天气预报,让许多游人提前结束或者取消了休闲计划。

     为了躲避声势浩大的西山雨。

     植物们无法躲避夏季风雨,红白之花都一样,坦然、欣然接受了风雨的洗礼。

    当然,还有淘气闪电的录影。虽然那些录影,早已踪影难觅了。但他们毕竟曾经存在过,存在过短短的瞬间。

    是要有夏天、只要有雨、只要有风雷闪电,这样的洗礼就还会有的。

    坦然、欣然地接受,这就是貌似柔弱的花朵们的“壮举”吧。这壮举,比惊慌失措的小麻雀,比极早逃离的人们显得幼稚、也显得“挺拔”。

清水洗尘,鲜花更艳。这是西山雨的慷慨。鲜花们感激涕零了。


( 籍利平,写于北京海淀凉水河畔,2021-07-13 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295220.html

上一篇:会议 消息
下一篇:说三“容”

10 郑永军 孙颉 李学宽 姚伟 尤明庆 黄永义 陆仲绩 王飞 张晓良 李务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9 05: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